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初雪沈以澈(初雪未央)_初雪未央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初雪未央》是作者“芙渠”的精选作品之一,剧情围绕主人公洛初雪沈以澈的经历展开,完结内容主要讲述的是:上一世,她是备受宠爱的小公主,生性纯良,不知人心险恶,最终成为权利的牺牲品直到最后一刻,她才真正明白,为何世人皆道“最是无情帝王家”重生归来,她再不会任人宰割,当初那个软软糯糯的小姑娘,已经消失了,消失在了那场厮杀中但真相,往往在不起眼的角落,我们所看到的,只是冰山一角

小说:初雪未央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芙渠

角色:洛初雪沈以澈

小说《初雪未央》是一本非常好看的古代言情文,它的作者是“芙渠”。详情概述:当今掌权的人,残暴无能,爹爹若是不救你,便是助纣为虐。我筱家虽只是个商贾人家,却也不愿做这天下的罪人。你日后,一定要做一个明君,一定要对得起,我筱家。”洛封没有想到筱婉会说这样的话,他以为,筱婉会恨他一辈子,“我答应你,一定会的

评论专区

超时空悖论:脑洞想当可以,但里面不管人物还是**做事都是一副屌丝样。我想这可能就是作者本身的原因吧

海贼王之邪恶大将:宁可损人不利己,我每天就是要做坏事,

凤鸾殇:冷王的弃后:精彩的宫斗文,推荐

初雪未央

第5章 阴差阳错

有些真相太过沉重,不如不知道的好。

洛封与筱婉相识时,正是乱世,是筱家救了洛封一命。也正是因此,筱家满门被灭,一夜之间,卞城最大的商贾人家便消失了。

洛封和筱婉藏身于家中的地窖,侥幸逃过一劫。

筱婉亲眼目睹了这一灭门惨案,几度晕厥过去,醒来也不言语,只默默流泪。洛封不知该如何安慰她,就日夜守在她身边。

“如果,那日爹爹没有救你,是不是,就不会有这灭门之灾?

那时爹爹不知你的身份,若是知晓,他,也会救你。

当今掌权的人,残暴无能,爹爹若是不救你,便是助纣为虐。我筱家虽只是个商贾人家,却也不愿做这天下的罪人。你日后,一定要做一个明君,一定要对得起,我筱家。”

洛封没有想到筱婉会说这样的话,他以为,筱婉会恨他一辈子,“我答应你,一定会的。”

后来,他夺回皇位,为筱家报了仇。但为了巩固权势,不得不立许相许凌越之女许芷溪为后。后宫一日之间多了许多权贵之女,但洛封的一颗心皆在婉妃身上,众嫔妃也是知晓的,倒也安分守己。

原本到这里,本应是一个圆满的结局,怪就怪在年少的许芷溪爱上了洛封。

洛封固然不愿,但碍于许相的颜面,还是翻了几次皇后的牌子,不想皇后是个易受孕的体质,诞下了一个皇子。

有了皇子,皇后却变得不安起来,如若婉妃也有了子嗣,那自己的孩子岂不是要和自己一样,即便是长子,也只是个不受宠的长子?

一念之差,万劫不复。

她悄悄地在婉妃的膳食中下了药,只是这药,千真万确是避子的药,而非害人的药。她虽嫉妒皇上对筱婉的独宠,倒也不至于存了害人的心思。

后来婉妃害喜,皇后着实惊讶了一番,只当是失了药效,也并无怀疑。许是因皇后当时也有身孕,她并未起什么歪心思。

直到婉妃生产那日,她一时兴起,去婉妃的菡萏殿瞧了瞧,只是去得晚了些,没瞧到个所以然,倒是撞到了慌慌张张的稳婆。

“皇后娘娘恕罪,皇后娘娘恕罪。”

一声婴儿的哭声却不合时宜地传了出来。

许芷溪眉头微微蹙起,“你最好从实招来。”

“老身,老身……”稳婆支支吾吾半天道不出个所以然,额上直冒冷汗。

“你若是不说,本宫便告到皇上那里去。”许芷溪一招手,身后的一众宫女便退下了。

“老身……老身刚刚接生时,本是龙凤胎,是天大的喜事,不曾想……公主出生时浑身发紫,气息全无……老身怕皇上怪罪下来,就……就……”

“就私自将公主带了出来?你好大的胆子!”话虽如此,许芷溪内心却是羡慕婉妃的,龙凤胎,第一胎竟是龙凤胎,自己的第二胎,若也是龙凤胎,该有多好。

许芷溪突然有一个大胆的想法。

“皇后娘娘饶命,饶命啊。”稳婆颤颤巍巍地跪在地上,将怀中的婴孩抱了出来。

“本宫可以为你隐瞒,但你,需得守口如瓶,这孩子,你就当从未见过。”

“谢皇后娘娘。”

