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血,将军的淘气小仙妻》亓鸢,女主淳于鄠完整版阅读_《麒麟血,将军的淘气小仙妻》完整版阅读

完整版古代言情小说《麒麟血,将军的淘气小仙妻》,此文也受到了多方面的关注,可见网络热度颇高!主角有亓鸢,女主淳于鄠,由作者“梅雨馨香”精心编写完成,简介如下:将军大人,小道士打了淳于侯府大少,烧了侯府 不想,同座的太子竟与将军异口同声:随她!只要她高兴就好! 小道士打了公主,拆了她的马车,还伤了公主! 将军太子异口同声:该!敢招惹她,没死都是命大! 这小道士被骄纵的无法无天,就连皇上都得容忍几分!谁让她是救国救民的小医仙呢?谁让她深得太后宠爱呢?谁让她掌管着皇朝最大的军队,淳于家的家住呢? 小道士?才不呢!人家是天生美娇娘,怎么会没人疼宠呢?就连清冷倨傲的大长公主,都视她为天人,更何况被她救助的百姓呢? 可是 老天爱开玩笑,小仙女要走了,原来她的世界,当真是仙境

小说:麒麟血,将军的淘气小仙妻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梅雨馨香

角色:亓鸢,女主淳于鄠

热门新书《麒麟血,将军的淘气小仙妻》上线啦,它是网文大神“梅雨馨香”的又一力作。在这里提供精彩章节节选:。。”少聪有些难过的叹息着。将军只身犯险,是为了击退敌军,让他们早日归降

评论专区

十界梦见:后面人物太多了,尤其是那个名字多的一比的死神,真亏作者能分清各个人的名字和关系

从被女总裁领养开始:这个开头 有大佬写个里番吗

从仙剑开始拯救女娲:文笔勉强合格,剧情设定有趣,很难得的仙剑同人,情怀+1,人物有趣,希望是无敌甜宠温馨流,请尽力得弥补遗憾,多撒狗粮,我会尽量再多吃一点。

麒麟血,将军的淘气小仙妻

第4章 怀疑错了

淳于鄠扯动着嘴角,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那一身血污,破烂的衣衫。

还有脚上那双,露了底的皂靴,更有多日未曾梳洗的头面,哪里还有半点将军的威风?

即使这样,自己的部下也在瞬间,能够认出自己,令他很是欣喜。

“少聪!”淳于鄠低唤了一声,就被亓鸢按住了。

从怀里拿出伤药,示意他先上药止血,不然怕是血流尽了,更难救治。

淳于鄠接过了少聪送来的斗篷,在一众士兵的围挡中,看着亓鸢利落的解下身上的绑带,清理干净了血污,敷上了止血的药粉。

没有绑带,亓鸢正想要撕了他的里衣,少聪立刻递过来了,从士兵身上搜来的绑带。

“将军,属下奉长公主和太子殿下命令,已经把周边找遍了,却无将军消息,以为将军。。。”少聪有些难过的叹息着。

将军只身犯险,是为了击退敌军,让他们早日归降。不想敌军将领被刺身亡,将军却不见了踪影。

唯一逃回来的亲随禀告,说是看着将军沿着山崖走了,他们拼死抵挡了追兵,最后也只剩了他一人,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

大长公主当时就痛哭不已,命令少聪带人多队,沿着山崖寻找将军下落,生要见人,死要见尸。

少聪就带着士兵,分多路寻找,却只找到了将军的黑金铠甲。只以为被野兽吞食,恼怒的把山崖下的毒蛇猛兽,杀了个无数。

今日是刚回大营,就被此处县衙的衙役来报,说是有瘟疫在附近泛滥,县衙请求调兵来解救。

他顾不上疲累,就带了一队兵士,赶来看看情况,不想竟然找到了将军,忍俊不禁,喜极而泣。

淳于鄠重新上了药,回身看着低头不语的亓鸢,温婉的笑了。

“跟我走吧!只要我在,将军府里,终有你一席之地!”

