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信玺》兴元帝沈叔烨_长信玺完结版免费在线阅读

《长信玺》内容精彩,“君子苏”写作功底很厉害,很多故事情节充满惊喜,兴元帝沈叔烨更是拥有超高的人气,总之这是一本很棒的作品,《长信玺》内容概括:公主假扮被害皇兄继承皇位,与企图谋权篡位者的高阶权谋精彩较量

小说:长信玺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君子苏

角色:兴元帝沈叔烨

作者是“君子苏”的热门新书《长信玺》火爆上线,是一本现代言情分类的小说。其中内容精彩片段:”得此称赞,秦云楚十分欣喜,低头作揖,”谢父亲夸奖!””待崔知行一死,下一步便是让商家跌落谷底。”秦巡说的云淡风轻,可双眸却满是残忍的杀意,”楚儿,有些事你尽可放手给那沈思逊去做,免得脏了咱们的手。”这样即使有一天东窗事发,也可以将一切推给沈思逊让他做替罪羊,撇得干干净净。”孩儿明白

评论专区

超魔杀帝国:当年我就没看完,不懂你们的爽点_(:зゝ∠)_

神宠进化:daiping

天命主宰:无法想象这书是写过《神煌》的开荒写的

长信玺

第 10 节 联姻

(一)”想不到崔知行当真中毒了。”
虽然曾得到赵钢的回传,称沈思逊已下毒,秦巡依旧将信将疑,直到今日得到襄王府传递来的密报,总算是确认了此事为真。
于秦巡而言,沈思逊虽官位不高,但身为已故暄阳公主的未婚驸马、平民出身要官独子、当今皇上太子时期的伴读、又身居掌管财务的少府一职,若能为他们所用,着实对所谋之事有诸多之利。
本来对他的突然投靠还疑虑重重,可那次对商瑾宸下那般死手,这次则是自襄王府亲自送来的密报确认他下毒于崔知行,可见是有八分可信了。”
如此,那沈思逊可放心的用了?”
秦云楚的嘴角勾勒出一抹阴险笑容。
秦巡满意的点头。”
楚儿,你这次做得不错。”
得此称赞,秦云楚十分欣喜,低头作揖,”谢父亲夸奖!”
”待崔知行一死,下一步便是让商家跌落谷底。”
秦巡说的云淡风轻,可双眸却满是残忍的杀意,”楚儿,有些事你尽可放手给那沈思逊去做,免得脏了咱们的手。”
这样即使有一天东窗事发,也可以将一切推给沈思逊让他做替罪羊,撇得干干净净。”
孩儿明白。”
(二)自上次拜访崔知行后,沈思逊便再未踏出过家门一步。
一则是前些时日因着毒药的事情,不得不偷偷摸摸劳心劳力,对身体又多加了一层消耗,使得本就受了重伤还未复原的身体更加负荷;二则对于如今的他来说,越减少出门抛头露面与他人见面的机会,减少在他人眼中传递消息的可能性,才能越发地让这出戏变得更加可信。
当秦云楚再次拜访时,沈思逊正安静的躲在书房抄书练字。”
沈兄。”
”秦公子。”
放下手中的毛笔,沈思逊起身迎接。”
沈兄如此见外,”秦云楚上前两步,将沈思逊又迎回椅子上,”沈兄尚未痊愈,不必起身相迎。”
”劳秦公子挂念,在下已大好。”
嘴上客套着,沈思逊不动神色地坐回椅子,心里已然打起十二分的警惕。
让崔知行假装中毒本就是棋走险招,如今秦云楚上门,虽看上去并不像假中毒暴露的模样,但沈思逊依旧不敢掉以轻心,生怕掉进什么陷阱。”
那我便放心了。”
一副放心的模样,秦云楚也于客座落座,接过侍从递上来的一杯茶,轻抿了一口。
挥手示意侍从们退下,房内仅留赵钢一人后,沈思逊方开口道,”秦公子纡尊光临寒舍,可是有什么要紧事?”
”沈兄,我是给你报喜来了。”
秦云楚夸张地笑了笑。”
在下何喜之有?”
沈思逊透露出感兴趣的疑问的神情。
将茶杯放在桌案上,秦云楚倾过身子,语气放低,腔调多少透露着点阴阳怪气,”我听说崔知行如今『病』的很重,已经咳血两日,连医师都直言怕是药石无灵。”
”想那崔知行多年骑在沈兄的头上,如今时日无多,可不是沈兄的喜事?”
眼光落在沈思逊的脸上,秦云楚始终观察着他的神情,却发现他毫无半分迟疑,也无半分闪躲的与自己对视而笑。”
当真是好消息。”
沈思逊的眼睛里散发着喜悦的光芒,笑着举起桌案的茶杯,”今日这喜,具是秦公子之功,若非秦公子得配如此灵毒,事情也不会如此顺利。
在下当以茶代酒,敬秦公子一杯。”
”沈兄客气。”
沈思逊的表情动作依旧毫无一丝破绽,秦云楚愈发的相信他与自己是同一阵营的人,于是与之举杯,共饮了一杯茶。”
不瞒沈兄,这毒非我所调。”
”哦?”
听到秦云楚如此说,沈思逊知道自己已经取得秦云楚的些许信任,于是趁热打铁,”在下鲁莽,敢问是何高人?
在下当当面致谢,让我报了一次大仇。”
”高人称不上……”想到父亲叮嘱自己有些事情可以交由沈思逊去做,秦云楚低声道,”正是红袖楼的孙妈妈。”
”孙妈妈?”
听到一个始料未及的答案,沈思逊虽面上仍不动声色,但内心已经是波涛翻涌,”秦公子可是在开玩笑?
