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琛张瑜)祝温书令琛小说全章节阅读_(令琛张瑜)最新热门小说

精品现代言情小说《祝温书令琛小说》,赶快加入收藏夹吧!主角是令琛张瑜,是作者大神“祝温书”出品的,简介如下:说完也不等祝温书再说什么,拉着王小鹏就打算走“等会儿”她刚转身,便听见令琛的声音再次想起“这会儿是不是该您这边道歉了?”...

小说:祝温书令琛小说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祝温书

角色:令琛张瑜

热门网文大神“祝温书”的新书《祝温书令琛小说》墙裂推荐给大家阅读。精彩无弹窗版本简述:这样的环境下,连琐碎的工作都显得不那么烦人。祝温书轻声哼着歌,批改完家庭作业,在todolist第一项后面画了一个勾。下一项,是通过钉钉群布置国庆假期语文作业。本来轻松的心情,在向家长发布作业的内容的时候突然蒙上了一层薄雾

评论专区

聊斋大圣人:拉黑作者系列

仙武世界大反派:无限流,第一个世界寻秦记,各种嘲讽项少龙好色,结果自己收了寡妇清纪嫣然还有那个谁舞姬还是啥。第二个世界强娶冯素珍 = =脸在哪?

女皇调教日记:无聊透顶,经常莫名其妙插上一段这空气如何如何,这椅子如何如何,他爷爷如何如何,大段大段作者(没错就是作者)的内心戏,无聊又让人烦躁的解释。意淫到恶心的背景世界, 文笔真是差的没边了。

祝温书令琛小说

祝温书令琛小说第7章  

有那么一瞬间,祝温书很后悔自己为什么要答应帮祝启森这个忙。
或者说,她为什么要图省事儿直接去联系令琛。
算了。
祝温书叹了口气,直接切断这个话题。
【祝温书】:你当我没问吧。
令琛没再回。
秋阳杲杲,细碎的光晕穿过窗户洒落在办公桌上,有老师去楼下摘了桂花上来,整个办公室都荡漾着清淡的香气。
这样的环境下,连琐碎的工作都显得不那么烦人。
祝温书轻声哼着歌,批改完家庭作业,在to do list第一项后面画了一个勾。
下一项,是通过钉钉群布置国庆假期语文作业。
本来轻松的心情,在向家长发布作业的内容的时候突然蒙上了一层薄雾。
假期作业,向来是教研组统一布置安排。
这次国庆节的语文作业也没什么特别的,只是让孩子们写一篇小游记。
只是一想到别的小孩作业里都会出现爸爸妈妈或者爷爷奶奶,而令思渊很可能又只有保姆的监督,祝温书就觉得可怜巴巴。
如果她没记错的话,令琛自己也是单亲家庭。
不过高中那几年,祝温书对令琛的了解也仅到此为止。
更多的信息,还是来自于他成名之后,各种来路不明的爆料。
据说,他的妈妈去世很早,而爸爸几乎是个地痞,嗜酒、赌博、暴力,一样不落。
不仅从来没有尽过一个父亲的责任,还在前两年频繁向令琛索取巨额赡养费。
这种家庭背景,在早些年的娱乐圈屡见不鲜。
所以一度有人认为这是令琛背后的公司故意给他立的美强惨人设。
流言纷纷,令琛从未回应过。
但祝温书知道,这些应该都是真的。
那些黯淡的高中时光,他破旧的衣服,脸上的新伤旧患,应该都是这些流言的佐证。
既然这样,令琛为什么还不吸取教训,做一个尽责的父亲?
祝温书记得她实习那会儿,她的教习老师跟她说过,现在很多家长不负责,必要的时候老师须得拉下面子苦口婆心地去劝说家长,否则孩子就真的没人管了。
唉。
祝温书叹了口气,怀揣着人民教师的良心与责任,拿起手机给令琛发了一条消息。
【祝温书】:你国庆期间有空吗?
【c】:没有。
“……”【祝温书】:我理解你现在正当红,工作很忙,但真的一点空闲时间都没有吗?
【祝温书】:哪怕只是一个晚上?
【c】:?
【祝温书】:?
【c】:抱歉。
【c】:我卖艺不卖身。
祝温书:“……”她的拳头真的是捏了又捏。
以前的令琛明明不是这样的!