“荣华富贵,阿鸢不敢想,只要能安宁度日就好。”亓鸢并无太多喜悦,低头把玩着手里的药瓶。

那是她提炼的止血药。这一瓶,又被这位将军大人用完了。不过山上还有,她想要去取回,离开这里了。

斜眼睨了一眼安静的人群,她救了这些人,可是这些人却要烧死她,起因不就是她用的药草,都是山里采摘回来,而不是用了乡约家的高价药草,让他失去了赚钱的机会。

瘟疫在前,救人要紧,乡约却要把利益放在救人之前,她不能够答应,就要被他挑唆无知的乡民烧死?

亓鸢只觉得心里冰寒一片。

若不是淳于鄠赶来,若不是小豆子还活着,这些被她无偿救治的乡民,是不是就会烧死她这个“妖怪”?

亓鸢猛然抬头,森冷的眼光巡视了一圈乡民,最后停留在了那个乡约身上。

乡约显然是怕了,悄悄地往县令身后藏了藏。

“此处是盂县管辖,盂县县令可知罪?”淳于鄠也看到了,那些乡民的惊惧,还有那个乡约,似乎更加惧怕的想要躲藏,不由得勾了勾唇。

“下官知罪!”县令抖着身子上前一步,冲着淳于鄠稽首作揖。

“少聪,将县令,乡约,还有这孩子,带回大营发落!”淳于鄠说着,起身想要上一个士兵让出来的马匹。

身上的伤还是阻碍了他的行动,只能在士兵的搀扶下,缓缓的爬上了马背,刚坐稳,立刻回首,冲着亓鸢伸出一只大手,黑亮的眼眸,灼热的看着她。

“阿鸢,跟我走!”

“不要!我喜欢这样的生活,不愿意金戈铁马的军营。”亓鸢冷冷的拒绝,转身就要走。

“阿鸢,军营需要你这样的神医。我也离不开你!”淳于鄠近乎哀婉的声音,惊呆了少聪和一众在场的人。

尤其是少聪,跟了将军多年,竟然不知,将军还有如此柔和的时候。

“可是我的草药。。。”亓鸢皱起了小脸,很是不情愿的看着淳于鄠。

她似乎深知,跟着这人就是惊涛骇浪。

可是,这人的眼神那么坚定,若是不跟着他走,只怕自己也逃不了多远。

他可是姬家王朝的大将军,这次战功显赫,只怕回去加官进爵,更是姬家的护国卫士了。

自己一个小百姓能够做什么?连一个乡约都敢要她的小命,若是惹怒了大将军,只怕分分钟,她就什么都不剩了。

“去了大营,我会派人跟你去取,保证不毁坏你一件物件。”淳于鄠温煦的声音,让亓鸢不得不点头,权衡利弊,她还是伸出小手,放在了他宽大的掌心里。

只是轻轻一拉,亓鸢就被拉上了马背,二人共乘一骑,裹着少聪的斗篷,跟着马队缓缓的沿着山路,往边关大营而来。

少聪早就派人回来报了信,终究大营里还有皇上最疼宠的大长公主,和姬家的储君,在期盼消息了。

因着淳于鄠的伤,马队不能走快,也走了大半日,终于遥遥的看见旌旗招展的大营了。

越走越近,远远的就看着,一众将士簇拥着,大长公主和太子,在大营门口焦灼的等待。

远远看见马队,一身银色铠甲的大长公主,也顾不得什么礼仪,扯过了自己的白马,翻身上去,纵马奔来。

一眼看见形色惨淡的淳于鄠,更有他怀里眉清目秀的小道士,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稳了稳心神,姬若澜调转马头,和他们并排往大营而来。

“哎呀,我的阿鄠啊,你可是吓死孤了!”太子看着浑身是伤的淳于鄠,竟红了眼眶,过来亲自为他牵马坠蹬。

淳于鄠知道,这是太子的看重,也是他们自幼一起长大的情分。

淳于鄠由着太子扶他下马,和他招呼过后,回身去接应亓鸢下马。

“这位是。。。”太子姬曜显然有些意外。

这位自幼冰冷如铁的硬汉,竟也有如此温柔一面,倒是令他好奇了。

“末将从山里找来的神医,名唤阿鸢!”

