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你最后的时光小说》陆时予赵伊全文阅读_(与你最后的时光小说)全本在线阅读

小说《与你最后的时光小说》是作者“陆时予”的精选作品之一,剧情围绕主人公陆时予赵伊的经历展开,完结内容主要讲述的是:男生白衬衫下的腰肢,原来这样薄,这样窄瘦和我不一样,他的体温很高我羞耻地浑身都在颤抖,心里想的是,如果他拒绝,我可能死的心都有了我仰起头卖力朝他笑,可是眼泪糊湿了视线我那时候多怕从他嘴里听到,诸如不要脸,犯贱,恶心之类的话...

小说:与你最后的时光小说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陆时予

角色:陆时予赵伊

你喜欢看现代言情分类的小说吗?一定不要错过“陆时予”的一本新书《与你最后的时光小说》。故事精彩片段如下:”我对罗池说,“我还不想回去,你不是会打球吗?我想看打球。”“我?”罗池犹豫了下,“我倒是会打乒乓球,篮球都多少年没碰了。”在我的软磨硬泡下,罗池把袖子撸了撸,硬着头皮上场了。他手长腿长,除了开始有点不适应,倒也没扯后腿

评论专区

极道魔主:仙草哟!

绝对权力:官场小白书,情节炒上两本的冷饭:借苏联解体捞政治资本、结交红色军队家族给大佬上课。。。很水,更新很快

幻之盛唐:第一人称看个锤子

与你最后的时光小说

与你最后的时光小说第7章  

不然也不至于,被我,被他父母死咬着要对我负责。
罗池瞥我一眼,摇摇头,“我当时骗他你喝醉后答应跟我在一起,刚好我胳膊上又搭着你前一晚穿的衣服,他误会我们有了什么,气的要命。”
我说,“他生气是因为,他爸妈逼着他和赵伊分手。”
罗池啧一声,“随便你们怎么说。”
天色渐渐暗了,途径体育广场,一群朝气蓬勃的年轻人在篮球场上挥汗如雨。
我眼里有片刻的愣怔。
“停一下。”
我对罗池说,“我还不想回去,你不是会打球吗?
我想看打球。”
“我?”
罗池犹豫了下,“我倒是会打乒乓球,篮球都多少年没碰了。”
在我的软磨硬泡下,罗池把袖子撸了撸,硬着头皮上场了。
他手长腿长,除了开始有点不适应,倒也没扯后腿。
一个漂亮的三分球,我忍不住尖叫。
罗池擦了把头上的汗,得意地扭头看向我。
不远处,我看见了一个熟悉的人影。
他穿着衬衫西裤,袖子挽至肘部,面色寡淡地望向篮球场内。
我知道,在他手臂外侧,有一道长长的、狰狞的疤痕。
那是他车祸时,为了救我留下的。
二十公分的伤口,骨折,打钢钉。
那以后,由于神经损伤造成的手指活动功能障碍,他曾经很喜欢的棒球、篮球都不能打了。
甚至于一杯水,他都端不稳。
那只手,曾为我挡下一根穿破挡风玻璃而来的致命钢筋。
我为此愧疚了很久。
一场比赛结束,罗池跟队友击了个掌,大汗淋漓地走向我。
我把外套递给他,“走吧。”
他委屈,“赢了,水都没一口?”
“只有我喝过的。”
他伸手,“给我吧。”
陆时予不知什么时候走了。
我讪讪,“走,去给你买水。”
我到家的时候,陆时予已经洗漱过,穿着睡衣躺在床上。
我洗澡,上床,他熄灯。
我们一整夜都没有说话。
第二天,我们定好的周末约会忽然多出了一个人。
“公司打算做个游乐场项目,我带赵伊过来看看选址。”
陆时予淡淡的解释。
我没说什么。
我们走了一段路,赵伊似乎感冒了,不停咳嗽。
陆时予蹙眉,“病了为什么不说?”
赵伊笑,“感冒好几天了,以为吃过药就没事了,结果出来一吹风又加重了。”
