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美人王三儿《往事新说:古代经典公案幽默故事》全文免费阅读_(孙美人王三儿)全集在线阅读

《往事新说:古代经典公案幽默故事》是作者“罗艺尘”的代表作,书中内容围绕主角孙美人王三儿展开,其中精彩内容是:公案故事新说

小说:往事新说:古代经典公案幽默故事

类型:军事历史

作者:罗艺尘

角色:孙美人王三儿

《往事新说:古代经典公案幽默故事》这本小说的作者是网络作者“罗艺尘”。小说详细内容介绍:李雄心烦,蜗在府邸陪伴儿女。一个将官,顾了家事,又忙公事,撒尿擤鼻涕,两头逮着,着实不易。坚持几月,身心俱疲,思量娶房继室,给儿女另寻一个娘。媒婆东奔西走,寻得梅家小女,现年十六,貌似黄花,父母双亡,同哥嫂过日子

评论专区

食人魔的美食盒:书评太多瞎说的了,首先母亲只是被抓,不是rbq,妹妹是双性的食人魔,你那么重口,本书所谓伪娘仅仅一笔带过,主角功能正常,无正面食人情节

生存[末世]:无cp好文,快穿,但是每个世界的故事都很到位,不仓促,不腻,完整看完了,点赞

打死那个挖坑的:这是文学爱好者对挖坑 进宫者的反抗,不过要是作者自己进宫的话。。。。

往事新说:古代经典公案幽默故事

第 9 节 明代冤狱案

1明朝正德年间,北京顺天府旗手卫,有一将官李雄,长相极帅,身长八尺,合现在一米八二,剑眉虎目,鼻梁挺直,嘴唇厚实,国产片正人形象,文武兼备,通晓典籍,膂力过人,箭法精湛,预言射你睫毛,绝不碰你眉毛,相当诚信。
天赋加机遇,李雄前半生,顺风顺水,按时成人,进京做官,后随太监张永,征讨陕西安化王,大获全胜,升任锦衣卫千户。
官场平步青云,后院夫妻恩爱,生下一男二女。
太过顺利,物极必反,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拐的都是急弯。
美亲何氏,产下幼女月英,染了肺病,不到半年,消失人间。
大女儿玉英,年仅十岁;儿子承祖七岁;月英半岁。
李府内,虽有养娘奶妈,尽心尽力,终不及亲娘贴心,儿女七慌八乱,哭哭啼啼。
李雄心烦,蜗在府邸陪伴儿女。
一个将官,顾了家事,又忙公事,撒尿擤鼻涕,两头逮着,着实不易。
坚持几月,身心俱疲,思量娶房继室,给儿女另寻一个娘。
媒婆东奔西走,寻得梅家小女,现年十六,貌似黄花,父母双亡,同哥嫂过日子。
哥哥梅榕,应了亲事。
暗地评估——锦衣卫千户,成功人士,自家也算高攀,而年过三十,拖儿带女,天上掉一馅儿饼,居然不是三鲜陷儿,美中不足。
李雄忙于公事,未及细想,便行礼纳聘。
不出两日,娶回家来,花烛成亲。
玉英只记得亲娘,只爱亲娘,父亲又娶一房,自己闷闷不乐,呆在房中。
弟弟承祖,跑到房中,开口便叫:”姐姐,知道么?
父亲给咱们娶了个新娘。”
”后娘。”
玉英纠正道。
承祖极乖,不明其意,只是点头,晃着招风耳,一脸卡通范儿。”
往后,千万听话儿。”
玉英手抚承祖脑袋瓜,老成地说:”惹恼后娘,没好日子。”
梅氏进得李府,玉英死不叫娘,承祖伶俐,一口一个后娘,听得梅氏心碎,想自己十六岁,花容月貌,替人抚育儿女,待丈夫老死,家业财产,这一窝崽子,集体瓜分,自己有何盼头?
