悬疑小说《卦天门》全文免费阅读_抖音小说(卦天门)林玥胡庭桉大结局

小说:卦天门

小说:悬疑惊悚

角色:林玥,胡庭桉

作者:想飞的鱼z

简介:二十年前,林玥出生在风水世家,生来浑身白毛,以免流言四起,风雨之夜被遗弃深不见底的九里涧,一只不会响的天门铃让她重见天日。 二十年后,林玥出嫁之日被人一脚踹进九里涧,生死垂危之际,一个神秘男人将她捞起,也催响了天门铃。 金铃响,闹洞房;红嫁衣,绿帷帐;三生契,烙心膛;铃……铃……娃娃睡满床;铃……铃……啼哭到天亮……诡异的歌谣里藏着血淋淋的秘密,催响天门铃的男人才是救她两次的恩人。 肚子一天天大起来,两个声称是孩子父亲的男人找上门来……

《卦天门》免费阅读

 

 

第1章 天门铃


凤凰山,九里涧,血月当空。

远处,接亲的喜乐声隐隐约约传来,大红嫁衣下,我一双手紧紧地攥着,捏的骨节泛着白。

“玥儿,跑,快跑!”

熟悉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我一把拽掉红盖头,刚想回头去看,却被一只脚生生的踹向九里涧。

冰冷的河水裹挟着厚重的嫁衣,拖着我直往涧底坠落。

头顶上,一道又一道无形的力量透过河水压下来,纵使我水性再好,却怎么也游不上去。

绝望的窒息感席卷而来的那一刻,横刺里,一只手揽住我的腰,带着我突破那重重阵法,朝着岸边游去。

漆黑的山洞里,我剧烈的咳着,好不容易平复下来,刚想说一声谢谢,高大的身影带着一丝寒气笼罩下来。

嫁衣碎裂的声音划破沉寂的山洞,冰凉的唇瓣碾压下来,我双手双脚推搡着身上的男人,张嘴想喊救命,脚踝处,清脆的金铃声突兀的响起。

金铃响,闹洞房;

红嫁衣,绿帷帐;

三生契,烙心膛;

铃——铃——

娃娃睡满床;

铃——铃——

啼哭到天亮……

诡异的歌谣伴随着金铃声不断的在我脑海中回响,撅住了我全部的神经,当时我心中只有一个念头,该来的,终究还是来了。

男人略显急促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媳妇儿,春宵一刻值千金。”

……

“玥儿,醒醒,快醒醒。”

我猛地睁开眼睛,正对上一双凌厉的三角眼,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好一会儿才冷静下来,翻身下床,噗通一声跪了下去:“金花婆婆,求你帮帮我。”

金花婆婆眼神复杂的掠过我的领口,我一下子反应过来,伸手去掩领口,她却冷声道:“衣服是我帮你换的,你身上什么样,我能没看到?”

我松开手,伏身下去,又磕了一个响头:“婆婆,看在与我外婆几十年交情的份上,求你帮帮我。”

金花婆婆扶我起身,说道:“要我帮你,你得先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还有,我猜的没错的话,你脚踝上的那只金铃,应该是天门铃吧?”

我含泪点头,伏在金花婆婆的膝头,将我和外婆守了整整二十年的秘密,和盘托出。

……

我叫林玥,生于江城风水世家陈家,却长于九里涧北侧的凤凰岭,今年刚满二十岁。

二十年前,我那结婚七年,不孕不育的父母,遍访名医无果,回江城的途中,路过一间破败的狐仙娘娘庙,适逢大雨,被迫滞留狐仙娘娘庙一夜。

一夜之后归家,我爸就疯了,逢人便说,他与天仙一般的狐仙娘娘一夜风流,狐仙娘娘还答应他,要给他生孩子。

所有人都以为我爸是想孩子想疯了,整天疯疯癫癫,胡言乱语,而我妈因为生不出孩子,终日郁郁寡欢。

直到一个多月后,我妈忽然开始莫名干呕,去医院一查,竟然铁树开花,怀上了。

十月怀胎,一朝分娩,却没想到,迎接所有人的,是一场噩耗。

我妈难产,痛了三天三夜,终于在寅时末刻将我生了下来。

据说我一生下来,浑身上下长满了寸余长的白毛,不哭也不笑,只是啾啾的叫,接生婆吓得当场晕了过去,我妈本就难产大出血,只看了我一眼,便撒手人寰。

我那疯癫的父亲冲进产房,指着我哈哈的笑个不停,嚷嚷着:“狐仙娘娘诚不欺我,果然给我生了个胖娃娃。”

