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枫陈猛(惊魂诡故事:天黑有人叫,你不要回头)_惊魂诡故事:天黑有人叫,你不要回头全集免费阅读

悬疑惊悚《惊魂诡故事:天黑有人叫,你不要回头》目前已经迎来尾声,本文是作者“月满西楼”的精选作品之一,主人公李枫陈猛的人设十分讨喜,主要内容讲述的是:细思极恐的午夜故事,天黑请闭眼!

小说:惊魂诡故事:天黑有人叫,你不要回头

类型:悬疑惊悚

作者:月满西楼

角色:李枫陈猛

小说《惊魂诡故事:天黑有人叫,你不要回头》是著名网文作者“月满西楼”所著的一本悬疑惊悚小说。主要讲的是:我还想力争点什么,华哥又补充上一句话:”别闹了阿岳,赶紧测数据吧,不早了。”我只能叹了口气,伸手把她那只眼轻轻拂上。她叫林子娟。她不仅少了半张脸,身上还有多处外伤,尤其是脊椎已完全折断

评论专区

公子留仙:主角装b装成nc了,实在受不了,只能败退

霹雳江湖之青衣:布袋戏入门小说,也因为这本小说,我弃了霹雳布袋戏,各种无厘头破格,各种花式上仙山。所以,现在转战金光布袋戏了。

漫威世界的光之巨人:看不下

惊魂诡故事:天黑有人叫,你不要回头

第 6 节 殡仪馆女鬼和她失踪的半张脸

听父亲说,我们家有着和死者沟通的特殊能力。
我本来是不信的,直到我工作的殡仪馆里一具女尸失踪之后,我感应到了她!
她好像要给我传递什么讯息,甚至害死了我的好几个同事……1,我在一家殡仪馆工作,负责特殊逝者的妆容修复。
而此刻躺在停尸台上的,是一具只有半张脸的女性遗体。
送来的时候,她的眼睛本是闭着的,我只是转身戴了个手套的功夫,回来却看到她竟然睁开了那仅有的一只眼!
这办公室只有我、华哥、斌哥三人。”
我说你们,给逝者多点尊重吧!”
我实在是忍不住对他们发脾气,虽然我并没有被吓到,可这种恶作剧实在太恶趣味了!”
怎么?”
他俩却面面相觑。
我指着遗体反问:”她的眼睛为什么会睁开了,你们心里没点数吗?”
”你弄错了吧?
反正不是我。”
”也不是我,我忙着呢……”让我无奈的是,他俩居然都不敢承认。
我还想力争点什么,华哥又补充上一句话:”别闹了阿岳,赶紧测数据吧,不早了。”
我只能叹了口气,伸手把她那只眼轻轻拂上。
她叫林子娟。
她不仅少了半张脸,身上还有多处外伤,尤其是脊椎已完全折断。
我们的任务是帮她把脸修复,明天一早就是她的丧礼,所以哪怕夜幕已经降临,我们加班加点也要在今夜完成。
这种程度的修复,需要依靠 3D 打印加上化妆的方法,所以要测到准确数据。
我闷闷不乐地去取了扫描仪,而回到停尸台旁边的时候,让我背脊一凉的事情又发生了:林子娟居然又瞪大了她仅存的那只眼睛!
而且……她和我,对视了!
我正要再次发怒,可是转过身去却发现,华哥正在电脑旁操作,斌哥则在捣鼓 3D 打印机,他们离停尸台的距离都挺远的。
不可能是他们的恶作剧。
怎么回事?
那一瞬间,我头皮发麻,身上的肌肉仿佛都僵硬了。
她是自己睁开眼,跟我对视的?
我顿了好几秒钟,才硬着头皮强迫自己转过身来……才发现,她的眼睛又闭上了!
这又是怎么回事?
是我眼花了吗?
在这里加班是常态,可能是我太累看错了?”
阿岳,干活啊,愣着干吗?”
是华哥的声音,他在电脑那边等着接收扫描数据。
我”哦”了一声,头脑这才清醒了些,虽然还有些战战兢兢,可也迅速投入了工作。
我没有跟他们提起这个小片段,因为我真以为是我眼花了。
把林子娟那半张硅胶脸做好之后,已经晚上十点多了。
我看着她那张被基本恢复原状的脸,不知为何,心里总有些犯怵。
因为林子娟的遗体不方便移动,不能送去停尸房,所以夜晚办公室还得值班。
也许是刚刚发生的事让我心神不宁,被华哥跟斌哥看出来了,他们都让我回去休息,说值班他们会搞定。
我舒了一口气,以为好好睡一觉就没事。
但事情,可能远远没有那么简单。
2,那晚,我做噩梦了。
