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慕锦欧阳年《锦瑟年华何所踪》全文免费阅读_(秦慕锦欧阳年)全集在线阅读

古代言情《锦瑟年华何所踪》,讲述主角秦慕锦欧阳年的爱恨纠葛,作者“宴禾”倾心编著中,本站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简介:天下初平,暗流涌动土匪寨小混混意外劫了公刘世子,在相处中主见相知相爱然山雨欲来风满楼,武林盟主突然中毒昏迷不醒扰乱了武林,树欲静而风不止,绝世奇兵《千机经》的重现更是搅得武林腥风血雨 在少年少女们逐渐揭开谜团之时,却发现更深的陷阱、更大的阴谋已将他们重重包围 迷雾背后,一双无形之手缓缓推动着历史巨变和现实狰狞,他们又该何去何从?

小说:锦瑟年华何所踪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宴禾

角色:秦慕锦欧阳年

古代言情小说《锦瑟年华何所踪》的作者是“宴禾”。梗概:2、平民老弱不劫,专挑奸商恶乡绅,越是鱼肉乡里所附钱财越多。3、凡是付过买路钱的均派人护送离开万象山,免受其他匪徒打劫。因此,纵使奉上高额钱财,乡绅富商仍乐此不疲,毕竟黄塬寨的亲队护送比镖局捕快还管用,因此也无人报官,正所谓“民不告官不究”,一时间官匪倒也其乐融融,成为一大奇象。天辰十二年盛夏,万象山

评论专区

暗黑之路:就记得看到最后青瞳似乎被什么皇子勾引,似乎要背叛了,不算结局的结局

清末英雄:刚到上海两天,吃饭都是问题那,还是租房子住,白天也没工作就光写个小文章,居然要安电灯,我想说,作者你的心是真大。毒

大明小学生:无脑爽文。作者用明朝崇尚神童文化作为主角十二岁就在县衙上蹿下跳不好好读书的借口,然而真正的神童杨廷和是凭十二岁中举搏来的名声,完全两码事。

锦瑟年华何所踪

第1章 土匪少女劫相公

青源郡位于大盛王朝中南部,气候常年温和凉爽,连绵起伏的正是坐落在青源郡西部的万象山,万象山是当年藩国幽凰国与褚沁国交战的始发源地,这里两峰夹一水,扼入青源郡的重要交通要塞,军事战略位置重要,是兵家必争之地。万象山因形似一群嗷嗷待哺的小象而得名,其主峰青峰与朱峰隔江相望,香江南北纵横于大盛王朝,于上游本是奔腾不息,汹涌澎湃,途经万象山时生生转了大弯,由急入缓,环绕群山,江阔水深,冲击出大片平原沼泽,灌溉了沿岸数百里良田,山温水软孕育出大盛王朝的粮仓,是以农业繁盛,商人来往络绎不绝,漕运陆运发达,十年来的休养生息,渐渐青源郡成为沟通南北远近闻名的粮食生产地及中转地。

然而多年来盛起的不仅是商运,还有大大小小十数个匪寨,散布于偌大的万象群山,尤以清风寨和黄塬寨甚嚣尘上,二寨向来井水不犯河水,分香江而治,香江以北的朱峰群由清风寨划界管理,以南的青峰群由黄塬寨纳入地界,互不干涉,各自为政。

清风寨虽为清风却并不清明,入寨的大多是背负官司的流氓地痞武夫,甚至广纳杀人越货的穷凶极恶之徒,因此三教九流鱼龙混杂,寨主朱八义武功高强,仗义疏财,给自己取了个“入江龙”的名号,且有个叫魏江的狗头军师出谋划策,在“九藩王之乱”中趁火打劫,借着朝廷无暇剿匪之际,大发战争财,再按照声望和所抢货物的贵重程度排行列位,由于战斗力十分强大,且不论手段,吸引了无数小帮派,不仅在郡里,乃至整个大盛王朝都是首当其冲的头号匪寨。

相比清风寨,黄塬寨低调的不像话,黄塬寨建寨只有短短十年,收留了许多在战乱饥荒中无家可归无处可依的流民,躲入崇山峻岭深处,无人可寻,十分神秘。纵然黄塬寨如此低调却依旧与清风寨平分秋色,可见其实力不容小觑。黄塬寨说是土匪寨,最有名的是那三条匪夷所思的规定:

