芳华怨:烟花易冷为谁折腰(容祁黄公公)完整版在线阅读_《芳华怨:烟花易冷为谁折腰》全章节在线阅读

网文大咖“胖达菲菲”大大的完结小说《芳华怨:烟花易冷为谁折腰》,是很多网友加入书单的一部古代言情,反转不断的剧情,以及主角容祁黄公公讨喜的人设是本文成功的关键,详情:红颜易老芳华怨,烟花易冷空折腰

小说:芳华怨:烟花易冷为谁折腰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胖达菲菲

角色:容祁黄公公

热门小说《芳华怨:烟花易冷为谁折腰》是作者“胖达菲菲”所著。小说精彩内容概括:

评论专区

圣十字:仙草皆太监

邪恶驱鬼师:无脑,不过真沙发果断毫不软,女的从来用强当rbq,不带脑子无脑爽可以

电脑中的幻想世界:越看越不痛快,智障主角。。人行自走炮。和科技超能王完全是两个档次的作品,白瞎了这种题材

芳华怨:烟花易冷为谁折腰

第 1 节 韶华遇君

我出身青楼,却被皇帝亲自赐婚给了四皇子。
他们都说我幸运。
只有我自己知道,我不过是皇帝的一颗棋子,也不过是木槿清的一个替身罢了。
 1”圣旨到——”随着圣旨一起入承乾殿的还有出身卑贱的我。”
圣上特地嘱咐,四殿下身子骨不方便就不用跪下接旨了。”
我悄悄往上位瞄了一眼,那个男人板着脸好似对一切都不在意,从始至终没说一句话甚至连表情都没松动一分。
六月艳阳天里,他腿上盖着很厚的狐皮,浑身矜贵。
我暗暗咂舌。
都说四皇子容祁乃大宣战神,勇猛无比,可我瞧着他面容精致清冷,更像弱柳扶风的病美人。
我愣神的功夫,容祁淡淡撇过来,为了不挨嬷嬷的鞭子,我赶紧低下头,却也错过了他眼里闪过的讶色。”
殿下,卿卿姑娘从今儿起就是您的人了,恭喜殿下喜得美人。”
黄公公念完圣旨都没见容祁多个反应,却在听到我名字时,身子一颤。
黄公公把圣旨交到玲嬷嬷手里,带着一堆人走了,徒留我站在原地接受容祁的审视。
我像看不见他要杀人的眼神一般,软弱无骨地贴上去。”
殿下,陛下说只要把您伺候好,届时给我个名分,就不用再回那烟花柳巷任人玩乐了,您可得心疼奴家。”
说着,我趴在他腿上,仰着小脸笑得娇媚一手滑进他双腿之间。
在玲嬷嬷惊得脸发绿时,他捏住我的手腕,轻松把我掀开:”谁允你,用她的脸,行浪荡事?”
我无视他语气里的杀意,仍然笑得没脸没皮:”殿下说笑了,我这张脸可是营生的手段,怎么能说浪荡呢。”
他满脸嫌恶,从牙缝里逼出一个字:”滚。”
”殿下吩咐,奴家这就滚了。”
我从地上爬起来,解了颗衣襟扣子,露出白皙的脖颈,越发风情,”不过入宫是圣上旨意,我可不敢做掉脑袋的事,这么大的宫殿,总不能少我吃穿吧?”
容祁嘴角噙着一抹冷意:”不怕横死宫中,尽管留下。”
进宫之前我打听过他,都说四皇子宽厚仁善,爱国爱民为大宣开疆扩土废了双腿,陛下特许他在宫中静养。
可我怎么觉着,他与仁善二字,半点不沾?”
如此,便多谢殿下了。”
我低顺着眉眼,长纱挡住手腕的一片殷红。
我跟着玲嬷嬷去了住处,这儿竹叶沙沙作响,和听雨轩三字对上,倒是雅致。
我推门进去,雪拥蹭一下站起迎过来,拉着我转了一圈。”
天爷保佑,你没事吧?”
玲嬷嬷不咸不淡地瞥了我们一眼就走了。
我很没形象地坐下,喝了两杯雪拥递过来的茶水:”担心我?”
她轻哼一声:”谁担心你,我是怕你死了我那二两银子要不回来。”
我摇摇头嗤笑。
雪拥这丫头,惯会口是心非。
 2一月前,暖香阁来了个不得了的人物。
