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王,别低头,皇冠会掉》高立陈凯_我的王,别低头,皇冠会掉完结版免费在线阅读

最具潜力佳作《我的王,别低头,皇冠会掉》,赶紧阅读不要错过好文!主人公的名字为高立陈凯,也是实力作者“岸上水妖”精心编写完成的,故事无删减版本简述:架空,一个神奇的大陆,那里充斥着西方魔法,练金术,机械,傀儡,东方巫术...... 高立,一个天生通灵体,天生的巫师,却怕鬼 陈凯,一个SSS级精神系傀儡师,被家族圈养,为祖上夺舍之用,失败后,以绑架之名想灭口,被高立所救 从此,两人踏上了变强之路 ----------------- 你携清风披明月而来,无孔不入地蛮不讲理地穿透我黑暗的面具,照进我将死之躯,我愿披荆斩棘,踏上成王之路,只因我想清风明月常伴 ----------------- 高立:我的王,别低头,皇冠会掉

小说:我的王,别低头,皇冠会掉

类型:都市生活

作者:岸上水妖

角色:高立陈凯

热门网文大神“岸上水妖”的新书《我的王,别低头,皇冠会掉》墙裂推荐给大家阅读。精彩无弹窗版本简述:高立手臂被震得又麻又痛,不断的刺激他的大脑神经,那人不给他反应的机会,一掌拍了过来,他甚至听到了那手掌带起的风声。他知道如果他躲不开这一击,他肯定会被打废了,那么他和地上昏迷那人,今天都要玩完在这里了。死亡与痛疼的双重刺激下,他仿佛“看”到了那手掌破开空气,劈下来的轨迹,他不自觉地瞪大眼睛,侧身微微移动了一下,那手掌拍了个空。如果现在有面镜子给他,他就会发现,他的眼睛虹膜上出现了一圈一圈的齿轮状的光圈,相互交扣着转动着

评论专区

京都的故事:薛定谔写的最好的一部。。 也最有趣 这本和当年的绳师 真是让人怀念 之后薛定谔的其他作都不能看了 留在回忆里吧

我的宇智波太稳健了:吐槽了一堆其他同人的毛病,拐过头来自己是少犯了一点,但是又多出不少。5万字剧情和力量体系就基本崩完了

仙道求索:此文作为仙侠文真的很长很平淡啊!但是好在作者把故事说圆满了,是典型的越到后面写的越精彩的文,想来想去还是记一笔吧,虽然到现在我都不记得故事情节了ORZ

我的王,别低头,皇冠会掉

第4章 觉醒

五十米开外,“噗嗤”一声,高立捂住了自己嘴,喷出的血顺着手指的缝隙往下滴,一张脸在黑夜中,煞白如鬼。

高立已经意识到,自己施的巫术被破了,遭到了反噬。

但他不能就再等下去了,刚刚他听到了那边打斗的声音,那人多多少少都受了点伤,必须趁他病,要他命,等他缓过来,他估计要失去先手了。

刚走了两步,一个没忍住,嘴角又溢出一串血,顺着下巴滴入他黑色的T恤里,他喵的,不是说了好人有好报吗?估计他还没有得到回报,就先吐血身亡了。

踉踉跄跄摸了过去,躲在玉米后,看着倒在地上的陈凯,一股夹带着香气的血腥味顺着风飘了过来,高立知道这是陈凯的血味,他的血里带有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与众不同的香气,别人闻不闻得到他不知道,但他在小土屋里的时候就闻到了。

这么流下去,怕是会失血过多而死吧。

举目看去,十几米处,还躺着一个人,高立收敛气息,扑了过去,一拳砸向了那人的脸,那人用机械臂一档,反力将高立架了出去。

高立手臂被震得又麻又痛,不断的刺激他的大脑神经,那人不给他反应的机会,一掌拍了过来,他甚至听到了那手掌带起的风声。

他知道如果他躲不开这一击,他肯定会被打废了,那么他和地上昏迷那人,今天都要玩完在这里了。

死亡与痛疼的双重刺激下,他仿佛“看”到了那手掌破开空气,劈下来的轨迹,他不自觉地瞪大眼睛,侧身微微移动了一下,那手掌拍了个空。

如果现在有面镜子给他,他就会发现,他的眼睛虹膜上出现了一圈一圈的齿轮状的光圈,相互交扣着转动着。

高立千钧一发间,捉住这个机会,一把捉住那条机械臂,一个膝击顶上秋哥的腹部,把人压在身下。

高立挥起拳头,狠狠朝他的太阳穴猛击。

当他挥动拳手的时候,他又“看”到了自己手臂运行的轨迹,那种感觉非常奇妙,就好像他眼睛看到的东西都能清晰明了地传递给大脑,让大脑运算出来,再反馈给自己。那一瞬间,他真的感觉世界非常清晰,连那人脸上的纹路他都能看得一清二楚,那人收缩的瞳孔,他都能感觉到他收了几下。