1、 只劫财不伤命。

2、 平民老弱不劫,专挑奸商恶乡绅,越是鱼肉乡里所附钱财越多。

3、 凡是付过买路钱的均派人护送离开万象山,免受其他匪徒打劫。

因此,纵使奉上高额钱财,乡绅富商仍乐此不疲,毕竟黄塬寨的亲队护送比镖局捕快还管用,因此也无人报官,正所谓“民不告官不究”,一时间官匪倒也其乐融融,成为一大奇象。

天辰十二年盛夏,万象山。

晴空万里,无一丝风,远山青翠,树木葱茏,仅有树上的蝉儿肆意嘶鸣,更显得聒噪不安。顷平谷中远远疾驰行来一路车马,一行骏马极富节奏地奔跑着,身姿挺拔,昂首挺胸,很明显是训练有素的亲卫,唯一的马车则朴素低调,并不如何大,暗青色布绸安静下垂,密不透风,细看之下,阳光下却隐隐闪烁着银色暗纹,影影绰绰,透着华丽。车毂上似乎有字,看不大清,但拉车的马儿却是上等的骐骥,黝黑发亮的毛发宛如上好的绸缎,马鬃油光水滑,鞍辔具是讲究,乌鞍红辔,一看就是勋贵人家出来的。

“一、二、三……十二,老大这次是个大户啊!”一个满眼透着机灵、着土布衣服的小子尽管压低声音,兴奋不已。

“儿郎们,准备了!”只见身边人将含在嘴里的狗尾巴草一吐,一侧嘴角淡淡扬起,阳光照在淡蜜色的脸上瞬间灿烂无比,眼眸如一汪清泉,伴随那一笑涟漪阵阵,差点晃了土布小子的眼。

“这可是头肥羊!”年轻的老大精光一闪,两手摩挲着,信誓旦旦道,“记着还是老规矩,要是个水灵灵的大帅哥就给我捉回去好好**爱护,做我的压寨相公!”

“老大,不应该是压寨夫人吗……”麾下小子们乐呵呵地回怼。

秦慕锦也不恼,嘿嘿笑着嗔道:“我秦慕锦堂堂黄塬寨少主,那也是一枝花,平时是不是太惯着你们了,一个个蹬鼻子上脸拆老子台!”慕锦环顾四周,目之所及小子们纷纷佯装低头,却明显脸上憋着笑。

山谷中的马车走走停停,十多个护卫紧紧围在马车旁,清一色湖碧色衣衫上隐隐约约携裹着血腥味,似是刚从战场归来,护卫谨慎地观察四周,暗中握紧手中刀剑。马车身侧一个高挑瘦削的侍卫贴近马车轻语道:“主子,有点不对劲……”

话还未说完,就看见不远的转弯处有一拨人便冲出来拦住了这一行人的去路,为首的男子体量很高,约莫有七尺,很是健硕,浓眉大眼,满脸的络腮胡,腰间别一把缺了口的长刀,他后面的那群人衣衫褴褛,面黄肌瘦,他们手提残刀断剑、棍棒钩叉,甚至有个瘦的跟猴儿似的大个子手里抡了一个铁勺,实在滑稽。这群匪徒虽然装备不精,素质也不是太好,但胜在人数众多,哗啦啦五十多个人将这疲惫不堪的一行人围住,如铁桶般水泄不通!

只听为首的大汉喝了一声:“此山是老子开,此树是老子栽,要想从此过,留下买路财!”

面前的这队车马一看就是后有恶犬追击,才会如此慌不择路进入到土匪横行的顷平谷中,真真是倒霉透顶。护卫们疲惫之色立即消散,神情肃立,纷纷拔出长刀,严阵以待。

“吼!还有抢买卖的人!还有在我的地盘上抢买卖的人!”士可杀不可辱,黄塬寨少主这下不干了,嘴里的狗尾巴草也不香了,也不趴着了,也不吹牛了,作势就要起身。不想却被身边的小帅涛一把拽住,只听见小帅涛压低声音道:“稍安勿躁,这些人怎么看都不像是土匪,倒像是流民!”

