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离王妃全文章节免费阅读

小说:离王妃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刘依诺

角色:刘依诺竹梓潇

简介:慕容离,从相遇开始,我们之间已有了太多的遗憾
那时,我痴心于竹梓潇,而你,也是桃花泛滥
我不在乎过去,只要在未来与你牵手白头,便够了
然而,也许是因为你我的双手沾染了太多的鲜血,上天要惩罚你我,此生不能拥有完美的情爱……如果时光能重来,慕容离,你还会不会爱上我?

书评专区

剑巫纪:这书的宅臭味太浓了,给我整吐了要,而且不管是小兵还是boss还是主角,都一大堆“此子恐怖如斯,千万不要招惹”这一类式的废话嘴炮,战斗打两下起码要水十句

宅妖记:好玩,但是当小说看就有点奇怪了

名门:相当好的一本书。

离王妃

《离王妃》部分章节免费试读

004:桐花紫雨初逢君

“小姐,小姐,该起床了!”

一个清雅稚嫩的声音将刘依诺从昏暗中唤醒,她睁开朦胧的双眼,看了眼周围,忽地一个猛醒坐了起来。

她身下所睡的床三面被木板围着,木板下方雕的是花开富贵,上方雕的是鸾凤和鸣,就连床顶都被木板封着刻了个日月同光。

刘依诺深吸一口气,这种雕花古床床多数是被用来收藏的,她怎么睡在这上面了?

“小姐,您醒了吗?”

紫色的床帘被掀开,一个身穿绿纱裙头顶两个小髻的小丫头出现在刘依诺的视线中,她看上去十二三岁的样子,有双铜铃般的大眼睛,长睫毛忽闪忽闪的显得有些调皮,樱桃似的小嘴紧紧闭着又添了几分文静。

小丫头被她看的不自在,有些疑惑:“小姐?您干嘛一直盯着碧荷看,碧荷的脸上有脏东西吗?”

刘依诺吐出一口气,揉了揉昏沉的脑袋,逐渐清醒了过来……

之前她和其他特工在执行红雨计划,在返国的途中,飞机意外闯进了雷云,还没有等她跳下飞机就被雷给劈了,后来她在一个黑白空间遇到一个绝美的女人自称是神,说是她死前的执念吵醒了她,只要她答应成为神练者便助她异世重生,让他和竹梓潇再续一段情缘。

竹梓潇,他也会和她一样出现在这个世界吗?

想到这里,刘依诺望着前方的虚空出了神,碧荷以为她在看自己,双目充满迷惑开始用袖子擦脸:“碧荷的脸上真的有什么脏东西吗?”

刘依诺见她小猫似的动作,不由得一笑,说道:“你脸上什么也没有,是我睡了一晚上脑袋有些睡糊涂了!”

掀开被子下床想要穿衣服,却发现自己根本不知道衣服在哪,只好学着古装电视剧里那些小姐夫人的模样对着碧荷说道:“碧荷,伺候我穿衣吧!”

碧荷并没有立即回答而是指指刘依诺的脚轻声道:“小姐,我们还是先穿鞋吧!”

嗯?刘依诺的目光顺着碧荷的手看去,看见自己正光着脚站在地板上,不好意思的笑笑重新坐到床上,让碧荷给她穿鞋。

看着周围完全陌生的一切,刘依诺道:“碧荷,你能给我说说以前的事吗?”

碧荷有些奇怪的抬起头,一双水灵灵的大眼不解的望着刘依诺:“当然可以,不过小姐怎么忽然问起这个?”

“那你就跟我说说,我是谁叫什么名字,家里还有些什么人,我们关系怎么样,还有哪些人跟我有什么关联,这个地方是什么地方,什么朝代什么国家,有什么……”

“小姐?”不等刘依诺说完就被碧荷打断了,只见她一脸惊讶的望着刘依诺,“小姐,您没事吧?您不会是忘了自己叫什么了吧?您是不是生病了?要不要我去禀告老爷给您找个大夫?哦!小姐您等着,我这就去告诉老爷!”

眼看碧荷一脸慌乱的就要往外跑,刘依诺急忙拉住她。

“碧荷,我没有生病,只是睡了一觉脑袋有些糊涂有些事都不太记得,你不要告诉其他人我怕他们担心!呃……你就告诉我一些你知道的事就行了,好吧?”

“小姐,真的没事?”碧荷一脸不信的看着刘依诺。

刘依诺稍作思考后说道:“当然没事,你看,我这不还记得你叫碧荷嘛!是伺候的我丫鬟,没错吧!”

