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熙陶佳云熊玥《她们三个闯古代》_(她们三个闯古代)完结版免费在线阅读

由小编给各位带来小说《她们三个闯古代》,不少小伙伴都非常喜欢这部小说,下面就给各位介绍一下。简介:【群穿 经商 轻松】 自从来到这个陌生的古代世界,三个异世之魂便保持着祖国传统文化里吾日三省吾身的美好习惯 梁熙:“女扮男装被皇帝爹发现了我还能活吗?” “顶头上司惊变叛军要员我还能活吗?” “众目睽睽下夺了异族王子的贞洁我还能活吗?” 陶佳云:“嫡女变成庶女以后我会不会被扫地出门变成穷光蛋?” “国家边境告急内乱又起我该不该散尽家财充公救急?” “心上人一心出家我要不要变卖家产为他建寺庙开素斋?” 熊玥:“这里有个武功高强来里神秘的师傅我要打几套拳才能让他收徒?” “敌国军队骚扰不断我要砍多少刀才能换个清静?” “身后跟着个色眯眯的兵头子我要抽几鞭子才能送他归西?”

小说:她们三个闯古代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忘忘酥

角色:梁熙陶佳云熊玥

小说《她们三个闯古代》是网络作者“忘忘酥”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以下是《她们三个闯古代》内容概括:开车的司机师傅在这叽叽喳喳的背景音里揉了揉眼睛,身体的疲倦让他有些紧张,但看着每天来往的熟悉的道路,他又放松了下来。这几天旅游的人不少,昨儿半夜他还接了一波来住宿的。本来今天早上这趟是另一个师傅出车的,谁想到那人早起上吐下泻,医生说是食物中毒了,必须打点滴。没办法,只能他来了

评论专区

无双LOL:无聊来优书拉黑名单

夜的命名术:走狗*运火了一本不代表自己写书水平就厉害了,时间一长自然就原形毕露了

史上第一掌门:神作。就是结尾有点坑,打游戏紫屏我一直记得。

她们三个闯古代

第1章 开局一辆车,撞了

一辆面包车驶出余市市中心,在国道上晃悠悠的往坞山风景区驶去。车上除了司机,只坐了三个姑娘,其中扎着马尾辫子的姑娘话最多,上了车就叽里咕噜的没停过。

“佳佳,你订的这个民宿真不错诶,还有接机服务。”

一个戴着墨镜和口罩将脸捂的严严实实的女生答到,“嘻嘻,到了你们就知道了,环境还特别好呢,我上次来就住的这家。”

唯一的那个短发女孩儿这时出声道,“我睡会儿哈,到了叫我。”她本是留着利落的寸头,偏左侧多出一部分及耳的长发,怪异之极像是上个时代遗留的时尚产物。

短发女孩儿闭着眼睛双手枕在脑后,在另外两个女生的聊天声和汽车的轰鸣声中昏昏欲睡。

开车的司机师傅在这叽叽喳喳的背景音里揉了揉眼睛,身体的疲倦让他有些紧张,但看着每天来往的熟悉的道路,他又放松了下来。

这几天旅游的人不少,昨儿半夜他还接了一波来住宿的。本来今天早上这趟是另一个师傅出车的,谁想到那人早起上吐下泻,医生说是食物中毒了,必须打点滴。没办法,只能他来了。

司机看着路上零星的车辆,从兜里掏出手机架在方向盘旁边。他边注意着路况,边点开了酷爱手,心想:反正也无聊,不如刷会儿小视频提提精神。

就在他对着土味偶像小短剧傻乐时,一辆大货车从前方的岔道上冲出。等司机抬眼间查看路况时,他只看到一阵尘土呼啸而至,多年的驾驶经验让他在惯性下转动方向盘。然而,两车之间的距离实在太近,面包车根本躲闪不及,侧面撞上货车后被甩下国道,朝坡下的石林翻滚而去。

......

“嘶...”梁熙从黑暗中醒来,最先意识到的就是浑身的僵硬和疼痛。她试图舒展一下四肢,身周的阻碍却让她意识到,自己是趴着睡的。

“啧,我这什么睡相啊...这床也不舒服,我们不是住民宿的吗......不对!车祸!!!”

梁熙猛然睁开眼,入目的景象让她更加震惊。

“卧...槽...这什么呀!”

