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吾休》千千王盛德_青山吾休全本免费在线阅读

千千王盛德是古代言情小说《青山吾休》中涉及到的灵魂人物,二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看点十足,作者“一条藤椒味的咸鱼”正在潜心更新后续情节中,梗概:本书分三个章节,目前第一章为人界篇 *救赎文型 理性心思细腻温柔男主 vs 患得患失口是心非作精女主 男主王盛德是一个理性 温柔 对女主极具耐心的人 那怕自己从一开始就知道故事的结局,也总是忍不住想要朝对方靠近,明明很害怕自己陷进去,回过神时,已沉沦其中 对女主的爱意是清醒克制的,包容无私的 女主千千因之前被伤害过,有抑郁症,患得患失,自卑敏感,但一直都很坚强面对生活,只是经常会自卑不自信,却从来没有过一刻放弃自己,或轻生的念头 千千是一个小作精,特别喜欢作 因为不确定,也不相信他人的真心总爱作些事来,无理取闹逼别人走,来试探对方究竟会不会离开自己 每个靠近她的人,见识到她的无理取闹,都会离开,千千也总会一个人难过自嘲:果然就是心血来潮,图个新鲜,稍微自己闹脾气,就会变脸骂自己,你以前不是这个样子,你怎么会这么讨厌啊! 可,这也是我你们难道只喜欢乖巧听话的我吗? * 王盛德说道:你是我唯一假装理性的感性 千千蹙着眉头,撒娇道:我不懂诶,什么意思啊 * 我爱你是违背常理,是妨碍前程,是失去自制,是破灭希望,是断送幸福,是注定要尝尽一切的沮丧和失望的

小说:青山吾休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一条藤椒味的咸鱼

角色:千千王盛德

推荐一本网络作者“一条藤椒味的咸鱼”的热门书《青山吾休》,这是一本古代言情小说。故事精彩内容讲述的是:青山吾休赶忙爬了过去,抱住烛的食指,殷勤道:“你老是生气,心火太旺,容易伤身,我来给你按按手心里的穴位,给你降降火。”烛觉得有些好笑,便展开自己的右手心,看着小乌龟爬上来,在自己的手心上一本正经地踩来踩去。“我给你讲,这个叫...叫少府穴,能清心泻火,活血润肤...我多给你按按这里。”青山吾休装模作样地解释道

评论专区

调频未来:未来科技创业的书,看了几十章。除了装逼打脸还有啥,大毒草

铁血帝国:果然看书只是一个私人的问题,无关质量,只存在合不合口味,这本书被说的多神,却是少有几本只单纯的恶心想吐的书

文学入侵:我们曾经拥有过真正的公平……我们最终放弃了它,但我们永远记得,那个让我们怀念的,让我们落泪的,那个开天辟地的盘古,那个以躬为弓的后羿,那个爱人的女娲,那个逐日的夸父,那个永远是少年的哪吒

青山吾休

第2章 入世

烛瞥了一眼桌子上的小乌龟,回来以后,就一直缩在自己的龟壳里。

“错了?”烛喝了一口茶,淡淡地说道。

“错了。”青山吾休赶忙认错。

烛难得见小乌龟有主动低头的时候,饶有兴致地问道:“错哪了?”

青山吾休探出小脑袋,讨好般回答道:“那都错了。”

“那你就是不知道自己错哪了。”烛脸色又冷了下来,作势想要将小乌龟扔下桌去。

青山吾休赶忙爬了过去,抱住烛的食指,殷勤道:“你老是生气,心火太旺,容易伤身,我来给你按按手心里的穴位,给你降降火。”

烛觉得有些好笑,便展开自己的右手心,看着小乌龟爬上来,在自己的手心上一本正经地踩来踩去。

“我给你讲,这个叫...叫少府穴,能清心泻火,活血润肤...我多给你按按这里。”青山吾休装模作样地解释道。

“龟壳性寒,用来降火最是不错。”烛笑着看着小乌龟。

青山吾休震惊地看着烛,小小的眼睛里充满着大大的恐惧,有些抽泣地问道:“我...错了嘛…你别吃我...我真的错了…”