碧荷将信将疑的望着刘依诺,刘依诺对着她肯定的点了点头,她这才一边为刘依诺穿着衣服一边说道:“小姐,您是刘家的二小姐,闺名叫依诺,大小姐比您大两岁叫韵诗,您和大小姐都还没有成亲,刘家是江南有名的富商,老爷和夫人对您都很好。对了,您还有一个师傅,但……三年前去世了,剩下一个师兄叫丁若尘,跟您的关系可好了!”

看着碧荷侃侃而谈,刘依诺一笑,这小丫头还真是好骗呢,分明是她自己一口一个碧荷的。

不过……这具身子竟然也叫刘依诺,倒让她有些意外,随后心中无由来的涌起一丝悲伤,听碧荷说的那些,这一世,她终于有了爸妈,有了姐妹,有了家吗?

家?那是一种怎样陌生的感觉啊!

“哦!对了小姐”碧荷又想到了一件重要的事,“半年前,老爷给您定了一门亲事,姑爷是当今的离王殿下,不过不是正妃之位,传说中那位离王殿下英勇无比又俊毅非常,为我们**打了好几次胜仗,很受百姓敬仰,只是……只是……”

什么?定亲!这倒是个头疼的事!梓潇还不知道在哪,现在却有这么个麻烦,刘依诺微微皱了皱眉,看着支支吾吾的碧荷好像还有话没说完,于是就问道:“只是什么?”

“只是,以前老爷跟您提这件事的时候您跟老爷大吵了一架,说是那离王根本没有传言中那么好,您还说他是个嗜血残冷的恶魔,还说……还说您绝对不会嫁给离王!”

“呵,帝王家,深似海,我当然不会嫁给他,再说了,他要娶一个商人的女儿无非就是看上了钱,而刘家把女儿嫁给他无非就是看上了他手中的权,这不过是个钱与权交易凭什么要我做他们交易的牺牲品!”

刘依诺随口就将心中所想说了出来,想来这原来的刘二小姐也是明白这一点的,顿时对这身体的原主人多了些好感,也对刘老爷的印象也打了折扣,用女儿的终身幸福去换取利益,还说什么疼爱?

“小姐?”碧荷眨着她那双大眼诧异的望着刘依诺,虽然小姐以前也会这样说,可她怎么感觉今天的小姐说这话的时候语气跟以往有些不同了呢?

刘依诺看着碧荷的表情心想要露馅了,连忙笑笑对碧荷道:“别聊天了,帮我洗漱梳妆吧!”

来到梳妆前坐下,看着镜中的人,虽是同名却是不同的样貌。镜中人长着一双笼烟眉、一张瓜子脸、外加尖尖的下巴,刘依诺忍不住叹息,真是一张薄幸的脸呢!

碧荷将她的头发盘起来一部分,简单的插上一根玉簪,又为她戴上了白玉耳坠。简单的装点将她衬托的极其淡雅,刘依诺颇为满意的笑了笑。

收拾好容装之后碧荷又道:“小姐,您在这等一会儿,碧荷这就去端早饭。”

碧荷出去之后,刘依诺一个人待在房间里没事可做,这看看,那瞅瞅,当她走到房**那座青铜香炉前的时候,厌恶的皱起了眉。

她向来不喜欢乱七八糟的味道,什么味道都没有才是她最喜欢的味道。

刘依诺一个人在房间内转了一圈,还不见碧荷回来,便打算出来走走,看看自己到底重生在了什么样的一个环境中。

推开门,眼前的景象令她一愣。

院中种着的各种各样的药材,药材中还夹杂着一些观赏的花卉,花瓣上的露珠早已被阳光蒸融,蜜蜂停在花儿上面采桔花蜜,蝴蝶在花丛中飞舞。

微风吹过带着阵阵花香袭面而来,院中还有一颗梧桐,紫色的梧桐花开满了枝头,浓烈的花香充斥了整座院落。

屋檐下的麻雀叽叽喳喳的叫着,无鱼的水池中倒映着梧桐树的身影,天空是蓝的,云是白的,空气是清新的,风是柔和的,一切都是美好的,令人心旷神怡的。

刘依诺来到院中池上的凉亭坐下,望着池中一圈圈的涟漪只觉得无比的喜悦,在二十一世纪的她,每天除了执行任务就是训练的她已经好久没有这样静静的坐下来看看天,看看云,看看水了。

二十一世纪末的地球,也少有这么蓝的天,白的云,绿的水了!

