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无锋为了拿回笔名《他的人间》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_他的人间全本在线阅读

《他的人间》中有很多细节处的设计都非常的出彩,通过此我们也可以看出“为了拿回笔名”的创作能力,可以将叶无锋为了拿回笔名等人描绘的如此鲜活,以下是《他的人间》内容介绍:他少年时参军,为了结束战争 他深入敌穴,九死一生刺杀发动叛乱的王爷,本以为可以结束战争,不料却因此卷入了深不见底的漩涡之中…… 这是一部比较传统的小说,网文气息可能不够浓烈,想换换口味的可以试试 当然,如果大家有意见可以在评论区告诉我,因为我是新手,有很多地方应该会考虑不周,希望大家多包涵 老实说我看传统的古典小说比较多,创作也受古典小说影响较大,对网文还不大适应 但我会努力改进,让自己的作品能获得大家的喜欢! 谢谢!

小说:他的人间

类型:小说推荐

作者:为了拿回笔名

角色:叶无锋为了拿回笔名

强推热门小说推荐小说《他的人间》,这本小说的作者是“为了拿回笔名”。故事无广告版讲述了:两人厮杀时叶无锋故意让他磕飞了自己的剑,然后趁他突刺时故意用肩膀夹住了他的剑,虽然叶无锋肩膀受了重伤,但他的剑却被叶无锋夺走,最终被叶无锋用他自己的剑一剑割喉。信王太过自信,而生死存亡之间,太过自信往往会害死自己。斩杀信王之后的叶无锋猛烈的喘息了几口,忍着肩部被割伤见骨的疼痛,一剑砍下了信王的头颅,大声喊道:“反贼高兴已经伏诛!尔等速速放下武器,可免一死!”宫殿里正在厮杀的人们听到叶无锋的话,不约而同的都朝着叶无锋看了过来。在确定他举着的就是高兴的首级后,叶无锋所率领的先遣队成员士气大震,大声欢呼着一遍遍重复叶无锋的话:“反贼高兴已死,尔等速速放下武器,可免一死!”而那些本来就是仓促抵抗的信王卫士,则像被无形的鞭子狠狠的抽了一下,顿时军心大乱,像无头苍蝇一般四散溃逃了起来

评论专区

武侠世界醉梦行:没看呢,刚找到

从创建密教开始:状态:弃关键词:密教,诡秘流,幕后黑手 主角发展信徒还有看点的,但是一到了主角个人剧情我就看不下去,这也是我弃书的原因,另外吐槽一下主角大学剧情是满满的龙族既视感。

古董下山:好看

他的人间

第1章 斩王

叶无锋永远记得,康顺七年四月的那个血腥的凌晨。

正是那一天发生的事情,改变了他的一生。

在往后的许多年里,他都时常会梦到那个凌晨,重温他的剑锋划过信王高兴的脖子时,喷涌而出的热血溅在他的脸上,烫的他脸颊微痛的感觉。

他总是不能忘怀,曾经被称作大恒王朝“宗室柱石”的信王高兴,临死前瞪视着他的眼睛,那表情从惊怒慢慢变得更像是迷茫,之后便永远的失去了光亮,高兴的人就像断根的大树一样倒在了地上。

叶无锋清楚的记得;信王高兴的剑术的确高超过人,但很明显并不适合生死拼杀的战阵。

以叶无锋战场拼杀多年的经验,他遇到的对手中剑术高过信王的人屈指可数,但能像叶无锋一样斩杀他的,至少叶无锋觉得会有很多。

信王的剑太过霸道,太过凌厉,以至于忽略了留下自保的余地。

两人厮杀时叶无锋故意让他磕飞了自己的剑,然后趁他突刺时故意用肩膀夹住了他的剑,虽然叶无锋肩膀受了重伤,但他的剑却被叶无锋夺走,最终被叶无锋用他自己的剑一剑割喉。

信王太过自信,而生死存亡之间,太过自信往往会害死自己。

斩杀信王之后的叶无锋猛烈的喘息了几口,忍着肩部被割伤见骨的疼痛,一剑砍下了信王的头颅,大声喊道:“反贼高兴已经伏诛!尔等速速放下武器,可免一死!”