笑着笑着,忽然身体一僵,直直的朝着后面倒下去,后脑勺磕在了门槛上,瞪着猩红的眼珠子,断了气。

一时间,整个陈家都乱了。

陈家风水世家,在整个江城赫赫有名,却生出个啾啾叫的毛孩子,这要是传出去,脸上无光不说,更重要的是,一切,仿佛真的应了我那疯爹的话,我是他与狐仙娘娘一夜风流种下的种。

这样的事情,一旦在江城传开,陈家将背上怎样的骂名,不得而知。

但无论后果如何,在我奶奶和大伯这儿,都是不被允许的,不能因为一个我,而让陈家数百年的基业蒙羞。

我奶奶当即拍案,趁着天还没亮,外面又下着倾盆大雨,将我包裹了,从陈家后门出,一路直奔数十里外的九里涧,将我扔进了涧里。

对外则宣称,我妈难产,一尸两命。

得到消息匆匆赶来的外婆,听到了只言片语,什么都没说,掉头只身赶往九里涧,冒雨找了一天一夜。

本以为就算找到我,也只是一具冰冷的尸体,却没想到,我好端端的在九里涧岸边的一个山洞里静静地躺着,身边还生着一堆火。

她抱起我转头想去陈家讨个说法,却无意间睹见了我脚踝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只不会响的金铃。

那金铃只有小拇指指甲盖大小,里里外外雕满了繁复的符文,通体透着一股彻骨的寒,竟与传说中,惠城胡家选媳聘礼——天门铃,一模一样。

而同样的金铃,三年前,陈家大房长女陈宝寅的满月宴上,外婆亲眼看见过,那是胡家给陈宝寅下的聘礼。

得天门铃者,得胡家未来当家主母之位。

世上只有一只天门铃,陈宝寅的天门铃,不可能出现在我这个不祥之人的身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第2章 知恩图报


外婆虽然想不通,但却知道陈家不要我,如果再让他们看到我脚踝上,藏在白毛底下的这只来路不明的天门铃,怕是更加会痛下杀手。

毕竟陈家有陈宝寅就够了,我终究是个异数。

外婆将我搂进怀里,走出山洞,带着我隐入凤凰岭,再也没有出现在陈家人面前过。

……

据我外婆回忆,我从小能吃能睡,身体倍儿好,刚满月身上的白毛便扑簌簌的往下掉,没多久就粉嫩嫩的跟平常孩子没啥区别。

外婆在凤凰岭开了一家白事铺子,平时卖卖纸钱香烛,哪家有红白喜事,也会请她过去主持,她能掐会算,迁坟看风水,给小孩儿叫叫魂,帮人过身驱煞,只要她出面,从未失手过,不久便成了凤凰岭十里八村有名的大先生。

我从小便跟在外婆身边打下手,对这些风水术数有着极其浓厚的兴趣,一点就通,金花婆婆好几次跟外婆说我天赋极高,稍加点拨必成大器,要收我做徒弟,却都被外婆拒绝了。

外婆并不阻止我接触风水这一行,用她的话来说,我生在这样的家庭,注定是逃不开这条道道的,但她却希望我尽可能的走另一条康庄大道——读书。

我一路从凤凰岭小学考出去,直到前年成功进入江城大学医学系,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将来会是一名救死扶伤的医生。

可谁也没想到,三天前的一通电话,彻底改变了我的命运。

……

三天前,我刚从学校实验室出来,准备和同学一起去食堂吃饭,就接到了外婆的电话,让我跟老师请几天假,回家一趟。

听着外婆凝重的声音,我心里咯噔一下,已经明白了过来。

一路赶回去,一进家门,我就看到了柜台上那套红的刺眼的嫁衣,外婆冲我招招手让我过去。

她摸摸我的头,语重心长道:“玥儿,你长大了,该面对的还是得去面对,胡家已经定下婚期,就在明天傍晚,你得去。”

“必须得去吗?”我浑身透着排斥,“当年胡家下聘的是陈宝寅,要嫁她去嫁,为什么非得我也去?”