且不说孙妈妈是否真的是制毒高手,世人谁不知右相大人家风端正,与青楼一向无所联系?”
”沈兄有所不知,那孙妈妈,本非青楼人。”
秦云楚压低嗓音,”孙妈妈原是我文昌侯府侍女,可惜自甘堕落到了如今地步。”
”竟有这种事?”
曾经的某些推测得到秦云楚亲口证实,沈思逊假装吃惊。”
唉……”装出一副惋惜的模样,秦云楚摇摇头。
自怀中摸出一支杏花簪,递给沈思逊,秦云楚道,”沈兄若真想当面致谢,便去罢,也代我文昌侯府将这支杏花簪赠予她,以谢她此次相助。”
”这是自然。”
将杏花簪贴身收好,沈思逊承诺,”过几日在下身体再养好些,定亲自感谢孙妈妈。”
(三)那日崔知行婉拒李明晗想要见木季的请求后,隔天李明晗便似凭空蒸发一般,离开了太傅府。
她走的不留声色不动痕迹,若非曾经住过的客房内留下她山上所穿的蓝色斗篷,而那日崔知行披给她的玄色斗篷消失不见,崔知行差点以为,之前的那些相处不过是一场梦境。
遍寻太傅府却找不到人,暗地里吩咐人在京城寻找也是一无所获,崔知行心急如焚,又因着本身伤未痊愈及沈思逊所配置的那褐色粉末的药性,当真咳血,病倒在床。
李明晗的不告而别,的确是崔敬严心之所望,然而崔知行再次病倒,也的的确确让崔敬严那原本放平的心再次提了起来。
得知崔知行病倒的消息,李明曦很是忧心,连忙派了陈福全登门探望,而商瑾宸得知消息后,也立刻登门拜访。”
几日不见,崔兄怎得消瘦成这般模样,气色这般的差?”
相较几日前的拜访,如今病榻上的崔知行脸色十分不好,商瑾宸着实吃了一惊。”
贤弟……咳咳,”以帕掩唇,崔知行咽回喉头的一抹腥甜,”许是旧伤未愈,又受了风寒,不碍事。”
离开靠着的软枕,崔知行取了一袭狐色大氅披在肩上,于案边与商瑾宸对席而坐,”劳贤弟忧心了。”
”当真?”
商瑾宸的眼睛中闪过一抹怀疑。”
小弟听府上人说,前两日今今姑娘自太傅府消失,如今仍未有消息。”
”恕小弟无礼,崔兄这般可是因为那今今姑娘?”
”……”崔知行的手紧了紧,握住掌心属于她的那方手帕,沉默不语,算是默认了。
见此神色,商瑾宸已然明白。”
这一点也不像兄长。”
”这确实一点也不像我。
我也不知道我怎么了。”
将脸痛苦的埋在双手之间,崔知行难得的失态,声音里压抑着些许哽咽和颤抖,”她突然就消失了,我想不通,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生平第一次看到崔知行如此失态,商瑾宸叹了一口气。
他怎么也想不到,稳重自持的崔知行也会有这般感性的时候,而那感性的对象,竟是个不知身份来历的女子。
或许正是因为那女子与崔知行有着完全相反的性格与背景,才会对他产生致命的吸引力吧。”
今今姑娘失踪的前一天,可否发生过什么异样的事情?”
商瑾宸问道。
自古言旁观者清,他想看看是否能从崔知行的答案中,找出什么端倪。”
和平常一样并无什么不同。”
崔知行回忆着那天的点点滴滴,”只有一件事……她那天曾说要见那个刺客,但我拒绝了。”
刺客?
商瑾宸敏锐地发觉有些异常。”
崔兄,关于今今姑娘,小弟有几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贤弟但说无妨。”
知道商瑾宸一向聪敏,崔知行仿佛抓到了救命稻草,眼睛都亮了一亮。”
今今姑娘,只怕与那刺客相熟,他们绝对不当是软禁与看守的关系。”
商瑾宸直言那日的疑点,”不仅小弟这般认为,陛下也是做如此想。”
”崔兄不妨试着问问那刺客,看是否有什么线索。”
(四)离开太傅府,想起崔知行的憔悴模样,商瑾宸忍不住摇了摇头。
他们也算是自小一同长大,崔知行较他们年长,又深得崔太傅的亲传,为人稳重刚直,总是被李明曦笑话是一本正经的老头,却想不到也会有为情所困的一天。
想想如今崔知行被困情关又染病自身难保;沈思逊假意投诚右相,一举一动都在监视之下举步维艰;便只剩下他一个人可以光明正大的与李明曦站在一方,却也是问题繁多困难重重,着实前路茫茫。
虽然经过凉风岭一役,右相与襄王元气有伤,可朝上半数依旧是他们的人,敌在暗,我在明,若始终这般胶着,时间越长,越不利于李明曦。
到底要怎么做,才能使得局势翻盘?
商瑾宸一路思索,不知不觉竟一路走到了桃柳巷。
当他回过神时,已经是站在红袖楼的门外了。
虽然还未入夜,但红袖楼的门口依旧是熙熙攘攘,人声鼎沸,好一个繁华的烟花之地。
为什么会不由自主地走到这里来?
商瑾宸盯着那

点此继续阅读《长信玺》

小说推荐

黎端吟叶存舟《穿成没有名字的小炮灰怎么破》全文免费阅读_(黎端吟叶存舟)全集在线阅读

2022-9-20 19:14:46

小说推荐

(情满申城)林嘉申城_情满申城全章节免费阅读

2022-9-20 19:59:10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