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有木枝》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资源!

小说:山有木枝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萧疏衡

角色:南相知折渊

简介:书上说,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
书上还说,人生何处不相逢
他是人间春日的远山,光源迷途的暗影,落寞处随遇而安,不可一世
她是仙界落渊的桃枝,日薄桑榆的海边,看潮起黄昏坠落,无问归期

书评专区

天生富贵命:加了梗的现代言情文,女主带球跑言情文、男主娱乐事业文和霸道总裁失忆文混合世界,有的本文女主是路人女配,有的是原文女主,知书达理不脑残型女主,主攻恋爱和亲情。

不死不灭:辰东大神的第一作。很多的不成熟、青涩,显而易见。但是,日久的行文风格、故事套路却已经从中窥见一二了。

正德王朝:刚看完第一卷,很妙,很轻松,自己给自己洒狗血,有唾面自干的风格,自认比晚明强出不少,至少作者年纪应该比晚明作者年纪长。

山有木枝

《山有木枝》部分章节免费试读

第4章 求情奔赴黄泉路(一)

“不好说啊!月有阴晴圆缺,人有旦夕祸福,这些都说不准的。”

洛斐不由得变得沮丧起来,“如果连师父都不知道的话,那公主岂不是凶多吉少了?”

“有些人有些事心里明白就好,大可不必说出来。斐儿,你要记住——祸从口出,谨言慎行,言多必失,此乃大忌。今晚抄写五十遍《慎行》,明天一早拿给我。”

洛斐声音立刻软了,可怜巴巴的讨价还价。“师师父,我……可不可以少抄写一点点,就这么一点……”洛斐最怕的就是安安静静坐下写字,五十遍《慎行》非得把手抄软了!可不得讨价还价?!

“一百遍?”高公公向来严厉,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不会轻易更改。

……

南朝皇帝南傅训坐在窗边,太阳已渐渐西移,室内光影明暗交替,他的一半身子在光里,另一半藏在阴影中。

那双如冰刃的双眼恰好无光铺盖,他伸手撩开厚重帘子,落入眼帘的便是那孤零零跪在中间道路上的公主。

那一抹绯红身影,在秋日晚霞的照耀下格外清冷绝尘。

女儿像极了宛贵妃,那个让自己又爱又恨的女人,苦求了这么多年,她的心全然不在他这里。

南傅训的手一紧,心中思绪万千。

皇嗣本就艰难,昭华是最小的公主也是唯一的公主,疼宠了十五年的宝贝公主,却不是自己的亲生女儿?!更何况,被自己的女人戴绿帽子……对于一国之君来说,这是何等的讽刺?

高求很有眼力劲,察觉到龙颜不悦便拐弯抹角的安慰道。

“陛下别难过,所谓红颜祸水莫过于此。”

南傅训:“是,朕最恨的是背叛。至于背着朕私通的宛贵妃,曾经的恩爱到头来只不过是荒唐一梦。可那慕珩慕将军是朕自己一手提拔上来的良将,朕信任他,如今却是一桩见不得光的丑闻。”

他抬眸看向跪在道路上的公主,心中满是嘲讽。

南傅训:“高求。”

高求:“奴才在。”

南傅训眉头紧锁,用大拇指按着头部太阳穴的位置,如今的事态格外难办,一面是父女情义,一面又是皇家威仪,总有一方偏颇很难两全。“如若不是昭庆公主,朕甚至记不住贵妃的相貌。朕这样疼宠的娇娇宝贝,却是,却是一个野种!这事闹的宫里人尽皆知,朕的颜面何存?都是那个贱人,为什么要将这一切都说来?”

高求惊慌失措,生怕惹的陛下发怒,“陛下息怒!保重龙体才是。”

南傅训放下帘子,外头黑夜尚未来临,他眼中永夜已提前将至。

他拿起手边茶盏准备喝茶,耳边忽然一声巨响,接着接二连三地响起巨大的雷声。

南傅训似乎想起了什么,问一旁的贴身太监总管高求,“高求,现在是什么时辰?”