“傻孩子,可你的脚踝上也有一只天门铃。”外婆说道,“当年是谁将你从九里涧里救出来,又是谁在你脚踝上挂上了这只天门铃?

如果是胡家所为,你以为你不去,就能逃得过胡家的势力?”

“如果救我的不是胡家呢?”我反问道。

“你只管去。”外婆语重心长道,“明日傍晚,吉时一到,胡家的花轿就会出现在凤凰山九里涧,如果来接你,你便是胡家未来的当家主母,如果接的不是你,你立刻回来,外婆养你一辈子。”

“外婆……”我哽咽道,“惠城胡家,神秘诡谲,谁也不知道那是怎样的龙潭虎穴,一旦嫁进去,我……”

“玥儿不用担心外婆,外婆会照顾好自己。”外婆知道我想说什么,叹了口气,道,“玥儿啊,从小我便教你,做人要知恩图报,亦要学会审时度势,如若胡家来接你,那当年救你的,十之八九就是他家,这份恩情你怎能不报?

当年我将你寻回,瞒天过海二十年,可你终将走出去,暴露在众人的眼前,陈家发现你是迟早的事情,与其坐以待毙,不如放手一搏,为自己的将来挣一个光明的前程。”

我红了眼眶,还不死心:“可……可即便最终胡家的花轿来接的是我,又怎么去确定,当年救我的就是胡家呢?”

“金铃响,闹洞房,红嫁衣,绿帷帐。”外婆念着歌谣,说道,“玥儿,天门铃是灵物,只有亲手为你戴上天门铃的那个人,才是救你性命的人,也只有他才能让这只金铃响起来,切记。”

……

纵使万般不愿,最终我还是穿上嫁衣,盖上红盖头,站在了九里涧岸边,等着天一点一点的黑下来,希冀着漫漫长夜快点过去。

喜乐声远远响起的时候,我闭了闭眼,挺直腰杆,努力的安抚自己不安的情绪。

林玥,没事的,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勇敢面对便是。

可花轿还没到,变故却悄然而至。

外婆绝望的叫声;将我踹下九里涧的那只脚;以及将我死死按向涧底的阵法,这一切到底是谁在暗中运作,我不知道。

那个将我从水里捞起,转眼却又轻薄于我,促使沉寂了二十年的天门铃响起的那个男人,到底是谁,我亦不知。

他折腾了我大半夜,直到我晕了过去,再醒来的时候,整个山洞里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

要不是我浑身狼藉,我真会以为自己只是做了一个噩梦。

但我来不及多想,胡乱的裹好自己,便冲出山洞。

天刚蒙蒙亮,整个凤凰山笼罩在一片白色的雾气之中,我四下看去,并没有看到半点外婆的踪迹。

但昨夜,我分明听到她对我发出预警,让我快跑。

一股不祥的预感袭上心头,我拔腿便往凤凰岭跑去,半个小时后,当我站在家门口的时候,看到眼前的情景,整个人跌坐在地上。

我和外婆住了二十年的白事铺子,大门紧紧关闭着,一只双耳裁缝剪别在门锁上,尖部直刺门缝之中,剪刀下还坠着一只血迹斑斑的小称砣。

这阵法是谁做的?是谁要害我外婆?

 

第3章 万般皆是命,半点不由人


双耳剪,秤砣心,这是用来封住死人嘴巴,控制死人灵识的困魂咒。

这样的东西出现在白事铺子,足以说明,外婆不在了。

到底是谁如此狠毒,要置我和外婆于死地!

当时我脑子里闪过一个念头,但随即被我压下。

我抹了一把眼泪,站起来,咬破手指,想用自己的血去破困魂咒,却被一股强大的力量推了回来,狠狠的跌落在地。

下咒的人法力明显远高于我,我解不了咒。

看着自己的家门而进不去,明知道外婆出事了,却不能进门去确认,让我整个人发了狂,抬脚便冲着大门撞过去。

困魂咒强大的力量一次又一次将我推出来,直到我精疲力尽,那门仍旧岿然不动。

就在这个时候,院墙内,忽然响起了铛铛的钟声,我抬头看去,就看到院里那棵老槐树上,挂着的用来集结全村人的老钟,随着微风轻轻荡着,铜舌上,赫然缀着一只牛皮纸信封。

三声钟响之后,铜舌忽然脱落,带着牛皮纸信封越过墙头,掉在了地上。

我飞奔过去,捡起信封,抖着手打开。

老钟不会无故响起,铜舌不会恰巧脱落,这是外婆设的阵,给我留下了最后一封信!

