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病院里的emo》心奴儿星期九_(心奴儿星期九)完结版阅读

都市小说小说《精神病院里的emo》,是作者“若水上善”独家出品的,主要人物有心奴儿星期九,故事节奏紧凑非常耐读,小说简介如下:灵魂救赎站,陨落的星辰终究会找到归属 惩戒那些沐猴而冠的星期九,遇见了逃离太阳系的心奴儿为心中的美好进攻,为意义而生精神病院里的扑朔迷离,九州缥缈的鬼怪兽神,凶狠暴露无遗,温驯高手在人间 他们都是顶尖级首位人物兽物,怎么都在精神病院欢聚一堂了? 心奴儿我的幸运星小天使,星期九我的精神支柱小锦鲤狼狐蛇虎,兔马鱼鸮,一个都不少五行方阵炼金狱,外卖一单千里迢迢 幽灵七情六欲,兽怪吞噬人心

小说:精神病院里的emo

类型:都市小说

作者:若水上善

角色:心奴儿星期九

热门网络作者“若水上善”的新书《精神病院里的emo》推荐大家阅读。内容精选:奈何,市长还在外面。只因屋里没有一丝光线,用力推开开她,腰肢撞到了后面的柱子上。小声的一句**,立马被市长的声音盖住。“哎呀!还是财政局局长不忘初心,清正廉洁

评论专区

无限气运主宰:很毒。

五代末年风云录:这个看着非常细腻,用笔非常大胆。就是更新太慢。

血海孤狼:傻哔作者在关于日本侵华和南京大屠杀等问题上替日本洗地否认日本的罪行,认为南京大屠杀几乎没有人死亡!说小日本没有杀人!傻逼日杂你全家原地炸了!!!特么敢放地址吗! !!

精神病院里的emo

第1章 狐仙落入精神病院

其实我们都是精神病患者,只是没有住院罢了!

两小狐仙一飞一跃,似疯狂过山车般在苍穹中打闹。

“听闻凡间百感之味,你可有过尝鲜?”

“你我修炼不足百日,乘着师傅的空隙偷偷来到此地……”

“你我合为一元神,附人肉之体,不是什么大问题。”

“试试如何?”最低级的两个狐仙一道蓝光,钻进身体里。

“这是什么地方,这个人怎么睡着了?”

“别慌,我们再换一个!”

扭头看去,那发着白光的大字,“精神病院?这里的人睡的早,不符合我们不分昼夜的情况。”

再重新一飞!

雪莲藕般的玉臂,那纤纤玉指顺着衣领一步一步摸在脖颈上。

给醉醺醺的财政局局长,来了一瞬间的清爽。

本想一把抱在怀里,脖子上像围着雪狐狸的毛,柔软亲肤。

奈何,市长还在外面。只因屋里没有一丝光线,用力推开开她,腰肢撞到了后面的柱子上。

小声的一句**,立马被市长的声音盖住。

“哎呀!还是财政局局长不忘初心,清正廉洁。这都是高科技发展的时代了,你还住在五六十年代的小瓦房,这房顶上的红瓦都生青苔了吧!”

一个光影闪到另外一边,那细腻的气息到了局长的下巴下。汗毛被撩动,又是一股推力。

什么情况,这是附了谁的体。怎么一直有人在动我们?

哎!我们好像被控制在他体内了。

那怎么办?什么样的人,能把小狐仙埋进人类的系统里?

不急!不急,先看看再说!

局长露出阴凉的眼,好像自己在市长眼前被威胁了一样。

“市长不愧有千里眼之称,虽说现在高楼大厦数不胜数,但贫穷之人还是住在土坷垃里!”

转过身子走下来,那破旧不堪的青砖三阶梯,随时可以把他摔翻在那里。

握着市长的手,那热泪已经滴在了手背上。抬头看着圆月,借着月光,更是满脸忧国忧民。

“你是不知道,看见那些乡亲们吃的饭,我的心有多酸。先天下之忧而忧,还有更多的亲人,等待我们的援助!”

话音刚落,一阵坍塌的声音,红色瓦房稀稀拉拉掉了下来,市长着急,

“你这还怎么住呀!两级小风一吹都成一片废墟了。走!今天跟我回家,咱们换个地方。”

财政局局长摇摇头,语重心长“这都是小事儿,修葺一下就好了。我这压着泰山的心,始终没有放下。”

用拳头锤着自己的胸口,“我要是再努力一点,那些深山里的人也不至于,吃个白馍馍还要等上一年!”