“回陛下,未时三刻。”

原来现在都未时三刻了啊!

夏日里的风雨总是来得这样巧又快,茶盖都还未揭开,大雨便倾盆落下。

雨声崩裂在耳边,高求立马带着小太监进来给他点灯,谁也不敢提外头的昭华公主怎么样,更别谈会有人过来说情。

屋内的灯—一点上,恢复光明,宫里的人大都有眼力劲,知道陛下心情不好,点完灯,便立刻老老实实地退下,生怕引得陛下不喜,祸及已身。

南傅训对于这一点心知肚明,“你们都退下吧!

他们退下后,又是一阵劈天般的雷声,傅训的手一顿。

高求发觉异常,连忙询问,“陛下这是怎么了?”

“朕想起每逢下这样大的雨时,小时候的昭华都会哭着过来找朕。要朕抱,软软跟朕说自己害怕。小小的一团,那么可爱又黏人……如今又是什么样子呢?现在大了越发不懂事,都不懂明哲保身,反而义无反顾和朕对着干!”

高求心思一动,陛下这是心软的表现,那就好办了。

高求:“陛下,公主还在雨中跪着。”

简单的陈述句,不求请不阻止,一切全靠陛下的决定。

南傅训不由再揭开帘子,突然也变黑夜的外头,一道闪电劈下,那道白色的光芒中,公主浑身淋湿,却依然将背挺得挺直。

南傅训呼吸一滞,终究还是心软了。

他回头对高公公说道。

“罢了,终究是稚子无辜,不能因为宛贵妃的事迁怒于昭华。”他想喝口茶,却连手也抬不起来。这些年来酒色掏空了身体,越发大不如前了。他颤颤巍巍的从抽屉里取出一盒药,将里面的一颗药丸放进嘴里,强忍住苦涩吞下去。

南傅训知道自己身体大不如前,恐怕已经是强弩之末了。真的没必要事事要争个高下,可以的话不如释然放下。

高求心中一喜,果然虎毒不食子,陛下虽然暴虐无道,可终究也有心软的时候。这下,昭华公主就能安然无恙了。

南傅训:“高求。”

“奴才在。”高求垂眸,仔细恭敬的听皇帝陛下发话。

南傅训:“朕有件事情要交给你办。”

“陛下但说无妨。”

南傅训顿了顿,手中的墨笔拿起又放下,心中有千般不舍万般无奈,可眼下必须做出一个决定,既能得安稳又能送公主出宫,隐姓埋名,莫要再回到皇宫这是非之地了。

高求眼角余光落在桌案上的圣旨,当下便知道陛下的心思,陛下想给公主一个保障,关乎性命。

“陛下的意思是……明白了,奴才明白了。”

南傅训:“明白就好,高求,去宣公主进来吧!”南傅训放下墨笔,拂袖而起,坐在高台上等公主到来。

高求:“奴才这就去。”

高求原本想着亲力亲为可刚出殿门突然被等候多时的御膳房管事叫过去,说是有急事。

无奈之下,只好让徒弟洛斐过去宣旨。

亲自走下去,扶着南相枝起身,南相枝腿痛得很,仿佛快要断了,然而她却兴奋抬眼。

“父皇.....陛下,要见我?”红红的眼眶,欲哭无泪,那副惊喜的可人模样让来宣旨的太监洛斐心头一滞。

洛斐心疼地赶紧拿件披风给她裹好,点头苦笑道。

“是的,公主。陛下要见您呢!快起来快起来,别跪着了。”

南相枝哭了,方才那般煎熬,都没有落下的眼泪,现在却顷刻落下。

可她一步也走不动了,养尊处优小半辈子,从未受过这样的罪。

好累好倦,她恐怕自己会坚持不下去了。

洛斐与几个小太监,几乎是抬着她,将她抬进大殿。

“师傅,您回来了?没有我的事就先离开。”洛斐看见高求回来松了一口气,把人交给师傅就准备退下,但高求叫住了他。

“一起进去。”

