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琛钟娅)祝温书令琛全文免费阅读全章节免费阅读_(祝温书令琛全文免费阅读)全本阅读

现代言情小说《祝温书令琛全文免费阅读》目前已经全面完结,令琛钟娅之间的故事十分好看,作者“祝温书”创作的主要内容有: 不远处,侧边的草坪上,祝温书蹲在一颗盆栽旁,百无聊赖地逗着一只『毛』茸茸的萨摩耶,远远看,像一只小绵羊 令琛没出声,也没在继续上,只是盯着她的背影看了很久 怕再有动作,她在等他的画就会打破 直他看不远处另一只狗狗跑过来,和祝温书的萨摩耶玩了会儿,两只狗便一起朝出口跑...

小说:祝温书令琛全文免费阅读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祝温书

角色:令琛钟娅

现代言情小说《祝温书令琛全文免费阅读》的作者是“祝温书”。梗概: 唉。 一会儿了车还是要这样尴尬吗? 想着, 车停稳了, 令琛垂在身侧的手抬:“车——” “哟,祝老师也在呢?” 一颗脑袋突从车里探出来。 等祝温书说话,他又自问自答:“哦对,高中同学结婚, 你们一个班的。” 那手不鬼不觉垂下,令琛偏头看令兴言, “你怎么来了?” “我刚下飞机,小周来接我,顺便接你咯

评论专区

我家后院的精灵世界:作者改邪归正,大家可以散了

谈笑江湖:这个作者还有个马甲,写了一本龙龙龙,很温馨的一本书,有兴趣的可以看看。

山海八荒录:得了吧,这本书暂时是作者兴趣使然的东西,一个月写个三四章,入v遥遥无期。你又没花钱还有什么资格想让作者爆肝写给你看。真把自己当大爷了?

祝温书令琛全文免费阅读

祝温书令琛全文免费阅读第26章  

还是那辆熟悉的黑『色』商务车。
  绕喷泉,  徐徐停在祝温书面前时,她脸看来泰自若,实则心里慌一批,甚至想落荒而逃。
  怎么就一时脑抽,  了条那么尬的消息。
  自以为很可爱吗?
  完了想撤回,  一回头却看见本尊已经站在她身后了。
  好在令琛看了眼手机,  有说什么。
  可能也是被她尬到无语了。
  两人就这么站在屋檐下,  隔着两步距离,  谁都说话,  像被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尴尬包裹着。
  唉。
  一会儿了车还是要这样尴尬吗?
  想着,  车停稳了,  令琛垂在身侧的手抬:“车——”  “哟,祝老师也在呢?”
  一颗脑袋突从车里探出来。
  等祝温书说话,他又自问自答:“哦对,高中同学结婚,  你们一个班的。”
  那手不鬼不觉垂下,令琛偏头看令兴言,  “你怎么来了?”
  “我刚下飞机,小周来接我,顺便接你咯。”
  令兴言目光在祝温书和令琛身扫一圈儿,忽身下车,  去拉开前排副驾驶的门,“我坐前面吧,风大,你俩也别在这儿干站着了。”
  刚刚进来的时候他就看见令琛了,见他低头站着,旁边站了个年轻女人,  两人互不搭理。
  隔着玻璃他看出是祝温书,心说令琛在这种公共场合也不道避避人,就这么堂而皇之地站人旁边。
  等开门是祝温书,又觉令琛干站着是合理的。
  等两人了车,令兴言动打破沉默。
  “祝老师,我家小孩最近在学校表怎么样?”
  “他啊……”  祝温书瞥了令琛一眼。
  不愧是兄弟俩,话术都一样。
  接收到祝温书的目光,令琛道她什么意,也说什么,撇头看向窗外。
  “最近挺乖的,周做的小话筒还被老师拿去别的班展示了。”
  令兴言笑:“嚯,还挺厉害。”
  他刚说完,手机里估计进了什么新消息,眼睛立刻就盯着屏幕去了。
  车内再次安静下来,祝温书有点不道该看哪儿,是也拿出手机摆弄。
  好这时施雪儿给她来消息。
  【施雪儿】:祝老师!