妈妈毕恭毕敬,一张老脸都恨不得舔在地上。
那人一来,指名要赎了我。
我自然乐呵呵地跟他走,可是雪拥却含着泪不让我走,说什么以后攒钱替我赎身。
我哭笑不得,在这里的女子哪个不是自身难保?
银子就是命根子,也难为小丫头说出这样的话。
但是我跟那人走却有其他打算,事成活不了不成更是尸骨无存,左右都是条不归路,何必再搭上她呢。
却不想,在动身前一晚,雪拥说:”暖香阁的女子命苦,穷尽一生能离开已是大幸,既然眼下有个机会能逃出这魔窟,我何不为自己搏上一搏?”
我知道,她是放心不下我,但看着她眼底的光,兀地想起年少时父亲曾说:”人生亦有命,安能行叹复坐愁。”
鬼使神差地,我点了头。
在去承乾殿之前,我和带我进宫的大人物去见了皇帝,我故作惊讶他们的身份,谄媚得不行。
但只有我自己知道心里对这两人有多不屑。
皇帝盯着我的脸看了许久,赞叹:”真像。”
丞相闻言,献宝似的回:”陛下可知她唤作什么?”
”卿卿,与那位同音。”
被老狐狸这么一叫,我激起一身鸡皮疙瘩,恶心坏了。
皇帝饶有兴致地淡笑:”老四定会喜欢这份恩典。”
听着他俩一来一往,我忍着跪得发酸的腿在心里翻了个白眼。”
抬起头来。”
皇帝居高临下,昏暗的灯光衬得他面色阴冷,”从今天起,你的任务就是待在四皇子身边,替朕时刻关心着他的双腿,看看我大宣的战神是真废还是装废。”
我故作迎合,姿态娇柔:”遵旨。”
老王八,猜忌的毛病一点没变。
连残废儿子都信不过,帝王家真是悲哀。
我和雪拥趴在院子边数星星,肚子已经不知道第几回响了。
雪拥嘴里叼着根草:”早知道皇宫不管饭我就不来了。”
我嘴角含笑,看向漫天星辰:”就快了,且等着吧。”
雪拥狐疑地看向我还没说话就有人来传唤了。
这个宫女我见过,伺候在容祁身边。
看我极不顺眼。”
玲姑姑让你去伺候殿下用膳。”
我应了声好,从她身边擦过时,她冷着脸,眼神鄙夷:”下九流的贱蹄子,恬不知耻。”
这话我听得多,一点伤害力也没有,换作平常我一笑而过也就罢了。
可我来宫里可是要——作威作福的。”
啪。”
我笑着反手一巴掌,问:”都说宫里规矩多,我看你也算老人了,怎地还这般莽撞?”
她指着我的手在发抖,小脸上布满震惊和鲜明的巴掌印:”你、你……””啪!”
我又甩手一巴掌,眼神渐冷:”我乃陛下亲赐,你是个什么东西也敢指着我?
!”
我捏住她那根葱葱玉指,眸底怜惜,眼尾那粒朱红的小痣越发妖冶:”这么美的手添了红肯定更美,干脆剁了如何?”
”姑娘饶命,姑娘饶命,是奴婢错了。”
雪拥在一旁目瞪口呆,任由嘴边的草滑落。”
殿下的寝殿我熟得很用不着你带路了,我家雪拥肚子饿了,传膳去吧。”
宫女吓得小脸惨白,连忙起身跑了。
雪拥心有余悸地看着我:”我听说她是玲嬷嬷的干女儿,你把她得罪了,以后咋整?”
”怕了?
怕就赶紧出宫去吧。”
雪拥撇撇嘴:”你休想挡住我发财的路!”
 3我到的时候,晚膳刚刚摆上桌,一进门就感受到一道怨恨的视线,我装作没看到,笑盈盈的行了个礼,也不管容祁有没有反应,自顾自地坐在他旁边。”
殿下可真不会心疼人,奴家都饿坏了。”
我趁他不备,牵起他的大掌放在平坦的小腹上,有那么一刻,我感觉到他身体的僵硬。
他甩开我的手,死死盯着我的侧脸,看得久了,眼神从刚开始的厌恶逐渐柔和,我知道他多半是把我认成木锦清了。
我偏过头,撩开脸侧的碎发露出那颗妖娆的红痣,”殿下放着佳肴不品,莫非想吃我?”
我身子微微前倾,气息吐在他的脸上,容祁厌恶地推了我一把。”