信应该是一早就写好,藏在老钟里的,看来外婆在昨夜之前,就算到了这一劫,瞒着我做了这些准备。

当我打开信纸,看到里面夹着的东西的时候,整个人都愣住了。

那是一张黄笺,外面写着我的名字,我一眼便认出,这是我临行前,外婆给我卜的最后一道卦。

却没有告诉我卦语。

外婆说,这一卦是问我的姻缘,如果胡家接的不是我,这卦便作废了,如果我成功嫁入胡家,三日回门,她便会将卦语告诉我。

可如今,只是一夜,物是人非。

我展开黄笺,看向里面,却发现,黄笺上空空如也,根本没有什么卦语。

我立刻又去看外婆留给我的信。

信很短,短到只有两行。

第一行:万般皆是命,半点不由人。

第二行:去江城,寻你表舅,他会护你周全。

所以,最后一卦,姻缘卦,外婆是帮我卜了,却卜出了一道空卦。

空卦只在两种情况,一种是卜卦之人法力太弱,看不透求卦之人命格,但外婆的法力必定高于我,这一种可以直接排除。

另一种,就是求卦之人所求之事,卦象诡谲,如云山雾罩,非卦语能解。

而万般皆是命,半点不由人,是外婆通过这道空卦,给我的解释,她明白昨夜之后,我的命运会完全改变,走向一个不由她所控的方向,但她最终还是给我指明了一条活路——去找我表舅。

去找表舅吗?

如今我这样的困局,去找他,只会给他带来无尽后患罢了,我不愿。

我不能让外婆这么不明不白的死去,不能任由这困魂咒禁锢着她的灵魂!

害我外婆的人,害我的人,我要亲手一个一个抓出来,要他们付出代价!

可以我一己之力,根本什么都做不了,我需要找人帮我。

而我唯一能想到的,有能力帮我的,只有外婆的至交好友,金花婆婆。

金花婆婆是柳仙弟马,在柳家寨有自己的堂口,手里捏着不少人马,自身法力强,更重要的是,她背后有人撑腰。

我知道,一旦找上金花婆婆,我便再也没有回头路,与陈家对上,就是迟早的事情了。

外婆让我去找表舅,就是希望我能在表舅的护佑下,继续求学,过上正常人的生活,可我不愿!

有些气,可以忍,但有些仇,不共戴天!

……

当日,我奔去柳家寨,却因为精疲力竭,倒在了金花婆婆的院门外,再醒来,已经是一天一夜之后了。

我抬眼看着金花婆婆,近乎乞求:“婆婆,你曾说过,我天赋极好,要收我入门,做你的弟子,这话,还算数吗?”

“玥儿,今时不同往日了。”金花婆婆说道,“你外婆瞒得太紧,我并不知道你身上有天门铃,你……不是我这等身份之人能随便收入门下的。”

“为什么?”我心凉了半截,“婆婆是怕收了我,惹上麻烦,对吗?”

这话问的很不礼貌,但金花婆婆却并未怪我,摇头道:“玥儿,有些事情我现在没有办法跟你解释,你也别逼我,等到合适的时机,你便全都明白了。”

她顿了顿,又瞄了一眼我的领口,犹豫了一下,这才说道:“不能收你入门,并不代表你外婆的事情,我会袖手旁观。”

我立刻激动起来,抓着她的手问道:“婆婆愿意帮我解咒?”

“我会帮你。”金花婆婆说道,“但在那之前,你必须先答应我三件事情。”

 

第4章 林三卦


从小到大,外婆是我唯一的依靠,为了她,别说三件事,就算三百件事情,只要不违法,不违背伦理道德,我都会毫不犹豫的答应。

金花婆婆看我点头,说道:“第一件,便是你的学业,可能无法继续了。”

我心痛如割,这些年的拼搏,竟然就要这样白费了吗?

可外婆的事情不解决,我的心也的确无法专注在学业上,更何况,谁知道会不会因为我,给周边的同学带去不必要的困扰?

