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知鸢乔楚生(民国奇探:好久不见)_苏知鸢乔楚生全本免费在线阅读

火爆新书《民国奇探:好久不见》逻辑发展顺畅,作者是“星舛X”,主角性格讨喜,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第一次见面 她是受人尊敬的冷大小姐,而他只是身份卑微的孤儿 一次偶然,让身份悬殊的俩人见面,本以为是泛泛之交的一个,却想到是一生的挚爱

小说:民国奇探:好久不见

类型:悬疑

作者:星舛X

角色:苏知鸢乔楚生

热门新书《民国奇探:好久不见》上线啦,它是网文大神“星舛X”的又一力作。剧情精彩片段如下:其兄长姐姐都在北平。而冷念之是家里的宠儿,父亲是商界大亨,爷爷是拳馆馆主,大哥是军官,姐姐是律师。小女冷念之毕业于英国康桥大学三一学院,心理学、医学、金融三学士学位。路垚:"听闻你回国已半年有余,但父亲一直不同意我去找你,一直到拖到现在,所以我决定在父亲出门的时候,偷跑出来,你可要准备好好吃的和舒服的住所来迎接我!你且小心点,不要欺负我!否则后果自负!”总之你乖乖在上海等着我去找你!友冷念之致路垚路垚拿到这封信的时候其实是开心的,两人青梅竹马一起长大一起留学,在国内的时候就形影不离,在国外的时候更是相互扶持才熬过艰难的时光

评论专区

圣斗士之邪恶射手:最好的圣斗士同人

代汉:现代口语化太严重,另外太罗嗦了,恨不得喝杯水都解释下为什么这么做以及这么做有什么好处……\u003Cbr \u002F\u003E\u003Cbr \u002F\u003E作者上本写刘氏宗亲的倒没这种趋势

穿越者去死:赞,女主骚地辣-眼睛,鉴定完毕。作者你要立字据,不搞基我萌还是好朋友

民国奇探:好久不见

第2章 重逢

1925年,民国十四年春。

上海滩,原本青龙帮和白虎帮分庭抗礼,自从洋人入侵以后,两家还有点互帮互助的意思,但是白虎帮还是走了下坡路。

现在上海滩除了洋人外,青龙帮白启礼一家独大,家有一独女,白幼宁,白大小姐有一青梅竹马,名曰乔楚生。

孤儿,自幼跟在白老大身边,上海滩八大金刚之一,是一位身手不凡的巡捕房探长,人称四爷,青龙帮第四把刀,帮主白启礼的左膀右臂。

他外形冷峻,身形挺拔而健壮,擅长交际,能够周旋于各色人物之中。

北平

路家和冷家势均力敌,强强联手,保住了直系地区免除军阀割据的局面,使得直系地区的百姓免于战争。

路家有三男二女,都曾就读于国外名牌高校后回国,幼子路垚,毕业于英国康桥大学三一学院,作为双学位的高材生,毕业回国后在上海的沙逊银行股票部做经理。

其兄长姐姐都在北平。

而冷念之是家里的宠儿,父亲是商界大亨,爷爷是拳馆馆主,大哥是军官,姐姐是律师。

小女冷念之毕业于英国康桥大学三一学院,心理学、医学、金融三学士学位。

路垚:

"听闻你回国已半年有余,但父亲一直不同意我去找你,一直到拖到现在,所以我决定在父亲出门的时候,偷跑出来,你可要准备好好吃的和舒服的住所来迎接我!你且小心点,不要欺负我!否则后果自负!”

总之你乖乖在上海等着我去找你!

友冷念之

致路垚

路垚拿到这封信的时候其实是开心的,两人青梅竹马一起长大一起留学,在国内的时候就形影不离,在国外的时候更是相互扶持才熬过艰难的时光。

毕业时,各自被召回家,路垚离家出走之后,更是没见过面,一直是书信往来。

路垚得到自己的钱包要来找自己的消息,激动地一整晚都没睡,第二天就顶着黑眼圈去银行上班。引来那些嫉妒他的同事一阵嘲笑。

北平

冷念之站在北平前往上海轮船上俯瞰,看着码头上人来人往,远处的灯塔在雾气中闪着微芒。

甲板上站着的行人,纷纷和自己的亲人朋友挥手道别。

笑着道别的,是知道离别是为了更好的团聚哭着道别的,是有难以割舍的羁绊。

唯有我,无悲无喜,淡漠如常,心中却涌出一丝自由。

上海,我回来了。

上海滩

凌晨时分,海和天都是近似墨蓝的颜色,冷念之此刻正坐船舱的角落里,手边是一份《新月日报》,她百无聊赖的翻了几页,然后放下将视线转向舱外。

这艘轮船经过了长时间的航行,终于要到达它的终点站一上海。

轮船的速度缓缓停下,原本安静无比的船舱,顿时喧闹起来,个个都在收拾自己的行李,冷念之抬手看看手表,现在的时间是凌晨时分轮船已经停在了上海的码头。

一袭大红色丝绒窄袖旗袍勾勒着女子曼妙的身段婀娜多姿。淡雅的妆容压不住女子的美貌,摇曳生姿的步伐中,不知多少行人惊鸿一瞥。

轮船的汽笛声响起,冷念之带着轻便的行李,走下轮船。就远远地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站在一辆汽车旁。

果然,她一下车时,那个身穿长袍的中年男人便急忙走了过来。冷念之有点意外,却毫不吝啬地朝他笑了笑,喊道:“吴叔!"