能够来到这个世界,真好啊!

在这里,她终于可以摆脱特工的身份,撕下杀手的伪装,她终于可以大声的哭,放声的笑,她也终于可以肆无忌惮的走在阳光下,明目张胆的施展她的才华,再也不用栖身在黑暗里。

她可以再次拥抱阳光……

更重要的是,在这个异世,她可以堂堂正正大大方方的出现在竹梓潇面前了。

她张开双臂享受着晨光的沐浴,并且贪婪的吸着新鲜的空气,就像贪婪地吸收新生活。

忽地,她察觉到空气中一丝异样地气息,出于本能的警觉,猛地睁开双眼朝院中的梧桐树瞪去:“谁?出来!”

话音落地,只见一个墨袍男子从开满了紫花的梧桐树后缓缓走了出来,刘依诺打量着他,看上去二十多岁的样子,头发用金冠白玉簪束起,身穿金丝绣花的墨紫色锦袍,绣着金龙的腰带,左右各挂着一个香囊和一个白玉佩,身材挺拔而修长。

他负手立在梧桐树下,微微笑望着她。

刘依诺站直了身子,再次开口问道:“你是谁?”

男子抬脚朝她走来,边走边说:“原来刘小姐的记性这么差,已经不记得本王了吗?”

本王?刘依诺盯着眼前的男人,他自称本王,莫非他就是那离王?被真正的刘二小姐评价为嗜血残冷的离王!

她虽不知道刘二小姐是根据什么得出了那样的评价,但大概应该是没有错的。

这个男人的脸上虽然挂着款款的笑,可那双眼却像深潭一般幽邃而看不见底,这样的人,仅仅是面对面站着,也会令她觉得很不舒服。

“看来小姐想起来了呢!”慕容离笑着向前,刘依诺连忙向后退了两步与他保持一定的距离。

“既然是尊贵的离王殿下,又为何有门不走反倒翻墙而入?难不成有做梁上君子的癖好?”刘依诺用余光瞥了一下与他走出来的梧桐树相反方向的院门。

慕容离不以为意的笑道:“本王这不是为了你的面子嘛!”

还来不及思考他话语中的意思,刘依诺整个人便已经在慕容离的怀里了,被陌生的气息环绕,刘依诺立刻用手去推想要推开他,可不知是她力气太小了还是慕容离的力气太大了,她用力推了推,居然挣脱不了。

刘依诺不再挣扎,嫣然一笑,这种程度还难不倒她!抬脚用力的向下踩去,同时出拳朝着慕容离的下巴打去。

慕容离在刘依诺的拳头触及他下巴的一瞬间头向后仰,躲了过去。抓住这一瞬间刘依诺立刻挣脱,同时右腿横扫向慕容离下盘踢去。慕容离向后一跃躲了开,等他落定已经是距离刘依诺的两米之外。

“离王请自重!”刘依诺冷声道。

慕容离先是一脸新奇的看了刘依诺一会儿,继而又换上了那淡淡的假笑:“有趣!你有资格进本王的王府!”

刘依诺不屑的一笑:“想不到世上还有这么不要脸的人,您真是让我开了眼界了,离王殿下!”

慕容离的脸上依然挂着淡淡的笑,看上去并没有因为刘依诺说他不要脸而生气,只听他一副老气横秋的说道:“这个世上你想不到的事还有很多!”

他话音刚落刘依诺就接着说道:“比如说披着婚姻外衣的钱权交易,对吗?”

冷漠苍凉的语气让慕容离开始大量眼前的女子,明明才不过十五六岁却早已没有了少女的羞涩,浑身散发着一种冷漠的气息,给人一种望尘莫及的距离感。他刚才还以为在梧桐树下感受到的那刀锋一样的目光是自己的错觉,现在看来,真是眼前这个女子。

她的一双眸子有似冰雪一样的冷芒,干净透彻却又冰冷至极,目光后隐隐有一股沧桑悲凉,实在不像是一个十几岁少女该有的样子。

脸上的玩味敛去,慕容离认真的打量着刘依诺,良久。

“你很聪明!”似乎是在下某种定义一般慕容离说道。

刘依诺冷笑:“这个即使不用你说我也清楚,我只是想告诉你,我绝不会因为一个婚约就嫁给你,我的命运只会掌握在我自己手中!”最后那一句像是对慕容离说的又更像是刘依诺对自己的承诺和对命运的宣言。

刘依诺说的绝对,慕容离的语气也很自信:“本王只想告诉你一句,你是嫁定本王了!”

