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孤儿》刘大豹刘三宝_刘大豹刘三宝全集免费阅读

小说《最强孤儿》,此书充满了励志精神,主要人物分别是刘大豹刘三宝,也是实力派作者“不山不山”执笔书写的。简介如下:大同王朝,同德十二年 三个孩子莫名被卷入皇帝遇刺的阴谋中,成为孤儿 但那些叱咤朝堂之上的阴谋家们并不知道,这三个无足轻重的漏网之鱼终将打破这腐朽王朝,重塑这巍峨九州!他们就是最强孤儿!

小说:最强孤儿

类型:军事历史

作者:不山不山

角色:刘大豹刘三宝

火爆新书《最强孤儿》是由网络作者“不山不山”所编写的军事历史小说。小说内容概括:”少年低着头沉默着,似是没听到一样。倒是那叼着半截冰棍的小孩先含糊不清地先说了,“他没有阿母,我也没有,他是怕累着爹。”老板娘面露一丝尴尬,用更加温柔的语气感慨,“哦哦,这世道啊,不容易哟。”老板娘不好意思聊下去了,大豹盯着手中木棍泛到冰棍里的一点咖色倒是来了兴趣,“老板呐,你这冰棍有没有其他颜色的啊?”老板娘思索了一会儿,回答说,“有时候糖水烧过头了倒是有些泛黄色,其他颜色倒是没有

评论专区

反派:九世轮回,让女主哭求原谅:我不该对飞卢的小说抱有太大的期待...充了几十...的确一般

我杀了法爷:这本书能在赵先生胯下活两个小时,我的去看看

全能炼金师:我看的第一本西幻,前期真心神作,后期有些崩了,然而当时年轻的我并没有感觉到仙草变质这一过程。

最强孤儿

第2章 叔被杀了

长宁街的冰棍摊旁,一个少年低头嗦着冰棍儿,单看面部的话,他吃得倒很是落落大方。但奇特的是,他是蹲着的,脖子还伸得老长,不难想象他如厕的时候肯定很优雅。

冰棍儿是北方冬日常有的一种小吃,需要调制好糖水,趁着夜晚天冷浇在定制的铜模具里结成冰,用厚厚的被子裹着防止融化,次日吃的时候再用热水从模具上烫下来。一家冰棍摊成功与否往往在于糖水的配方和能否将木棍冻在合适的位置。很明显,这家冰棍摊并不是很成功,不仅不够甜隐隐有股树皮的涩味,而且露出来的半截木棍太短了,简直无处下手。

少年旁边是一个叉开腿翘着屁股的小孩,脖子也是伸的老长老长,七手八脚手忙脚乱得啃着冰棍,大概是冰棍儿太宽了或者他的脸太圆了,啃的时候在他两边脸颊上滑来滑去,冰得脸蛋红彤彤的。

冰棍摊老板娘看着两个奇怪姿势的小顾客,和蔼的对着少年说,“你们的阿母怕是很严厉吧,才让你们两个小家伙这么怕把衣服弄脏了。”

少年低着头沉默着,似是没听到一样。

倒是那叼着半截冰棍的小孩先含糊不清地先说了,“他没有阿母,我也没有,他是怕累着爹。”

老板娘面露一丝尴尬,用更加温柔的语气感慨,“哦哦,这世道啊,不容易哟。”

老板娘不好意思聊下去了,大豹盯着手中木棍泛到冰棍里的一点咖色倒是来了兴趣,“老板呐,你这冰棍有没有其他颜色的啊?”

老板娘思索了一会儿,回答说,“有时候糖水烧过头了倒是有些泛黄色,其他颜色倒是没有。”

“可惜了,我倒是想见识见识红色的冰棍儿,肯定又好看又好吃,嘿嘿。”

……

长宁街是南北走向,贯穿整个都城,北边径直接着西央门,而朝南走到头则是落诚门。交通便利,人流密集。

西央门前,一匹枣红色骏马疾驰而来,长长的鬃毛随风飘动,四蹄飞快的踏地而过,刮起一阵阵烟尘,那丰神飘逸的骏马上赫然是一位金铠将军,在清晨的阳光照射下闪闪发光。渐渐逼近城门,那将军却丝毫没有减速,甚至五彩的冠羽在疾速中迎风扑动。城门的守卫早早就将拒马搬开,甚至都没有想要拦下检查的意思,恭敬地站在路旁注视着那将军带着两队骑兵驰入都城。

终于,汹涌人潮促使他慢了下来,马蹄嘚嘚地踏着石板铺成的街面缓缓前行。金色的面甲让路边的行人无法看清那将军的脸,后面那两队整齐的黑色骏马上的黑甲骑兵亦是如此。那面甲上的图案像是一只在狰狞张嘴,准备撕咬的猛兽,乍一看简直恐怖可憎,莫说是人,怕是飞禽走兽也会被吓跑。

面前的人流渐渐稀疏,二豹大豹两兄弟面露疑惑。一会儿时间,随着人群退散而渐渐前行的黑铠骑兵队伍便回答了兄弟俩的疑惑。

甫一看到那金光鳞鳞的将军,大豹就如脱兔般蹲起,连忙几个蹦子蹲到了二豹身旁,左臂朝外侧展开,避免冰棍化在衣服上,右手不断轻柔地抚摸二豹颤抖的后背。轻抚的同时皱着眉头凝望着哥哥,重复呢喃着,“没事了,哥。没事了,哥。”