虽然他们接触不多,但他绝对不是这种人。
娱乐圈果然是个大染缸。
祝温书不想再跟他对话下去,直接把作业内容复制一遍甩过去。
【亲爱的家长们!
我们即将迎来美好的国庆节,在这个金风送爽,秋色宜人的日子,鼓励大家带着孩子走出家门,亲近大自然,届时语文作业为一篇游记,主题自定,以动物园、植物园为佳。
江城实验小学全体教职员工祝您国庆快乐!
】点击发送键之前,祝温书顿了顿,把最后一句话删掉。
你还是别太快乐了。
-因为教师有带薪寒暑假,所以祝温书不打算在国庆七天去人挤人。
原本计划着回家陪爸妈,但老两口又临时起意跟同事一起出门自驾游了,于是祝温书只能一个人待在江城过节。
每天在网上看别人挤破头的日子也不错。
祝温书买了许多零食水果堆在家里,把平时没时间看的综艺和剧全都刷了一遍,从早到晚穿着睡衣,只有外卖和快递能让她打开家门。
仔细一想,似乎完全复制了她那位室友的生活。
说起合租室友应霏,祝温书刚开始还对她的生活习惯非常不理解。
作为一个全职插画师,应霏的工作和生活全都在她那个次卧里,平均两三天才出一次门,整个人就像瘫痪了一般长在床上。
轮到祝温书自己了,她比应霏还过分,整整六天没见人。
到假期最后一天,还是应霏看不下去了,拉着她一起去附近的公园晒太阳。
不知是不是因为小孩都被家长带去旅行了,今天的公园格外清净,连下棋逗鸟的老人都没几个。
只有那个最出名的能看见整个江城全景的摩天轮有人游玩。
二十来度的天气,一年中也就这么几天。
祝温书和应霏一人占了一张长椅,无所事事地浪费了两个多小时的时间。
日影无声斜移,光柱里飘飘摇摇的落叶从祝温书鼻尖拂过。
她睁开眼,目光在半空中找不到目标,好一会儿才思绪回笼,视线左移,看向应霏。
“六点了,回去吗?”
应霏拿报纸盖着脸,瓮声瓮气地“嗯”了一声。
然后又静止了五分钟,才揭开报纸。
“走吧。”
太阳已经快要落山,两人揣着兜,慢悠悠地离开公园,去步行街吃了晚饭,这才掉头回家。
打开门,低头换鞋时,祝温书突然“呀”了一声。
“怎么了?”
应霏问,“拖鞋烫脚?”
“不是。”
祝温书撩起袖口,皱眉道,“我手链不见了。”
“啊?
丢啦?
是不是你出门就没戴啊?”
“不可能,我就算不出门也每天都戴着的。”
嘴上虽然很笃定,但祝温书还是进房间看了一下首饰盒。
见里面没有那条手链,她又翻找了床头以及卫生间。
在自己房间没找到,祝温书趿拉着拖鞋急匆匆地到厨房和客厅找,连沙发缝都翻了。
见她这么着急,应霏也帮忙四处找。
“什么样子啊?”
“珠串手链,粉水晶。”
两人在屋子里找了一圈儿没见到,基本断定是丢在公园或者步行街了。
应霏说:“看样子得回公园一趟,就是不知道有没有被人捡走。”
“我自己去找吧。”
祝温书叹了口气,“你不是还要交稿吗?
先去忙吧,实在找不到就算了。”
“没事,反正不拖延到晚上我也不会动笔的。”
应霏穿上外套,朝她招招手,“走吧。”
祝温书其实不想麻烦应霏陪她走这一趟,但她实在喜欢这条手链,又担心自己去晚了被人捡走。
于是两人离开家门后便分头行动,应霏去步行街看看,而祝温书则返回公园。
秋天昼短,祝温书走的极慢,一路上低头寻找。
到公园门口时,夜色已经席卷天边。
远远看去,公园中心的摩天轮已经亮了灯,霓虹在半黑的夜空中闪烁。
原本开放的公园大门却莫名拉上了栏杆隔离带,旁边还站了几个挂着工作牌的人。
祝温书有些莫名,试探着走近几步,还没来得及开口,就有一个男的上前阻止她继续靠近。
“不好意思,公园这会儿被清场了,不能进了。”
“……”祝温书点点头,说好,转身走了两步,拿出手机问应霏找到没有。
【应霏】:没有啊,步行街这么多人,我找了几遍了,如果真丢在这里肯定被人捡走了吧。
祝温书捏着手机,踌躇转身。
走了两步,又不甘心的回头看公园大门。
这条手链其实算不上珠宝,只是装饰级别的水晶石。
但却是她去年入职时,用第一个月的工资送给自己的礼物,纪念自己教师梦的成真。
对现在的祝温书来说,是很贵重的东西。
如今突然丢了,祝温书不甘心就这么放弃。
而且公园突然被清场,反而是好事,至少流动游客少了,减少了手链被捡走的可能性。
摇摆片刻,祝温书转身走向隔离带。
“请问你们活动什么时候结束?
我要进去找个很重要的东西。”
“这……”男人看了眼腕表,又回头和同事窃窃私语几句,这才有些为难地看向祝温书,“不好说啊,我们刚开工呢,快的话两三个小时拍完,慢的话可能得半夜了。”
两三个小时……想到明早要上班,祝温书又开始犯难。
“姑娘,你要不就明天再来吧。”
见她满面愁人,男人说,“而且这黑灯瞎火的,你现在就算进去也找不到啊,还不如白天来找呢。”
也只能这样了。
祝温书拖着沉重的脚步,垂头丧气地点头。
“那你们晚上——”话说到一半,祝温书发现这群工作人员的目光突然全都聚集到同一处,随后去拉开隔离带。
顺着他们的视线转身,祝温书看见一辆黑色商务车缓缓驶来,于是立刻自觉地退开一步,给他们让路。
然而这辆车却在她身旁缓缓停下。
祝温书愣了一瞬,立刻又退后一步。
车依然迟迟不动。
片刻后,车窗降下。
夜色朦胧,车里只开了一盏小灯。
但祝温书依然能看清,陷在黑暗里的,令琛的轮廓。
他窝在座椅里,歪着头看过来,漆黑的瞳孔的微弱的光亮里格外摄人。
眼前的这张脸实在难以穿越时光,和记忆里的少年对应起来。
乍然四目相对,祝温书还是会莫名的晃神。
凉风习习,四周安静得只有虫鸣。
“祝老师,你再看下去我要收费了。”
祝温书:“……”恍然回神,祝温书面无表情地别开脸。
其实祝温书并不意外令琛会出现在这里,这个公园的夜景很出名,平时不少名人来取景。
看到隔离带的时候她就知道肯定又是哪个明星团队在这里拍摄。
只是没想到这么巧,居然能在自己走投无路地时候碰上熟人。
于是,祝温书调整了一会儿情绪,努力装出一副特别惊喜的样子,转过头说道:“令琛?