“这些问题会处理好的,钱多多老弟也要注意自己的身体呀……”

市长未说完的话,自从弟媳进来精神病院疗养,这个局长更是“肩负重任”。

“这一次你亲临上阵,村亲民反应的都很好。你顶着最毒的太阳,和他们一起下田,又是教他们养鱼的经验,又是上山采草药。一路实在辛苦。”

小木门咯吱咯吱,什么时候风从里面钻了进去。

财政局局长一直推脱,“天色已晚,市长早些回去休息吧,这每天日理万机的,身体才是革命的本钱!”

站在门口,扶着掉粉的墙,两声咳嗽。“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

市长边上车边点头,“只为百姓活,兢兢业业半辈子了,还是三间瓦房忧心天下啊!”

院里的小石榴树摇摆着,那点头的样子,像是在说市长已经走远了!

人类都是这样交流的吗?

门闩插上,还剩一只脚没有进门。轻柔哀叫,一只手搭在肩膀上。

搔首卖弄,“郎君好大气量,轻轻一推,我就卷在了柱子上,本来瘦弱的骨头,又要青一片紫一片。”

那腔调,局长一把拥入怀中。手掌放在腰上,手指一用力,上下……

顶梁的柱子都受不了那种叫声,唉呀呀~~呃呃~~

“局长真是讨厌”下巴的轮廓全在她的手里捧着。

“这热乎乎的皮肤,可真是让小女子诚惶诚恐呀!”

那你去吃点冰不就好了?局长脱口而出。

“什么?”

蕾丝分裂的声音,像莲藕的心,一个圆圈一个圆圈。两个人直接倒在沙发上。

“局长这沙发也不垫个垫子,硬邦邦的。都摁着屁股了。”

“是吗?我觉得这种木质沙发挺好的。”一股热潮涌动,澎湃汹涌都不足矣。

她上身的衣服拉链被扯了下来,局长两指一松,叮当滚落在水泥地的凹陷处。

“喝了酒就是不一样,局长这般热气腾腾,都快要把我融化了!”

“我不是说了吗?去那个什么……冰箱。对,你们不都有冰箱吗,去里面待一会!”

一把把她推了出去。

“钱多多!你是喝醉了吗?”在没有灯的黑暗下,她露出只有狐仙才有的绿眼睛!

双手一握住,“我们是同类呀!你看看,我也有绿眼睛!”

她看着钱多多,果真如此。“我们是不小心钻进来的,一时间出不去了。既然是同类,你为什么在这里?”

“我……”还没有来得及解释。

“他们都知道我不喝酒,如果不是会见重要的人。半两下肚,自然是S型走路,最保险!”局长那气势汹汹。

大腿下感受一阵凉风,她打了个寒颤。局长得意的脸靠近她,直接把她扔到地面的泡沫板上。

磕下去的疼,“啊!让她的脸色也变了。”

局长扯下领带,脱掉外套,整整齐齐的搭在那里。

都这个时候了,还想着把衣服放好。

她,这时才反应过来。捂着嘴,鞭子的声音响彻了整个房间。害怕的眼睛也找不到退路。

“用久了,就是顺手。想跑?那你来干什么!”

她听着一句话,不同的语气。这该如何回答。要不还是先溜走吧!

后背的冷汗流在他的鞋上,钱多多已经在脚边了。空中的手立马挥下来。

清脆的“噼啪”在空气中停留着,“你不是很喜欢吃青椒炒肉吗?这一次管够!”

又是一次没有犹豫的几鞭子,

像汹涌的风吹响树苗发出,“刷刷……刷……唰唰”快折断的枝干,还有那得意的笑,

狰狞的面目,让她不得不紧闭双眼。感觉地面都经受不住——脑裂了。

“等会,这家伙是怎么回事。脑子上的血管插错地方了吗?”那桀骜的眼神又立马平静下来。

“你们两个把他先控制住,我再给你们解释。”

钱多多松开她,走到一个房门前。她瘫痪在那里一动不动,“先让我缓一缓。”

脚一踹,那不堪一击的门,只是一个简单的挡板。被劈成了两半。

两个小家伙躲在床角,相互抱着对方。已经哭得不成样了,还不敢发出一丝响声。

那两米长两寸宽的皮带,轻轻打在床上,床单冒气哭泣的烟。

月光的朦胧更显得可怕,他们蜷缩地越来越近,相互抱着的胳膊,被捏出红色的印。

自从十五年前,妈妈被送进精神病院,这两个小家伙已经是“灰姑娘”的翻版。

求饶的力气没有发出来,看着慢慢逼近的步伐。

“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没有听见瓦房掉落坍塌的声音吗?还不快去修好!”凌晨一点的歇斯底里。

两个小家伙正爬下床,却被他一把扔了回去。又是一鞭子在墙上,黑色的摩擦力,让房子摇摇晃晃。

“别……别,你们别怕。我们是不会伤害你们的!”手里的鞭子扔出窗外。

“你们睡觉,睡觉。”狐仙不知所措的样子,着是人间的小孩吗?怎么这么胆小啊!