烛感觉到自己手心有些湿润,没想到小乌龟这么胆小,之前可是耀武扬威,威风得不得了,今儿回来倒是转了性子。

“为什么出去?”烛将小乌龟放回自己的怀里,有些习惯性地用大拇指来回按摩它的背。

像是安慰,又像是施压。

青山吾休只觉得,它要是不小心说错一句,烛就会一拇指下去,让它粉身碎骨。

“我想...赶快修炼成人形,这样才能更好地陪在...主人身边。”青山吾休小心翼翼地回答道,这可关系到一条龟命啊!

烛差点以为小乌龟真转了性子,结果还是这般说谎不打草稿。

青山吾休越想越觉得自己委屈,眼泪花巴拉巴拉地掉在烛的手心上。

自己以前在山沟沟里活得多逍遥自在,就因自己一时贪恋美色,就成了一个低声下气的宠物。

倒也不怪烛,两者的修为差距太大,气场上就把青山吾休压得死死的。

“你是觉得当我宠物,委屈你了?”烛静静地看着手心里哭泣的小乌龟。

这是一道送命题!

青山吾休略加思考一下,连忙呜咽解释道:“你那么...厉害,我连人形都..没修出来,怕有损..损你身份。”

我真是太机智了!

“跟我在一起,你不必修炼。”烛难得温柔地说道。

青山吾休心一咯噔,他...果然是把我当食物,备用食粮。

青山吾休抬起头来,泪眼婆娑地看着烛,尽管心里难受至极,但看到这般美颜,不由再次感叹道:这个角度,也真好看啊。

烛静静地看着小乌龟在自己手心里啜泣,好一会,大概是哭累了,趴在湿答答的手心里睡着咯。

烛皱了下眉头,小乌龟脑袋就这么耷拉在外面,睡一晚上,脖子定要落枕。

明天一大早肯定就要闹腾,歪着个小脑袋到处闹,想到这个画面颇为滑稽,烛不禁嘴角微微上扬。

烛逮起睡得死沉的小乌龟,拿自己的衣袖把它身上擦干,免得浑身湿嗒嗒,容易着凉。

这个小乌龟看着小小,倒是挺能哭的,烛有些无奈地看着自己湿漉漉的右手心。

*

青山吾休难得早起一次,不过是被外面的喧哗声给吵醒的。

待它睁开双眼,睡眼朦胧地看着周围,一切都是那么陌生。

“我是睡懵了吗?”青山吾休半眯着它的小眼睛说道。

“这里是人界。”烛站在窗前,看着外面熙熙攘攘的人群解释道。

青山吾休连忙爬起来,在床边蠢蠢欲动地喊道:“我要看!我也要看!”

烛转身走到床边,伸出右手逮起小乌龟放在自己的肩膀上,朝窗户走去,解释道:“只怕你是在我那里待腻了,所以带你到人界逛逛解闷。”

青山吾休难以置信地看着烛,他!竟然!会带我出来!出来玩!

烛看着青山吾休睁大了他的双眼,眼里净是欣喜和激动,便按了一下它的小脑袋,淡淡地说道:“人间无趣,逛逛几日便可。”

“得嘞!吼吼!”青山吾休在烛的肩膀上疯狂踱步着,掩饰不住的兴奋。

“无聊。”烛难以理解青山吾休的兴奋,这人界怎会有静心打坐有趣,还不能增长修为。

*

“呜呜…帮帮…帮帮我,我什么都会做,会洗衣…做饭砍柴呜呜呜,求求…帮帮我…”

