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名文盲书虫整本免费阅读《明日之后:开局一个营地》

小说:明日之后:开局一个营地

类型:游戏动漫

作者:文盲书虫

角色:无名文盲书虫

简介:讲话:
[亲爱的营友们,回望过去,我们因为学业、事业、家庭等等原因,相继退出了游戏,如今营地人影再难寻,昔日辉煌已落幕,请大家原谅我的不坚持,再三考虑后郑重决定,「幕夜」就此解散

[幕夜]营地建立于游戏开服,从几人开小号凑人众筹,到百人在线征伐不离不弃,从 返祖时代 拼搏到 信息时代,横跨三年多的辉煌皆由大家的血与汗水搭建而成,再次感谢你们曾经为营地做出的努力和贡献,就此一别,我们各自珍重!
——无名
无名,顾名思义无姓无名,不仅如此,更是无父无母
茫茫大海上有一座不为人知的小岛,上面有一座秘密实验室,进行着一些不为人知的特殊实验,而无名就是那个试验产物
从小在培养皿中长大,浑身布满了各种检测设备,人生存在的价值就是给实验人员提供各种研究数据,为了防止实验体出现精神问题,同意他用玩游戏的方式进行放松,就这样在监视下持续玩了三年多明日,认识了很多志同道合的战友伙伴,本以为可以一直这样下去,可惜
俗话讲,麻绳专挑细处断,噩运专挑苦命人
刚刚接到通知,需要做一场死亡概率达到百分之九十五的实验......
接到通知后,无名默默登陆服务器,
讲话:.........

书评专区

我在古代有工厂:猥到极至,令人生厌。大毒草。

重生明星音乐家:看过《歌王》,这本就没法看了,不够煽情

大周皇族:又是一本情怀。 重温一遍,几年之后,再看依然是经典。

明日之后:开局一个营地

《明日之后:开局一个营地》部分章节免费试读

第3章 这才是正文,(山穷水复...,柳暗花明...。)

明日大陆,西陆平原

自由贸易联盟分部,快乐101

出西门继续往西走约百里左右,在靠近西部山区的山脚下,有一座很小很小的私人营地。

跟随脚步走近,隐约能听到一阵不太礼貌的聊天声掺杂着巴掌问候脸蛋的声音从这个小营地中传了出来。

啪! “你个死白痴。”

啪啪! “给脸不要脸。”

**! “你说不说。”

**!“快告诉我密码是什么?”

这个营地很小很偏僻,背靠近千米高的山脉,门口唯一一条坑洼土路连接着东部的快乐101,距离这里最近的营地也在三四公里开外,营地周围灌木丛生,杂草遍地,乱石成堆,颇有点无人区的荒芜感。

不过营地虽小,却也五脏俱全,营地中心是一个圆形的小广场,但是看起来已经废弃很久了,青草顺着裂开的石板缝隙冒出了头,微风吹动,迎风摇摆,仿佛是在表达自己冲出黑暗突破阻碍的喜悦之情。

广场中间有一座小小的喷泉景观,雕塑上落满了灰尘,铁制的圆环也是锈迹斑斑,不大的水池壁上布满裂痕,里面的水也早已干枯,广场边缘正西方向有一座三层小楼,楼体破旧简陋,一张倾斜欲掉的牌匾上模糊的能看到〔市政厅〕三个字,围绕小广场周边还有四五栋两层小平房,倒是没有看到标记,不知道有什么功能,不远处的荒地上还有一座由木板稻草混合搭建的小草屋,更是连门都倒在一边,整个环境看起来只剩下了荒凉、破败。

营地入口方向有一男子,身材壮硕,虎背熊腰,看年纪约在三十左右,一头板寸短发,一道三寸长的伤疤从左眼角划到右脸颊处,看起来异常凶狠,这凶汉此刻正半弯着腰,左手仿佛拎小鸡仔一样抓着一个跌坐在地上的年轻男孩的脖子,右手不断的扇着耳光,边打边骂骂咧咧的质问着什么。

而男孩儿则耷拉着脑袋,双臂自然下垂,也不喊叫,也不挣扎,任凶汉打骂着,想来是已经晕死过去了。

打了一会估计是有些累了,凶汉一松手,任由男孩瘫软在地上,直起身来,脑袋左右摇摆活动了一下脖子,右手捏着左手腕,左手握拳轻轻摆动缓解着酸痛,一边冲着男孩咒骂道:“玛德,真是开了瓢的啄木鸟,脑子不行就踏马剩嘴硬了!”

“傻子,我跟你说,要是没了命,守着再多的物资也是白费,识相点把金库密码告诉韩爷,韩爷我就放了你,怎样?”

瘫软在地上的男孩儿不搭话,甚至都没有其他任何一丝动作!