敲门的声音!一种警告的语气,“把眼泪擦干净,钻进被窝,睡觉!”

两个小家伙也很雷厉风行,熟睡的样子。

他又快步走到客厅,扶起起她,“那你……那我们怎么办?”

“我躲在小柴房里,是他的大儿子回来了,你们就正常交流。要不行,就先关闭自己的元气,让这个肉体自由发挥!”

两个狐仙拼命点头,“把这个柴房的门用链子锁上。”

快速整理衣服,又穿上外套。

打开大门,是大儿子。满脸笑容迎接,接过他的行李。

“知道爸爸奔波一天了,这里还有个好消息来报一报。”

“你回来就好,赶紧回洞里吧!哦,不是,赶紧进屋吧!”

灯还没有打开,大儿子就跪在地上,“爸爸这几年实在辛苦,照顾两个弟弟吃喝,还有为工作疲于奔命。”

头磕在地上发出的响声,局长的眼泪说来就来。“这不好了吗,你研究生已经毕业。还能想回来,就是我最大的幸福了,说什么苦不苦,累不累的。”

两个狐仙一看,着儿子太孝顺了。

开灯,看着还是那一套简陋的家具。地板水泥一个一个裂缝,坑坑洼洼。

父子坐在沙发上,爸爸握着儿子的手。“累坏了吧,我还专门替你熬了粥,等会儿尝一尝,看看老爸的手艺有没有长进。”

大儿子把新金矿的信息单给爸爸,“这个是市长让我转送给爸爸的,往后您就要更忙了!”

“什么转送呀!就为了这个新金矿的开采,我们都僵持三个月了。”

“你今天和他谈了一天,他才点头。培养你才是我的骄傲,不愧是我的长子。这几年出去,没有白学!”

局长心里美滋滋,这一下。那千里之内的地方,我就可以发号施令,自由自在了!

拍着大儿子的手,“这一次回来了,就好好带带弟弟们,抽着空再去看看妈妈。”

端起水杯,嘴在喝水,但眼神却在他身上。看看你有什么反应。

“精神病院里的院长和皋医生已经给我打过电话了,妈妈的病情……”眼泪从脸上滑下来,倒在爸爸的怀里。

“病情是越来越重,万一哪一天她……”

爸爸抱紧他,“没有万一,只要还有爸爸,这个家就还在。”

“以后就跟着爸爸好好学,做一个光明磊落,为他人着想的人。”

“我看后面的院子又塌了,让我去修一修。”

爸爸看着他的脸,替他抹着眼泪。“都这么晚了,你也去早点休息吧!”

儿子又拿出一对护膝,“天渐冷,这个高寒地区特有的一种植物,我用它做了这对护膝,来孝敬父亲的养育教导之恩!”

精致的护膝,纯黑的色泽,在这个灯光下竟然发着亮光,父亲看了两眼

“这可是你一根一根织出来的,再把这毛一根根嵌在里面。”

儿子点头,“防寒保暖效果很好,但他神奇的功效不在这里。”

“父亲用了就知道了!”

“还弄得这么神秘。”

“要不我先在替父亲戴上吧!”

屁股往后挪一下,还是坐的好好的。儿子从背包里拿出手套。

“不用这样,还带什么手套呀!”

“知道父亲节俭,东西也整理的干净,我自然要重视。”

看着儿子脱下自己的鞋,那谨慎的动作。

十五年前,把你妈送到精神病院的时候,还给我蹬鼻子上脸,拳打脚踢,摔锅扔碗。说要把我也送进去。

想不到走出家门这几年,你又回来了。可得好好利用住。

狐仙愣住了,剧情反转的有点快!这是亲生的吗?

没有我这个后盾,你在外面过得也不容易吧!

还得回来投靠我,在我的羽翼下,你才能体面地活着。

桌子凹陷处,掉落的珍珠衣链。一看就是女人的东西,难不成,他真的像妈说的那样。

人皮下藏着恶魔的心,把手伸向更多的鲜血里?

两个狐仙是忍受不了了,赶快撤呀!

点此继续阅读《精神病院里的emo》

小说推荐

赫语(赫语杨森)_(赫语杨森)全文阅读

2022-9-20 15:09:39

小说推荐

(张仁江云烟)国运:我的部下会修仙最新章节免费阅读_《国运:我的部下会修仙》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2022-9-20 15:10:47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