看着他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刘依诺不以为意:“到底会不会,我们拭目以待!”

两人四目相对,眸中是同样的傲然与信心。如果不是碧荷的一声轻唤,两人还不知会这样对视多久。

“碧荷参见王爷!”

刘依诺看了一眼碧荷,这个小丫头正端着她的早饭朝慕容离屈膝行礼,看着她拘谨恭敬的模样,刘依诺微微蹙眉,有些不悦的说道:“起来,陪我吃早饭。”

“啊?”碧荷一脸讶然的抬头,显然是被刘依诺的话惊到了,她看了看刘依诺,又看了看慕容离,迟迟没有起身。

最后还是刘依诺将她扶起,接过她手中的早点放到亭中的石桌上。

当刘依诺拉着碧荷坐下的时候,小丫头却不敢坐下。

慕容离先是站在一旁淡淡地看着,接着走过来拉开碧荷,轻声道:“碧荷姑娘,烦劳你再端一份早饭过来,可好?”

手臂被慕容离抓着,能感受到他手掌炙热的温度,面对她一个下人,语气还如此礼貌亲切,碧荷的脸蹭地红了,轻轻应了一声便低头跑掉了。

刘依诺瞥他一眼,随时随地的勾引纯情女孩儿,行径还真是恶劣。

对上慕容离那饶有趣味的目光,刘依诺问道:“离王殿下是想同我共进早餐?”

慕容离大大方方地在她对面坐下,反问道:“有何不可?”

“没什么不可。”刘依诺说完之后用手抓起面前的包子就往嘴里塞,前一秒还是冰山美女,下一秒就变成了开挂的吃货,张开大口两三下就消灭了一个拳头大的包子,紧接着端起旁边的米粥一口气将它喝了个精光,整个过程不超过一分钟。

之后又优雅地从袖中取出手绢擦了擦嘴,最后站起来把手绢往桌上一扔,“吃完了,告辞!”

刘依诺潇洒的转身离去,留下慕容离一人坐在亭中凌乱。

重生在异世,刘依诺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看看这个世界是个怎样的世界。

她跨出院门,回头看了一眼,

来到门口,刘依诺发现竟然有四个彪壮大汉守在自己的院门外,心中不由得狐疑,四个年轻壮汉守一个姑娘家的院门,是不是有些大材小用了?

但转念想到碧荷所说的这刘家二小姐与离王的婚约和刘二小姐的态度,莫非这些人是刘老爷为了防止她逃跑而安排的?

但是当刘依诺走出院门的时候,几人除了朝她恭恭敬敬的行了一礼之外,没有任何其他要阻拦的样子。

她朝院门上看了一眼,只见上面一块匾额写着三个金粉大字:紫欣苑。

看到刘依诺跨出院门消失,慕容离也站了起来,这样无视他的女人实在少见,反正闲着无事,跟上去瞧瞧,就当打发时间了吧!

慕容离刚走出院门就碰到了端着早餐进来了碧荷,她连忙施礼:“王爷,您要……”

“追你家小姐。”

刘家身为江南第一富商,府邸自然不会寒酸,曲廊亭台构筑精致,一石一木曲水弯弯,意境深远。

未出家门,她便被这鬼斧神工的技艺震撼了。

信步走在其中,不知不觉来到一座名叫曳兰轩的小院前,外面有几个家丁守着,院门紧闭,刘依诺心中好奇刚刚靠近,那家丁便上前揽住了她。

“小姐,您不能进去。”

“啪啦!”一声,瓷器碎裂的声音从里面传来,刘依诺朝里看了一眼,被院墙遮去视线只能够看到里面有一座屋宇。

豪门深宅,总有些见不得人的事,想一想这些事跟她也没多大关系,再说了,她刚来到这里也不想闹什么事,便转身离开了。

可不管她走到哪里,总是有一道目光跟着她,这种被监视的感觉可真不爽,曾经她为躲避监视只能躲到更深的黑暗里去,如今却不需要那么麻烦。

走到廊桥上,刘依诺停下了脚步:“你要跟到什么时候?”