只见檀木床榻上是蚕被玉枕,锦文床缦外一张小几上置着青铜镂花香炉,透过略微甘甜的缕缕香烟,能看到金碧的顶,玉嵌的砖,和明亮雕花的窗格。

如此场景让梁熙实在难以接受,一时忘了后背的疼痛。她想像修复电脑一样摔醒自己的脑袋,然而因为对环境的不熟悉,她的脑袋错位磕在了床框上。

这一下可是让梁熙疼白了脸,但更让她翻江倒海的,是同时汹涌而来的记忆。

“....我错了,我不应该嫌弃端午三天假期短,我不嫌弃假期短就不会连着休年假,不休年假我就不会怂恿佳佳小熊去什么坞山,不去坞山我们就不会出车祸,不出车祸我就不会遇上这狗血的穿越!”

接收的记忆中,梁熙是大梁国皇帝膝下不受宠的六皇子。

对,皇子。

“几百年都玩儿不烂的女扮男装梗啊!”

虽然不受皇帝宠爱,但是两位皇权的有力争夺者,二皇子和三皇子,都与他交好,多次伸出橄榄枝邀他入营,只为将他母族,以右相殷崇为首的殷氏一族,纳入麾下。

“是皇子就得斗,就不能兄友弟恭吗!!”

梁熙的母妃娴妃入宫后从不刻意邀宠。但这股子清新脱俗的作风,加上知书达理的气质,颇得皇上看重,引得不少妃子嫉妒。嘉贵妃就是娴妃的头号死对头。

“美女们都要抢一个男人,就不能相亲相爱一家人吗,都是姐妹啊!!!”

这不,早上梁熙陪着娴妃在御花园里散步,与嘉贵妃和她的狗腿子姝妃打了个照面。也不知道为什么,说话间嘉贵妃养的大白猫突然扑向娴妃。原主眼疾手快,一个转身就挡在猫与娴妃的中间,后背实实在在的挨了白猫的两爪子。这就是为什么她大白天的趴在床上了。

“靠之!!!”

......

大梁国京城里最豪华的住所是皇宫,但是最别致的,一定是陶府。

说是一府,其实是打通了连着的三座宅子建造而成,如此手笔才配得上大梁开国义商的称号。

三个宅子分别由陶老爷,陶家长子、幼子居住,每处宅子的风格皆不尽相同。这边花团锦簇,那边就金碧辉煌,而要说最雅致的,那还是二爷的元淳居。竹林水渠,游廊书阁,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这是哪家书香门第呢。

元淳居里一处开满了粉色芍药的院落里安静的出奇,只有池塘旁的石头假山前站了两人,不知道在交头接耳些什么。

假山里狭窄昏暗,但只要仔细看,就会发现角落处绑着一个华衣姑娘。

陶佳云在睡梦中被石头硌得慌,皱着眉郁闷的醒来,还没等睁开眼,就听到不远处两人的交谈声。

“李妈,你怎能这样做?姐姐占了嫡女的位子我虽然委屈...但是从来没怪过她的呀,她也是不知情的!”

“小姐哟,您才应该是姐姐,您才是老爷夫人嫡嫡亲的女儿!都是因为林姨娘的贪念,您和里面那位才被换了位置。她享受着本应该属于您的荣华富贵和宠爱,而您却要过如履薄冰的生活,您真的甘心吗?”

陶佳云听的云里雾里,什么老爷夫人,姨娘嫡长,这是在放哪部电视剧?她睁开眼睛,却低头看到幽暗的石洞里被绑着的自己,哪有什么电视机!她差一点惊叫出声,幸好理智封住了她的嘴。

假山外,李妈苦口婆心的说,“您现在想要告诉老爷夫人真相,但是三小姐才是他们悉心养护多年的孩子,即使知道了真相,他们就真能放弃三小姐,一心一意的对待您吗?”

李妈见主子面露犹疑,继续道,“所以老奴才为了您,提议让三小姐消失。您想啊,不论三小姐如何贴心优秀,不论夫人知道真相后对她的感情如何复杂,这人已经不在了,纠结那些还有用吗?到时候她可只有您这一位亲生女儿,那一切不都顺其自然的归位了吗!”

陶佳云越听越迷茫,这女人刚刚说里面那个,不会是在说自己吧?她还说消失....好可怕!!

年轻的声音颤颤巍巍的响起,“你说的有道理...但是不一定要用这么极端的方式吧?你二话不说就往茶壶里下迷药,可真是吓到我了...”

“诶哟,我的小姐哟,那不是三小姐来的突然,老奴哪里来得及跟您商量。您放心,后面的事情老奴都安排好了,我那侄子做事一向干净,不会出差错的。”

“我看还是算了吧李妈,这太突然,我还没想好....”