砰地一声闷响,他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速度和力道,一拳砸在那个太阳穴上,直接将人打懵了。

那人甩了甩脑袋,高立一把揪住他的头发,朝着太阳穴连击数拳,打得那个眼球都布满了红血线,最后无力的栽倒在地上。

高立大口喘着气,一手还死死的捉住那人的头发,一手去摸那人的颈动脉。

高立低着头,望着手上这人的脸,露出了一个胜利的笑,但在被汗水和血水浸湿的脸庞上有这么一个笑,却显得异常凶狠。

高立捡起地上的匕首,眼都不眨一下,一刀切断了他的脖子,动作干脆利落,一气呵成。那人的血飞溅到他的身上,脸上,他却没有一丝表情,让人望而生畏。

约摸过了几分钟,他拎着匕首,一屁股坐在地上,看着眼前血腥的场面,下意识地扭头一阵干呕,草,这人血真他喵的臭。

高立走到陈凯跟前,手伸到他鼻孔下探了探,松了一口气,还活着,没白忙活。

用匕首割开了自己的T恤,用力缠住了他的大腿,做完这一切,把人挪到自己背上,迎着天边的稀疏的星辰,一步一边向远处走去,最终消失在了夜色中。

--

高立推开半山腰处一座小木屋的门,将人放到了屋内唯一的床上。

从角落的木柜里翻出一个药箱,走到床边,拿着酒精给他消毒。

看着他伤口处沾着各种污泥和草屑,再看了看手中仅剩半瓶的酒精,高立翻了个朝天的白眼,什么叫屋漏偏逢连夜雨,这就是了。

没有办法,不敢浪费直接往上倒着洗伤口,只好拿摄子捏着一块药棉,浸上酒精慢慢清理。

仔仔细细地擦拭了他身上所有的伤口,酒精也见了底,啧,这么多伤,还好做人工呼吸的时候把人扒得只剩小内/内的,要不然这衣服粘在伤口上,光撕开就够呛的。

处理完伤口,又从柜子里抱出两床棉被,一床盖陈凯身上,一床盖自己身上,倒在床上,酸痛的双腿以及疲惫的神经终于得到放松,拥着带着股霉味的棉被也秒入睡。

--

屋顶一阵阵敲击的声音,将陈凯吵醒,他睁开沉重的眼皮,缓缓坐了起来,因他借了手掌的力,伤口处传来一阵抽痛,但能忍受。

他低头看着只露出小半张脸的高立,看着他有些发白的嘴唇,沉思了起来。

他昨晚昏迷前隐约听到了一阵小女孩唱歌的声音,他能想象得出,那肯定不可能是正常的人,深更半夜,哪家的大人会让自己家的小孩在玉米地里唱歌的。

那又是什么?

也不知道那个机械臂秋哥怎么样了,是死是活?

床边的窗户一阵晃动,他抽神看了过去,往外一看,颇为吃惊,外面竟然在下冰雹,那冰雹各个都有鸡蛋大小,打在地面上高高弹起又落下,碎了一地冰渣。

这么大的冰雹打到人身上,绝对能砸出个好歹来。

有点担心的抬头看向了屋顶,呼,还好,顶上搭了一层钢板,应该不会被砸穿。

陈凯狠狠打了个哆嗦,拉高了身上的棉被,窗外的冰雹让他有点忧心。

天气太反常了,昨天还是40度的高温,今天就下冰雹,甚至气温在一夜之间,降得让人裹着棉袄,还感觉阵阵发寒。

高立感觉貌似有人在旁边动,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看着已经坐起来的陈凯,弯了弯眼,露出一个自认为和善的微笑。

但他不知道他状态不太好,苍白如鬼的脸,这么一笑,从里到外透着一股虚弱。

陈凯蹙眉,“别笑了。”