宫殿里正在厮杀的人们听到叶无锋的话,不约而同的都朝着叶无锋看了过来。

在确定他举着的就是高兴的首级后,叶无锋所率领的先遣队成员士气大震,大声欢呼着一遍遍重复叶无锋的话:“反贼高兴已死,尔等速速放下武器,可免一死!”

而那些本来就是仓促抵抗的信王卫士,则像被无形的鞭子狠狠的抽了一下,顿时军心大乱,像无头苍蝇一般四散溃逃了起来。

叶无锋身心俱疲的后退了一步,拄着剑大口大口的喘息了起来。

康顺二年,与当今丞相高拜同为辅政大臣的信王高兴,举东南八郡之力起兵,以“清君侧,诛高拜”之名造反。

在其后长达两年的时间里,信王高兴的军队势如破竹,一度兵临京都城下。

直到康顺四年,太皇太后同意丞相高拜自行招募组建新军,专门对付信王高兴。

丞相高拜散尽家财,招募流民义勇,与信王军死战数场,才使得信王军没能更进一步,入主京都。

随后两年的时间里,丞相高拜的新军和信王高兴的“勤王军”在京都周围数次展开激战。

两年后的康顺六年,丞相高拜终于把信王高兴的队伍赶出了京都一线,使信王高兴只能退守龙首山。

但自从信王高兴退守龙首山之后,丞相高拜发动的几次攻势都被信王军击退,一时间双方谁也奈何不了谁,只能一边互相袭扰,一边寻找机会。

可是在这场长达五年多的战争让大恒王朝民生凋敝,哀鸿遍野,死伤惨重,百姓无辜被杀者不计其数。

叶无锋之所以参军,正是因为他的父母,都在康顺四年死于信王麾下的乱军之手。

双亲被杀之后,叶无锋听从母亲乱世不可为医的遗言,不再追求做父亲叶天心一样的名医。

刚好那时候丞相高拜正受命组建新军,叶无锋便变卖家私,自备马匹军械,加入了丞相高拜的新军,想要为父母报仇。

只是叶无锋身轻位卑,虽然参了军也因为身份悬殊,本来对杀信王报仇没存多大指望,

直到康顺七年。

丞相高拜的心腹幕僚,人称“影子军师”的葛丹成,秘密抽调新军中的精锐老兵一百多人,交给叶无锋统领,暗中进行不分日夜的训练。

在长达两个多月的严格受训中,叶无锋和他的队友们都不知道这次受训的目的和目标。

发起行动的半个月前,葛丹成才告诉被任命为屯尉的叶无锋,他们受训的目标是潜入信王大营龙首峰,突袭斩杀信王高兴,结束这场已经持续数年的战争。

原来葛丹成收到密报;信王高兴听信术士之言,将会一直住在京都东南的龙首峰的宫殿里闭关七七四十九天,企图以风水秘术夺取京都的“龙气”,以便自己“化龙登基”。

信王高兴没有想到的是,龙首锋虽然易守难攻。

但葛丹成却在早年游历天下时,从当地采药老人口中得知龙首峰背面的山腰有一个山洞,如果运气够好的话就可以从洞里穿过龙首山,直达信王宫殿的上方。

叶无锋和队友们受训的目的,正是穿过山腹的溶洞,从天而降斩杀信王高兴。

领命带着一百多人的队伍趁夜潜入了溶洞之后,叶无锋才明白达到葛丹成所谓“运气好”的条件有多么苛刻。

那山洞初极狭,才通人。复行数十步,更狭窄,几乎不能通人。

越往里走洞口的大小和走向就越随机,即使有当地进入过山洞的采药老人做向导,他们也在那个时而狭窄逼仄,时而高下悬绝的溶洞中吃尽了苦头。

在两个人踩空掉进缝隙生死不明,三个人被活活挤死在石缝中,还有一个人因长期在黑暗中不见日光而陷入疯狂,叶无锋不得不下令格杀他之后,他们终于成功到达了信王所在宫殿的上方的山洞。