“妈的,韩爷面前你敢装死”。

看着男孩一动不动,凶汉觉得男孩儿一定在装死,以往抢劫的时候,在他的殴打下企图装死逃避的人也不是没遇到过,再加上这次有任务在身,也刻意的放轻了手劲,怎么着也不可能把人给打死的。

越想越觉得男孩肯定是在装死,不耐烦的往男孩身上啐了一口痰,弯下腰就要再次动手。

再次拎起年轻男孩儿的脖子,感觉不太对劲,刚才一心想着要到密码后自己私藏多少物资比较合适,没太注意,这会儿才看到男孩的头软软的耷拉着,双臂随着自己的动作来回晃动着,这种情况...!

“卧槽,不会真的被打死了吧!”说着,凶汉伸手往年轻男孩的鼻子下探了探指头,没感觉到有气息呼出,拿起男孩的胳膊,摸了摸脉搏后随即用力一推,狠狠的把男孩的尸体扔到地上,恼怒道:“艹,晦气!本以为是个肥差,一个营地再怎么穷,能从金库截胡一些也能舒服一整年了,结果还没问出密码就没气儿了,还塔玛的市长呢,这么不经打,浪费老子时间。”

随后,骂骂咧咧的凶汉又去周边的几栋房屋和后面的小草屋查看一遍,确实没找到什么值钱的东西后,才转身离开了这个小营地,只留下一具冰冷的尸体映衬着周围的凄凉。

————————————————

时间倒退10分钟,就在凶汉刚到营地门口时。

男孩儿脑海中...

《主脑已就绪,准备开放巢穴...》

《警告!警告!发现有物体在向巢穴方向移动,巢穴暂缓开放》

《正在扫描物体危险程度...》

《危险度为1,危险度极低,不予理会,巢穴正常开放》

接近营地的凶汉看到站在营地门口的男孩儿,直立立的站着,平静的看着他,凶汉没有多想,径直走了过来,同时一道看不到的屏障在男孩面前缓缓消失,凶汉正好从消失的地方穿过,伸手去抓男孩儿的脖子,而男孩的脑中继续响着外界听不到的声音。

《屏障解除,巢穴已开放,先驱号进入待机状态!》

男孩的眼睛失去了光泽,凶汉刚好伸手抓住了男孩儿的脖子。

男孩脑海中不断响起机械的提示音

[滴!滴!滴!信号正常,先驱号锁定中...]

[锁定完成!]

[检测先驱号,检测中...]

[先驱号无异常!]

[准备清除残存数据,正在清除残存数据...]

[清除完成!]

[数据已清空,开放端口...]

[连接成功,「先知」系统输入中...]

[输入完毕!]

[准备主脑意识导入!]

0.01%...

0.02%...

[滴!滴!滴!警告!警告,意识空间内存不足,主脑意识导入失败!]

[启动应急措施,筛选最佳方案,筛选中...]

[筛选完毕]

[强制剥离部分记忆,数据化压缩,暂存「先知」系统,以减少意识体容积,记忆剥离中...]

[剥离成功!准备二次输入!]

1%...

2%...

[输入成功!]

[准备断开连接,由「先知」系统接管引导,记录运行数据,十分钟后先驱号激活重启!]

就在凶汉离开后大概十分钟左右,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尸体突然有了一丝变化,刚刚脑海中消失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

[倒计时5秒]

4

3

2

1

[先驱号重启,实验开始!]

——————————————————

“ 呃!!!”一声长长的抽气声突然响起,伴随着的是男孩儿的身体猛的坐了起来,然后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卧槽好痛,什么实验啊,怎么跟被人暴揍了一顿似的,浑身没有一块地方是不疼的”,突如其来的剧痛让刚苏醒的无名一阵哆嗦,有些疑惑的自言自语道。

剧烈的疼痛让吴修保持着现在的姿势不敢再有丝毫动作。

眯眼看着身前的环境,绝不是自己熟悉的实验室!

“这里是?”

有些熟悉,好像在哪里见过,但是可以肯定的是这不是实验室,甚至不是实验室所在的小岛上的任何一个地方,但是一时半会的又记不起来到底是哪里。

轻轻的转动头部,把周围更多的环境纳入了眼中。

突然!!无名浑身开始轻微的颤抖起来,嘴巴不自觉地张开,想说些什么,但是嘴唇不听话的哆嗦起来。

“这!这!这是!”顾不得身上的疼痛,无名站了起来,原地转了好几圈,脸上的表情从开始的震惊逐渐变成了惊喜最后直到疯狂,眼睛突然就湿润了起来,然后泪落如珠,哈哈大笑起来“哈哈哈哈哈哈,我死了...不!我重生了,我自由了!哈哈哈哈...我自由了!呜呜...”疯狂的笑着,笑到最后笑声却变成了哭泣声!

