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文浩小吴《再见爱人:那些漫长的告别时刻》精彩小说_(吴文浩小吴)完整版阅读

现代言情类型《再见爱人:那些漫长的告别时刻》,现已上架,主角是吴文浩小吴,作者“小呀小猫咪”大大创作的一部优秀著作,无错版精彩剧情描述:人生是一个不断相遇又不断告别的过程,和相恋的纪念日一样,与Ta告别的那一天也同样值得纪念

小说:再见爱人:那些漫长的告别时刻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小呀小猫咪

角色:吴文浩小吴

热门网络小说《再见爱人:那些漫长的告别时刻》是著名作者“小呀小猫咪”的最新佳作。小说中具体讲述了:终于,在他脸上犹疑着要不要挂断的时候,我看了看一旁努力尬笑的店员,对他说:”可能对方有什么急事,你先接电话吧,我自己看看。”他终于松了口气,转身走出店门,我隔着玻璃墙观察他的侧脸,他的嘴唇只是偶尔开合,看来主要是对方在说。说什么呢?我实在好奇。尽管秦立一直刻意将手机屏幕避着我,但我知道的,电话那头是程琪,秦立念念不忘的前女友

评论专区

龙零:姓名:冰稚邪爱好:戴绿帽战斗力:打不过一条狗

数字王国:听说作者是在矽统写绿帽文的老司机,难怪主角碰的女人基本上都是别人玩腻的次品。

头号炮灰[快穿]:国际影后苏雪云意外去世,被选中穿梭于异世间替代炮灰活下去。 她的任务就是:化解炮灰的怨气,逆袭炮灰的人生!