“流民?哪里来的流民!”当今皇帝殚精竭虑辛辛苦苦终于把国家治理的稍有起色,黄塬寨已经许久不曾收留过外人了,慕锦看看山下那群乌合之众有点呆呆的,毕竟流民这种生物她是没见过几次的,更何况是在物阜民丰、粮食转运枢纽相当发达的清源郡!

小帅涛摇摇头,表示这股流民的来源他也不清楚,像黄塬寨这样的地头蛇是不会在意地盘以外的世界的,若不是他小时候当过流民,他也可能想不到在如此。“他们所求不过是吃食财物,先静观其变吧!”

慕锦也赞同的点点头,继续趴在草里,重新叼了根狗尾巴草。

正当双方人马相互对峙时,那个贴身侍卫横眉冷对,大声呵斥着。“大胆匪徒!可知这是谁的车驾,岂容尔等在此放肆!”

然而对面的流民似乎很是没有耐心,领头的大声喝道:“老子管你说什么!快把你们吃的和钱都拿出来,否则就不要怪老子杀了你!”他面露凶光,宛若一头即将发怒的狗熊,跃跃欲试的举起长刀,其他人见了也立马把手中的残剑木棍挥动了起来,战斗一触即发。

而那训练有素的护卫们似是得了什么命令,与这群人也不做过多纠缠,将身上的钱袋解了下来,扔到了双方人马中间。

这下倒是流民呆住了,本以为这户人家非富即贵,又有训练有素的护卫,按照以往情形是无论如何也得恶战一场的,可如今他们却好商好量的给钱了!于是流民中走出三个人迅速将地上的财物警惕地捡起来回到队伍中。

领头的大汉挥挥手示意大家撤退,转身前居然郑重向侍卫一行人拱拱手,以洪亮的声音道:“世事多艰,实属无奈之举,多谢诸位!”

说完就快速离开了。

“咦?这些人不像是匪啊。要不要去查一下?”小帅涛挠挠头,问秦慕锦。

“唔,去吧,我们可是最古道心肠的。”秦慕锦点点头,不忘嘱咐,“那些人再走两刻钟就到清风寨的地界了,别是去投靠清风寨了,不能让他们误入歧途。”

“好嘞!”小帅涛小心翼翼爬起来,带着几个小弟飞快地退下了。

尚且留在山谷的那一小支护卫队,贴身侍卫下令继续前行,还没走出十几米,就听见从山腰上传来一阵甜糯的声音,“马车里的,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过得去,留下帅哥来!”

一阵寂静。

侍卫们刚放松下来又立刻绷紧身体,做出防御状。

只见山腰上飞身下来一位灰衣少女,说不上衣袂飘飘,但体态轻盈,一看就是轻功卓越之人。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贴身侍卫的脸都黑了,前有狼右后有虎,甚至还有人上演一出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真是......想骂人啊!

此时马车传出一声低沉地轻笑,“少侠此言差矣,此山非你开,万象山乃千年前地动由江海隆起成为群山,后来前朝长庆帝为收复青源郡命数万民工开山辟水形成,因此此山非你开。”男子语速极缓,声音叮咚如泉,温润悦耳,还带着一丝丝的虚弱。

虚弱?怪不得他们向那群流民利索的奉上钱袋,估计里面的主人家此时不是有病就是有伤!

不过这个声音……慕锦闻声,已眼冒精光,眼珠滴溜溜乱转,“听这声音如淙淙细流,想必也是帅哥一枚,又言语成章熟识历史地理,不错不错”,腹诽中被另一个小弟蒋小禾推了一把,立即回神正声道:“此山不是老子开,此树也不是老子栽,但是要想从此过,必须留下帅哥…和…钱财来!”

马车里传出两声轻咳,又有声音道:“诸位可是黄塬寨的侠士?”