我居然梦到了林子娟。
梦里,黑色的烟雾遮住了她的半张脸,而她用独眼死死盯着我,嘴里还不断说着什么……我努力想听清楚她说了什么,可是突然,画面却产生了急剧的变化:她的脸色突然变得无比苍白,她仅剩的那只眼、她的鼻子、她的嘴巴,都开始汩汩冒血!
就在那时,我惊醒了。
我缓了好一阵子,却还是没能想起梦中的她究竟对我说了什么。
我有一种奇怪的感觉,觉得林子娟,是不是想要跟我沟通?
而之所以会这样想,也跟我会成为入殓师有关系。
在我入职时,我的家人全部都不同意我做这份职业,我爸甚至搬出了一个可笑的理由:因为我们家在古时候就是跟死人打交道的,那时候,这个职业叫”连线师”。
在那兵荒马乱的年代,酷刑众多,斩首、腰斩、五马分尸,再加上战乱、盗贼掳掠,许多死者的身体都是残破不堪的。
而连线师的任务,则是缝起他们的肉身,修补他们的灵魂。
没错,连线师只要触碰到遗体,就能跟他们的灵魂沟通。
而做这份工作的话,轻则被冤魂骚扰,重则心理承受不住,陷入癫狂。
以前的我完全不信鬼神,入职好几个月,也没真的碰到过什么。
直到,现在的林子娟。
在修补她那半张脸的时候,我肯定有触碰过她啊。
想到这,我忍不住又吁了一口气。
看了看时间,都已经早上了,既然睡意全无,不如早点回单位。
我还是心神不宁。
到单位时,同事们已经在准备林子娟的丧礼了,就在殡仪馆的大厅举行。
我才知道,原来她是本地小有名气的主持人,在电视台工作,生前人缘非常好,满堂宾客都在为她哀伤悼念。
倘若林子娟真的有问题,那……丧礼可能不会那么顺利。
果然,在送林子娟遗体去火化的时候,怪事发生了!
我们的火化炉比较简陋,基本上是个大铁舱,遗体推进舱里,全程无法观看里面的情况。
那时,林子娟的棺木被送了进去。
只不过在点火之后,舱里面突然传来了一把高分贝,冲破厚重铁舱的尖叫声:”啊啊啊啊啊……”所有人都被吓到了,因为谁也没经历过这样的事情。
家属被吓得哭着抱成一团,控制中心马上取消火化,但瞬间近千度的火焰,早就把棺木烧成渣渣了。
从后方把铁板拉出来的时候,只有一具已然烧成焦炭,扭曲成一团的尸体。
现场混乱得一塌糊涂,我也彻底懵了。
棺木里的居然不是林子娟?
呼救声还是个男性!
那林子娟的遗体呢,又去了哪里?
我们根本无法给现场的人一个合理解释。
之后,我们非常努力地维持着秩序,在死者家属亲友的一片慌乱中,几乎是用身体拦在了焦尸面前。
那烧焦的肉味异常刺鼻,它们钻进我的鼻孔,钻进我的脑袋,让我头晕脑涨……也许是太乱了,有那么一瞬间,我居然看到那具焦尸突然睁开了眼睛!
我脚一软,连忙扭过头去拉身边的华哥:”你看!
他的眼睛!”
”什么?
什么眼睛?”
华哥万分疑惑。
我再次扭过头面对着焦尸的时候,却发现,他的双眼是完全闭合的。
按道理,烧成这个样子了,他的眼睛是不可能张开的,因为临死前的高温会让他不自觉就闭上眼。
那么,难道是我,又出现幻觉了吗?
…………最后,我们终于等来了**。
但他们,也只弄清楚了一件事:这具烧焦了的遗体,是斌哥!
至于为什么他会在林子娟的棺木里?
林子娟的遗体又去了哪里?
这一切,依然还是个谜……3,殡仪馆紧急歇业,要等警方调查结束才会重新开馆。
警方已经当成刑事案件去查了。
一切都太乱了。
很快,夜晚到了。
那时,我跟华哥已经配合完警方的调查,回到办公室了。
他唉声叹气地问了我一句:”阿岳,你今天有没有见到过阿斌?”
我摇了摇头。
因为据华哥说,昨晚是斌哥留下值夜班了。
而单位规定,值完夜班之后是可以歇息一上午的,所以早上的丧礼,斌哥并没有参加。
林子娟的火化是在傍晚时分,那时候忙起来,谁也没有理会斌哥回来了没有。
当然也没人想到,他居然会出现在林子娟的棺木里。”
慢着,这是什么?”
说着这话,华哥快步走向了办公室的角落。
随后,在我惊讶的眼光中,他手中拿起来的,居然是半张脸……我一下就认出来了,”这是,我们给林子娟做的那半张脸!”