你怎么在这儿呀!”
令琛轻轻瞥她一眼,心知肚明的轻哼了声,朝她抬抬下巴。
“上车吧。”
“好的!”
车里除了司机只有令琛一人。
祝温书落座后,抬起头正想跟他说话——目光交汇的那一刻,令琛却倏然收回视线,闭眼窝在座椅里睡觉。
全程一言不发,仿佛把她当空气一般。
都不问她来这里干什么的吗?
气氛莫名就变得有些尴尬。
祝温书欲言又止地盯着令琛,寻思着主动开口会不会打扰到他。
这时,令琛似乎是感受到祝温书的视线了,突然睁开眼看着她,恍然大悟般问道:“对了,你来干嘛的?”
“……”祝温书,“我来找个东西。”
“哦。”
令琛没什么惊诧的表情,转头看着车窗,语气平淡,“什么东西?”
“一条手链,应该是下午丢在这里的,刚刚回来找,没想到进不来。”
祝温书说,“谢谢你能带我进来。”
令琛突然转过头看她,却没立刻说话。
片刻后:“这么晚了还找?”
祝温书虽然目光直视前排,但能感觉到,当她说出一条手链后,令琛的视线不再惺忪,而是直勾勾地落在她侧脸上。
她感觉有点不自在,低下头理了理头发。
“嗯,找不到我睡不着。”
令琛:“很特别吗?”
“嗯。”
祝温书点头,“特别贵。”
“……”汽车缓缓朝摩天轮开去。
祝温书观察着车外的道路,盘算着在哪里下车,方便她开始寻找。
身旁的男人冷不丁开口道:“男朋友送的?”
祝温书的注意力全在道路上,随口就答:“什么男朋友,我自己买的。”
狭小的车厢空间把每一个小动静都放大。
静默片刻后,祝温书清晰地听到他好像轻嗤了一声。
“你居然还是单身?”
这是什么语气?
祝温书莫名听出了一股“你可真垃圾啊这么多年了还是单身”的嘲讽意味。
“嗯,算是吧。”
令琛:“什么叫算是?”
祝温书慢悠悠地转头看向他。
“跟您差不多,去年刚离婚带俩娃。”
“……”

小说推荐

(妃同寻常)楚灵楚姚雪_楚灵楚姚雪精彩小说

2022-9-20 10:50:39

小说推荐

《我能十倍返还》辛妘李晴最新章节阅读_(我能十倍返还)全本免费在线阅读

2022-9-20 10:51:19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