“小姐啊,以后哪里会有这么好的机会!三小姐这次没带一个下人就来了,她就是消失了,也不会有人知道的呀!”

“你怎么知道她来之前没告诉别人?”姑娘家细软的声音里多了几分坚定,“而且府里那么多下人,一定会有人看到她往我院子来的。”

李妈还想说什么,被年轻姑娘打断。

“你别说了,我真的还要再想想,还是先去把三姐搬回我屋里吧。”

陶佳云听见两人往石洞里来的脚步声,赶紧闭上眼睛,佯装还昏睡着。

李妈抱起陶佳云,转身往外走去。穿过低矮的洞口时,她不小心让陶佳云的后脑勺撞上了凸起的石块儿。

李妈和年轻小姐都是一惊,一口气憋在喉间咽不下去。还好陶佳云没有醒过来的迹象,俩人迅速往屋里去。

陶佳云倒是想喊痛,但是现实不允许,现在的她正穿梭在陌生的记忆里。

记忆里的她是富豪陶氏的三小姐,是陶家二爷的嫡长女。她从小集宠爱于一身,锦衣玉食,无忧无虑。父亲除了自己母亲还有三个姨娘,其中林姨娘是最受宠的那个。她的女儿陶佳烟和自己同一天出生,因此两人从小就玩儿在一起。

因为佳烟的原因,林姨娘也一直对自己非常好,总是备着自己喜欢的栗子糕和茉莉茶。但现在的陶佳云知道,这或许是由于母子亲缘。

原主今日得知,自己很快就可以独立经营生意了,便第一时间来与好姐妹分享。在陶佳烟的屋子里喝了有迷药的茶水后,就昏了过去。

好不容易做好心理工作的陶佳云,接受了离奇的穿越情节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实后,悠悠的醒了过来。

陶佳烟软糯调笑的声音传来,“三姐醒啦?你怎么聊着天儿就睡过去了,睡着睡着脑袋还磕窗沿上了,活像一只小懒猫!”

陶佳云看着陶佳烟紧攥着的双手和不自然的表情,觉得有些好笑。这样的演技还想糊弄人?论演戏,自己可才是专业的!

不过陶佳烟既然已经编好了说辞,倒省得她费心了。陶佳云现在只想赶快找个没人的地儿理理头绪。

她揉着脑袋说,”怪不得呢...看来是我昨儿个没休息好。”她起身作势要离开,“还耽误烟儿你这么长时间,真不应该。”

“三姐那儿的话,我这儿向来人少,巴不得你天天来陪着我呢!”陶佳烟也起身道,“三姐快回去休息吧,不然母亲知道了该担心了。李妈,替我送送三姐。”

陶佳云借着李妈带路终于回了原主的院子。李妈一走,她便把自己关在屋里,吩咐下人们不要来打扰。

......

大梁国的京城里一片欣欣向荣,距离京城600多里远的甘城同县附近却出现了一拨野蛮的山匪。这些山匪来的突然,将六棱山周围的村落都席卷一空,见人杀人,见佛杀佛。

偏偏官府至今无法确定他们的窝点在哪儿,搜了几次山都无所发现。这让附近的百姓都人心惶惶,不少村民都举家搬进了县城,或者干脆投奔住的远些的亲戚。沙沟村的张木头一家也是如此。

张木头是村里的木匠,也是家里所剩唯一的成年男丁。他的两个姐姐早已嫁做**,下头只一个弟弟喜欢走南闯北,近些年在樊城娶了媳妇,做些小生意。

匪患当头,张木头的唯一选择就是携全家投奔远在樊城的小弟。

他一人推着板车,车上坐着他老娘、不到一岁的小儿子和他们的全部家当。他的妻子扶着板车走在一旁,十三岁的大女儿牵着四岁的小女儿跌跌跄跄的跟在他们后面。

已经徒步走了五天的他们都有些精疲力尽,板车边的妻子不忍看女儿疲累的样子,试探的问板车上的老妇,“娘,再给妮儿半块儿窝窝头吧...”

“给什么!俩赔钱货一天就要吃掉我一整个窝窝头!我自己都不够吃呢,还操心她们!”

妇人瑟缩的闭上了嘴。

张木头突然喊到,“看前面,有村子!”

一行人像是看到宝贝一样往前跑去,跑到跟前却踌躇不前。

张木头嘀咕,“这怎么...一个人都没有啊?”