“啊?!”高立感觉对方貌似并没有恶意,就是有点莫名其妙。

陈凯看着他脸上几乎没有一丝血色,感觉他恐怕不是失血造成现在这种状态的,“太丑了。”

高立的微笑冻在了嘴角,丑?!不可能。我可是南岭二十三街区最靓的仔,绝对不可能丑。

“你再休息一会吧!”陈凯看着他僵硬的脸,仿佛才意识到眼前的这人是自己的救命恩人,不忍他难受,但又找不到其他的话题,只能开口劝他休息。

“我饿了。”高立的话音刚落,两人的肚子接二连三的响了起来。

陈凯看着眼前笑得眼泪都出来的人,前所未有的尴尬。

“你会做饭吗?”高立停下了笑,他怕他再笑下去,人要就地自燃了。

咳了两声,收起了笑,问这句话的时候,他不由的想起了那件他连扣子都打不开的衬衫。

陈凯更尴尬了,裹着被子,不自然的望向了窗外。

高立看他这样,瞬间了然,啧,还是个少爷呢!认命地坐了起来,起身,走到一块地板前,掀开跳了下去。

陈凯看着他,跳下去地窖,没一会,丢了一袋东西出来,手撑着边沿,跳了上来。

“肉都发霉了。”陈凯一脸难看的看着高立用匕首削着一块外面霉迹斑斑的肉,“而且你这匕首是那把割人脖子的。”

高立斜睨了他一眼,手上动作没停,他感觉自己身上越来越冷,他不知道他下一秒是不是就会晕过去,身上越来越无力。

将腊肉洗好,切好块,搭好锅,烧上火,放油,将腊肉榨出油,将洗好的米倒了进去,加上水,盖上盖子,所有的事情按部就班,一气呵成。

做完这些,高立眯着眼,靠坐在床沿,听着窗外各种打砸的声音。

“这天气正常吗?”陈凯问。

“你觉得正常吗?”高立反问。

两人都没再说话。

半个多小时后,腊肉和米饭的香味弥漫了整个屋子。

陈凯吸了一口这股香味,肚子叫得更欢了。

“你别下来,我给你端,你就在床上吃。”高立撑了一下床沿,竟然没站起来,再用力试了一下,才拖着自己冰凉的身体,将饭装进两个粗大的海碗里。

看着高立吃得喷香。

陈凯犹豫了一下,饥饿还是战胜了自己那一丁点儿洁癖,狼吞虎咽了起来。

高立三除五二将饭吃下肚,剩最后一口的时候,碗从他手里滑落,掉地上,摔成了四辨,他人直往火堆里栽。

陈凯迅速的拉着他的后领子,把人拽了回来。

忍着腿上的痛疼,将人弄上床躺好。

陈凯摸了摸他的脸,触感冰凉,给他盖被子的时候,他指尖能感受到他的身体在打颤。

难道是伤口感染了?

扒开被子,迅速的扫视了几眼,并没有看到伤口,那人怎么了,感染了也应该是高烧呀,怎么会是冰凉一片?

把两床被子都盖在了他的身上,他依然浑身哆嗦。

陈凯坐在边上,不停的摸他的额头,只感觉掌心的温度越来越低,他的心也跟着一直往下沉。

他还不知道他的名字,他不希望他死。

这么好的人,不应该死的。该死的人是他。

看着他高立惨白的脸,陈凯心里难受极了,他轻声道:“你别死,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

高立也不知道听到没有,他的身体止不住的颤抖,寒冷已侵入他的骨髓,盖多少被子似乎都起不到作用。

陈凯咬咬牙,钻进了被窝里,紧紧的抱住了高立不停颤抖的身体。

那冰冷的皮肤冻得陈凯不禁打了个寒颤,但他没有离开,紧紧贴着他的后背,想要用自己的体温阻止他下降的温度。

不知过了多久,陈凯的体温就像个恒温的火炉,让高立停止的颤抖。

不知不觉中,陈凯沉沉地睡了过去。

小说推荐

(大牛杯忘情)大牛慢点跑全本免费在线阅读_(大牛慢点跑)全集免费阅读

2022-9-22 7:37:07

小说推荐

怀卿刘庆《无论早晚,我很庆幸遇见了你》_(无论早晚,我很庆幸遇见了你)完整版免费在线阅读

2022-9-22 7:38:09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