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后贵女不想退婚小说完整版免费阅读许意潇陆昭

小说:重生后贵女不想退婚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好大一只鲈鱼

角色:许意潇陆昭

简介:1v1 双向奔赴互宠型

软糯霸气小掌柜 vs 专情忠犬锦衣卫
前世风华绝代的肃王妃许意潇全族被屠,凄惨而死
临死前她才知道前世与她有媒妁之言的陆昭默默爱着她
重生一世,她幡然醒悟,陆昭才是她的如意郎君
听说陆昭打算退婚,她急急忙忙跑过去,发现他被众多小娘子围在中央
她费力扒拉人群,挤到陆昭跟前眼泪汪汪道:“夫君,你想抛弃我?”
陆昭冷漠地与她擦肩而过
前世锦衣卫指挥使陆昭心狠手辣,城府极深,众人讨好无道
可他半生坐拥权势,却还是失去了最爱的姑娘
冥冥之中,他又回到十七岁那年
明眸皓齿的少女献宝似地送来糕点,试探地看着他
他喉头翻滚,呼吸一滞,小心翼翼地走近少女,忽而眼尾泛红:”真的是你,潇潇!”
*小剧场
许意潇在府内对着陆昭怒目直视,举起菜刀凶巴巴道:“你是自己老实交代,还是我来严刑逼供?说!你还有什么秘密?”
“娘子真想知道?”
拿起蒲扇给许意潇扇扇风,准备投喂葡萄的陆昭神秘兮兮道:“为夫还想吃一辈子软饭

府内众人惊,次日西京盛传:救命!传说中那位高岭之花居然是个...妻管严

书评专区

天才麻将魔女:天才麻将少女我只知道宫永一峰→_→

武侠之无敌王座:语言妥帖舒服。人物性格饱满。但主角有点变态,滥杀无辜。\u002F\u002F卧槽陆小凤卷突然变得非常好看。像是传染了古龙的神展开和恶趣味。人物互动很有趣。整个文风都不同了。我一边看一边笑。看得十分开心。

都市之虐杀原形:作者不愧外号丧尸寻,一堆丧失情节,不过看的很愉悦

重生后贵女不想退婚

《重生后贵女不想退婚》部分章节免费试读

第5章 昭若神明

一名穿着件白底绡花衫子,白色百褶裙,头戴步摇的女子缓缓走来,向他施了一礼。

陆昭眉目冷然,脸上不复温柔,眼前的女子正是平宁公主,前世若不是她为了能嫁给他助纣为虐,陆家如何会没落,他祖母又如何会含恨离去,他又怎么会救不了许家和潇潇。

“公主殿下,祖母。”

“表哥,你叫我平宁就好。”

“殿下高贵显赫,臣高攀不起。要是殿下和祖母没别的事,陆昭就先行告辞。”他冷淡地作揖后作势要走。

“表哥,不久后你就要参加会试,我看你学业繁重,怕你营养跟不上,要不要——”平宁叫住他,细言细语还没说完。

“不必,殿下费心了。”

接下来,平宁耐着性子想和他多说一阵子话。没想到,她每说一个话题,不出一两句就被他堵死。

陆昭垂下眼,淡然道:“公主殿下,臣还有别的事需处理,恕臣不能奉陪。”

平宁爱慕陆昭,可摸不准他的脾性,怕惹他不喜,可陆昭现在三言两语里都是急切,可见他有急事。但近日来西京的风言风语颇多,说的都是他与许意潇的事。

她顾不得很多人在场,看着陆昭稳重挺拔的背影还是忍不住想问问:“表哥...你与许意潇是真的嘛?”

陆昭像是没听到般,径直离去。她眸光微闪,他入门时眼里一闪而过的笑意,难道是她的错觉?

思索间,身后突然传来陆老太太的声音:“平宁。”

平宁返回正厅,温声细语道:“祖母。”

她与陆老太太促膝长谈的间隙不时往瞥陆昭离去的方向。

她与表哥本来就沾亲带故,她嫁给他会使他仕途顺畅,也能缓解父皇对镇南王府的猜疑。她相信表哥能明白孰轻孰重。

“平宁,你母后近来可好?”