来人!”
他双眼微眯,”太脏了,把她给我洗干净。”
冲上来的都是些老嬷嬷,可不好糊弄,我知道这次自己玩崩了。
她们把我扒得一丝不挂,滚烫的热水从头浇下,白嫩的皮肤瞬间泛红。
我被死死按进水里,动弹不得。
也不知道她们从哪儿找的搓澡巾,我只觉得皮都被搓掉一层了。
从浴桶里被捞出来的时候我意识很清楚,因为浑身火辣辣地疼。
她们给我裹了床被子扔到床上,我忍着疼去够衣物,刚伸出一只胳膊,容祁就出现了。
迅速的本能反应下我把手伸回被褥,紧紧裹着自己,却不知耳尖脸畔已经一片粉红了。
容祁表情晦涩不明却有些调侃:”没想到你这样的人也会害羞。”
我一顿,笑道:”奴家身陷花场,害羞是什么?
怕是殿下看错了。”
”我不管他给你派了什么任务,别来惹我,更别妄想动我身边一人。”
他?
皇帝?
我美眸微转,轻笑:”原来殿下是在怪我伤了你的小美人啊,我说在宫里干活还养得那么白白嫩嫩,却不想是殿下金屋藏娇。”
光线昏暗我没看见他眼底的疑惑。”
不如殿下考虑考虑我,说不定更合你的口味呢?”
我自认没有作死,但不知道哪句话又惹这位爷不快,他双腿行动不便,动作却十分迅速,一息间那只大手就死死钳住了我的脖子。”
我说过,别用她的脸说这些浪荡话。”
容祁可真狠啊,一点不手下留情,窒息的感觉让我脑子一晕,但我面上依旧笑吟吟,我攀上那只手,磕磕绊绊地说:”不考虑便不考虑,怎么还恼了呢?”
许是对着木锦清的脸他实在下不了手,一把把我甩开后,他去了偏殿。
大口大口的空气窜入口中,经过折腾被褥已经从身上滑落了,我胡乱拢起衣物蔽体,泪不受控的砸下,我死死咬住舌尖,不多时口腔就充斥着血腥味,却也刚好逼停了不争气的眼泪。
经过一夜的沉淀,我又活了,又开始作妖了。
早膳时间,我主动给容祁添了粥,自己吃得不亦乐乎时,还不忘给他夹点小菜。
当然我碰过的东西全被他挪到一旁,嫌弃得恨不得换张桌子。
终于像是忍受不了我了,早膳一完,我就被赶回去了。
 4彻夜未归,回到听雨轩,雪拥猝不及防地抱住我,眼圈通红,片刻过后,她把我推开。”
我还以为你要死外面了呢,死了就死了,别忘记还我银子。”
我嘴角一抽,我家雪拥果真和温柔二字毫不沾边。
可当她目光触及到我脖子上的红痕之时,眼眶又润了一圈,想碰不敢碰的样子,看着怪心疼的。”
昨晚我在殿下那边吃香喝辣,他对我还行,等阿姐飞黄腾达了,给你买屋舍开酒楼,让你数钱数到手抽筋,可好?”
雪拥挪开红红的眼睛,含糊不清的”嗯”了一声。
我拉着她进屋,嘴边的笑意在看到桌边一碗凌乱的馊饭时顿住了。”
昨晚半棠就给你吃这个?”
雪拥挡住满桌狼藉:”本姑娘怎么会吃那种东西。”
我面色未改:”他们逼你吃了。”
我的语气十分肯定。
雪拥张了张嘴,最后就说了句:”这点小事我可以忍。”
我安慰地摸了摸她的头,决然转身出门。”
南儿!”
雪拥担心我做出什么出格的事,连忙跟在我身后。
却不想,我一出门就遇上那张笑意不达眼底的脸。
我脚步一顿,行礼:”黄公公。”
”上面让咱家来看看卿卿姑娘可还习惯。”
怕是来看我进程如何吧?
我心里冷笑,伸了伸懒腰,故意露出脖子上的红痕,娇嗔:”四殿下昨儿个可磨死奴家了,这活儿谁爱干谁干,我可习惯不了。”
黄公公满意地笑了下:”这事儿还得指望姑娘,事成后,混个主子当当也不是难事。”
我眼底冒光:”当真?
!”
”不知姑娘所做之事可有进展?”
我装作看不见他眼底的鄙夷,揉着腰:”该是真废了,床第之间我百般作弄,四殿下那腿都没有半点反应。”