这样想着,我便下定决心道:“我可以主动休学一段时间,等事情解决了再回去。”

金花婆婆点点头,转身,从身后的柜子里拿出一个四方四正的檀木盒子,递给我说道:“这里面有一串钥匙,你拿着它,去凤凰县城里的那条风水街,走到最西头,有一个临街的铺子,打开它。”

“铺子?”我疑惑道,“谁家的铺子?”

金花婆婆摆摆手说道:“打开门之后,你会看到里面有一张匾额,这第二件事情便是,重新挂起那张匾额,开门营业。”

我皱了皱眉头,忍着好奇心,问道:“那第三件呢?”

“铺子里以前供奉着一张牌位,从今以后,便由你来继续供奉。”金花婆婆交代道,“记住,无论你有多忙,在外面遇到了什么样棘手的事情,每个月的初一、十五,必须回到铺子里过夜,铺子里所有没上锁的地方,你都可以去,夜里不管看到什么,听到什么,都不要慌,不会有东西伤害你的,懂吗?”

我满心的不解,但也知道,此时问她,她也不会告诉我只言片语,这条路是我自己选择的,闭着眼睛也要走到最后。

我想了想,问道:“做完这三件事情,婆婆就会帮我解除困魂咒吗?”

金花婆婆确定道:“会。”

我便告别她,匆匆离开,一刻都不想耽搁。

我前脚刚走,后脚,一个男人出现在金花婆婆的身边,一身白袍,踽踽独立,眯着狭长的眼睛看着我离开的方向。

金花婆婆担忧道:“爷,咱们真的要趟这趟浑水吗?”

男子反问道:“你怕了?”

“不是怕,只是觉得没必要。”金花婆婆小心说道,“毕竟牵扯到天门铃,兹事体大。”

“天要塌下来,谁也不能独善其身。”男子背着手往前踱了两步,说道,“发生这么大的事情,她一没有去投奔亲人,二没有向陈家低头求收留,而是选择来找你,这便是她的态度,她都能勇敢的往前迈步,咱们有何不敢?”

男子顿了顿,嘴角微微勾起,邪邪一笑:“再者,这些年,无论再难,庭桉可曾向我开口求过什么?这一次他难得向我张口,我岂有不帮之理?”

……

我离开凤凰岭,打车去江城大学,跟班主任聊了很久,表明家里发生很大变故,精神状态很不好,需要休学半年休养。

班主任了解情况之后,虽然惋惜,但也没有强求,带着我去办手续,并且叮嘱我要节哀顺变,随时可以回来继续上学。

拖着行李箱离开江城大学的时候,我的心揪揪的痛,当年为了考上江城大学,我付出了多少努力?可如今大二还没念完,就遇到了这样的事情,着实让我扼腕。

……

凤凰县城的风水街并不难找,整条街面比我想象的要荒凉的多,我拖着行李箱,穿过长长的青石板路,一直走到最西头,终于在那间铺子门口停下。

这间铺子地处偏僻,却蛮大的,临街的是铺面,后面连着一个大院,高高的院墙挡住了里面的一切。

我拿出金花婆婆给的檀木盒子,打开,从里面拿出一串形状怪异的钥匙,一共有三把,一大两小。

不用看,大的便是铺面大门的钥匙,我捏着钥匙去开门,厚重的青铜锁咔哒一声打开,一股凉气扑面而来,激的我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

我稳了稳心神,推门进去。

诚如金花婆婆所说,门一开,正对面便是一张八仙桌,八仙桌上放着一块漆黑的匾额,匾额上雕着三个龙飞凤舞的烫金大字:林三卦。

 

 

第5章 硕鼠


看着‘林三卦’这三个大字,我有点懵。

很少有店铺的匾额用这样的字面吧?

这林三卦显然是一个称谓,从字面上能看出,这间店铺原本的店主应该是姓林,跟我一个姓,店铺的生意往来大多是跟算卦有关。

金花婆婆让我重开店铺,如果是做别的营生,我可能为难,但算卦看事这些,倒是我家老本行了。

虽然我从未单独给人看过事,却跟在外婆后面有过很多实践经验,理论知识储备也够全,一般的小场面还是应付得来的。

更何况,我也不打算长年经营这店铺,等到困魂咒的事情解决了,回去上学才是正经。

我退出门外,抬头仔细看了看店铺门头,说来也奇怪,这店铺一看就知道,关门不是一两天的事情了,门头上竟然干干净净,除了几个匾托,连根蛛丝都没有。

匾额很重,我一个人是挂不起来的,就在网上搜了最近的安装公司,他们一会派人过来帮忙。

我趁着这个空档,将店铺里里外外转了一圈。

店铺进门便是那张又长又大的八仙桌,八仙桌的后面立着一个高大的架子,架子正中央摆着一只硕大的三足金蟾,嘴里叼着一枚古铜钱,两侧罗列着很多跟风水相关的物件:桃木剑、八卦镜、铜钱等等,应有尽有。