洛斐不想进,因为不久前才知道九五至尊的皇帝是他的仇人,他怕自己会控制不住一时冲动犯下大错,因此成为高公公手下弟子以后对于文德殿闭口不谈而且从来没有进去在圣上跟前伺候的想法。虽然表面荣耀可在洛斐看来无异于把头悬在宝剑下随时随地都可能会命丧黄泉。

“好了,小斐,难不成你想一辈子缩头缩脑在干爹的羽翼下,总要有干劲和少年人该有的勇气闯一闯。”

洛斐知道,师傅以为自己是胆小怕事,可还想推辞和疑问干爹一事怎么回事的时候被高求打断。“该走了!一会儿陛下等急了。”

洛斐无奈,只好暗戳戳的跟在师傅后面,等师傅闲下来的时候再问问看吧?

时间一秒一滴答,不一会儿便来到陛下的文德殿。

南傅训一听到动静立马抬头看去,南相枝几乎是被太监们抬着进来的,双腿无力垂落。因为长时间跪地双腿使不上劲来,只能采取这样的方法。

南傅训心里不由得心酸苦涩,“朕不禁心痛,不管怎么说,终究是朕宠着爱着十五年的心肝儿女儿啊!”

南相枝也看向他,眼泪扑簌簌往下落,口中喃喃道,“陛下,陛下,您终于愿意见臣女了……”

南傅训有些心虚,因为自己的不信任,女儿同自己有了隔阂也是正常。可心中的别扭让他下定决心开口。

“怎么,昭华是不认朕这个父皇吗?”

南相枝有些诧异但很快就醒悟过来,陛下,哦不,是父皇!父皇没有怪罪自己。

“父皇?父皇!昭华没有。父皇是昭华最亲近的人,没有之一。臣女一时激动兴奋,所以口不择言还望父皇勿要怪罪。父皇终于愿意见昭华了,臣女感激不尽。”

南傅训的心都要被南相枝喊碎了,他差点就要下榻前去安慰自己的宝贝女儿,但猛然间理智占了上头。理智与帝王的清明、尊严制止住他。

他正襟危坐,敛去眼中不舍,冷冷道,“她是什么精贵人,竟要你们这般仔细着?高求,你是谁的太监!”

高求双腿一软,直接跪到地上,其他太监吓得跟着跪下。

高求:“陛下息怒!奴才自然是陛下的奴才,奴才一心一意只为陛下,绝无二心。还望陛下明察。”自古君王多疑虑,难道陛下察觉到了什么?所以说这话敲打自己。高求摇摇头,应该不会的。

“那她身上披着的蓑衣是怎么回事?”

听到陛下的话,高求怒目圆睁刚想反驳向皇帝主子解释,但很快反应过来,公主身上的蓑衣正是自个儿的徒弟洛斐的,那个混小子真是“好样的”!可现在并不是纠结这些的时候,眼下最好的办法只能背下这祸事。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罢了,且行且看吧!

“奴才不敢欺瞒陛下,奴才只是看外面暴雨倾盆,一时恻隐,所以才让人给公主披着蓑衣避雨。”听到这话时洛斐刚想站出来解释,可师傅好像早有预料拉住他的衣袖示意他闭嘴。好在陛下注意力在公主身上,没有注意到这边的情况。

南相枝的神情有些恍惚,父皇说她是野种?野种......她的眼泪流满整张脸庞,绝望失落铺天盖地般袭来。

小说推荐

小说《甜饼砸到了我头上》黎曌云佘完整版免费阅读

2022-5-15 1:08:42

小说推荐

完整版神秘模拟:我,开局毁灭星系在线阅读

2022-5-15 1:10:09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