一日,梅氏在花园赏花,承祖撞见,又一声后娘,脱口而出。
梅氏一时恼了,举手便打,承祖跑,梅氏追,追到又打。
承祖幼小,细皮嫩肉,脸上青一块,紫一块。
玉英见弟弟无辜挨打,前来相劝:”兄弟年幼无知,有什么过错,万望饶恕。”
”小贱人。”
梅氏看见从不叫娘的玉英,心中更怒:”谁要你多言,小子无礼,莫非我教训不得。”
说着,又打承祖,正打之际,李雄回府,见此情景,暴跳如雷,与梅氏理论。
丈夫一味护犊,梅氏抓狂,脸面撕破,尽情耍泼。
李雄武将,动不得手,一旦动手,梅氏非死即伤,由她浑闹,也不象话,只得差人,叫梅氏哥哥,到府劝解。
梅榕来了,卑躬屈膝,猛赔笑脸,口口声声数落梅氏,说自家妹子,年轻单纯,在家任性惯了,无理无知,我来训她,学得规矩,交与妹夫。
梅榕雇了轿子,将梅氏带回家。
梅氏一见门,埋怨哥哥:”都怪你,将我许配这等人家,如今受欺负,倒帮着外人,这样误我终身,一头撞死爹娘坟前才好。”
”你懂什么?”
梅榕不急不恼,慢悠悠道:”嫁个锦衣卫千户,一点不肮脏。
你薄有二分姿色,远非沉鱼落雁。
李雄娶你,一多半,图的是照管他儿女,你却毫无见识。”
”如何是我没见识?”
梅氏据理力争:”三个崽子,一个也不是我亲生,叫我如何疼爱!”
”所以你没见识,古人云:将欲取之,必固与之。”
”麻烦你讲人话。”
”这么说吧,对李家小儿,心里越烦,面上,越要加倍关爱。”
梅榕说:”使李雄不存戒心,再寻一时机,想个法子,灭掉两个,家业方可归你所有。”
梅氏茅塞顿开。”
你依我言而行,定无差错,此为其一,其二,对府中奴婢们,也时而施以小惠。”
梅榕洋洋自得:”这又是为何?”
”结为心腹。”
梅榕老谋深算地说:”奴婢仆佣,皆图小利,笼络尔等,必有大用。”
”全明白了。”
梅氏觉得,哥哥未做当朝宰相,朝廷的损失。
梅氏回府,旧貌换新颜。
对儿女,亲亲热热,嘘寒问暖;对下人,施以小惠。
不出梅榕所料,那些下人,屡得赏赐,皆说梅氏好话。
李雄初有疑惑,人心性子,岂如戏法,说变就变。
而梅氏横竖两张嘴,白日蜜语甜言,夜间被窝讨好,怎叫人不珍爱。
日子仿佛糖罐里打转,梅氏极想生个儿子,任李雄播种两年,不见收成。
梅氏心中焦急,常往寺庙庵堂,烧香许愿,果真灵验,怀上身孕。
十月过后,产下一子,梅氏恐其难养,自己做主,取个贱名,叫亚奴,意为:比奴才还次一等。
李雄心中喜悦,依了梅氏,眯眼凝视远方虚空处,似已看到,老迈之时,儿孙满堂环绕膝下乐融融景象。
眨眼一晃,亚奴年满周岁。
玉英也已十四岁,与承祖一同念书,倒比弟弟聪慧,天赋极高,读书过目不忘,吟诗作赋,描花刺绣,无所不会。
李雄提到长女玉英,疼爱之情溢于言表,常与梅氏道:”玉英女儿,生得美貌,且有才学,将来,访个饱学秀士,入赘家门,方才匹配。”
梅氏面上带笑,心中滴血,一窝冤孽,除掉都嫌手慢,再入赘一个,家业财产,岂不流于外人之手?
 2正德十四年,陕西杨九儿,盘踞皋兰山,起义作乱。
地方官军,屡战屡败。
朝廷急噪,派遣大将赵忠,统领兵马,前去征讨。
赵忠赏识李雄,荐其为前部先锋,择日起程。
李雄收拾器械,打点行装,带上家丁,临行之时,嘱咐梅氏,善待儿女。
梅氏满口承诺。
玉英、承祖、月英,围着父亲,拽住衣袖,洒泪不舍。”
赵爷特令,教场相会。”
府外,一官兵高声传令。