得到自己想要的,黄公公随意寒暄了两句,转身离开。
我对着他的背影翻了个大白眼,还未翻完却看见门口转角处有抹熟悉的身影,我猛吸了一口凉风呛得眼泪都出来了。
玲嬷嬷推着容祁进来,不知他和黄公公说了句什么,黄公公擦了擦额头上的汗,连忙走了。
我站在原地,不知道说些什么,只能咧嘴冲他笑。”
这才刚分开半个时辰,殿下就想我了?”
他的腿废没废,我大约猜到了,许是知道我并未完全站在老皇帝那边,容祁看我的眼神也不像先前那样唬人了。
至少没了杀意。
他伸出右手,我不知是何意,蹲下身子把脸探过去,乖巧得像只宠物。
他身子一僵。
顺着他的视线看去,那只胳膊上缠着一根青黛色绸带,很眼熟。
是我昨日绑头发用的。
特地过来一趟,就为了还我发带?
我仰头一笑:”我觉着它在殿下身上更配,就赠与您了。”
容祁盯着我看了许久,我咂咂舌:”殿下莫看了,再看我也不是您心尖上的清清。”
他摇摇头,眉睫微垂:”她不会像你这般笑的。”
我心里一堵,站起身来:”是是是,我笑得丑,脏了您的眼。”
容祁手摩挲着座椅,半会儿才吐出一句:”本宫不喜欢欠人情,你想要什么?”
”殿下说话算话?”
”一言九鼎。”
我唇角微扬:”我要半棠。”
 5话落,三人皆看向我,雪拥扯了扯我的衣袖轻轻摇头,玲嬷嬷只有一刻讶异随后又归于平淡。
容祁眉头微皱,在我以为他舍不得的时候,他却开口问:”半棠是谁?”
玲嬷嬷回:”是一个宫女,先前在殿中奉过茶。”
容祁看向我:”就这个?”
我点点头,随后笑得恶毒:”不过这人要进了我的听雨轩可就别想全须全尾的出去了,殿下可想清楚。”
我虽问的容祁,却一直在看玲嬷嬷的反应,不想,她却一副置身事外的样子。
不是说半棠是她的干女儿吗?
容祁没答我的话,只是吩咐午膳前让半棠过来伺候。
这次之后,他好像对我并不那么反感了,至少每日我去烦他时,不会再被撵出来。
我总爱在他写诗描画时为他研墨,盯着那一手好字赞叹,目光也跟着那只运笔的手飘动,一路蔓延最后停在那张俊脸上。”
日日看也不怕腻?”
容祁面色不改,最后一笔落下,把刚写好的诗递给我。
我笑着接过:”殿下生得这般好看怎会腻,卿卿巴不得日日看夜夜想。”
我进了承乾宫这嘴就没个把门,挑逗的话信口拈来,不仅是他连我自己也不知道这话里几分真假。”
你在我这儿真真是屈才了。”
容祁沾了墨,又开始描画,”你就该去做谏臣,把那些老匹夫骂醒。”
闻言,我没像往常那般笑着打趣,愣神了片刻,喃喃道:”殿下很看重谏臣?”
容祁行笔流畅,不多会儿一道倩影就出现在纸上。”
嗯,君王纵使手眼通天,也有顾不到的地方,国唯有敢直言者,才能内外皆固。”
我淡淡笑着:”可惜,以往忠诚直言的人,最后都没有好下场。”
容祁若有所思地看着我,我立马回神:”卿卿说错话了,殿下莫怪。”
他张嘴想问什么,但我不敢听。
我拿起桌上的画,调笑:”殿下这画的是哪位卿卿?
眉眼像我,就当是我了!”
我拿起画溜出门去,和平常一样没有规矩。
回到听雨轩,我盯着画看了许久,画中人拎起裙摆转身,露出娇俏的半张脸。
但那张脸上,没有小痣。”
吃饭啦。”
雪拥猛地推开门,我回神把画收起,嗔怪:”下次再这么没规矩,小心我克扣你的桃花糕!”
雪拥不以为然,这时我才看到她身后跟着的半棠,自来了听雨轩后她开始照顾我和雪拥的衣食,昔日的锐利收敛了不少。
她先前自恃清高除了容祁不服侍第二人,我就要让她事无巨细照顾我们。
她尝到苦头才会知道。