“阿鸢见过太子殿下,大长公主殿下!”亓鸢自然是路上,就听淳于鄠说过,她也懂得礼数的。

“不用多礼,你救了阿鄠,自然就是咱们的大恩人了!日后,孤准你,见了咱们不用多礼。是吧皇姐?”太子姬曜自是高兴,自家兄弟回来了,还带回来一个眉清目秀的小道士。

只是一回头,发现自家皇姐,似乎心事重重,并没有回应他的意思。

“看见没有?我皇姐因为你,已经丢了三魂两魄了。你可是要好好补偿的。”姬曜只顾了高兴,完全忘记了淳于鄠身上的伤了,伸手去勾他的脖子,才留意到他身上的污秽,还有血迹,下意识的缩回了手。

“还请将军回营帐,好生修养,不然怕是这伤要好不了了。”亓鸢淡然的看了一眼淳于鄠,发现了他的虚弱,心竟然抽搐了一下。。。。

第五章

亓鸢就在淳于鄠的营账里,痛快的洗了澡,换了一身干净衣服。

淳于鄠说是,要给公主和太子一个交代,就简单清理一下,换了衣服,让几个士兵抬着,去了公主的营账了。

回来的时候,就看着换了一身士兵服的阿鸢,正在用布子,擦着湿漉漉的头发。

淳于鄠看着亓鸢的样子,竟有些好笑。虽然是最小号了,就她娇小的身材,穿着依然显得,臃肿肥大。

就这样,也好过了她那件道袍。

她身上那件道袍,已经穿了很久了,没有衣服可以换洗,只能洗了穿,穿了洗。若是破了,就用旧衣服撕下一块,补补再穿。

如今也只剩了这一件,还算是完好的,所以她没想着扔掉,自己拿了想要去洗洗,日后好更换。

“不用那么麻烦,我已经请人帮你去做衣服了。不过没有京都的华服而已,你,不要嫌弃才好。”淳于鄠半躺在自己的行军床上,手里一本兵书,却是很久没有翻动一页了。

他的脑海里满是惊涛骇浪。

他竟然真的是重生了,所有的那一切都不是梦。

他重回了,上一世的立功回朝之前,太子的出现,更是确定了他,班师回朝之后的地位。

淳于鄠锁紧了眉宇,静静的看着亓鸢。上一世,他只知道她叫阿鸢,后因救驾有功,赏赐皇家姓氏姬,而这一世,她竟然是姓亓?

这个姓,上古皇室宗姓,早已经没有了宗族的姓氏?

“将军,阿鸢今晚住在哪里?”亓鸢梳理好了长发,坦然的看着,脸色暗沉的淳于鄠问道。

“就住这里!喏,我已经让人给你安置了床,还有小豆子,他也会来陪你。”淳于鄠指了指对面的一道帘子。

那后面,他命人安置了一张小床,还有新的被褥。

“小豆子?”亓鸢很是惊讶的抬头,定定的看着淳于鄠。

“自此后,只要是你喜欢的,我都会给你找来。”

“那我要天上的星星月亮?”亓鸢觉得好笑,忍不住抿唇笑了。

“我就去给你打造天梯,亲自给你摘取!”淳于鄠眨巴了一下眼睛,笃定地说着。

“将军真会开玩笑!阿鸢何德何能,让将军。。。”亓鸢只觉得是玩笑,也没有当真。

转身要去看看,那个用布帘子隔开的帐篷,却不想腰间一紧,竟然被一双大手揽了去,直直的摔倒在了那人身边。

若不是她反应敏捷,只怕那人的伤是真的好不了了。

幸好她反应快,双手撑了一下,就倒在了那人身边。

“不开玩笑!我今日所说,句句是真,字字为实,若有违背,上天不容!”

“将军。。。”亓鸢是真被唬住了,瞠大了眼眸,看着眼前俊的宛若天神般的人。

这人莫不是疯了?这样的毒誓,岂是可以随意指天为誓的?