李雄一甩袖子,大步出门,不忍回头,只怕小儿女哭泣,自己伤心。
出得门来,急急上马,前往教场演武厅,与诸将参军会合。
大敌当前,朝廷惯用手法——差遣兵部,犒劳三军,提气鼓劲。
三军照例跪地谢恩,山呼万岁。
艳阳笼罩,面面军旗,炽热耀目。
李雄身着银铠甲,挂剑上马,骏马鬃毛闪亮,光泽如兵将气势。
赵忠铿锵发令:前部人马,兵发皋兰山!
军令一发,鼓炮齐鸣,旌旗挥舞,铁蹄铮铮,声声厚重,震击胸膛,巨大共鸣唤醒无限荣光,热血翻滚,汗毛沸腾。
出征队伍,宛如人的海洋,铺天盖地,席卷而过,教场尘土飞扬,军士呐喊开道,声响穿透皇城院墙,传到宫殿深处,仅存隐约一点。
李雄带领队伍,逢山开路,遇水架桥,到达陕西地面,安营扎寨。
隔天,杨九军前来,双方鏖战数日,互有胜负。
七月十四日,后部军队到达,与李雄前部会合,准备围剿叛贼。
杨九儿获悉,派谴大将一员,单率精兵五千,前来挑衅。
赵统领命李雄,领部下迎战。
李雄率部出击,将士神勇,猛烈撕杀,顷刻间,贼兵溃不成军,后队改前队,大败逃走;李雄恋战,追逐数里,贼兵钻进山路,李雄兵将,锲而不舍,紧随而入;忽而,贼兵消遁,四周异常静谧,抬眼上望,几片树叶飘落,一种可怕预感升腾,李雄神经,犹如琴弦,铮然断裂,与此同时,喊杀声音,响彻山谷,伏兵四起,将李雄队伍,团团围住。
李雄率兵士,左冲右突,漫山遍野,刀剑搅拌肉泥,无数血肉头颅,似暴雨倾盆,刷出道道猩红屏障,涨痛眼球;不断有人被死尸绊倒,未及爬起,又遭砍杀,汩汩血水,席地横流,嘶哑叫喊,吟成一曲惨烈哀歌。
李雄部,终于寡不敌众,兵士愈杀愈少,杀至最后,独剩李雄一人,下腹已被刀剑捅穿,肠子迸射而出,坠于裤垮之间,李雄右手持刀,左手抓肠,往腹腔里塞,肠子滑腻,脂肪粘黏,握捏不住,肚子剧烈起伏,呕吐猛然来袭,痛楚到极至,人已麻木,李雄眼睛塌陷,皮肤枯萎,英武威猛面容,刹那化作焦土颜色,与血液浸泡的银色铠甲,恰成鲜明对照。
敌兵围拢,李雄刀横脖颈,挺胸昂头,面迎烈日,恍惚之间,似见远方儿女,面目清晰稚嫩。
 3八月初旬,消息传回京城——七月十四日,千户李雄,与贼交锋,中敌埋伏,全军覆没。
全府老小,号啕大哭,悲痛难当,合家戴孝,摆设灵座,大办丧事,亲朋至友,皆来吊唁。
梅榕闻讯,前来祭奠。
按梅氏的意思:丈夫一死,别无它虑,即可除掉李雄后裔。
梅榕坚决反对:”妹夫新亡,还得再等。”
八月末,圣旨下在兵部——嘉奖阵亡将士。
兵部领命,对阵亡将士家属,赏些金银,口头抚慰一番,仨锦旗改一被面儿,光环巨亮不值什么。
梅氏得了金银,转手给了梅榕。
上面又传出消息,陈亡将领后裔,可袭官职。
梅氏恨不得一口吹大亚奴,谋个职位。
梅榕告之梅氏,除掉李承祖,势在必行,他是男儿,若再大些,混个官职,再夺其家业,也就难了,将之铲除,剩下俩闺女,寻二户人家,嫁出了事。

小说推荐

李枫陈猛(惊魂诡故事:天黑有人叫,你不要回头)_惊魂诡故事:天黑有人叫,你不要回头全集免费阅读

2022-9-24 9:47:29

小说推荐

(楚念紫宁)韶光乱:卿与明月应照我完结版免费阅读_韶光乱:卿与明月应照我完整版免费阅读

2022-9-24 9:47:37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