侠士?蒋小禾和慕锦面面相觑,好家伙,说好的土匪呢?什么时候被人叫过侠士!不等二人有什么动作,只听得那温润的声音再次响起:“侠士自有侠义之心,与清风寨行事迥然不同,所以猜想应是黄塬寨的侠士,不知可否与侠士做个交易呢?”说完,只见一双玉手轻轻掀起帷幕,手指修长如葱白,指甲修剪整整齐齐,指节分明,还没看到脸便先被这一双手夺去光芒。

“乖乖,这是尤物啊!”慕锦想着便摩拳擦掌想要探美人公子个究竟。帘帷缓缓掀开,便走出一位亭亭公子,“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大概就是形容这玉人公子的,一双皂白青靴竹纹暗影,杜月锦青衫华贵低调,宽大的袖口隐隐间现出几叶翠竹,腰间一束月白博带,中间的圆形镂空双鱼玉佩色泽青翠欲滴,杀的宽肩窄腰,甚是赏心悦目,再往上肤白胜雪,鼻梁高挺,眉如卧蚕,只嘴巴略微苍白病娇,一支玉簪松松将发盘好,温润的气质一展无遗。

黄塬寨的一帮人见过不少豪绅富贾,但哪里见过这般谪仙似的人,不禁看呆了。

秦慕锦只觉得这个人看着很是熟悉,却想不起来究竟在哪里见过。只见玉人公子的手轻轻握拳放在嘴边轻咳一声,缓缓道:“在下公刘缙,远道而来得幸遇到黄塬寨少主,不知少主觉得我一方人马需得多少过路钱?”

“公刘?莫非是那个赫赫有名的公刘世家的某一支?”蒋小禾的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抢着问道。他跃跃欲试地轻轻推了下慕锦,他们再怎么孤陋寡闻也是听过泽西公刘世家的,如果真是泽西公刘一族,那他们不就发财了么!

只见公刘缙微微颔首,算是承认了。公刘缙,公刘缙,蒋小禾只觉得名字很熟,但是他到底是公刘氏中的哪一支却是不得而知,只能埋头苦想。

话说世家泽西公刘氏那可是历时四百年辉煌的大家族,其先祖公刘愿随同始帝圣祖欧阳楷杀伐征战,开疆辟土,统一十国,又与武原连氏、滦州钱氏、应阳石氏四大家族共同开创了大兴王朝。公刘愿一族有从龙之功,公刘愿始封定国公,其孙承袭定国公爵位后韬光养晦,识时务交出兵权,从此弃武从文,以文治家。公刘家在最初的两百多年光景中,先后出了三位宰辅、四位皇后、九位皇妃、二十余位京中重臣、数百名朝廷官员,门生更是遍布天下,树大枝繁根深叶茂。到了明帝欧阳允登基后,四大家族早已在权力倾轧中不断洗牌,自是容不得公刘世家一家独大,借机发作限制公刘家发展,当时的家主公刘勤为保全家族,主动辞去爵位和官职,从此不再问津朝堂之事,转而从商。几十年来逐渐垄断丝绸茶叶粮食业,十五年前的战乱中家主公刘未趁机大发战争财,关键时候为欧阳盛征战四方、平抑粮价、开仓赈灾几乎散尽家财,提供了无法衡量的帮助,之后备受欧阳盛倚赖,封其粱益侯,并给予西北八州六十四县的盐铁经营权,成为大盛王朝第一皇商。因此历经四百年仍能在世族博弈和帝王权术中与武原连氏、河东王氏、清河崔氏、云阳郑氏、晋中温氏、太原谢氏互成犄角,牵制平衡,实力手段不容小觑。

“主子,对方不过一帮乌合之众,您何必纡尊降贵,待我将他们一举拿下。”身边黑衣少年不满,满是骄傲的脸庞上充满斗志,势有一决高低的架势。

慕锦一听不干了,气的直撸袖子,“嘿我这暴脾气!我们乌合之众怎么了?告诉你,到了我们黄塬寨地界,你是龙也得给我盘着,是虎也得给我趴着,别说是什么泽西什么家的,拿钱!”