转过架子,后面是一个耳室,耳室里有床,有柜子,甚至还有一台十四寸的老式黑白电视机,墙角处立着一只木制书架,书架上整整齐齐的摆着很多古书,我随手翻了两下,都是跟风水相关的。

从耳室出来,再往后,便是有着高高围墙的院子,院子的入口立着一块照壁,照壁上雕着一副大大的八卦图。

转过照壁,我一下子愣住了,入目竟然是一大片竹林,将后面的正房、厢房都挡住了。

哪有人在自家院子里种这么一大片竹子的?

并且更让我奇怪的是,这些竹子像是长了眼睛似的,全都从两边往中间弯曲,在中间形成一道隧道似的拱门,顺着这拱门往前看,正对上后院正房的大门。

那门着实厚重,上面布满了青苔,上窄下宽,看着特别压抑,活像一堵墓室门。

大门上,挂着一只拳头大小的兽形铜锁,青面獠牙,很是狰狞。

我抬脚刚想穿过竹林往后去,就听到前面有脚步声传来,是安装师傅到了,我便退回去,跟安装师傅一起将匾额挂起来。

等到付了钱,送走安装师傅,外面的天已经暗了下来,我将店面和耳室的卫生搞了一下,点了外卖。

我没打算再去后院,因为后院的氛围太压抑了,从风水学上来说,阴气森森的,就冲着正屋那堵大门,我也能猜到,这后院是做了阵法的。

并且门上上了锁,金花婆婆交代过,没上锁的地方可以随便去,上了锁,我也不至于去触霉头了。

简单洗漱之后,我便倒头在耳室的床上,累了一天,没一会儿便睡着了。

但睡得很不踏实,很快便开始做梦,梦里我又回到了凤凰岭,站在家门口,门里面,外婆一声声的叫着我:“玥儿,救救我,快来救救我……”

一只手从门缝里面伸出来,五指张开,无助的朝我伸来,我下意识的伸手想要去握住那只手。

一道白光闪过,狠狠的打在我的手上,眼前的情景瞬间开始虚化,我整个人跌入一片黑暗之中,不停地坠落。

耳边忽然响起了一阵吱吱喳喳的声音,声音越来越大,吵得我不胜其烦,猛地睁开眼睛,漆黑一片。

大口大口喘着气,好一会儿才平复下来,伸手拧开床头灯,坐起身来。

吱吱喳喳的声音还在,我竖起耳朵去听,好像是从后院传来的。

本以为只是老鼠打架,毕竟这店铺荒废了这么多年,后院又那么多竹子,养几窝老鼠也不奇怪。

可是等了好一会儿,鼠叫声仍然不绝于耳,并且越来越凄厉,搅得我根本没办法忽视。

下床穿鞋,从行李箱里掏出手电筒,又去前面架子上拎了一把桃木剑,循着声音朝后院走去。

转过照壁,手电筒光一晃,就看到地上躺着一只还在抽搐的硕鼠,足有刚满月的小猫大小,被什么东西咬断了脖子,血不停地往外流,有气无力的叫着。

我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跨过那硕鼠往前,隔一段就会看到一只同样状况的硕鼠,不知不觉穿过了竹林小道,正屋的大门赫然出现在眼前。

我脚下一顿,转身就想回耳室,就当什么都没看到。

可就在我转身的那一刻,正屋大门上的兽首铜锁咣当一声掉在地上,厚重的大门吱呀一声,朝着里面缓缓打开……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卦天门》<<<<

悬疑惊悚

热门抖音小说《卦天门》免费阅读全文_林玥胡庭桉最新章节阅读

2021-9-16 14:49:07

悬疑惊悚

《极品风水师\/极品风水师》岱岳峰小说最新章节,陈易,洛雁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2021-9-16 15:51:43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