再见爱人:那些漫长的告别时刻

第 6 节 二流爱情

1他又失神了,在我们选结婚喜糖的时候。”
先生,您刚刚看了这么多款,不知道您觉得哪些比较合适呢?”
直到店员殷勤的笑容、热情的声音都隐隐散出怒气,秦立才醒过神来,手里捏着一颗圆球形糖果,怔怔地问:”你们这儿有酒心巧克力吗?”
他举着手里的糖果向店员比划:”品牌我不记得了,也是这种球形的,用彩色锡箔纸包着,咬开中间会有低度的甜酒。”
店员回忆了下,恍然大悟:”啊!
我知道您说的那种巧克力,以前卖得很好,不过这几年吃得人少,已经没有厂家生产了。”
”这样啊,的确是很久没见到过了。”
他声音里的遗憾根本藏不住。”
秦先生,我们店里还有很多其他款式的巧克力,其实现在的新款口感和花样都更丰富,有一款加果仁的就很受顾客喜欢,两位要不要试试看?”
店员继续热情满分地推荐,试图证明现在的更好。”
不用了,我只想要那种,没有就算了,”秦立把手里的糖果放回展示架,转头对我说,”还是你来选吧,你喜欢什么糖?”
我还没来得及张口,一阵电话铃声突然响起,他看了一眼,挂断,又响起,再次挂断,很快又再次响起。
终于,在他脸上犹疑着要不要挂断的时候,我看了看一旁努力尬笑的店员,对他说:”可能对方有什么急事,你先接电话吧,我自己看看。”
他终于松了口气,转身走出店门,我隔着玻璃墙观察他的侧脸,他的嘴唇只是偶尔开合,看来主要是对方在说。
说什么呢?
我实在好奇。
尽管秦立一直刻意将手机屏幕避着我,但我知道的,电话那头是程琪,秦立念念不忘的前女友。
我叹口气,出卖他的永远都是表现太过明显的自己。
而我掩耳盗铃。
店员很快又将热情的势头指向我,我赶紧开口道:”我不选了,定你刚刚推荐的那个套装就好。
麻烦你直接帮我们配货吧。”
店员应好,让我到玻璃墙边的沙发稍作休息,急忙转身去准备货品,我抬起脚又忽然叫住她,补充说:”我不要巧克力,任何款式和品牌都不要。”
”您确定吗?
我以为刚刚您先生找了那么久的酒心巧克力,是因为您喜欢呢。”
店员疑惑地问。”
不,我讨厌巧克力,尤其是酒心的。”
我冷冷地说完,无视店员尴尬中带着探究的眼神,转身走向玻璃墙边的沙发。
秦立此刻就站在一墙之隔的玻璃外面,他背对着我,电话还没有挂断。
我拿出手机点开微信朋友圈,没滑两下,就翻到了程琪昨晚发的那条:”好久没有吃过了,不管是巧克力还是男人,都是以前的比较好。”
配图是一张酒心巧克力照片,正是秦立刚刚找了好久都没找到的那款。
大概是她以前拍的,那时秦立还在她身边。
图片中的巧克力是被咬开的,能清楚看见外层巧克力上湿润的齿痕和中间清澈的酒液。
隔着屏幕我都能感受到咬开那一瞬间,巧克力的浓郁和甜酒的微醺混合着爆开在唇齿间,仿佛年轻的恋人拥抱着湿吻。
我都忍不住心动。
再次抬头看墙外的秦立,虽然点赞列表里没有他,但我知道他看见了,因为自从程琪在朋友圈宣布离婚以后,在我们忙碌的备婚期,他过分地穿**许多失神的间隙。
就如刚才那样。
只是不知他看到的那刻,心上是否也如蚂蚁缓慢爬过般心痒难耐。
我突然有种孩子般较劲的心理,给程琪点了个赞,顺带一条评论:”真可惜,再甜的巧克力也会停产。”
2秦立的这个电话打了很久,久到店员告知我已经配好货,又来问我是否还需要糖盒。
她积极地拿出手机向我展示了许多图片,系着丝带蝴蝶结的 ins 款、森系清新的木盒款、网红搞怪的创意款等等。
她手指滑动得飞快,舌头连珠炮式地翻飞不停,我根本没有拒绝的机会,打算随便选一个,好赶紧远离这唾沫横飞的折磨。
秦立终于挂断电话进来了。
他走向我,嘴角在笑,眼睛没有。”
选好了吗?”
他语气很温柔,我却情不自禁地审视他每一个细微的表情,暗自揣测这温柔是不是他刚刚对另一个女人展现过后的残留。”
嗯,糖已经定好了,不过店员问我们要不要顺便选好糖盒。”
聪明的店员立马又转身把手机伸到他眼前,试图将刚刚的营销话语再重复一遍。
他看了几眼就拧眉,轻轻挥开对方的手,问:”有没有欧式童话风格的,更可爱浪漫一些的款式?”
他一直是个目标明确的人,要什么、喜欢什么,要求清晰,表达明确,不给人留分毫谈判的余地。”
不好意思,先生,我们店的基础款没有您想要的风格。”
店员再次被他挫败,但丰富的销售经验让她很快又鼓起劲儿。”
不过我们可以为二位提供专属定制服务,只是需要另外支付设计费用,尤其是刚刚听您说二位婚期将近,时间上肯定需要加急,也需要额外加钱。
您看?”
他很快答道:”加钱不是问题,就按照我的要求加急定制,你尽快做出样品来给我看。”
我拉他的胳膊,顶着店员的目光轻声劝:”要不还是随便选一个吧,这样太麻烦了,也不划算。”
他拍拍我的手背:”不能随便,我要给你一场最难忘的婚礼,当然样样都要尽善尽美。”
他实在是个合格的新郎。
对于我们即将到来的婚礼,他比我上心得多,我们俩似乎颠倒了性别,我像许多男人一样,没有那么多的憧憬,为婚礼麻烦的细节感到疲倦。
我不喜欢浪漫奢华的欧式童话,也不在意吃什么糖、给客人准备什么伴手礼。
如果可以,我更想要两个人简单朴素的婚礼,不需要任何人的围观。