慕容离站在长廊的拐角处,轻扇着扇子,一脸悠闲:“闲来无事,观光一下刘府而已。”

“那你就好好观光吧!”想起慕容离的那双眼,刘依诺凝眉,这个人真的是个麻烦,再没有了闲逛的心情,准备回紫欣苑。

还没走两步,一个家丁便迎面走来,他看到刘依诺朝着她行了一礼,之后便朝着慕容离去了,刘依诺不由放慢了脚步。

耳尖的她听到身后的家丁对慕容离说刘老爷找他。

离王许给她的并非正妃之位,娶个妾室需要他亲自前来吗?刘依诺忽生出许多迷惑,有几分好奇的想要追过去,但转念一想还是算了,这一世她最重要的事唯一的事就是找到竹梓潇,其他的事更不插手就不插手,反正跟她都没有关系。

既然这些事跟她都没有关系……

刘依诺瞅了眼四周,偌大的园子里没有多少人,也没人在意她,她既然不想和这一切扯上关系,何不趁此机会跑掉呢?

一走百了,什么离王,什么婚约,让他们统统见鬼去吧!

扬起嘴角,得意一笑,说行动就行动,刘依诺找到一处无人的角落,低矮的白墙边是一棵粗壮的柳树,刘依诺看了下,借助这颗柳树轻而易举就能翻过墙去。

她扶着柳树和墙面正准备往上爬,一抬头便看到一个男人坐在树上。

男人见到刘依诺也有些意外,他立刻从树上跳下来单膝跪倒在刘依诺面前,恭敬的叫道:“楼主。”

“啊?”忽然从树上跳下来一个人跪倒她面前,这是神马情况?

跪了许久不见刘依诺说话,男人疑惑的问道:“楼主,您找李为是有什么吩咐?”

楼主?刘依诺勾起嘴角,这刘二小姐貌似不止是个普通的大家闺秀呢!

她是想逃走不惹这些事,可事情似乎并不是她想摆脱就能撇得一干二净的,况且,她对这刘小姐开始有了一丝好奇。

一念而起的逃跑计划就这样被她转念丢弃。

“有话问你,跟我走。”刘依诺说完就攀上了柳树,一跃跳过了墙。

李为也翻过墙跟了出来。

柳州城中,早市已经结束了,街上行人并不多,三三两两。

刘依诺说要去茶楼坐坐,李为便带着她到了一家建在河边的茶楼,刚踏进去扑鼻的茶香立刻袭来,刘依诺板起面孔有些严肃,掌柜的似乎认识他们,直接将他们领到了楼上的雅间。

坐下没多久,掌柜的便亲自将茶水端了上来,刘依诺坐在靠窗的位子,端起一杯茶随口问道:“这是刘家的茶楼?”

此话一出李为大吃一惊,他霍地站起,手按在了剑柄上,杀气腾腾的看着刘依诺。

“你是什么人?”

难道她说错什么话了吗?刘依诺眸色一敛,将茶杯送到嘴边喝了一口茶,可真苦啊!

室内安静到诡异,李为按着剑柄大气都不敢出,双眼一眨不眨的看着刘依诺。

“那么紧张做什么?坐下来喝杯茶,我有话问你。”刘依诺放下茶杯,抬眸对上李为的目光。

冰冷的寒芒令人心悸,还没到天热儿的时候,李为的额头已沁出一层薄汗,这是他们旗下的产业,而眼前这个人竟问他这是不是刘家的茶楼,她绝对不会是楼主。

李为沉声又问了一遍:“你不是楼主,你到底是什么人?”

“如果你口中的楼主是刘府的小姐刘依诺的话,那么,我就是你们的楼主。”

很明显的这句话没有半点儿说服力,李为仍旧紧张的看着刘依诺,手握着剑柄随时准备出手。

“算了!”沉默了片刻,刘依诺从座位上站起来,这些事她果然还是不要插手了,好复杂的样子。

她之所以会和真神巫殇做交易换这一世重生,为的只是一段放不下的少年情,为的只是竹梓潇这一个人,其他麻烦事,真是少管为好。

见她站起来,李为立刻抽出了手中的剑。

“阁下到底是什么人,我们楼主在哪?”

刘依诺一摊手:“我就是你们楼主,我知道你不信,但我也懒得解释什么。不信就不信吧,这些事我也不想管了。”

她可是万万不能解释的,借尸还魂什么的,被人当作神经病关了或当作怪物宰了怎么办?

刘依诺刚一抬脚,李为的剑立刻横了过来:“不说清楚就想走?没那么容易!”

