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念容璟玉重生之摄政王妃好凶残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重生之摄政王妃好凶残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春衣台

角色:沈念容璟玉

简介:沈念,将军府嫡出大小姐,风华绝代,一手剑术出神入化,却因一个男人,被众人贴上“花痴”之名,被世人耻笑议论,而她呢,自以为找到了真爱,不惜退了与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摄政王的婚约,只为追随心上人,却害的祖父气死家中,兄长也死在盗寇之手,就连忠君爱国的父亲,也被扣上“勾结外敌,企图起兵造反”的罪名
世代清白的将军府,因为她家破人亡!她更是死在了最信任和最爱的人手上!
重活一世,她必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手刃仇人,扒皮抽筋,拆骨饮血,以报心头之恨!

书评专区

人类不死以后:粮草—。

娱乐大顽家:这本书真是鸡肋,入V时作者白纸黑字摆明车马就是要水,呵呵,作为读者我也低调华丽心安理得的说,看盗版喽

追凶韩国:上架之后不知所云,主角重生成孩子记忆能接受,死掉的人也有记忆那了啥事?

重生之摄政王妃好凶残

《重生之摄政王妃好凶残》部分章节免费试读

第4章 班师回朝

沈思怡此时正靠在软榻上,两名婢女一个垂着腿,一个捏着肩,那双时常闪烁着精光的眼睛看向手指捏着的纸条,嘴角勾出一抹弧度,温婉的面孔已经变成了尖酸阴险的模样。

沈念跨步进来正好瞧见,挑了挑眉,轻声唤了一句“妹妹”,吓得沈思怡手一抖,纸条飘到了沈念的脚下。

“原来父亲和哥哥要回来了啊,”沈念弯腰捡了起来,看到纸上写着的字,眼里藏不住的喜悦,快步走到软榻边上,一屁股坐了下来:“妹妹可真厉害,祖父都还不知道父亲他们要班师回朝,你就已经收到消息了呢!”

脸上的笑容崇拜的让沈思怡有些飘飘然,心里那点心虚瞬间被忽视,甚至还觉得沈念愚蠢至极,都不问问自己这纸条哪里来的。

下一秒——

“不过,妹妹这纸条是谁给的,可不要被骗了。”沈念面色认真,状似担忧道,余光却瞥向纸条上一眼就认出的熟悉字迹,心里冷笑,原来,沈思怡这时候就已经勾搭上了二皇子啊。

沈思怡还没得意几秒,听到她的话心里咯噔了一下,眼底有些慌乱,支支吾吾道:“我、我托朋友帮我留意的,毕竟战场上太危险,我担心父亲和、、、大哥。”

沈念皱了皱眉头,沉思片刻,又道:“你的这位、、、朋友倒是厉害,竟连战场上的动向都能掌握。”

不知道是不是沈思怡的错觉,她怎么觉得沈念话里有话,心思转了又转,刚想到一番说辞,还没等开口,沈念就换了个话题。

“妹妹上次落水着了寒,现在怎么样了?”

“。。。已经好多了。”沈思怡见她不再问纸条的事,悄悄松了口气,笑吟吟的接着沈念的话:“姐姐不必担心。”

沈念轻笑,点点头:“那就好,以后妹妹可要小心一点,这回掉的是水,下回掉的…可不知道是什么呢。”

沈思怡心里一梗,听着她的话只觉得不得劲,一口气憋在胸膛处不上不下的卡着难受极了。

“妹妹记下了。”

沈念理了理衣摆,不动声色的将那张纸条藏进袖口,站起身往外走去:“我先回去了,不打扰妹妹休息了。”

“啪!”一个茶杯被砸在地上,沈思怡一脸凶意的瞪着几名婢女,忽然伸手朝其中一个打去:“贱婢,沈念来了怎么不通报一声!”