”祖母,母后好得很。出宫前她特意嘱托我向您老人家问好。“回神后,她吩咐太监抬来黄花梨嵌百宝博古图官皮箱,将之打开,缓缓道:”这是她近日得到的从羌国那边来的上好宣纸,是特种净皮双丝路纹的熟宣纸。母后知道您爱写意作画,专门送给您的。“

“欸,好,好!“

平宁与陆老太太谈论一番后,不舍离去。

等壮阔的队伍走远后,陆老太太长叹:“子期这婚事是个伤脑筋的。”

定国公府内。

许意潇蔫蔫地坐在许父的书房里,散发出生人勿进的气息。

许母瞅往日里活力四射,如今耷拉着头颓丧的女儿,感到有些好笑。

“这是谁又惹了我们家的鬼灵精啊?”

许意潇深提起一口气,道:“阿娘,你看我像大家闺秀吗?”

“你不想这件事就不会伤心。”许父翻着案几上的文书,开诚布公地说。

许意潇暗自腹诽,果然是不像的。

可陆昭昨日说上元灯节那天晚上她与他一齐去赏灯,才答应教她龙虾的做法。她也没想到啊,这个进展是不是过快了些。

最让她担忧的是,陆昭若是发现她有酷爱喝酒和收藏刀具的习惯,会不会对她的印象急剧下滑。

她愁容满面,突然只听得许母柔声柔语:“当不成大家闺秀也罢,爱当的人比比皆是,可我们就只有你一个女儿,做自己就好。”

许意潇精神一振。确实,她不应该自我设限。她从小跟随从商的母亲耳濡目染,喜欢抛头露面地做生意,又何必再次像前世那样为了婚姻再次画地为牢地将自己逼成大家闺秀。

她前世本就对从商感兴趣,这一世为何不去做?

“阿娘,我也想学着做生意。”

许母满怀疑问,许父悠然不迫道:“什么时候受的刺激?”

“我是说真的,阿爹阿娘。”许意潇昂扬激越地絮絮叨叨,不断与父母研磨做生意一事。

许母想说学做生意哪会这么轻巧,可转念一想或许女儿只是一时兴起,让她去受受打击也是好的。

一经敲定,许母打算把许意潇安排到沁味轩熟悉查账等事务。

快意浸透了许意潇的心,她躺在紫檀罗汉床上难以入眠,折腾了好一会儿后才在安神的迦南香中渐渐睡去。

*

陆昭看见一片血山火海,满身白衣的女子左手拿起匕首缓缓地割着右手手腕,手腕处鲜血汩汩流出,而他定在原地动弹不得,想大声喝止又出不了声。

片刻后那个女子回到了她的怀抱,早已尸身冰冷,他贪恋地抚摸她的脸颊。下一秒,怀中的女子彻底变成一具骷髅,眼窝空空洞洞,他的心也好似缺了一块。渐渐地,骷髅开始向外流出鲜血。

他从梦中惊醒,额头青筋直崩,手心渗出了冷汗,慌忙看看四周,忽而全身松软。

他轻悄悄地下床离开琅琊阁,悄无声息地出了位于西广安街的镇南王府。

夜色深沉,一个身影如鬼魅般落在定国公府的绛珍阁内。

人影目光灼灼地扫过房内的场景,转瞬紧盯住紫檀罗汉床上熟睡的人儿。

陆昭踱步至床边坐下,颤抖着右手贴向床上小姑娘的脸颊,温暖的肌肤令他涌起不可遏止的喜悦,弥补了他差点支离破碎的心。

又伸手探探小姑娘的心脏,那颗心生机勃勃地跳动着。

许意潇朦朦胧胧间,感觉心上好似异常温暖,她睁开惺忪的睡眼,入眼的一袭黑衣的玄昭。

陆昭怎么会在这?

定是她在做梦,只有梦里的陆昭和她前世见过的一模一样。

“陆昭,你之前凶我。”梦里的踏实感让她彻底打开话匣。

她明澄得似水晶的大眼睛蓄满了委屈,陆昭想起未重生前的记忆,温情脉脉地望着她,眼里带了宠溺与纵容:“对不起,我向你道歉,好不好?”

许意潇投以惊讶的一瞥,梦中的他真好说话。

她眼睛骨碌骨碌地转,满面狡黠道:“不好,除非你答应我几件事。”

陆昭听后温柔了眉眼:“好,你想如何便如何。”

许意潇附耳与他说了好一阵悄悄话。

玄昭听完轻笑,“这样啊!喝点小酒无妨,喜欢刀具我就给你买遍西京所有样式的刀,好不好?”

许意潇惊。

梦里的陆昭如此通情达理,她也不再约束本性。

他真听话,她要给他回报。

伸开双手,展开怀抱后,小姑娘糯糯道:“抱抱!”