只要我穿着我喜欢的款式简单的缎面婚纱,一步步走向我的新郎,我们眼里都只有对方,对彼此真心诚意地说一句”我愿意”,然后毫无顾忌自然而然地深情拥吻。
但他总说,要给我最好的。
我要怎么开口当个坏人,将他的好拒之门外。
只是看着即将到来的婚礼渐渐呈现出我从未想过的模样,我很难不怀疑,这种好真的是要给我的吗?
店员用羡慕的眼光望向我,仿佛我是她见过最幸福的准新娘,我笑了笑当默认,说:”那就定制吧。”
回去的路上,我自上车后就扭头看向车窗外,秦立似乎也无意交谈,气氛奇怪地沉默着,直到他妈妈打来电话,让我们今晚回家吃饭。”
青青,妈妈专门托人买了阳澄湖大闸蟹,已经蒸上锅,就等你们了。”
秦立握着方向盘,手机放在车载支架上,开了外放,他妈妈带着丝丝软糯笑意的地方腔调让原本寂静的车内一下活过来。
我心上暖了几分,赶忙应到:”好的,阿姨,我们在路上了,很快就到。”
他有一个令人艳羡的幸福家庭和包容的爸妈,不知他是怎样跟父母解释的,他们对我格外和善。
而我没有邀请任何亲戚和多余的外人来见证我人生中最重要的时刻。
因为,我甚至,连爸妈都没有。
3吃过饭后,尽管秦爸秦妈再三挽留,秦立还是挡在我身前,固执地要回我们的家。
他知晓我不懂与长辈相处。
无论做朋友还是做恋人,他对我都算得上无可挑剔的。
心理咨询师是个危险的工作,刚开始工作那两年,我时常被那些绝望厌世的灵魂来回拉扯。
我趴在深渊边缘想要拉绳救人,却好几次控制不住,连自己也坠落下去。
在天最暗的那些夜晚,我偷溜到无人的大街,嘶吼歌唱,几欲疯魔。
是秦立抱紧了我,拉住了我,他做我的树,让我这根绳得以稳稳扎根。
回到家后,开门第一眼就能看见我的婚纱,秦立为它专门腾出了客厅一角,顶上正好有一束洁白的射灯照着。
细密的碎钻和反光的亮片让它白得圣洁而耀眼。
可那冷光打下来,我有一刻忽然感到好冷,恍惚觉得自己像个久久困在大雪中的旅人,有种雪崩前闪花眼的心悸。
我不怕雪盲,只怕自己心盲。
婚纱是秦立早早拿着设计稿找人定做,我不认识设计师,也不喜欢这款式,但我沉醉于秦立见我穿上它时的痴迷眼神。
他眼里熠熠生光,叹道:”真美,我很喜欢。
你觉得怎么样?”
我对他那样欣赏的眼神毫无底线,于是我说:”我也很喜欢。”
可婚纱并不是我的尺码,直到一周前它才被重新量身定做好,小心保护送到家里。
婚纱送到家那天晚上,我将已经与我贴合得严丝合缝的婚纱再次斗胆穿上,躺上了秦立的床。
过去这六年,我无数次试探他,靠近他,他却从未对我卸下心防。
他的房门是我的警戒线,我隔着一道门,才能以老友的名义留在他身边。
可这次我们要结婚了,不是吗?
是时候了,我嗅着枕间他的气味,痴痴地想着。
浴室水声停了,不一会儿,他围着浴袍,擦着头发进来,看见我的瞬间,眼里全是惊慌失措。
瞬间打乱了我如鼓的心跳。
他别开眼,不知该如何面对我,或者说不知该如何面对他的过去和现在交杂在一个女人身上。”
你怎么在这儿?”
他畏缩不前,坐到床沿背对着我。”
迟早要搬过来的,我们先习惯一下不好吗?”
这是六年来我第一次任性妄为。
从前我总怕我一放手他就会离开,他不会挽留的,就像他曾经那么爱程琪,也不肯低头说一句挽留的话。
他不敢走向我,我便靠近他,我手伸到后背,拉链被缓缓拉下的嘶磨声折磨着我们两个人。
我将他脸掰过,双手捧住,说:”秦立,看我,只看我一个。”
他闪躲,”这么仙气的婚纱,别弄脏了。”
我在心里自嘲,仙气这种词从不应用于我,我不肯放过他,固执地捧住他的脸,”我不要做仙女,我只要你全身每一寸皮肤都为我而战栗。”
我一手伸到他颈后,用手指去摩擦他仍在淌水的湿发。
从发丝到脖子,轻轻地,悄悄地,不动声色地攻城略地,拉开他腰间那松松系着的腰带。
就差那么一步,可我的吻到底没能吻到我爱的人。
他用曾经拯救我的手,亲手掐灭了我仅剩的期待。
他喜欢的是婚纱,不是我。
回房间前,我对他说:”秦立,答应我,不要变。”
我终身渴求,是专一不变。
我爱秦立,他只爱我一个自然最好,如果做不到,那不爱也是好的。
人就一颗心,切成两半,给谁都是血淋淋。
我不会像我的妈妈一样,和别的女人同时共用一个男人。
我嫌脏的。
4我似乎天生孤独,从小就没什么朋友,以至于好不容易碰上个秦立,便甘心同他以朋友之名暧昧了这些年。
时至今日,我甚至已经分不清,我对他是需要比较多,还是爱比较多。
小时候吃完晚饭那点余闲时光,大都陪妈妈看电视剧度过,幸福大结局的婚礼上,新娘总是满脸真挚的笑容,挽着父亲的手臂一步步走向新郎,这时无论多刚强的父亲都会一下子变得多愁善感。
几番交代下,才肯将女儿套着白色网纱手套的纤纤玉手交到等待已久的新郎手上,有些甚至会像交出家族几代流传下来的珍藏的珠宝般,不舍到涕泗横流。

小说推荐

(小说:我没做过对不起你的事,林夕瑶那都是误会)夏铭城夏清_夏铭城夏清精彩小说

2022-9-24 9:47:40

小说推荐

《在女权世界我选择适应》王林王风道人_(王林王风道人)完结版阅读

2022-9-24 9:47:46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