吴叔有好多年未见到冷念之,忙不迭地道:“冷小姐,许久未见,在外国过得可好?“他边说边想接过冷念之的行李箱。

吴叔,白家管家为人忠厚,很受老爷子的青睐。

“还不错,”冷念之说道,把行李交给吴叔,不停地向吴叔身后看去,心想不是说乔楚生要来嘛,白伯伯这个骗子。

“大小姐。”乔楚生表面风平浪静,实际上内心波涛汹涌.,还记得第一次见面的称呼就是这样,再次见面还是如此。

冷念之闻声回过头,早在北平就对这位上海滩赫赫有名的乔四爷,是极为好奇仰慕的,不到二十岁,就已经是上海滩名声大噪的人物了,还再在白老大的推荐下,成了**的探长。

还不懒,冷念之想象中的还要好看。

男人闲庭阔步的走来,身上穿着警服,很是周正的模样,没有戴警帽,头发梳的整齐时髦,虽然说之前是江湖中人,可他身上却没有那些人的戾气,反倒是一看就让人觉得亲近,五官生的挺立俊朗,是个英俊的男人,还好没长残……

“乔楚生不,是乔探长。”

“好久不见!”

冷念之立在了原地,眸光清澈,目不转睛的望着眼前的人。

一见钟情也不过如此。

乔楚生何尝不是这样,得知放在心上的人要回上海,简直是一夜没睡,兴奋过度,直到看到冷念之带着轻便的行李,走下轮船,才真正回神。

乔楚生抬起眼眸,看向了冷念之,那眼底暗暗藏着的笑意不知表现的是何种情绪。

前一天,白家

“老爷子,你找我。”

刚刚登上租借巡捕房探长的乔楚生被白老大叫回家里,说是有事找他。

"收拾收拾,明晚去接一个人。”白老大背着手,逗弄着那只五彩斑斓的鹦鹉,“念之回来了。”

念之?冷念之!乔楚生念叨了许多年的名字,一直以为不会再见,没想到还能在上海重逢。乔楚生欣喜若狂,连白老大说的什么都没听见,直接回家准备去了。

至于为什么北平的商界大亨会认识白老大,还要从白老爷白手起家,有了女儿后才逐渐洗白黑帮的生意说起,那个时候认识了一个从北平来的男人,名叫冷辰。

还带着一个女儿,聪明伶俐,名叫冷念之。冷辰留过洋,有手段,有钱财在做生意这方面帮了老爷子很多,来往多了就成了好友。

白家

冷念之和白幼宁之间就是互掐,相爱相杀,不见又想,一想就损。

这不,她们又吵起来了。多亏了乔楚生的劝架。

“念之啊,这一路劳顿辛苦你了。”白老爷子亲切地拉着冷念之的手。

“白伯伯哪里的话,这么久没回来上海,都有点想这里。”

白幼宁又翻了个白眼道:“都不想我们的吗?”

冷念之扬起一个大大地笑容:“怎么会不想呢,我这不是尽快完成学业回来了嘛!”

“这还差不多。”

白老爷子爽快地说:“哈哈哈,我还担心你会不适应这里呢!对了,这次你来想住哪里就跟我说,随你挑!”

“这个,白伯伯你就放心吧,我朋友已经帮我找好房子了。”

“喔,是嘛,”

“对了,你们怎么会认识?”

白幼宁有些狐疑的指着两个人,这样看来好像根本不需要介绍什么了,可冷念之是回国后就回了北平的,怎么会和一直,待在上海的楚生哥扯上联系。

乔楚生闻言和冷念之对视一笑“这件事说来话长。”

“切,不说就不说,搞什么名堂。”白幼宁很是无语。

“时间不早了,白伯伯,我先去找住处了。”冷念之看了看手腕上的手表。

"去吧去吧,有什么难事尽管找我。”白老爷子说道。“幼宁还要多劳烦你多照顾照她从小就被我宠坏了,为人处事都不太成熟,可要好好和你学学。”

白幼宁突然被点名,白幼宁面带不爽,“现在她在上海,白家我的地盘应该是我照顾照顾她!”

“幼宁!"

冷念之无视在一旁气头上的白幼宁,笑着说“这您大可放心,我一定会“照顾"好她的。”

“有你在,我自然放心,需要我派人送你去住处吗?”