竟然想强留她,她最不能忍的便是有人挡了她的自由,刘依诺向后退了半步,以退为进一脚踢开了李为的剑。

刘依诺一出手,李为更加坚信她不是楼主了,但因着那一模一样的长相,李为不敢轻易叫人,若是不知道情况的人猛地见到这一幕,指不定还会以为是他要背叛无影楼弑主呢!

两人交手,打斗中难免殃及池鱼,茶具家具碎的碎倒的倒发出一阵响。

声响惊动了众人,小二破门而入时,李为已逼着刘依诺跳下了楼。

李为内力深厚,刘依诺曾徒手接他一剑却被振的手臂发麻,这古时候的习武之人,真的有什么内力真气吗?

心存疑惑的她却没有意识到,自己从三楼跳下仍旧安然无恙。

看到有人持械打斗,街道上的行人躲得远远的不敢上前。

在众人避之不及的时候,碧荷带着两个侍卫跑了过来,眼中噙着泪珠大喊:“不要打了不要打了,李公子,小姐,不要再打了。”

慕容离说要找刘依诺,碧荷便担心是她出什么事了,见紫欣苑中无人就带着两个侍卫跑了出来。

侍卫是守在紫欣苑门口的无影楼的侍卫,他们不像茶楼掌柜是个普通人,而是会武的好手,李为心中顿时有了忌惮。

万一将他当作叛徒拿下可就真的大事不好了。

就在他分神的一瞬间,刘依诺避开他的剑近身上前扬手就准备朝他的脖子砍去。

碧荷急的大喊:“小姐不要啊,小姐!”

最后一刻,刘依诺迟疑了一下,手没有落下去,她甩袖离开李为,碧荷立刻冲了上前扶着她上看下看了好几遍,口中还嚷嚷着:“小姐,您没事吧?”

刘依诺朝她摆摆手示意没事。

碧荷松了一口气下一刻就换了脸指责李为:“李公子,为什么要对小姐出手,伤着小姐怎么办?”

李为怔怔地站在原地,刚才她扬手露出的手臂还映在他的脑中。

“碧荷姑娘。”面对碧荷娇嗔十足的斥喝,李为有些拘谨地问道,“她……真的是小姐吗?”

“当然啊,碧荷侍奉了小姐近十年,难道会认错人吗?”

虽说还是他们的刘小姐没错,但毕竟换了她的灵魂,不同的人脾性也就不同,李为与她相处不到一刻便发觉了,碧荷这个小丫头,是说她单纯呢还是迟钝呢?没发现也就罢了,竟还信誓旦旦的说她不会认错,真是让人哭笑不得。

更令人哭笑不得的是,他们回到茶楼里,碧荷将最近的事情讲给李为听,李为竟然被她说服,信了她就是原来的那个刘二小姐。

不过令刘依诺在意的是,碧荷说刘二小姐最近经常感到头疼昏沉,她能在刘二小姐身上醒来就说明她已经死了,只是头脑昏沉,没有其他疾病外伤,这么说来……是有人在暗中下毒害了刘二小姐?

看来这刘二小姐身上还真是有一堆麻烦啊,就算她不想管这些事,可那些麻烦能放过她吗?

“李为。”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既然她借了这刘小姐的身子,那就帮她解决凶手好了,也算是还了借用刘小姐身体的这份恩,在那之前,她要把这一切弄清楚,“我问你,你为何称我楼主?”

李为面露慌乱,紧张的瞥了一眼碧荷。

难道说这刘二小姐有什么事是碧荷不知道的?刘依诺便开口支开碧荷:“碧荷,你去楼下问掌柜的要半斤陈年猴魁,让他包好,一会儿回去时带着。”

“是,小姐。”

小丫头竟也没起什么疑心,答应一声就出去了。

雅间内就剩刘依诺和李为两人了,刘依诺道:“说吧!”

“您五年前创建无影楼,专门挤兑刘家生意,呃……这家茶楼就是无影楼名下的,有时,楼里也会接一些江湖暗杀的单子,所以楼中弟子多善隐藏和暗器。”

善隐藏,这就是她准备翻墙跑路时没发现他藏在柳树上的原因吗?

不过……五年前,五年前的刘二小姐还只是一个十岁的小女娃,暗中建立起一个组织,有可能吗?

刘依诺问道:“平日里,谁在打理楼中事物?”

“您的师兄,丁若公子。”

这么说来,掌握实权的是她这位师兄了……

沉思片刻,刘依诺看着恭谨的李为忽然一笑:“李为?难道你真的信了碧荷,我只是精神状态不好,一时糊涂了?”