  【施雪儿】:令琛今天也参加同学婚礼!
  【施雪儿】:[图片]  她的图片是在微博看见的,不是哪位宾客的,随时泡在令琛微博广场的施雪儿很快便了。
  照片的场景很眼熟,是祝温书那一桌,她一打开便在照片角落里了在吃饭的自己。
  虽是一个侧脸,她对自己的身影还是很敏锐。
  【施雪儿】:你参加同学婚礼!
令琛也参加同学婚礼!
  看到这句话,祝温书突有点紧张地握着手机,总觉自己之前跟她和祝启森撒的谎可能要被戳破了。
  【施雪儿】:四舍五入就是我跟令琛参加婚礼了!
  【施雪儿】:你就是我跟令琛的桥梁!
  祝温书:“……”  【祝温书】:哈哈,巧啊。
  施雪儿估计继续逛微博去了,想找点其他新鲜照片看,再回消息。
  祝温书又看了两遍那张照片,心里想着不道其他人有有拍到她的丑照。
  虽可能有人在乎她这个背景板,美了一辈子的祝老师多少是有点包袱在身的。
  她趁着车里人说话,悄悄打开微博,搜索“令琛”两个字。
  顺着实时微博看,果出来挺多今天婚礼场的照片。
  一张张看下来,祝温书稍微放了心。
  虽背景有些杂『乱』,祝老师还是抗住了各种死亡角度的。
  不带“令琛”关键词的微博也并不是今天的照片,祝温书再往下一划,看见一条热度挺高的微博。
  博是个娱乐营销号,蹭着最近的热度搞了个投票——到两千万,和睡到令琛,你选哪个?
  四千多人参加投票。
  祝温书点进去看了一眼,居!
竟!
足足有两个人!
选了睡到令琛!
  这是她意料到的,当今社会居还有两个不为金钱所诱『惑』这么纯粹的『色』痞。
  看太投入,祝温书恍惚中听到令琛好像在跟她说话。
  要抬头,前方又有车流汇入,司机一脚急刹,刹了个祝温书猝不及防,手机哐当落地。
  后祝温书眼睁睁看着它滚落到令琛脚下。
  后又眼睁睁看着令琛弯腰捡手机——  等令琛递来,祝温书就几乎是伸手去抢。
  可惜她还是慢了一步,能在令琛垂眼看向屏幕的前一秒抢走手机。
  “……”  原本就安静的车厢变更安静了。
  不令琛的视线是顺势扫屏幕,祝温书也不道他看看清。
  总之,她拿到手机后就立刻按灭屏幕看着车窗不再说话。
  了会儿。
  祝温书盯着车窗里令琛的倒影。
  他的嘴角,好像,弯了一下。
  是在笑吧?
  是在笑吧!
  果还是被看见了。
  祝温书悄悄翻了个白眼。
  四千多人里有两个人选择了你这很值高兴吗?
  几分钟后,祝温书实在受不了这诡异的沉默,动开口跟前排的令兴言说话。
  “对了,这都十一月了。”
  她说,“今年学校的迎新艺术节每个班都要出节目,渊渊要不要去报个名啊?”
  想到家里有个令琛,祝温书又补充,“他应该会唱歌或者弹琴什么的吧?”
  “他啊?”
  令兴言忙着回复消息,头都回,“唱是能唱,弹也能弹,就是有点拿不出手。”
  “……艺术节是个表的好机会。”
  祝温书又扭头看令琛,“你要是有空也可以教教他。”
  也不是教。
  当时他教差点想把那价值几百万的钢琴砸了。
  后来又教唱歌,倒是跑调了。
  因为就他妈压根不在调。
  “教他,我还不如去卖身。”
  祝温书:“?”
  “反都是折磨。”
  令琛懒洋洋地抻抻腿,侧头靠着车窗,“卖身还有钱赚。”
  “……”  -  今天其实还是张瑜眀的生日。