二豹刚一看到那两队不怒自威的骑兵,浑身便开始了颤抖,大口喘着气,仿佛一只搁浅的鱼,无法呼吸。少顷,持续的拍打终于让二豹呼吸变浅正常,身体也停止了轻微的颤栗。

“我就知道你这毛病又要犯了,都怪那隔壁的王寡妇,好端端的给你讲什么阴兵吃小孩的故事。你看,连个鸡一样的丑东西都能把你吓成这样。”大豹放下心来,一屁股坐地上,嘟囔道。

“什么鸡一样的丑东西?”叹了一口气,二豹好奇的问道。

“呐,就那个骑红马的,黄灿灿的,可不就是只鸡么。张老头不是经常说吗,鸡立鹤群。那后面一大堆黑的就跟乌鸦群一样。前面领头的可不像一只红头黄尾巴老母鸡。”

“那是鹤立鸡群。”二豹纠正了弟弟,不过内心却不禁感叹,大豹说得倒是挺像,可自己却是被这黄金丑将军吓得犯老毛病了。

“知道了知道了。”吐了吐舌头,大豹继续嗦起那在晨光下化了一些的冰棍儿。

“慢点吃。”二豹叮嘱道。

“再慢化完了。”二豹抬起屁股,微微怼了身侧的哥哥一下,然后继续翘着屁股伸着脖子吃冰。

突然那高头大马上的将军一勒缰绳,停了下来,低头侧向街边的摊铺,像是在思考什么。

“完了,我刚才是不是太大声了。被他听见了。”那面甲虽遮挡了金铠身影的眼神,但感觉到似乎视线是朝着自己这边,大豹不由紧张了起来。

“程苍。”一声雄浑沙哑的声音自那面甲下传了出来。

随后身后一匹黑马嘚嘚迈出阵列,靠近这金铠将军,马上的黑铠身子倾向将军,等待着吩咐。

金铠将军低语片刻,那黑铠便回头领了后一半骑兵,迅速驱马朝北而去。金甲身影则是领着剩余队伍继续前行。

“吓死本豹豹了,还以为要抓我呢。”拍了拍手,饱餐的差不多的兄弟俩准备回去,大豹则是暗藏了个心思,想着回去路上不要再让哥哥被披铠士兵吓到了。

由于路**被占据了的缘故,路两边的人潮更加拥挤了,大豹小手拉着二豹的大手,闷头挤入人群,向来时北边的杂耍摊子而去。

“这小孩儿,你小心点!碰到小爷我了。”

“能不能便宜点啊,就这么根糖人就要五文钱?”

“夫人您看这钗子上那可是南边吉宁镇新兴的玉鼠芍花纹,可好看了。”

“你看这当兵的,就是豪横,那北门的守卫拦都不拦一下。”

……

人群中各种声音此起彼伏,喧闹无比。

珍馐楼上空,那鸽子扑扇着翅膀又落回了屋檐上。珍馐楼门前,两个孩子在人群中穿梭,刻意避开黑甲士兵,如同两只逆水洄游的鱼儿在潮流中躲避暗藏着的捕食者。

他们没注意到的是,人海隔开的路**,黑铠军官马上绑着一个赤着上身的中年男人。两个孩子欢欣雀跃。就如同暗自庆幸的鱼儿不知道那一水之隔的捕食者,早已饱腹得心满意足。

……

夕阳西下,落诚门附近的一处小院落,园中有着几株光秃秃的树干,树干下杂乱的摆着数个木箱,朝西开的院门内一边横着辆木头板车,一边躺着个浑圆的水缸,一只猴子踩在那水缸上嬉耍,水缸轱辘轱辘前后晃动,猴子也几欲跌倒,如同喝醉酒一般,但左右摇晃,终是没有摔下去。

院门正对着的东房内传来低沉的声音,“二豹啊,你先带弟弟回房休息一下吧,这事啊,急不得,明日我再找关系打点一下。”

“猴爷爷,麻烦您了。”红着眼的少年搂着枕在自己腿上已经哭得睡着的小孩,哽咽道。

“都是老头我应该做的啊,你不要担心,睡一觉,明天起来说不定你爹就完完整整的又站这儿又催我出摊了呢。”张老头儿摸了摸胡子,沉吟道。

“那火叔叔回来的时候您告诉我一声,我先带弟弟回房了。”二豹轻轻抱起大豹,退出房间。

“嗯嗯,会的。他打探消息回来我就告诉你。”点了点头,张老头靠在摇椅上思索着,这黑吾卫是皇帝当年建立检察百官言论,排查外邦探子,总理谍报的直属机构。可这和那个普普通通的胸口碎大石男人有什么关系呢。

……

明月当空,都城的某个高宅大院,一个隐秘角落的小房间内,铁链,皮鞭散乱在地上。一个黑瘦的身影斜靠在墙角,他凌乱无序的头发遮住了脸颊,看不清具体的模样。月光洒进半掩的木门,男人嘴角隐隐反射出暗淡冷清的光芒,有血液顺着嘴角流出。月光下,那纤瘦的身影上斑斑驳驳,浑身遍体的伤痕。而男人斜对面的墙壁上,乌漆嘛黑,如同经年累月的灶台上火燎的痕迹,微微反射月光的黯淡光泽。

小说推荐

《北城千金她横着走》舒沐顾兮泽全本在线阅读_北城千金她横着走全集在线阅读

2022-9-21 8:10:27

小说推荐

《三界最强赘婿》李布白林帆_三界最强赘婿完结版免费在线阅读

2022-9-21 8:11:13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