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东晓东《我们的庸常生活》_(我们的庸常生活)最新章节阅读

小说《我们的庸常生活》,是作者“张畅”笔下的一部​现代言情,文中的主要角色有晓东晓东,小说详细内容介绍:我曾经只怕一件事,那就是平庸的生活

小说:我们的庸常生活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张畅

角色:晓东晓东

强推一本网文大神“张畅”的新作《我们的庸常生活》,这是一本现代言情分类的书。内容详情为:她长吁一口气,来回掂着彤彤,心里反复念着”对不起”。洗过澡,躺进被子,省去例行公事的搂抱,枕边那个男人的鼾声很快吞没了黑暗的安宁。从回家到入睡,始终无话。结婚五年,双方都学会了妥协,不再为谁对谁错面红耳赤,日子过得小心翼翼

评论专区

搬山:我不太喜欢豆子的一点就是主角永远伟光正,他一边的也永远不会犯错误。帮亲不帮理是伟光正,小聪明是伟光正,灭人满门也是伟光正。从小仙到升邪,永远伟光正。

机破星河:养肥ING

战锤40k之远东风暴:较为忠于背景,文笔剧情皆不错,不过,战锤那种压抑的黑暗的绝望的氛围表现的并不好

我们的庸常生活

第 10 节 追星

一”去哪儿了?
打你电话也不接。”
李大星额头正中间摆出一个”川”字,那是暴怒的前兆。
何芊低头解鞋带,手提包压在身后,不敢和他对视。
内屋传来一声高过一声的啼哭,撕心裂肺,像是被谁掐住了喉咙。
何芊用力甩掉鞋子,冲进里屋,抖掉羽绒服,一把掀起毛衣和内衣,把**塞进彤彤嘴里。
彤彤闭着眼吮吸着,小小的身子在她怀里微微抽搐,脸颊上的泪痕清晰可见,叫人心疼。
何芊用余光瞟一眼一旁怒目而视的丈夫,额头上的川字终于略微舒展——一场恶战就此终结。
她长吁一口气,来回掂着彤彤,心里反复念着”对不起”。
洗过澡,躺进被子,省去例行公事的搂抱,枕边那个男人的鼾声很快吞没了黑暗的安宁。
从回家到入睡,始终无话。
结婚五年,双方都学会了妥协,不再为谁对谁错面红耳赤,日子过得小心翼翼。
北方的冬夜,冷气从窗缝里溜进屋子,窗外车流穿梭而过的嗖嗖声更增凉意,何芊不由得打了个寒战。
闭上眼,刚刚发生的一幕幕像放电影一样从脑海里掠过,快到来不及躲闪。
她不知道怎么解释发生的一切,只能任由稀疏的梦境将自己抛进暗夜,身子也跟着天旋地转。
二一个多月前,朋友婚礼答谢宴上,何芊偶遇娱乐报道做得风生水起的易军。
生了孩子之后,何芊有一年半时间没见人,终日和一个浑身浸着奶味的小家伙困在一起。
每每提着嗓子,甩高尾音尖声说话,她都不自觉地想象窗子那边有个黑洞洞的镜头正对准自己,另一侧的观众不幸看到一个披头散发的失心疯。
一桌人互不认识,笑着笑着脸就僵了,何芊的自尊心更是被周围女人的妆扮啃噬得所剩无几。
早些天,她特意从衣柜里翻出一件多年前买的杏色套装,对着镜子折腾大半天,胸前和肚子上的赘肉摇摇晃晃不肯服帖。
临时跑去商场买不现实,彤彤一刻也离不开人,只能套上松塌塌的墨绿色大毛衣,靠眼影和腮红掩盖脸上的浮肿。
她从箱底翻出许久不用的化妆品,一道道抹在脸上,用冲惯了奶粉的手哆哆嗦嗦地描画眼线,幻想几天之内瘦成产前的模样,容光焕发,成为一场宴席的焦点。
更大胆的想法是不管李大星的暴脾气,重新在异性中间找回优越感。
幻想终归是幻想。
饭桌上只有投资、生意、钱、房产和黄段子。
何芊眯起眼,紧盯着一只在转盘上打转的鸭头。”
你们想听明星八卦吗?”
鸭头转远的一刹那,饭桌对面一个戴针织帽、蓄络腮胡的男人聊起屏幕上的艺人:某某明星看似和善其实刁钻,只允许摄影师拍她的同一个角度,否则就摔杯子,撒手不管;某某流量小生家底深厚,和某电影公司的女总裁关系微妙,最近的电影靠亲戚投资拍摄,有女总裁加持,才顺利上线;某谐星在综艺节目上特别放得开,私下里脾气暴烈,经纪人两年换了好几个。”
都是真的吗?”
宴席散去,闹哄哄的餐厅走廊里,何芊恰巧和针织帽男人并肩往外走。”
你以为呢?
娱乐娱乐,跟着利益,谁能不争不抢?
你看到的都是表象。”
那男人掏出打火机点了根烟。”
我叫易军。
请问怎么称呼?”
何芊大致了解了易军的工作,帮艺人和娱乐媒体牵线搭桥,争取好的宣传位置,专访大牌明星,写稿发稿,为即将上线的明星代言产品预热。”
挺带劲的啊。
还能见大明星,少不了拍照签名啥的吧?”
”时间一长就习惯了,刚工作那会儿要签名合照要得勤,现在懒得提,都是工作,何必折了身价?”
出了饭店,易军在地上踩灭了烟蒂,双手插兜,走出几米回头说:有喜欢的明星,以后可以和我说,我帮你要签名。
三奶孩子,换尿布,应付喊叫哭闹,边看顾彤彤边翻炒锅里的菜,洗碗擦地,围裙始终挂在脖子上,两只手总沾着水。