青山吾休缩在烛的肩膀上,寻声望去:一个估摸十岁大的小女孩正跪在地上乞讨,旁边还立了个木板,不知刻的什么字。

“诶诶,你知道她写的啥吗?她被人欺负了吗?干嘛要哭啊?”青山吾休八卦地问道。

“她爹死了,她卖身葬父。”烛丝毫没有理会这些,瞥了一眼就继续向前走,在这种地方浪费时间,烛觉得自己真的太可笑了,愈发后悔自己做的这个决定。

“不要走啊!我们帮帮她啊,她很可怜啊。”青山吾休连忙扯着烛的衣领子,阻止他继续走。

青山吾休忘记了自己只是一个小乌龟,自己还站在烛身上,怎么拉得住他。

“凭什么。”烛根本不理会青山吾休,只想赶快逃离这个吵闹的地方。

这般肯定的语气,一点通融的余地都不留。

“她太可怜了!”青山吾休不知道怎么才能打动烛的恻隐之心,可自己是真的想帮她。

“跟我有什么关系吗。”烛头也不回,笔直地往前面走。

【“糖葫芦!糖葫芦诶!一文两串!便宜嘞!”

“来碗馄饨,不要葱。”

“你知道不,那个王宅里面的人马上就要搬走了。”

“啊?这是啥事,我怎么一点消息都不知道。”

“喏,我给你说,上次我看见……”

“这匹布,十五文,行不行,不行就算了。”

“真的不行啊,最低二十六文,你这匹布,我都不挣你钱的。”

“哦,那算了,我去别家看看。”

“再加三文,十八文,我不能再低了,真的不赚钱。”

“好,我拿两匹,这两个色都要。”】

烛的耐心已经被消耗殆尽,这些凡人也就这样,每天只为一口饭吃,碌碌无为,净做些没有意义的事情,像蝼蚁一般。

果然,决定来人界是错误的。

青山吾休第一次觉得这般无力,自己凭什么这么要求他去帮助别人,就因为自己的善心吗?

“我...想帮她,因为她很可怜,可是我尚未修炼成人,我也不能为她做什么。”青山吾休趴在烛的肩上,越说越没底气,越说越想哭。

“所以,跟我有什么关系?”烛听到小乌龟呜咽的哭腔,但并不理睬,加快脚步,逃离这个吵闹的地方。

“你有能力啊,你会法术,你能给她金子,给她衣服食物,她就这辈子就衣食无忧,对你来说完全就是举手之劳的事。”青山吾休理所当然地说道。

烛听到他这番话,停下脚步,忍着心中的烦躁,反问道:“为什么我要这么做呢?”

“没有为什么啊,她遇到困难了,而你刚好有这个能力,那就帮助她啊。”青山吾休连忙解释道,说不定烛就回心转意了呢。

“但是我不想,有问题吗?”烛将小乌龟从肩上逮下来,放在自己手心的“”上,看着它反问道。

青山吾休本来想好了一堆说辞,可是对上烛的双眼,一下就没了底气。

“我...想帮她,因为我能力有限,帮不了她,所以才期望你可以帮她,我可以报答你。”青山吾休打算换个方式来求烛。

“你能给我什么?”烛看着小乌龟,想不出这个世间还有什么他得不到的,要靠一只小乌龟才能得到。

青山吾休立马开始卖乖:“我可以给你捏肩,给你按摩手,还可以踩背”

“我要有价值的,如果你想让我帮你,你就得让我知道我可以得到实际的好处。”烛说完,便把小乌龟扔进自己的衣袖里,自顾自地走。

青山吾休紧紧勾着烛的衣袍,深怕自己不小心掉下去,暗暗咒骂道:“没良心的小气鬼,喝凉水吧你!”

夜深,青山吾休却辗转难眠,白天那个小女孩无助哭泣的样子,不断回荡在脑海里,让它内心焦躁不安。

有人买她吗?她今天有吃饭吗?晚上有地方睡觉吗?

我修炼成人形后,也会这样吗?

这么无助,这么弱小。

青山吾休探出头来,盯着烛的侧颜,呆呆地思考:法术高强才能变好看,变好看了是不是就没有心了?好像佛也说七情六欲皆为虚空,果然要没了感情,才能变强。

如果我以后也会变得像小气鬼一样心狠无情,那……还是算了吧。

那我就努力一点点,变得一点点强,刚好可以帮助别人,也能保护自己的那种。

以后匡扶正义,就只能靠我自己了,这个小气鬼靠不住,一点良心都没有。

烛突然伸手按着小乌龟的龟壳,慢慢摩擦着,说道:“睡觉。”

“哦。”小乌龟心里疑惑着,他眼皮子都没有睁开,他咋知道我在看他?