李为一紧张又跪了下来:“楼主恕罪,属下不该怀疑您。”

“好啦,起来说话。”真见不得这动不动就下跪的古人,“为什么?”

“因为……”李为仍旧跪着,刚抬头看了一眼刘依诺就又低下头去,“您的小手臂上有一颗小黑痣,刚才动手的时候,属下看到了。”

刘依诺挽起左臂上的袖子没瞧见什么黑痣,又挽起右边的袖子,在小手内臂果然发现了一颗不起眼的小黑痣。

李为继续说道:“属下的命是您救的,当时就发现了这颗痣,所以对它印象比较深。”

“先起来,我还有话问你。”刘依诺放下袖子,“你可知道……”

“啊!!”

正说着话忽然被楼下一声尖叫打断,刘依诺听出那是碧荷的声音,立刻跑了出去。

楼下大厅里一个衣着不俗的公子哥儿正抓着碧荷的袖子往她身上凑,茶楼中弹曲儿的女乐师正抱着琵琶缩在一角发抖。

掌柜的被公子哥带来的家丁制住扣在一边。

“小丫头胆子不错,敢妨碍本公子找乐子?还是说……你想替她?”

刘依诺眼中射出两道冷芒,眯着眼带着笑走了下来:“这位公子。”

柳州城中没几个不认识刘家小姐刘依诺的,原本嘈杂的茶楼安静了下来,纷纷看向她。

“哟!”公子哥儿一看到刘依诺目光便移不动了,他甩开碧荷,朝前走了几步,“小美人儿长得比那弹琵琶的强多了,跟本公子走吧?”

坐在厅中喝茶的人为这调戏刘依诺的公子哥儿倒吸一口冷气,敢惹江南刘家小姐,他也是活腻了。

刘依诺一副媚腔:“找姑娘就去窑子里嘛,来我这茶楼,可没人招待公子啊!”

此时茶楼外一辆马车停了下来,慕容离用扇子掀开车帘往外瞅了一眼,看到厅中的刘依诺时扬了扬唇角,马车从这里经过听着有个声音像她,没想到竟真是她。

那公子哥儿挑起刘依诺的下巴,色咪咪地道:“小美人儿,你来招待本公子不就好了?”

“说的也是呢!”刘依诺拿开他的手轻轻捏着,另一只手指向他的胸口并一路向下,十分挑逗,“那就让本小姐好好招待公子吧!”

摸到两腿间轻轻抓揉了两下,便有东西挺了起来。

那公子哥儿一脸惊喜的瞅着刘依诺,实在不敢相信竟有这等艳遇。

刘依诺笑着忽然用力一扯,竟将那东西扯断了。

“啊!!!”公子哥儿倒在地上捂着裆部发出杀猪似的吼叫,随从慌乱的上前扶自家主子。

刘依诺依旧面容带笑:“这位公子,本小姐招待的,可还周到?”

“你这臭婊子,报上你的姓名,给本公子等着。”公子哥儿怒气冲冲地指着她说道。

脑中快速的闪过这半日来的听闻,刘依诺一脚踩到了那公子哥儿的裆部,冷笑道:“记好了,本小姐名叫依诺,家住城西刘府。”

“公子,是那个江南刘府。”随从嘟囔了几句,惊慌地架起那公子哥儿就跑了。

公子哥也有些发怵:“江南刘府?”

“是啊……就是那个富甲一方的江南刘府。”家丁苦着一张脸低声说道,“哎呀,快走吧公子。”

那些人架起那公子哥就往外走。

公子哥一出茶楼,茶楼里就又热闹了起来,听他们议论,这公子哥是初上任的城尹的公子,儿子养成这副样子,想来老爹也不是什么好货。

刘依诺暗暗摇头,无意间瞥见了慕容离乘坐的马车,顿时敛去了笑容。

“咦?”碧荷看着驶走的马车,说道,“是我们府上的马车。”

刘依诺若有所思的沉下眸,继而开口对身后的人说道:“好好说说吧,我跟刘府的关系。”

眼看就到了用午膳的时间,三人换了家酒楼,包了个雅间叙了一下午,但刘依诺的疑惑并没有减少。

按照李为所说,这刘二小姐创建无影楼的初衷就是为了挤兑刘家,难道说她并非刘家人,而是刘家的仇人?