前世今生的第一次拥抱,陆昭思维凝滞,呼吸阻塞,看着小姑娘期待的眼神小心翼翼地迎上去。

终于抱了个满怀,他轻嗅她的发香,热泪潸然落下。

男子紧紧抱着她,可以感受到衣服下虬结肌肉的触感,许意潇还感到脖颈一阵发烫发凉,猝尔觉得这不像梦,可又一想今生的陆昭不会是这样。

这梦也太真实了。

次日一觉醒来,她脸颊潮红,梦中的场景历历在目。

猛地扯上被衾盖住脸,禁不住开始胡言乱语地抱怨她自己在梦中没半点形象。

接下来的几天许意潇还是上午在沁味轩熟悉事务,下午申时一到准时去国子监等陆昭。

*

上元灯节这天临近傍晚,许意潇乘马车穿过广安大街与来英桥,一路向东去往西京城内主干道广利大街。广利大街的尽头是穿城而过的汝河,今晚的河边将有巨型灯树和灯楼。

她本与陆昭约在此处会面,但前天他说今日家中有事可能会来不了,这让她到底有些失落。

昨日又接到沈青青邀游赏灯的拜帖,今日她便欣然前往。

等了一会儿,一位着鹅黄色交领襦裙的少女隔老远朝她挥手,她赶忙迎上去。

走近了看,沈青青身后还跟着两名男子,其中一名穿着大红色锦袍,即便逆光而来看不清面容,也能看出其妖冶阴柔气质。

前世西京城内爱穿红衣的男子只能是那位著名的羌国质子。

她前世怎么没注意到青青和他有来往。

沈青青注意到小姐妹的视线,状若无意道:“小笙箫,不用管他,我们玩自己的。”

夜色将近,处处张灯结彩,歌舞奏乐。广利大街上的茶坊酒肆灯烛齐燃,锣鼓声声,鞭炮齐鸣,百里灯火不绝。汝河边,万盏彩灯垒成灯山,花灯焰火,金碧相射,锦绣交辉。

西京少年少女载歌载舞,万众围观。

广利大街上一个著名的灯坊派专人主办猜灯谜,称今日胜出者将获得最为珍贵的七彩琉璃宫灯。

各怀心思的少年少女们开始竞相猜灯谜。

许意潇也被沈青青拽着加入,她向来不擅长这个,但还是应着热烈的气氛玩了一阵。

见沈青青玩得兴起,还扯着先前的红衣男子帮她猜灯谜,许意潇发觉自己有些多余,寻个托辞走开了。

汝河边两株巨大美妙的“灯树”是西京城历年上元节的传统。

在木座上树起一个高高的木柱,木柱从上到下、由小到大撑起一个又一个圆轮,一盏盏小灯碗被放在这些圆轮上,碗中亮着灯焰。另外,灯树的顶端装有宝盖,宝盖周边垂下一圈吊灯,同样是光苗颤颤。

传言上元节这天,能让灯碗里点上的灯一直燃尽,便能实现心愿。

许意潇从旁边摊贩处买来一盏小巧的灯。

在灯树旁寻了个空当处,想点燃灯里的一截红烛,可今夜汝河上的河风偏要来捣乱。

她刚点着的灯就被吹灭了,一再尝试屡次失败。身边陆陆续续的少女将整个明亮灯置于灯碗上,虔心许愿。也有的少女用奇异的眼光注视着她。

只剩下她这一处布满黑暗,怎么都亮不起来。

为什么会亮不起来?她不过是想许个愿望而已!

许意潇犟着脾气一次次地点灯,灯又一次次地被吹灭。

泪水慢慢模糊她的双眼,一滴泪嗒地滴在红烛上。

她做不好,什么都做不好!

泪眼婆娑中,一簇微弱的光亮左右摇晃着顽强地站起,她只见一双细长白皙的大手稍稍合拢,挡住了汝河的河风。

火苗趁势生长,变得坚不可摧。

“别哭,你看,这样不就好了。”

听到平和镇定的声音,她回过头去,白衣男子站在她身后用双臂虚搂着她,双手在前护着火苗。

他眸中映出抹抹灯火,她莫名感到神圣,好像他成了无所不知的神坻,包容所有。

昭若神明。

前世今生的记忆给她带来的孤独感让她泪流满面。

“陆昭,你怎么来了?”先是巨大的惊喜,喜极而泣,后又感到焦急。

“陆昭,这样你会烫伤手的,不亮就不亮,算了。”哽咽的小姑娘固执地扯开他的双手。

陆昭看着鼻尖哭得彤红,可怜兮兮的她,眼尾泛红望进她的眼中,一字一句坚定道:“潇潇,我疼无妨,光不能熄。”