更何况是为了她?眨巴着清澈的眼眸看着,眼前这个英明神武的大将军,才发现他僵硬冰冷的脸,柔和的宛若三月春水。

亓鸢是不知道,以前的淳于鄠有多冷戾,也不会去想那些与她无关的事。

小豆子被送来了,那孩子已经被洗干净,换了一身干净衣服,手里还拿了些果子,吃的很是开心。

亓鸢推开淳于鄠,起身去抱住了那孩子。想了想,还是让他跟自己睡比较好。

夜深人静,亓鸢倦怠的睡了会儿,就被小豆子的哭声惊醒了。那孩子把自己藏在被子里,呜咽着叫阿娘。

亓鸢没有哄孩子的经验,也就放低了身子,把那孩子揽在怀里,任由着他哭。

“怎么,梦魇着了?”淳于鄠也是听见声音,就拐着腿过来了。

看着孩子伏在亓鸢怀里哭,不由得叹了口气。

“终究还是太小了。阿鸢,已经询问过了,县令说,周边很多地方都有了瘟疫,他一个人也是忙不过来,才会找上军队的。”

“我知道。就是在去给另一个村子,送药的路上,才会着了乡约的道儿,被他绑了。不然他那有机会碰我?”亓鸢轻嗤了一声,起身下地,也不披衣服,只着了里衣,就去了书案前。

翻找了一块竹简,利落的在上面写了张方子,交给了淳于鄠。

“将军素来疼惜百姓,阿鸢也不吝啬,把这张方子交给将军。明日在城里城外,派了人去,按照方子,支起大锅灶,多煮些药材给乡民们喝。”亓鸢说着,已经把药方写好,还用嘴吹了吹,方才交给了淳于鄠。

看到淳于鄠黑亮的眼睛,亓鸢突然发现,他黑亮的瞳仁里,竟然有自己的影子。

“好,本将军替百姓,替圣上谢你的大义之举。”淳于鄠拱手行礼,被亓鸢拦住了。

“将军救了我,自然这条命都是将军的!只是还望将军不要嫌弃才好!”亓鸢歪了一下头,总觉得这话,好像说的就有问题。

但是问题出在那里,她也不清楚,只觉得脑子里一片混沌。

亓鸢不是个喜欢深究的人,既然脑子里一片混沌,也就不再去想。

看着淳于鄠拐着出去,回到了他自己的床上,亓鸢才轻摇摇头,还是回到了小豆子身边躺下,伸手把那孩子揽在了怀里,安抚着。

一大早,亓鸢就被外面的声音惊醒了,坐起来看了看身边,小豆子竟然不在,帘子外面,似乎有那孩子欢快的声音。

亓鸢揉了揉眼睛下地,仍是穿上了那身,大的像是袍子一般的衣服,拖着长长的哈欠走出了帘子。

只是伸出去的手臂,瞬间僵硬在了半空,哈欠也被生生的卡在了喉咙口处,半天也喘不过来。

一帘之隔,竟然是淳于鄠和太子,还有大长公主在逗着小豆子。那孩子在另一张桌子旁,正欢快的吃着点心果子,还有一个婢女在旁伺候着。

亓鸢瞬间瞪大了眼睛,怏怏的收起了手臂,吞下了哈欠,无措的看着淳于鄠。

“阿鸢,快来吃早饭了。也不知道你爱不爱吃,就做了些简单的吃食。等回了京都,本宫请你吃遍京都的美食。”长公主亲热的过来,拉住了亓鸢的手,上下看着。

却是怎么也不信,这个清秀的少年,竟然独自在那么荒凉之地,生活了几年,还独自修行了医术和毒术。

医术可以救人,毒术却是可以杀人的。

亓鸢没有防备,被姬若澜抓住了手腕,刚想要摆脱束缚,就觉得一股力量,滚滚而来,像是在试探她的底气。

亓鸢勾了勾唇,没有回应那股力量,目光却是看向了淳于鄠。不知道,是不是他的意思。

姬若澜却有些惊愕了,自己的暗力,竟然像是泥牛入海,没有任何回应。

“你究竟是谁?”姬若澜一把扯住了亓鸢,要她给个答复。

“我就是我啊,亓鸢!将军叫我阿鸢,纸鸢的鸢!怎么,现在才怀疑我会害你们?”亓鸢笑的一脸无害,眼睛却危险的眯了起来。

若不是觉察出,公主只是试探,没有恶意,她会让她知道,什么才是痛。。。。

小说推荐

赵锦云江新月《骗婚后,和小作精结婚了》_(骗婚后,和小作精结婚了)完结版免费在线阅读

2022-9-21 16:13:17

小说推荐

(修真归来:这个道士无敌了)林夕凤依霜全集免费在线阅读_(林夕凤依霜)全集在线阅读

2022-9-21 16:14:02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