此刻的无名就像一个神经病一样,又哭又笑,又跳又闹。

蹲下身子,轻轻抚摸着地上的小草,这一刻,他们的喜悦是相同的。(如果杂草也有心情的话!)

——————————————

无名记事起就生活在一个与世隔绝的小岛上,岛上有一处秘密实验室,里面有几十个科研人员,听他们说,自己是他们合成培育出来的实验产品。

就连试管婴儿都有一个培育的母体,而自己却是在人工制作的模拟子/宫培养皿里长大的,所以只能用产品来称呼。

从小到大,每天都要固定做一大堆检查,身上长期安装着各种检测设备,定期被抽取血液,骨髓,脑细胞等身体组织当实验样本,无名受够了这样的非人生活。

尽管在平时所有人都拿无名当宝贝一样细心呵护着!

随着年龄的增长,越发的清楚了自己的处境,从不会有任何一只小白鼠可以平安离开一个实验室。

逃离这里的念头日渐剧增!

可惜!

一个被关进保险箱再被扔到井里的井底之蛙,根本没有任何方法可以逃脱!

于是无名抑郁了!

再一次体检的时候,检测出了精神崩溃的迹象,紧随其后的是无名越发平凡的(自残)行为。

最后研究决定,需要丰富无名的精神世界,转移注意力,缓解因为长期处于封闭,压抑环境下产生的精神问题。

这是他们唯一成活的实验体,有着重大的研究价值,即使冒一些风险也值得!

询问了无名的意见后,再三思考下,同意了无名玩游戏的要求。

不过玩什么游戏,他们说了算,最后出于某种原因,选择了明日之后。

虽然同意无名可以玩游戏,但是也派了人时刻跟在了无名背后,监视着他的一举一动,几个摄像头直接怼到电脑屏幕上,跟别人聊天发信息,都需要被看到才行,让无名没有丝毫泄露信息的可能!

无名是没有名字的,在实验室都是称呼他一号实验品,无名这个名字是玩游戏得时候听一个研究员的建议取的,他觉得也挺不错的,于是从此他也有了自己的名字,名字就叫-无名。

游戏玩了三年多,认识了一大群志同道合三观一致的好朋友,一起建立营地,闯荡荒野,做任务,跑地图!

把游戏当成新的人生,逃避着现实的残酷!

本以为可以这样一直相处下去的,不料事与愿违,相识多年的伙伴,长大的长大,升学的升学,结婚的结婚,都有了需要忙碌的事情,游戏是无名的全部,但ta们的全部不是只有游戏,现实中还有事业,学业,家庭,爱情。

时间就那么多,此消彼长,逐渐的就退出了游戏。

失去了小伙伴,心灰意冷的无名顿时也没了对生活的热情。

老话说的好,麻绳专挑细处断,噩运只找苦命人!

因为某些无名不知道的原因,需要紧急对无名进行一次实验,但这次实验的致死率高达百分之九十五,剩下百分之五并不是说有成功的案例,而是理论上来讲,有百分之五的可能性会成功。

这也就意味着...百分百死亡!

本就情绪陷入低谷的无名,没有丝毫挣扎反抗,选择了同意。

当然,即使无名不同意,也没啥用!

区别在于,是自己走进实验室打麻醉,还是打完麻醉再被推进实验室。

想到自己将用这样的方式获得自由,逃离牢笼,无名不知道应该高兴还是应该悲伤。

回想起曾经的那些老baby们,取得申请后,无名登录微信,@所有人!

“全体上线,有事宣布!”

......

————————————————

本以为只能一死百了,没想到终究是得到了命运的怜悯,从根本上让自己获得了自由。

触碰着杂草,感受着微风对自己的轻抚,无名逐渐平复激动的情绪,随后起来朝着小草屋的方向走去。

也许,这就是自己暂时居住的地方!

小屋实在太小了,小到无名还没进去就通过倒塌的房门看清楚了里面的情况。

一张用木板木棍简单钉装的破旧小床,上面有一条单薄的格子布床单,除此之外,别无他物。

一走进屋里,潮湿腐霉的味道直冲鼻腔,无名皱紧了眉头!

因为生活环境,无名从没有闻到过腐烂的气息,更多的是消毒水和防腐液的味道!

无菌的生活环境,让无名多少养成了一些强迫症和洁癖,各种血淋淋的尸体残肢他也没少见过,却唯独有些适应不了这种环境!

“这个开局真是够寒碜的,游戏里的初始小屋子也没这么破吧!”

小说推荐

最强修罗战神免费阅读完整版

2022-5-15 0:32:05

小说推荐

《巅峰狂少》苏言陈思聪(完结篇)

2022-5-15 0:32:50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