烛想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带一个拖油瓶在身边。

大概因为一时兴起吧,等自己的新鲜感过了就好。

夜深,烛将早已睡得死沉的小乌龟从床尾挪到枕头上,面无表情地瞥了一眼,不知在思考些什么,转身便消失在夜色里。

翌日,青山吾休照常睡到自然醒,醒来时,发现烛竟然不在。

青山吾休难以置信地围着房间找了好几圈。

床下找了。

凳子底下找了。

衣柜里面也找了。

“他!竟然不在诶!”青山吾休激动地握紧了两只小爪。

突然嘎吱的一声,门被推开了。

青山吾休慌忙地跑向凳子底下躲着,确认自己藏好了,便悄悄探出脑袋。

这个鞋,这个衣料,肯定不是小气鬼的!

好寒酸诶。

青山吾休见此衣着打扮,便大摇大摆地爬出来,想要看看来自何人。

“诶,那位公子说小乌龟在哪呢?”王铭文俯下身来寻找。

四目相对,这就是命运的邂逅吗。

王铭文伸手逮起青山吾休,好奇地看着:“这就是公子养的小乌龟吗?好小一只啊。”

青山吾休将自己蜷缩在龟壳里,瑟瑟发抖。

是…不要我了吗?把我卖了吗?

“你好呀,我是这里的店小二,叫王铭文。你家主人暂时有事,出去了,让我来照顾你,看来我们要相处一段时间咯。”王铭文摸着青山吾休的龟壳说道。

这个力度,舒服。

青山吾休探出脑袋,伸出四肢,将小脑袋轻轻地搭在王铭文手心里蹭。

“哇,你听得懂人话?还蛮有灵性的诶。“王铭文欣喜地说道

青山吾休连忙点头,嘿嘿,小气鬼不在,我终于可以撒欢得玩了。

“噢,天啦,你真的听得懂啊!”王铭文右手紧握着青山吾休,赶忙往楼下跑去。

青山吾休突然眼前一黑,然后被晃来晃去,只得赶紧缩进龟壳里。

这,又发生什么事了?

“掌柜!掌柜!你看!这个乌龟听得懂人话诶!”王铭文朝白掌柜伸出右手,献宝似的。

青山吾休正缩在龟壳里,被摇得头晕眼花,这种想吐的感觉,这莫非就是王富贵说的喜脉?

以前听王富贵说起,人界有一种病,就是这种病症,想要呕吐,但是又吐不出来。

白掌柜盯着小乌龟看了许久,乌龟依然纹丝不动,伸手便拿账簿打向王铭文的手,恶狠狠地骂道:“拿个死乌龟在这咒谁呢!还不去干活,再在这里偷懒,我扣你工钱。”

王铭文挨了打,本能一收手,小乌龟咚得掉在地上打滚。

一双小手将小乌龟捡了起来,王铭文着急地想要去看小乌龟是否受伤。

白掌柜历声呵斥道:“还管你那死乌龟,还不去干活。”

“王二,快点把好酒拿出来。”

“王二你干嘛呢,快点来上菜啊!”

听到客人的催促,王铭文赶忙对小姑娘说道:“妹妹,麻烦先帮我照顾好它哦!诶,来了,客官今儿想吃点什么菜呢。”

妈呀,这还不如待在小气鬼身边,我这迟早缺胳膊少腿的,差点就摔死我了。

小姑娘小心翼翼地青山吾休放在桌子上,蹙着眉头,忧伤地看着面前的小乌龟。

它也和我一样吗?

“萍儿啊,这个你画押吧,我待会就派人料理你父亲的后事。”

“谢,谢谢陈叔,谢谢…谢谢……”吴萍儿低着头,哽咽不清地道谢。

“你以后就留在王宅里吧,至少不会挨饿,也有住的地方。”

“谢…谢…谢谢…呜…”吴萍儿埋着脑袋,尽量克制着自己不要哭出来,死咬着嘴唇。

青山吾休这时才缓过来神来,这喜脉病得太严重了,我回去一定要找小佳姐看看,万一拖严重了,治不好,我就香消玉殒了。

这时,青山吾休才悄咪咪地探出脑袋,打量着周围。

这个衣服,不是那个小女孩的吗?