“江流,不得无礼。”公刘缙不露痕迹地瞥一眼江流,令其噤声。

那个叫江流的侍卫还想说什么到底是住嘴了,如今他们处境堪忧,这些天到处躲避追杀,还要完成任务,如今虎落平阳,确实不宜再节外生枝。

这边慕锦一听就洋洋得意地冲江流笑道:“还是公刘公子有眼色,不仅人长得美,还十分上道,不像有些人,就像那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土匪小弟们登时哈哈大笑,笑话,还敢挤兑他们老大,老大那张嘴可是得理不饶人没理也能说遍天下的。

江流一张脸憋得通红,果然是土匪,说出来的话粗俗不堪!亏的公子还说什么到了黄塬寨就可以甩掉后面刺客的追杀了,结果呢?

秦慕锦又双手抱拳施礼道:“公刘公子也不必客气,在下拿你们钱财,自然会替你们消灾,你们一行人虽是人多势众却慌不择路进入我黄塬寨地界,又经过长时间的拼斗,早已是兵困马乏。入我江湖,便要守我江湖人的规矩,一万两,黄金!保你一行人在我黄塬寨修整后安然度过青源郡。”

“老大,你疯了,一万两!还是黄金!你打劫呢!”蒋小禾惊得一跳,开始碎碎念,要知道二十两银子就够一家七口舒舒服服生活一年,他素来知晓老大脸白心黑,好歹还是心怀恻隐的,不然怎么会让小帅涛去打听那些流民的事呢,万万没想到,面对这些权贵富绅能这般心黑!

“老子是土匪,就是打劫呢!”慕锦恨恨地拍了蒋小禾脑袋一巴掌,又贱兮兮笑着对公刘缙继续道:“公子乃贵族公子,区区一万两买个平安,这笔买卖实在划算,您说呢?”

公刘缙照样还是那副温和有礼的样子,微微一哂,嘴角轻轻上扬却仿佛明珠扫尘,又似那朗月皎皎,天地都为之黯然,他笑言:“久闻黄塬寨重信守诺,万两黄金虽是不多倒也不少,现下我等一行人到此实为巧合,只是突然拿出这许多黄金实在为难……”

慕锦按捺住激动的心情,“公刘公子温润如玉,却也是爽快之人。不过我黄塬寨向来不赊账,不若先拿出个百两黄金,剩余的钱公子拿一件信物慢慢还如何?”

蒋小禾听了,暗暗给秦慕锦竖起了大拇指,一百两黄金已经是很高的酬劳了,按照黄塬寨的规矩,是不会赶尽杀绝逼得人钱财尽失,只按照钱物的一成利买个平安作为护送离开清源郡的酬劳。这百两黄金相当于千多两白银,划算、太划算了。

公刘缙愣了一下,陷入沉思。

“主子,这土匪简直欺人太甚!”江流气急败坏,恨不得砍了眼前这不男不女的土匪头子,他们明知道自己刚刚被上一波人打劫完,还来这出,形势危急之际竟被这土匪威胁,实在可气可恨!

“老大,不如我直接打晕那小白脸,给你扛上寨子做相公?”蒋小禾在慕锦耳边小声提点着,与慕锦碎碎念。

“休得胡说!我们公子岂是你们土匪能肖想的!真是白日做梦!”黑衣少年江流倒是耳聪目明,听见对面两人的耳语一边恶狠狠说着,一边拔出亮晃晃的佩剑。

“别敬酒不吃吃罚酒!老子当土匪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儿玩泥巴呢!”这下子蒋小禾气的直跳脚,恨恨地拔出短刀,一步站在秦慕锦身前,指着那不识好歹的江流。

时间一点一滴过去,午间阳光曝晒,加上紧张对峙,很快一个个便汗流浃背,却无人敢伸手擦汗,似乎吹出一口气就是一场恶战。

足足一炷香的功夫,公刘缙终于动了动,他伸手将腰间骨笛取下,示意江流拿给秦慕锦,“此物乃数年前在下与黄塬寨少主多年前的信物。”

点此继续阅读《锦瑟年华何所踪》

小说推荐

末法之年,最后一个仙(逍遥问仙乱梦扰眠)最新热门小说_末法之年,最后一个仙精彩小说

2022-9-23 12:10:41

小说推荐

穿越时空,带着空间闯江湖(江云舒叶南风)完整版免费在线阅读_(穿越时空,带着空间闯江湖)完结版免费在线阅读

2022-9-23 12:11:38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