”怎么会丢在这里?”
华哥皱着眉,”那就是说,现在林子娟的遗体,是缺少半张脸的状态吗?”
我背脊一凉。
昨晚的梦立刻就显现在我脑子里,而那时她嘴里说着的话……我终于记起来了,是”我的脸”。
我下意识把这事,跟此前发生的种种怪事联系了起来……我突然有一种非常可怕的直觉:林子娟,她想要,找回她真正的脸。
昨天晚上那细思极恐,并困扰着我的画面再次在我脑海里浮现:林子娟的遗体,对我睁开了眼。
不止一次。
我有点慌了。
莫非她真是阴魂不散吗?
她杀死斌哥又是为何?
但我想起,斌哥的焦尸也曾对我睁开眼睛……也许我身上那连线师的能力,是真的?
4,我迫不及待地把自己的猜想跟华哥说了出来。
我可能拥有的能力,以及这几天我碰到的怪事,都说了出来。
结果华哥直接批评我:”阿岳,你别那么幼稚行不行?
还厉鬼……怎么可能啊?”
我还想争辩什么,比如那晚给林子娟化妆时她睁开了眼,比如我梦到她说要找回她的脸。
但华哥却说:”这是一起严肃的刑事案件,警方人员通过排查监控视频,已经确认了一件事,昨晚阿斌值完班以后,根本就没有离开过殡仪馆,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我懵了,摇了摇头。
华哥解释道:”这意味着,阿斌他有可能昨晚就遇害了,他被麻醉后藏在跟林子娟一模一样的棺木中,在丧礼结束或者后半段的时候,凶手才进行了偷天换日的行为。”
我震惊不已,连忙反问道:”有这个可能性吗?
但是,凶手这么做,目的又是什么?”
华哥耸了耸肩,表示不知道:”如果是我们馆里的人做的,应该是有可能的,而且需要两人以上的配合……至于动机,说不定馆里有同事跟阿斌有什么过节呢?
你也不必过多猜测,警方正在查,相信很快就会水落石出了,不要乱想,知道吗?”
我默默地点了点头。
华哥这么一说的话,我感觉这件事……似乎又跟鬼神没有那么沾边了?
5,虽然殡仪馆歇业了,但员工还是要照常回去的。
第二天一大早,就有新的消息了。
警方发现,馆里不仅有部分摄像头损坏,更有不少监控视频丢失!
其中火化厅那一片的摄像头更是全部损毁,没能拍到棺木是如何被更换掉的。
而奇怪的是,我们办公室斌哥值班那晚的视频,也完全丢失了。
所以我跟华哥被赶出了办公室,警方派了几个专员,说要对办公室进行检查。
我再傻,也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他们肯定是怀疑,斌哥那晚就是在这办公室里遇害的。
案件紧急侦破中……警方甚至把我们馆当临时办公场所,传唤了不少林子娟的同事问话,估计是想找她与吴斌之间的联系。
她的同事也都是电视台的工作人员,大部分都沉稳老到,没能提供太多消息。
只有一个叫陈莹莹的女人,她的情绪异常激动。
她一边哭,一边控诉林子娟一定是有冤情,说她不可能自杀,因为她死前还曾兴致勃勃地告诉陈莹莹,说她最近会有好消息公布……可警方对她这番言论不感兴趣,说自杀一案是盖棺定论的,他们现在就是想排查林子娟跟吴斌的关系。
当然排查无果,她跟斌哥完全是两个世界的人,一点点认识的可能性都没有。
馆里吵吵闹闹的,我想起昨晚至今发生的怪事,忍不住挪开脚步,走往更安静一些的地方。
就当我走在通往火化厅的走廊上时,有那么一瞬间,不知为何,我感觉全世界都静下来了。
而同时,有人在我身后,轻轻拍了拍我的肩膀。
我像只惊弓之鸟般猛然转身,却发现身后居然……没有人?

小说推荐

宋小月赵霁《风中往事:爱在人间的九种侧写》全本在线阅读_风中往事:爱在人间的九种侧写完结版在线阅读

2022-9-24 9:47:25

小说推荐

孙美人王三儿《往事新说:古代经典公案幽默故事》全文免费阅读_(孙美人王三儿)全集在线阅读

2022-9-24 9:47:33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