“是,是大小姐不让通传的。”那个婢女惊恐的抖着身躯,跪在地上求饶。

平时低垂的脸暴露在沈思怡的眼前,只见一双如小鹿般清澈的眸子慌乱不已,小巧的鼻子看着还有几分精致,被掌掴过的脸颊泛着红,倒多了一些脆弱惹人疼。

“贱婢,长得一副狐媚样子!”沈思怡伸手又是一巴掌,瞧着面前这个卑下低贱的奴仆,心里更加不快。

她不是沈氏的血脉,自是长得不如沈念,平时仔细装扮自己也只能说是小家碧玉。

因此,找来伺候自己的婢女都是姿色平平,如今倒是漏了一个。

“莲沁,发卖到青楼。”阴冷的声音传了出来。

沈思怡身侧站着的贴身婢女立马拖着地上的婢女出去,尖锐的求饶哭喊声在余下几人的脑海中不停旋绕。

几人忍不住又把头低了低,几乎是跪趴在地上,诚惶诚恐,生怕自己成为下一个。

见状,沈思怡心里痛快了不少。

过了两日,城门大开,城内百姓簇拥着挤在一块,熙熙攘攘的高呼“骠骑大将军”,也就是沈念的亲爹。

也有小部分少女尖着嗓子喊着“沈少将军”,也就是沈念她亲哥。

沈念坐在一旁茶楼上,端着茶杯的手有一下没一下的扣着杯壁,目光期期艾艾的看向城门,心里有些激动,从她重生回来,还没与父亲兄长见过。

她记得这次打仗不算艰险,甚至是有些轻松,主要是对方兵力不足,却不知为何在边疆叫嚣,还屡次残害居住在边疆附近的中原子民。

当今圣上宅心仁厚,不愿放纵这样的恶举,便派父亲和兄长去警告击退。

铁骑声整齐划一,三万精兵身披铠甲,手持兵器,目不斜视的朝着人群走来。

为首的中年男子骑着高头大马,身披黑色战甲,手上提着一根亮银八宝黑缨枪,衬得他杀伐果断。

斜后方跟着的年轻男子同样骑着良驹,身着虎头亮银甲,腰间悬挂着的白虎剑泛着逼人的冷意,不苟言笑的俊脸看上去刚毅又冷酷,惹得不少女子脸红心跳,怀春尖叫。

来了!

沈念猛地站到了窗边,手搭在窗台上,手指死死的抠住,眼里只有两个至亲的身影,依然是记忆中的脸,在她心中却是隔了一次生死。

沈念看到自家哥哥身上被扔了不少手绢,红的粉的蓝的黄的五彩斑斓,甚是好看,同时,哥哥的脸也越来越僵,忽然笑开了怀。

炙热的目光追随着自己,沈修齐不是没发现,顺着看过去,才发现是自家妹妹,脸色瞬间回温,朝着她一展笑颜,引得人群一阵尖叫。

“啊!!!少将军,少将军在对着我笑!!”

“少将军我要给你生猴子!”

“少将军、、、”

沈修齐驾着马,追上前面的父亲,侧头提醒了一句,几乎是同时,沈父跟沈念视线撞上,沈念娇娇的笑着,伸手挥了挥,沈父严肃板正的表情未变,眼中却柔了几分。

沈氏父子带着精兵朝着皇宫走去,到了宫门前,三万精兵又各自回了驻地,沈父自觉下马,朝着早已等待在宫门处的林公公拱手:“林公公。”

“骠骑大将军一路舟车劳顿,辛苦了。”林公公握着一根拂柳,圆润的脸笑眯着眼睛,看着倒是和蔼可亲,但能爬上御前太监,稳坐十几年,怕是也不简单。

“爹,我就先回府里了。”沈修齐在一旁出声。

知子莫若父,沈父摆摆手,还将腰间藏着的一个木雕递给沈修齐:“给念儿的。”

沈修齐接过,向林公公拱了拱手,便翻身上了马,直奔将军府。

身后林公公笑得一脸慈祥,感慨道:“少将军真是越来越有大将军您当年的模样了啊!”