  把祝温书送到家后,令兴言回家换下风尘仆仆的衣服,喝了口水,去陪令渊看了会儿电视,便又准备去公司开会。
  出门前,他指指桌一个箱子。
  “这是我给张老师送的两瓶好酒,你一会儿带去啊,仔细点。”
  令琛应了声“哦”。
  等令兴言走后,令琛去房里听编曲团队给他来的新歌demo。
  这一听就是四个小时,等他摘下耳机抬头,天『色』已暗。
  最后他也换了身平常的衣服,拎着令兴言送的红酒出了门。
  张瑜眀地位虽高却不爱铺张,六十大寿就请了十几个好友,在郊区一家私密『性』很强的餐厅开了个包厢。
  令琛到时,包厢里几乎已经坐满了人。
  在座都是熟人,什么客套寒暄的流程。
  一会儿,包厢门又被推开。
  一个穿着素『色』风衣的中年女人一面进来,一面摘下墨镜,往里扫视一圈。
  “哟?
我居最后到的?”
  有人笑道:“应该的应该的,宋老师哪次演出不是压轴?”
  宋乐岚斜他一眼,又指指令琛:“老了老了,被拍死在沙滩了,在都是令琛压轴了。”
  令琛闻言是笑了笑,立刻身帮她拉开身旁的座椅。
  今天这场饭局算大咖云集,绝大多数都是张瑜眀这样的幕后人员。
  真在台前的艺人,有令琛和这位最后到的宋乐岚。
  不同令琛这种后之秀,宋乐岚红了十几二十年,即便在产出少了,也人会质疑她的地位。
  粉丝经济时代,什么打投榜见不到宋乐岚的身影,她的老歌却常年霸占各种音乐软件收听榜。
  不宋乐岚嘴虽说自己被拍死在沙滩,实际对晚辈很照顾。
  尤其是令琛,她很欣赏,平时完把他当弟弟在看待。
  跟张瑜眀打了招呼,宋乐岚脱下外套,坐到令琛身边。
  抬手的那一刻,令琛注意到她手腕带着一条亮晶晶的钻石手链。
  -  熟人饭局轻松自在,推杯换盏,连向来不沾烟酒的令琛也陪着喝了两杯红酒。
  当,他不喝酒的原因除了保护嗓子外,也是源他酒量是真的差。
  这才第三杯下肚,他便已经了脸,连脖子都透着一股红。
  “令琛,你怎么回事哦。”
  忽,宋乐岚用有两人听见的声量说道,“从我进门开始你就盯着我手链看。”
  令琛低头笑了笑,“很好看,哪儿买的?”
  “买的?
这你就瞧不我了,这可是巴塞洛缪公开的设计款,专门送我的,哪儿买去?”
  令琛淡淡地“嗯”了声,“确实很特别。”
  宋乐岚:“怎么,想买一条送人?”
  令琛:“嗯。”
  宋乐岚把声量压更低,“女朋友?”
  令琛:“不是。”
  “嗐。”
  宋乐岚觉挺好笑,自己在娱乐圈泡了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见到提到“女朋友”会脸红的男明星。
  她也不是打破砂锅问到底的人,是『摸』着自己的手链,笑『吟』『吟』地说,“其实这手链有两条,一个是我手这双链的,还有一条单链的,适合年轻点儿的女生。
我本来想送我宝贝,你令琛要是开口呢,也不是不可以送你,多大个事儿。”
  “不用送,我给你钱。”
  随后,令琛端着高脚杯,轻碰她面前的酒杯。
  后抬头,一饮而尽。
  “感谢割爱。”
  “咱们这么熟就不谈钱了,你姐这可是世界唯二的东西,你一杯酒就打我啦?”
  宋乐岚憋着笑,“码三杯吧。”
  -  和一天连吃两场席的令琛不同,祝温书回到家后,就再出门,晚饭也是外卖解决的。
  虽是周末,年轻教师身压着各种职称压力,周刚结束了一次赛课,紧接着又要准备新的公开课。