陆时予把外套脱下来递给她。
赵伊裹紧外套,“谢谢老板关心。”
阴天,风很大,一点没有要歇的意思,吹得脸颊沙沙的疼。
陆时予找了一家咖啡厅,奈何午间客满,只剩下门口的位置。
他让她坐靠墙的座位,避风。
大概是冷风灌的,我的头又开始隐隐作痛,浑身直冒虚汗,腿下一软,我下意识抓住陆时予的胳膊。
他垂眸睨向我,“你也病了?”
语气谈不上关心。
倒有几分嗤笑的味道。
我竭力站稳,松开他的手臂,“早饭没怎么吃,有点低血糖。”
他一言不发。
我说,“我去趟洗手间。”
他嗯一声。
我转过身,深吸了一口气,头痛的我几乎无法用理智思考,鼻腔里有什么热热的液体淌了出来。
迎面走来的几个客人面露诧异。
我流鼻血了。
我连忙捂住口鼻,低下头加快了去洗手间的脚步。
将厕所隔间的门上了锁,我打电话给罗池问处理办法。
电话过去很久都没有接通,一股恶心感涌上心头,我弯腰对着马桶吐的天昏地暗。
胃酸腐蚀的我喉咙发痛。
吐完之后,头反倒没那么痛了。
我靠在墙上,缓了好一会儿。
我用冷水拍了拍额头,洗了把脸,从咖啡厅的侧门走了出去。
回来时发现赵伊咳得蛮厉害的,陆时予轻轻替她拍着后背。
眼睛忽然有些酸胀。
大概是嫉妒吧。
我走过去,把氨溴索和川贝枇杷膏放到她面前,“去药店问了,他们说咳嗽吃这个会好一点。”
赵伊有些惊讶地接过,“谢谢吴小姐。”
陆时予的目光始终关注着她,没有分给我半寸。
“你好像……脸色也不太好?”
没想到,反而是赵伊发觉了我的不对劲。
陆时予的视线这才转向我,略带审视。
我笑笑,“肚子有点不舒服。”
他淡淡的,“吃完点心,我们早点回去吧。”
我点点头。
车上,罗池给我回了电话,“抱歉,刚刚被主任叫去训话,没拿手机。
你怎么了?
有什么事吗?”
我看了驾驶座的陆时予一眼,轻声说,“就是胃不太舒服,想问问你吃什么药。
没事了,已经好了。”
罗池沉默半秒,“那等你回去我们再聊。”
我忍不住勾勾嘴角。
他一直这么聪明。
陆时予转头看向赵伊,“我带你去医院看看吧,输个液。”
赵伊犹豫了下,答应了。
陆时予又透过后视镜看向我,“你呢,用不用去医院做个检查。”
我摇摇头,“把我放下来吧,我自己打车回去。”
他没什么反应,“随你。”
我看向车窗外的风景。
有时候,我忍不住会想,如果陆时予知道我快死了,会不会后悔这么对我。
可又随即醒悟,和他有什么关系呢,是我自己要瞒着他的。
几分钟后,陆时予在路口把我放下了。
赵伊略带抱歉地看向我。
车子很快开走了。
我原地站了一会儿,招手拦了辆车。
我没有回家。
去便利店买了一提啤酒去江边,就着江风喝了起来。
我倒也没有折腾自己的意思,只喝了半罐,剩下的就拿在手里。
因为怕冷,还顺带从路边的服装店买了一块披肩。
罗池问过我,为什么不告诉家人我生病了。
我妈死之前,一直是我照顾的。
她临终时的模样,形容枯槁,血管萎缩,针都扎不进。
这成了我对她最深的印象。
每每忆起,像一块阴云积压在心头,午夜梦回,那股亲人被病痛折磨的绝望悲凉感挥之不去。
我的死不必这样。

小说推荐

(楚风萧锐)什么是我盗帅不敢偷得全章节阅读_(楚风萧锐)最新热门小说

2022-9-21 14:29:39

小说推荐

《林愫程景硕楚羡小说免费阅读》楚羡林愫最新热门小说_林愫程景硕楚羡小说免费阅读最新章节阅读

2022-9-21 14:38:17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