见状,乔楚生起身笑眯眯地说“老爷子,我去送吧。”

可是出了一件事,让乔楚生不得不放弃送冷念之回家的计划。

卢阿生跑了进来 “乔探长,出事了。”没办法了,乔楚生有些无奈加悲伤,满脸遗憾的望着冷念之。

冷念之好笑地揉了揉他的头,“要不要我陪你去,刚好我在国外进修了法医,说不定可以帮到你。”

“哎!你才回来,还是先休息,明天再去帮楚生也来得及。”白老爷子看出了冷念之眼中的疲惫,深知冷念之和乔楚生一样的脾性,只能让一旁的乔楚生也劝劝。

“对啊,先让吴叔送你回家,这件事明天再说。”

“行吧,我住在戈登路附近,黑囡记得来找我喔。”说完,冷念之给了白幼宁一个香吻,转头就走。

“都说了多少遍不要叫我小名!"气急败坏的白幼宁向冷念之的身影做了个鬼脸。

最后的最后还是吴叔送冷念之回家的,而乔楚生去查案。

路上,吴叔主动说起白家里的近况来。透过后视镜,吴叔颇为无奈地看着冷念之心不在焉的模样,便谈起了白幼宁,自家小姐和自家老爷不太和睦,是整个宅子都知道的事情,而且白幼宁也很少主动去了解白老爷子的情况。

直到他谈到了乔楚生,冷念之的神色才有了些许的变化。“四爷如今去了巡捕房,成了探长……”

“白伯伯是想让他洗白啊。”冷念之挑了挑眉说道,“他手腕向来拔群,在巡捕房站住脚不会是件困难的事。”

吴叔点头道:“老爷和冷小姐一样,对四爷都很有信心。”将冷念之送到住处后,吴叔道:“我就先回去了,冷小姐若是有什么需要,随时联系我。”

“会的。”冷念之点头道,“谢谢你,吴叔。”

“小姐客气了。”

下了车,冷念之提着行李按照地址,找到了路垚。

“咚咚咚”

“谁啊?不知道……"一阵脚步声后,随着门被打开,路垚的话也像被噎住了似的,说不出口了。

猛地看见一张与记忆里的面庞略有重合的脸,冷念之愣了一下,随后便垮下身子,毫不客气地挤了进去。

“你这女人怎么还是这么粗鲁!”

“哦,是吗?这么不欢迎我吗,垚圭?”冷念之没有理会他的抱怨,猛的一转身,微微踮起脚,脸与他的胸口凑的极近。

冷念之仰视着他鼻尖上的小黑痣,还是和以前一样,蠢的可爱。身前是淡雅的女人香,路垚板着一张脸,有些慌乱地退后几步。

冷念之有些恶劣地看着二十几岁仍然纯情得像一个少年的男人。

啧,还是这么禁不起逗。

“欢迎啊!”路垚接过一旁的行李,边往里走着“你一个人?家里那几个也放心?你不会是离家出走,或者..私奔?”

“私奔?”冷念之手伸到了腰处,捏起软肉威胁道:“有本事你再说一遍!”

“姐、大姐,我错了我错了。”路垚放下行李求饶道。

“你说说多久没见我了!也不搭理我啊,都没人陪我玩了。”

“得,大小姐,您真爱给我添乱,你家老头子知道你离家出走跑到我这来,还不得打断我的腿,算了,不是饿了吗?我给你做饭去。”

路垚关上门走向厨房。

“你不是从来都是民以食为天吗?"冷念之四处打量着公寓。

“今天晚上去追债了,别提了,你想吃什么?”

“都行,反正我什么不吃你也知道,垚垚你过得很差吗?跟姐说啊!”冷念之说着,还拿出了自己的钱包。

“不用,我还养得起自己,你的钱留着吧,多买点衣服穿,别老穿旗袍,我真怕有人不想活占便宜,然后被你打死。"

“去你的,快点弄,饿死了!”冷念之下巴一昂,朝着沙发走去。

“得。”

“我看你这好几个房间,明天你跟你房东说一声,我也住这。”

“不用,我还养得起你。”

冷念之锐利的眼神一撇“你这是瞧不起我,我养的起自己,放心,我自己挣得很多的。”

“嗯?”“我明天要去租界巡捕房当法医,”冷念之揉了揉饿扁的肚子,“现在最主要的是我的肚子,它告诉我它饿了。”

“知道了,马上好了。”

点此继续阅读《民国奇探:好久不见》

小说推荐

《黑夜下的手术刀》周穆阳彼岸业火完整版免费阅读_(周穆阳彼岸业火)全章节阅读

2022-9-22 17:13:30

小说推荐

叶彦彼岸花双生(你搞科研,要拿诸神来当素材?)全集在线阅读_你搞科研,要拿诸神来当素材?完整版阅读

2022-9-22 17:14:27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