  这次祝温书又是作为实验小学的青年教师代表,不敢有一丝马虎,备课提纲都写了一遍又一遍,确认无误后才开始动笔写文。
  夜里九点,她写投入,桌边的手机突响。
  见是令琛的微信语音来电,祝温书有点懵。
  不道这么晚了,令琛找他还有什么事。
  “喂?”
  接来,对面迟迟有说话。
  又喂了两声,还是听到回应,祝温书以为他是不小心摁到了手机。
  准备挂掉,他却开口了。
  “祝温书。”
  就三个字,祝温书隔着屏幕都闻到了浓重的酒味。
  她问,“你喝酒了”  “嗯,喝了点。”
  你自己听听你那声音,是喝了点吗?
  “噢……”  祝温书说,“什么事啊?”
  令琛又说话。
  了会儿,才问道:“你在干嘛?”
  “我在备课。”
  “哦。”
  听筒里,祝温书听到了呼啸的风声。
  也不道他在在哪儿。
  “你喝多了吗?”
  “。”
  嗯。
  那就是喝多了。
  祝温书叹了口气,“你要不喝点水,早点休息。”
  令琛:“祝温书。”
  “啊?”
  祝温书应了之后,他又声儿了。
  沉默许久,祝温书看着自己电脑写了一小半的备课文档。
  “你要是什么事的话……”  令琛似乎是猜到了她要说什么。
  “别挂。”
  许久,祝温书才低低地“哦”了一声。
  房的窗户半开着,偶尔有风吹进来,裹挟阳台零落的花香。
  屋子里有说话的声音,电脑自带的键盘也有再被敲打,有手机的通话时再一秒秒跳动。
  “祝温书。”
  令琛突又开口。
  “嗯?”
  “你喜欢钻石吗?”
  这头尾的问题让祝温书有点懵,想到对面是一个喝醉酒的人,她也太严肃。
  “谁不喜欢。”
  又看了眼文档,心想自己要是不喜欢钻石,干嘛这么晚了还再加班。
  “我恨不用钻石来造房子。”
  电话那头的令琛轻笑了声。
  “你这么说,我去卖身才买。”
  “……”  醉汉,醉汉。
  祝温书一直在心里提醒自己,醉汉的话不要往心里去。
  心跳还是不可避免地漏了一拍。
  为了不让长久的沉默暴『露』自己,祝温书转着眼珠子,张口就说:“你卖身能有你卖艺赚钱吗?”
  “那可不好说。”
  令琛声音里带着明显的醉意,平时那么沉,听着有点轻佻,“毕竟有两个人选我,四千万这不就到手。”
  祝温书:“……”  她看向窗外,紧抿唇,压住嘴角的笑意。
  “祝温书。”
  他又叫了她的名字。
  “嗯?”
  “如果是你,你会怎么选?”
  “?”
  祝温书懵了一下,才反应来令琛再问什么。
  两千万,和睡到令琛,选哪个?
  哪儿本尊把这种事情问出口的啊!
  果是醉汉。
  “我堂堂人民教师,为人师表……”  祝温书胸腔里砰砰跳,“我凡犹豫一秒,都是对那两千万的不尊重。”

小说推荐

(大秘书)沈颜秦闵哲最新章节免费阅读_《大秘书》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2022-9-20 12:41:50

小说推荐

夏漓鸽夏浅语《夏漓鸽容焱齐烨大结局》全章节免费在线阅读_夏漓鸽容焱齐烨大结局全文阅读

2022-9-20 12:42:02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