许芷溪将孩子带回了自己的寝殿,特意请了个乳娘,彼时宫里的人大多都在菡萏殿守着,竟无人发现皇后宫中的异常。有几个留意到的,也只当是皇后提前请了乳娘,以备不时之需。

……

“臣妾当年下的药,确实只是避子所用,绝对不会害人性命。”

“朕当然知道,但是若不是你,朕的婉儿根本就不会死。当年她去太医院讨了求子的药,恰与你的药药性相克,这才会……”

洛封心中仍是恨,无心的又如何,婉儿那么喜欢孩子,这个女人却夺去了婉儿为人母的权利,最后甚至害死了她,当真是可恨至极。

“原来竟是如此……但婉妃怎么恰好就吃下了药性相克的药……”许芷溪一直认为婉妃的薨是体弱所致,没想到,竟然是因为自己,“……但孩子总归是无辜的啊……”

那日之后,坊间传闻,皇后教养无方,自请废后,去观里修行了。

但实则,是去了冷宫。

一切都结束了……不,还没有结束,甚至可以说才刚刚开始。

那日从皇后寝殿出来,初雪一时觉得天旋地转,马上就要站不稳了,幸而她现在是飘着,不是站着。

她喊了十五年的母后,竟是杀母仇人。

她的父皇,对自己十五年的宠爱不过是镜花水月,一场空罢了。

而她的母妃,竟是已故多年的婉妃娘娘,这么多年,她年年庆生,全然不顾母妃的祭辰。

她儿时在书上瞧见过一句话,最是无情帝王家。

怎么说也是自己的亲生儿女,父皇他,说舍弃便舍弃,大皇兄也是,我们三人平日再怎么打闹,也是一同长大的手足啊,他怎么下得了手……

初雪如今只是个鬼魂,想哭,也哭不出了。

洛封为初雪修缮了一座陵墓,一切规格用度都按最好的来。只是,人已故,陵墓再好又有什么用呢?

她这些日子都缩在自己的陵墓中,整日整日地胡思乱想。

父皇倒是常常来,讲一些他与母妃的旧事,一边讲,一边往口中灌酒。往往讲到最后,泪流满面。

“婉儿,为何我还是醉不了?”醉了,兴许就不会这么痛了吧,“是我亲手害死了我们的女儿,百年之后,我有何颜面去见你?”

洛封不敢去婉儿的陵墓,甚至不敢自称朕,只能来雪儿的墓前借酒消愁,只是,愁更愁。

婉儿希望他做一个明君,但他却为一己之私牵连了许多无辜之人,更是害死了雪儿。

雪儿这孩子,是最像婉儿的。婉儿若是知晓自己还有一个女儿,一定会开心的。

亲手?害死?

初雪迷茫地抬起双眼,害死自己的不是大皇兄吗?父皇为何要这样说?

一件小事猝不及防出现在初雪的脑海中。

“雪儿,你可知父皇对我们几个谁更寄予厚望?”南谦眸色暗沉,看似不经意地问道。

“容我想想,大概是三皇兄吧,三皇兄虽然不大稳重,倒也是个可塑之才。三皇兄若是知晓父皇夸赞他,他一定开心一整天的。”

星辰虽然不大稳重,倒也是个可塑之才。

这话,并不是初雪说的,而是之前洛封在与初雪独处时有意无意提起的。

初雪的心颤了颤,不敢再想下去了。

……

初雪公主薨后三个月,沈将军凯旋。

虽有人里应外合,但北漠这么多年忍辱负重,实力依旧不容小觑。双方僵持不下,最后是沈以澈兵行险招,诱敌深入,将北漠的主力一举击溃。之后北漠节节败退,最终归降。

他赶了近半月的路程,风尘仆仆,但一想到马上就要见到那个小姑娘,沈以澈就抑制不住内心的喜悦。

终于,回来了。

但迎接他的不是小姑娘,而是小姑娘的死讯。

他本是不信的,直到看到静静躺在水晶棺中的初雪,他才惊觉,那个小姑娘真的不在了。

“公主,臣回来晚了。”

角落里打着盹儿的孤魂抬起头,不曾想看到的是日思夜想的以澈,登时站起来扑向他,却扑了个空。

她忘了,鬼魂是触碰不到活人的,她在奢望什么呢?

短短三月未见,他怎么消瘦了这么多?

初雪伸出手,轻轻拥着沈以澈。

以澈,此生我不能嫁你了。若有来生,我一定要做你的新娘。

小说推荐

《全民求生:成为祖国人,打爆末日》程肖飞翔的墨水号全文阅读_程肖飞翔的墨水号全文免费阅读

2022-9-22 9:10:21

小说推荐

《惊悚游戏:失恐症的我杀穿诡异》陈长歌叁柒不是三七完整版阅读_《惊悚游戏:失恐症的我杀穿诡异》完整版阅读

2022-9-22 9:11:22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