宫殿的一切情况基本如军师葛丹成所言:它紧贴龙首峰而建,大小不过百丈见方,前方便是大名鼎鼎飞龙潭。

这座宫殿靠山临水,环境优美。

但交通却颇为不便利。

因为前方便是方圆数里又深不可测的飞龙潭,可以说是易守难攻的极佳地形。

在到达信王宫殿上面的山洞之后,叶无锋按耐住激动的心情,让大家原地休息了半天,直等到次日寅时(凌晨3—5点)才缓缓缒下绳索,发动突袭。

信王高兴和他的卫士们明显没有想到,自己会需要对付一队从天而降的敌人。

他们甚至还没来的及组织起有效的反抗,就被叶无锋和队友们冲散。

随后不久,叶无锋就找到了在静室中打坐的信王高兴。

信王高兴的静室上按五行星象,下排山川八卦,而那一身明黄长袍,让他的身份不言自明。

不过信王高兴也无愧于“宗室柱石”的名号。

他在发现叶无锋等人突袭而至的时候,没有慌乱,也没有退缩,而是从容的拔剑迎战。

叶无锋甚至有一种感觉;信王高兴似乎不认为叶无锋等人敢杀他。

因为他的进攻的太过冒险,太过奋不顾身,根本不符合他位高权重的尊贵身份。

但叶无锋却清楚地记得,出发前军师葛丹成以丞相高拜之名,明确的告诉叶无锋:此战志在斩王!不留俘虏!

所以信王高兴死了。

带着他的骄傲和野心死了。

叶无锋看着宫殿中剩余的那些信王卫士们,如同受惊的羊群四散奔逃,而他的兄弟们则如狼似虎的追逐掩杀。

他觉得,这场持续数年的战争已经分出了胜负。

信王已死,那些跟随他的人功名利禄之梦,已经化为泡影。

没有了信王这杆大旗,这些百战精兵将很快会成为一群乌合之众。

叶无锋清楚地记得,军师葛丹成跟他说过的计划:丞相高拜早在几天前就已经率军抵达龙首锋附近;只等叶无锋等人发动掩袭成功,点起号火,大军就会趁势对飞龙潭对面的信王军大营发动进攻。

如此里应外合,不愁信王军不破!

现在叶无锋和兄弟们任务已经完成,只需清除宫殿里剩余的信王残兵,点起号火等待丞相和军师的大军来援即可。

喘息已定的叶无锋撕下一块衣襟紧紧裹住肩膀上的伤口,咬牙站起身来举着信王高兴的头颅,大叫着冲出宫殿。

由于地势特殊,信王的宫殿并算很大,只有几十亩方圆。所以这里的守卫数量也并不是很多,只有百十人而已。

但叶无锋和兄弟们如今的目标,已经不是斩杀剩余的那些信王卫士,而是有意的驱逐着他们,让他们通过飞龙潭上那道弯曲的浮桥逃向对岸的信王军大营,让他们把信王已死的消息尽快传播出去,以引发对岸信王军大营的混乱。

因为叶无锋一行本来就只有区区百余人,此时经过刚才的拼杀,剩下的也不过廖廖数十人。而飞龙潭对岸的信王军大营,还驻扎着至少数万人的大军。

一旦信王军大营的军队反攻过来,叶无锋和他的先遣队连给人家塞牙缝都不够。

所以叶无锋等人必须尽快把信王已经伏诛的消息传播出去,瓦解掉信王大军的信心。

毕竟信王以“清君侧”为名起兵,本身就是靠着他“宗室柱石”的威望,一旦他死了,信王军中根本没有人能扛起“清君侧”这杆大旗。信王高兴死了,他的部下如果再不投降,等待着他们的只有抄家灭族的下场!