青山吾休连忙朝吴萍儿跑去,弯着个小脑袋,想要去瞧她模样。

吴萍儿突然瞥见一双小眼睛正好奇地看着自己,一下被吓着了。

“啊!”

吴萍儿讶异地看着青山吾休,而这个小乌龟却在自己面前晃头晃脑地看着自己。

它认识我吗?

“这个小乌龟还蛮有意思的,看来喜欢萍儿,萍儿就带在身边养着吧。”陈叔也饶有兴致地戳了戳青山吾休。

吴萍儿刚想解释,抬头寻找着王二的身影,只见他忙碌地穿梭在大堂里,还有白掌柜的骂骂咧咧。

吴萍儿见状,只好低头不言,眼神却悄悄朝小乌龟身上望去。

青山吾休转过身,想要瞧瞧是那个无耻之徒,戳它的臀。

好家伙,还是个老大叔,好我这口吗?

青山吾休连忙朝吴萍儿怀里跑去,她面前还有一张纸,刚好拿来垫脚,免得打滑。

纵身一跳,完美落入。

“啊?”

“啊?”

两人不约而同地发出了相同的疑惑,这小乌龟是嫌弃陈叔,对吗?

“这个小乌龟很有灵性,对萍儿很亲近啊,可能是你爹爹的在天之灵,让这个小乌龟来陪你。”陈叔尴尬地解释道。

这小乌龟,刚才就是嫌弃我碰了它吧,算了算了,这么说也挽回点面子。

“真…真的吗?这个…陪我,是爹爹…”吴萍儿激动得有些语无伦次,低着头颤抖地摸了摸小乌龟。

青山吾休望着个小脑袋,看着眼前的女孩,刚才在难过,现在又很激动地笑。

是那个词来着?乐极生悲还是悲喜交加,王富贵上次是怎么教我的?

吴萍儿拿衣角擦了擦眼泪,又拿出手帕,用力擤了一下鼻涕。

噗。

啊喂,她干嘛,鼻涕不要流到我身上啊。

青山吾休在吴萍儿的双腿上,急得到处跑圈圈,想要跳别处去,又怕自己摔着了。

心里面只有一个念头:别揩我身上!别揩我身上!别揩我身上!

吴萍儿整理好自己的情绪,带着略微沙哑的声音,郑重地对陈叔说:谢谢陈叔!我吴萍儿一定不会忘了您对我的恩情!等我长大后,一定会报答您的!谢谢!

说完,吴萍儿又哽咽起来,强忍着,不让自己哭出来。

陈叔看着眼前这个倔强的孩子,无奈地叹了口气:“唉,世事无常,人要向前看,明天也是要吃饭的。”

嘛呢?嘛回事呢?

青山吾休看了看低头不语的吴萍儿,又抬头看向无耻之徒陈大叔。

我理一理,就是这个陈大叔把吴萍儿买了,然后就有钱安葬她爹爹了,然后刚才桌子上我踩了四脚的纸,就是传说中的卖身契吧。

王富贵跟我说过卖身契,但刚才那上面好像是两个字,卖身契不是三个字吗?

这时,吴萍儿伸出自己的右手拇指,摁了一下旁边的印泥,随后在纸上印下自己的手印。

吴萍儿脸上还挂着眼泪印子,低着头,笑着摸了摸小乌龟的龟壳。

青山吾休慌忙想要躲开,抬头正好对上了吴萍儿的笑颜,才想起来,那个词叫:破涕为笑。

小说推荐

《悍刀客》陈宇天吴小婉完整版阅读_《悍刀客》完整版阅读

2022-9-21 14:12:24

小说推荐

都淅淅黎一鸣《青春若是不再见》全本在线阅读_青春若是不再见完结版在线阅读

2022-9-21 14:13:19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