我的人,最好别动。
看着她低眉顺眼的模样,我觉得也差不多了,听雨轩还是我和雪拥待着舒适,多个外人算怎么回事?
想到这儿,我准备下次见容祁的时候跟他说一声,让半棠回去。
可惜这句话终是没从我嘴里说出来。
我来时正值六月艳阳天,而今又是一年春暖花开时,我竟不知不觉给容祁研了大半年的墨。”
卿卿,朱红。”
容祁神情专注,吩咐得十分熟稔,我闻言没有丝毫犹豫,拿出前段时间我们一起做的颜料。
轻点朱砂,一幅壮丽的风景图宛若活了一般。
漫天飞舞的桃花和青草融为一体,但就是感觉差了点什么。”
飞花美景皆具,独缺美酒佳人。”
我脑子一转,莞尔,”前两天从小厨房寻得一坛好酒,雪拥吵着要酿成桃花酒,正巧殿下院子里那颗桃花开得正盛,现在埋下,来年共饮如何?”
容祁放下笔,轻轻颔首:”依你。”
我提着裙摆兴冲冲回听雨轩拿酒,他在身后让我慢点。
我以为,这份美好至少是在泥泞里挣扎时的一份安慰。
当我抱着酒坛回来时,承乾殿内外跪满了人。
  6黄公公手里拿着圣旨,一如往昔,而他身后跟着的人也那么熟悉。
那张脸,太像了。
连我自己看了都愣神。
对面的女子却没注意到我,她的眼里只有那一抹玄色。
容祁死死捏着椅子扶手,一贯冷淡的脸上出现丝丝裂痕,又惊又喜,眼里是温柔是缱绻,还有偶尔对我的脸流露过的爱意。
我扯了扯嘴角。
我早该明白的,从一开始我就是个替身罢了。
那份爱,太耀眼。
它短暂地从我身边掠过,我却妄想抓住光。
真是可笑。”
四殿下,这是圣上刚封的锦嫔娘娘,赐了玉芙宫。”
我抱酒坛的手一紧。
锦嫔娘娘?
狗皇帝的妃子?
我看向容祁,有些担忧。
木锦清一双眸子满含泪光,也直直盯着他,无声说着对不起。”
还不够吗?”
容祁的声音在颤抖。
黄公公疑惑地望过来,他却只看着门外的人儿。”
你去问他,一双腿还不够吗?”
黄公公脸色突变:”殿下慎言!”
木锦清走后,容祁盯着地面愣了许久。”
我站了这许久腰都酸了,殿下快来扶下人家。”
我软着腰故作要倒,容祁抬头,伸出一根修长的手指抵住我的额间:”别闹。”
我抿唇,乖巧地蹲在他身前。
他盯着我看了一会儿,兀地把我揽入怀中,紧紧抱着,那力度恨不得把我揉入骨血。
我喘不过气,但更不想推开他。
我试探地伸出手,轻抚他的后背,他不知道我的指尖在抖,鼻子发酸。
多想一直这么下去,即使是替身又怎样,只要能在他身边就好了。
这一瞬间,我庆幸木锦清做了皇帝的妃子,自私地想要彻底霸占她的位子。
最后,容祁还是没陪我埋酒。
当晚,皇帝摆驾玉芙宫的消息就传遍了皇宫,这老王八也是有意思,给木锦清挑了玉芙宫。
玉芙宫和承乾殿中间就隔了个听雨轩。
他这是存心膈应容祁。
不知道效果怎么样,总之容祁接连一月都没召见过我。
闲得发霉的日子,我和雪拥就只能晒晒太阳。
我看着这丫头越发圆润的脸,克扣她桃花糕的想法又浮上心头。
突然,我扇扇子的手一顿,不顾雪拥的咆哮,拿上剩下的一盘糕点往外走。

小说推荐

(众星捧月: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她)貔貅陆修_(貔貅陆修)全本在线阅读

2022-9-24 9:47:17

小说推荐

(樊惟樊落)小说:你俩不是不共戴天吗?_(樊惟樊落)完结版在线阅读

2022-9-24 9:47:25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