所以那些溃散的信王卫士,看到火把旁边被叶无锋高高举起的信王首级,比刀剑加身还要恐惧,甚至有些人跑着跑着就哭喊了起来。

叶无锋他们几乎毫不费力的,就把这些人驱赶上了飞龙潭长达百丈的浮桥。

飞龙潭上的这个浮桥造型颇为奇特,它宽不过数尺,却不是浮桥常见的直线,而是一条如蛇形般的曲线型。

这种狭窄的桥面本就不适合跑马,左弯右曲的造型又延长了距离,严重影响了信王军大营支援宫殿的速度。

可以说叶无锋等人能够如此顺利的,在信王大军一潭之隔的几百丈的眼皮子底下击杀信王,这座造型奇葩,实用性又极差的浮桥无形中也帮了他们很大的忙。

连叶无锋自己都觉得奇怪,信王高兴被称作“宗室柱石”,可以算是大恒皇高贵族中,少有的兵法大家之一。

他怎么会建这么一座华而不实,甚至妨碍行军的浮桥?而且还是在他自己居住的宫殿之前?

“屯尉!庭院里的残敌已经基本肃清,沈南丘和苏淳安正按计划在浮桥边设防!”

一个血汗满身的汉子打断了叶无锋的思绪,大声说道。

叶无锋把他的百人队分成了前中后三队,一队三十人,前队负责搜索暴露敌军,中队以弓弩支援前队,而后队则负责清扫残敌兼掩护弓弩手。

前队队率沈南丘,中队队率苏淳安,而后队的首领,就是眼前的罗子成。

叶无锋率领的先遣队,是丞相高拜所建新军中各部的百战精锐抽调而来,这次打的又是蓄势已久的袭击战。

所以尽管信王高兴的卫队战力不俗,但他们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叶无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斩杀了主帅信王。

在混战中失去了主帅,再强的精兵也难免沦为慌乱的乌合之众。

如今罗子成既然已经肃清了残敌,沈南丘和苏淳安又已经守住了那座奇怪的浮桥,那么叶无锋和他的兄弟们就算是立住了阵脚,剩下的时间只需固守待援即可。

“好!”叶无锋松了一口气,将信王的首级交给身边的护兵刘明,拍了一下罗子成的肩膀道:“清点一下咱们的人数,尽量把受伤的兄弟集中起来,等会儿我就去给他们治伤!”

这时的形势虽然仍十分严峻,但叶无锋的内心却无比的轻松。

这一战虽然进军的过程十分艰难,但斩杀信王的行动却比想象中还要顺利。

信王已死,战争马上就要结束了,不会有人死于战乱了,他的父母大仇也终于亲手报了!

可是叶无锋没有想到的是,罗子成听完了他的话并没有走,而是目光有些躲闪的说道:“屯尉,可否借一步说话?”

叶无锋闻言一愣。

他和特遣队的兄弟们,几个月来被军师葛丹成集中起来进行食同席寝同榻的训练,感情早就非同一般,有什么事情是罗子成必须瞒着大家说的?

叶无锋又看了一眼罗子成,却从他的眼神中看到了异乎寻常的坚持。

于是叶无锋只好点了一下头,伸手示意罗子成带路,到方便他说话的地方去。

罗子成见叶无锋同意了,便转身带着向人少的僻静处走去。

走一段距离之后,罗子成才不露痕迹的四处观望了一下,确认附近没有人以后压低嗓音说道:“屯尉,后崖出事了!咱们来的时候从山洞缒下来的绳索,全都被砍断掉下来了!”

小说推荐

《这条鱼的老公是哭包》虞娴钰贼溅溅_(虞娴钰贼溅溅)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2022-9-22 18:15:46

小说推荐

(轩辕桀云轻烟)云轻烟轩辕桀免费阅读完整版阅读_(云轻烟轩辕桀免费阅读)完结版免费阅读

2022-9-22 18:40:49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