沈父爽朗大笑,同林公公去了议事殿。

另一边,沈修齐刚换了衣裳,拿上沈父交代的木雕和自己找来的小玩意儿就往沈念的院子走。

“大哥!”沈念也才刚回府,一过拐角,她就眼尖瞧见一角玄青色的衣摆,抬眼望去,正站在自己院子**的人不就是自己的兄长嘛。

“念儿。”沈修齐站在院子里,听到呼声转了过来,刚开口就被撞了个满怀。

“这是。。。受欺负了?”脱下铠甲的沈修齐浑身流露出温雅清丽的气质,俊逸的脸上此时有些严肃,摸着自家小妹的后脑勺,眉头紧皱。

“没有,就是想你和爹爹了。”沈念将头埋进哥哥的怀里,声音闷闷的,努力将哽咽声憋住,但只要一想起前世兄长和父亲的结局,她就心痛难抑。

“我们这不是回来了,哥哥可是连祖父那都还没去,就来找念儿了。”沈修齐温声细语的哄着沈念,眼底的宠溺像是要溢了出来。

“噗嗤,那念儿还得谢过哥哥啦!”沈念笑了起来,从沈修齐的怀里退出来前还不忘蹭了蹭,硬是将脸上的鼻涕眼泪沾到他的衣服上才行。

沈修齐就那么站着,仍由面前的女孩作为,末了才不紧不慢的说了句“调皮”。

沈念带着人进了屋,给自己和沈修齐各倒了杯水,正收回手,眼前出现了两样东西。

“给你,这个木雕是爹让我带给你的,另一个是我在边疆无意中看见的,觉得好玩,就带回来了。”沈修齐喝了口水,只觉得自家妹妹亲手倒的茶水可香可甜了。

他看着沈念摆弄着两个东西,一脸乖巧天真的样子,心里很是满足,完全忘了府里还有另一个“妹妹”的存在。

房门外,一道柔弱的身影立在那,看着屋内融洽的一幕,只觉得刺眼的很。

“二小姐来了。”青云在一旁提醒道。

沈念挑眉,看了过去,其实她早就知道沈思怡来了,但是忙着跟哥哥聊天,并不想理会这人,谁知道这人脸皮忒厚,愣是站在这里。

“思怡妹妹。”沈修齐敛了敛脸上的笑容,看着沈思怡的目光也不似刚刚的温和亲近,简单的打了声招呼,便不再开口,自顾自喝着水。

“思怡妹妹怎么过来了?”沈念倒是没什么变化,招呼她进来,却被拒绝了。

“是二皇子,说是要请我们去‘聚仙楼’一聚。”沈思怡咬着唇,惶恐的看了看沈修齐,这才怯怯的出声。

沈修齐将手中的茶杯重重的放下,猛声突兀,他面色不悦,冷声道:“短短一月,二皇子何时与念儿这么熟络了?”

“这。。。是念儿她。。。”沈思怡眼里闪过一丝纠结,想要把沈念这个月疯狂追随二皇子的事迹说给沈修齐听,却被打断。

“闭嘴!我要听念儿讲。”冷然的瞥了眼沈思怡,锐利的眸子飞快闪过一丝轻蔑。

沈念观察了一番沈修齐的脸色,心下了然:“也算不上熟络,主要是陪着思怡妹妹这才与二皇子多了些接触。”言下之意是沈思怡跟二皇子熟,为了顾及沈思怡的名声,带上沈念,这样不会被外人误解。

沈修齐淡淡的“嗯”了一声,也不知道跟谁说道:“二皇子身份尊贵,还是少接触的好,以免冲撞了殿下。”

沈念憋着笑,乖巧的应下了,随后一脸无奈的对着沈思怡说:“妹妹也听到了,我怕是去不成了,妹妹要实在想见二皇子,那就自己去吧。”

沈思怡咬紧后槽牙,愤恨的看着沈念,很想质问她方才话里的意思,碍于沈修齐的存在,只能柔着嗓子劝导:“大哥哥不要误会,思怡没有别的意思,只是二皇子邀约,思怡身份低下,不敢拒绝,又怕旁人误会,这才让姐姐陪我,也好有个证人。”

沈修齐喝了口水,也不知道信不信这番话,总之让沈思怡回绝了二皇子,外加一句:“若非要去,你一人去。”

沈思怡僵着脸,平时端着的那张笑脸都垮了下来,逃似地回了自己的院子,又是一阵摔打。

沈念痛快的笑了出来,眼尾还渗出了点泪花。

“大哥你可真厉害,三言两语让这人连装都装不下去了。”沈念一脸佩服。

沈修齐挑了挑眉,不经意问道:“你不是跟她关系要好吗?今日这话里话外可都带着刺呢。”

“。。。”失策了,沈念沉默了一会儿,垂着眼,看上去有些低落:“以前傻,别人说什么都信,都觉得是对自己好,现在不傻了。”

是啊,可不是傻嘛,不止傻,还眼瞎,看上个人面兽心,道貌岸然的伪君子,害了自己,还害了家人。

沈修齐没有看到沈念低垂着的眼里浓烈翻涌着的恨意和自嘲,只觉得自家妹妹有些不同了,脑子清明了不少嘛,嗯,看样子是变聪明了。

要是让沈念知道自家哥哥这么形容自己,真不知道是该笑还是该哭。

小说推荐

最新章节执剑斩仙凡在哪里看?

2022-5-15 1:25:53

小说推荐

免费的小说《刘非安非子》

2022-5-15 1:27:15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