属于自己的时间按分钟算,就是把彤彤哄睡之后刷微博看八卦,也会一不小心就睡过去。
夜里又是一场鏖战。
隔三差五传来哭声,饿了,要喂奶;尿了,要换尿布;拉了,要擦屁股。
丈夫睡得人事不省,呼噜声有增无减,何芊双手麻利,像程序完备的机器人一样完成这些,双眼半闭,困意和厌倦如芦苇草狂搔脚底,躲不开,驱不走,只有忍。
等忙完了一轮,还有下一轮,过了这一夜,还有下一夜,无穷无尽。
何芊早把易军的客套话抛在脑后,连这个人和那桌尴尬的宴席也忘了个干净。
刚结婚那阵,李大星还喜欢叫她”公主大人”,无时无刻不照顾她的脸色和脾气。
何芊泪点极低,去看催泪的电影前,李大星给她备好纸巾,在她掉眼泪的前一秒贴心地递上;看言情剧看到心动,何芊旁若无人地号啕大哭,李大星放下游戏,从客厅另一头跑过来哄她,直到她哭累了在他怀里睡着,他动也不动任她睡。
现在呢,任凭她哭得上气不接下气,李大星连头都不肯抬一下,整个人埋在游戏屏幕前,兴奋地抖腿,喊着队友的名字。
开始何芊还跑去理论理论,撒撒娇,后来这一步也省去了,久而久之,眼泪也很少流了。
没人来擦的眼泪,就算是流给自己的,也未免凄凉。
如果说婚姻教会了她什么,大概就是这样一句不讨喜的话。
她知道一定会有人来辩驳:你不够独立,不够勇敢,你怎么能这么想?
很遗憾,这就是婚姻教会她的全部事实。
结婚头半年,李大星信誓旦旦要给老婆补充营养,每逢周末必去逛超市买生鲜,今天炖排骨明天清蒸鱼后天爆炒虾,换着样儿下厨房。
半年一过,厨房里再不见李大星的身影。
到了吃饭时间,两人面面相觑,不知说什么好;打开电视,怎么也调不到两人都爱看的台,只得把音量调到最低做背景音。
最终,何芊妥协了。
煎炒烹炸,从头学起,算是补上头半年偷的懒。
两个人默默弥补对方的缺点,生怕一不留神就惹恼了对方,这般的客气似乎在暗暗消磨彼此的耐心。
当时没有人在意,稀里糊涂地过来了。
接着彤彤出生,为这个气氛寡淡的家带来一点色彩,谁来做饭的矛盾无关紧要了,电视的背景音也省去了,热闹是热闹的,不过整幅画面里的灰色调子有增无减。
何芊只感到自己不知不觉中被无限压榨,时间,身体,情绪,事业。
她说不上为什么,只知道孩子不是她陷入困境的根源。
四只有在浅浅的睡梦里,何芊才能略微舒展自己,回到年华正好的学生时代,和一群志趣相投的同学在一起,欢笑,说闹,没心没肺,偶尔喝酒唱歌打牌。
她时不时梦见十七八岁时暗恋过的男孩向自己招手,他揽着她,替她擦眼泪,目光温柔地听她抱怨,轻拍她的头,直到被彤彤的哭声惊醒。
别闹了,你都快三十五的人了。
她对自己说。
二十岁时,三十五岁的人算是”上了年纪”的。
那时她望向被生活折磨得疲惫不堪的他们,内心泛起歉意:真可怜啊,那么快就要老了,却一事无成。
这下轮到她了。
她发现最难的是从心底说服自己,这就是属于自己的年纪(她常误以为自己顶多只有十七八岁)。
十五岁、二十五岁都还在眼前。
非要和朋友喝一通酒,醉得在马路上趔趄,大声唱不成调的歌,才算度过尽兴的一夜。
如今就算是朋友纷纷来劝,也不肯多熬一次夜,多喝一口酒,只想规规矩矩回家睡觉。”
三十岁的中年女人”,每当听到这样的称谓,她扑哧一声笑出来,不知是笑这**裸的不加修饰的恶意,还是笑自己逃无可逃的处境。”
何芊,要不要和我一起去希腊?
我在那边有一个拍摄项目,半个月之后出发,一周以内就回来。”
抬起头,眼前居然是倾慕已久的男星珂尔。
他笑着揽过她的肩膀,走进一家咖啡店,他替她点了草莓奶昔。
他们有说有笑。
人们纷纷望向他俩,有人窃窃私语,有人举起手机拍照,这些都不会让何芊感到困扰,她享受这种被邀请、被注视、被关爱的感觉。”
笑什么呢?
起床了。”
有人摇她的肩膀,”彤彤在哭。”
丈夫额头上还是那个熟悉的”川”字,何芊惊醒过来。”
我去上班了。”
李大星话音刚落,门砰地关上。
何芊把自己蒙在被窝里,顺便也把彤彤的哭声短暂隔绝在另一个时空。
实在太难为情了,那个名字消失了多年,居然以这么暧昧的方式出现在梦里。
五二十二岁那年,何芊考研失败。
准备一年多,没日没夜背题复习,放弃了申请国外大学的机会,孤注一掷的结果却是惨败。
春节假期,何芊破天荒没回家,窝在

点此继续阅读《我们的庸常生活》

小说推荐

桓崇郁乌雪昭《无上帝宠》全本阅读_(桓崇郁乌雪昭)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2022-9-22 13:40:32

小说推荐

萝丝木君雨《血魅萝丝》完整版免费在线阅读_(血魅萝丝)全章节阅读

2022-9-22 14:11:03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