红烛燃尽后,许意潇与陆昭一齐往回走。

*

猜灯谜大会还在如火如荼地举行,许意潇望向悬挂在灯坊前耀眼的七彩琉璃宫灯,其间点点灯焰与天上星光争辉。

“想要哪盏?”身旁的陆昭问。

她两眼定定地与他的炯炯目光对上。

不经意间视线向后飘去,忽明忽暗里闪现出一男一女的身影,那女子指着宫灯,表情十分雀跃。

许意潇不由地生出憎恶,道:“不必了,我没多想要,咱们去别处瞧瞧吧!”

小姑娘神色陡变,全身陷入戒备,动作微僵。

陆昭见此转头望去,心里了然。

他率先向那一男一女走去,对着男子道:“肃王殿下。”

顾景轩礼貌应应,目光投向随着陆昭而来皮笑肉不笑的许意潇。今日她穿着一身浅绿色半袖坦领齐腰襦裙,娇俏中不失灵动。

刚刚她在与陆昭一起点灯时,是欢喜活泼的,那样的她是他从未见过的。

顾景轩还记得在远处她望见他时,那瞬息可见的僵硬。

就真的这么讨厌他,连对着他笑都能这么假。

指着那琉璃宫灯,顾景轩道:“陆昭,看那宫灯,比比如何?”

“奉陪到底。”陆昭面上波澜不惊。

“各凭本事。”

顾景轩这句话像对陆昭说,但在许意潇看来更像是在对她说。

她不明白,他哪来的自信?

身后是纷杂喧嚷的围观人群,陆昭全神贯注地盯着站在一排红灯笼前的陆昭。

西京城猜灯谜都是两两抢答,输者出局,到最后剩下两人来争夺最后胜利。

许意潇见一个个前来猜谜的郎君接连淘汰,失落离去。等待着他们的小娘子上前安慰,也是一道独特的风景。

而陆昭在猜谜时的状态十分放松,有些题出题人甚至还没有完全说完,他早早就猜出正确答案。

就好像他本来应为人仰视,如此超凡脱俗,许意潇的心为此悸动。

渐渐地,最后有三人留到了最后。许意潇放眼看去,陆昭、顾景轩还有一直跟在蒋青青身边的那个红衣男子。

沈青青不知何时悄悄地移到她身旁,指着红衣男子和陆昭对她低声悄言:“你看,玄昭和那厮像不像话本里的人?”

西京民风素来开放,连带着文化也百家齐放,百家争鸣。

话本子里的那些主人公早就有了跨越性别的爱情。

陆昭抿着嘴,自然知道沈青青又在为男生的爱情着迷了。

最后三人里,陆昭分外耀眼,灯谜就算再难,他也是飞快地应答如流,让其他二人毫无招架之力。

七彩琉璃灯被捧到她眼前时,光芒四射。不知是灯光太刺眼还是别的什么,她突然眼睛发酸。

前世除了家人没人对她这么好,顾景轩更是将她的真心踩在脚下。

她仍记得十岁那年随阿爹从西南驻地回京,西京城的繁华令她目不暇接。虽说阿爹受封定国公,她作为嫡女在京城的这些世家小姐里地位自是不低,但她从小在边地自由惯了,学不来闺阁女儿家那种细腻的心思。

渐渐地她一看见那些举手投足间颇有风范的世家贵女,心里隐隐会有些拘谨,更遑论当时名满京城的翩翩王爷顾景轩。于是懵懂的她在顾景轩面前总是不自信的。

可今生陆昭对她好像是不一样的。接过宫灯,她忍下泪意瓮声道:“谢谢!”

灯火阑珊间,陆昭有些恍惚。久远的回忆顷刻间再次席卷而来,上一世他与她形同陌路。

这次他想贪婪地许愿,愿他与她能携手向好,百岁无忧。

陆昭垂下眼深深地看她,许久,白皙骨感的指轻轻拨动她手中的宫灯,柔声问:“潇潇,那日你在国子监前说的话可还作数?”

小说推荐

赵轩林慧免费阅读神级农场主

2022-5-15 0:06:06

小说推荐

最新章节小说免费阅读钟先生心痒难耐

2022-5-15 0:06:36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