“该不会是已经被土匪杀光了吧?”

张木头的妻子眼里放光,“那村子里的东西我们是不是可以随意拿了?”

“你有没有脑子,你以为土匪杀人是为点儿啥?”张木头喝到。

“总有他们看不上眼的...那么些东西,他们还能都带走?”

张老娘也看不上媳妇那副小家子气的样子,“那都是死人的东西,你敢碰?”

不管拿不拿东西,这村子是他们的必经之路,所以一行人边说边往村子里走去。刚走进村子,他们就听到身后噗通一声。回头一看,原来是大的那个女儿体力不支晕倒了,小女儿也瘫坐在地上。

看到大人们都回头看过来,小女儿哭喊到,“是我没走稳拉倒了姐姐,不是姐姐自己摔倒的,你们别怪姐姐!”

张木头和张老娘都是一阵沉默,妇人上前拉起了小女儿,“妮儿啊,你姐就是累了,你让她趴这儿歇会儿,咱们先走,她一会儿就追上来了昂。”

妇人倒是好算计,大女儿反正也不是自己生的,扔了就扔了把。可惜小女儿不从,哭闹着赖在她姐姐身上不肯离开。

张老娘有些不耐烦道,“她不乐意走你就别管了,不省心的东西!”见妇人还和小妮子拉扯在一起,她干脆说,“在这么个阴森的地方掰扯,也不怕我孙子撞见不干净的东西!你要愿意掰扯就跟这儿掰扯吧,我们可走了。”

张木头接到老娘的眼色,用力推动板车快步离去。

妇人见状也不耐烦了,怒道,“张妮儿你给我起来!你宁愿为了个外人连亲娘也不要了吗!”

“姐姐不是外人!娘,姐姐不是外人啊!”

妇人望着自己男人越来越远的身影,愤然道,“你个分不清里外的东西!你不愿意走是吧,行,当我白生养你了!”

说罢,她甩掉张妮儿,小跑着离开。

小张妮儿趴在姐姐身上嘶哑的哭喊着,她本想着娘亲虽然不待见姐姐,但还是心疼自己的,自己哭闹一下娘亲应该会心软,没想到最后自己也是被抛弃的那个。

她以前总问姐姐,被娘亲打了为什么不哭呀?姐姐曾说哭是最没用的,所以现在小张妮儿也告诉自己不要哭。她忍着眼泪走进最近的一间院子,尽力翻找了一遍也只找出三个硬的像石头一样的馒头。即使这样,她也如获至宝,因为她知道姐姐可以不用死了。

小张妮儿兴奋的抱着馒头跑回姐姐身边,小小的她顶着鼻涕泡忘记看着脚下,摔了个狗啃泥,怀里的硬馒头也滚落在地,其中一个还砸在了她姐姐的头上。

熊玥的灵魂刚入住这具身体,还没获得知觉就被汹涌的记忆刺激的醒了过来。

记忆中的她叫做张月,从小就爹不疼娘不爱,除了要种地干活,还要看爹娘奶奶的脸色。

后来,娘亲因为没再怀孕被奶奶做主休弃,然后自己就有了第二个娘亲。娘换了,自己的生活却没啥变化,只是多了项照顾弟妹的工作。

张妮儿就是她一手带大的,当初因为张妮儿发出的第一个声音是“姐”,后娘和奶奶还曾骂她心机深沉,臭不要脸。

再后来,山匪横行,她们一家踏上了投亲的路途,张月的日子就更艰难了。她每天的吃食就是半个窝窝头,然后从天亮一直走到天黑。才四岁的妹妹哪儿能这么走呢?所以她还要时不时抱着妹妹走一段路。就这样,她终于在第五天倒下了。

熊玥在张妮儿的抽泣声中缓缓睁开了眼睛。张妮儿看到醒过来的姐姐再一次泣不成声,一抽一抽的把三个馒头都塞进张月的手里。

熊玥看着面前的哭包和手里的石头叹了口气,她感受了下这具孱弱的身体,决定先找个地方好好睡一觉。她定睛看了看这处死人村和张木头几人离开的方向,牵起张妮儿往反方向走去。

小说推荐

修无情道后穿成带球跑女主(谢早早傅言之)_《修无情道后穿成带球跑女主》全章节在线阅读

2022-9-22 12:12:39

小说推荐

白寻天秤倾倒之刻《存在时间外的意义》全章节在线阅读_《存在时间外的意义》完结版在线阅读

2022-9-22 12:13:45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