可依照她的武功和医毒之术,杀了刘家人很简单犯不着费力建个无影楼。而这无影楼之所以能够迅速的发展,还多亏了她故去的师傅神医。

他们在酒楼中一直待到夕阳西下,直到再也问不出什么有用的东西,刘依诺这才准备回府。

走到刘府附近,李为简单禀告了一声之后,身影一晃就不见了。

碧荷紧紧的拽着刘依诺的袖子,颤抖着声音唤道:“小姐……”

自从她下午听了刘依诺和李为的话后,知道了她的另一个身份和目的,便一直瑟缩地拽着刘依诺的袖子,楚楚可怜的模样实在惹人心疼。

也许原来的刘二小姐十分珍视这个丫头,将她留在身边却不让知道这些事情。

“哎!”刘依诺叹息一声,摸着碧荷的头轻声道,“放心吧,不管怎样,小姐是不会丢下你的。”

碧荷用力摇了摇头,抽噎道:“碧荷知道小姐不会丢下碧荷,碧荷是怕,呜呜……无影楼的事是这样,那个新城尹公子的事也是,碧荷是怕……小姐牵扯到这些事里会有危险。”说着,大颗大颗的泪珠便滚了下来。

“好啦!”见她泪水一滴滴落下来,刘依诺的心也变得柔软起来,前世的她徘徊在黑暗里太久了,人性的**和肮脏,她已经看够了,更忍够了,所以在看到那公子哥儿调戏女子的时候才会忍不住出手。

既然有机会摆脱那些见不得光的身份重来一世,何不活的肆意张扬一些?就像那阳光下的向日葵一般。

“别哭了。”刘依诺拿出手绢为碧荷擦了擦眼泪,接着命令道,“日后不许再提无影楼三个字,懂吗?”

碧荷连连点头:“嗯嗯……”

刘依诺满意的笑笑:“我们回去吧!”

进了刘府,还未走到紫欣苑,远远地便听到有人在嚷嚷,走近一看,一个身穿绫罗的贵妇人被守在紫欣苑外面的大汉拦住了。

大汉们板着脸不容商量地说:“刘夫人,您不能进去。”

“混账,这里是刘府。”竟被一群小小守卫忤逆,刘夫人非常不悦的斥骂道,“你们是个什么东西,竟在这里放肆!”

刘依诺乐了,迈着小碎步走了过来,轻声细语:“还不道歉?”

拦下刘夫人的大汉们一见刘依诺,立刻换了态度,朝着刘夫人齐鞠躬:“方才多有失礼,请刘夫人海涵。”虽说是道歉,姿态却一点儿没有放低。

前后态度一经比较,更显刘夫人失了威信,她气的牙痒痒却挤出违和的笑:“诺儿啊!怎么从外面回来了?”

看似温和的笑容却透着虚伪,她本还以为能感到家的温暖呢,这样的家可真比做孤儿更糟糕。

刘依诺露出一抹不易察觉的冷笑,问道:“您找我有事?”

刘夫人拉起刘依诺的手一副慈母的样子:“晚膳做好了,王爷也在,你爹希望你过去一起用膳,诺儿啊,有机会多见见王爷,培养培养感情嘛!”

呵呵……刘依诺心中不禁冷笑,面上却不露一分,只道:“好啊!”

在权势面前,亲情终是矮了一截,这刘家二老一心将她推给离王,原来的刘二小姐创建无影楼挤兑刘家生意,怕是有极复杂的缘由。家?前世没有,这世怕也无缘,这刘家二老,还是当作路人吧!

此时的刘家正厅,琴瑟齐鸣,乐声袅袅,一群婀娜艳丽的舞姬正在厅中翩翩起舞,坐着欣赏舞乐的人只有慕容离和刘老爷。

刘依诺跟着刘夫人走了进来。

刘老爷朝她看了一眼压低了嗓子沉声道:“终于肯出来了?还不快参见过王爷!”

高低贵贱身份尊卑可真令人不悦,刘依诺只敷衍的道了一句:“见过离王殿下!”

慕容离饶有兴趣的挑起眉头看了眼刘依诺,她竟说的是见过而非参见也不见她屈膝行礼。

因着他的出身,**中不缺鄙夷他的人,除却他那几个兄弟和父皇,其余人都碍着他亲王的身份,还没人敢当着他的面露出半分不敬的神色。

这个女人,胆子不小!

刘依诺语气中的敷衍太过明显,刘老爷怒瞪了她一眼随即转头小心翼翼的看向慕容离,见他并没有任何不悦的神情,这才放下心来对依诺开口道:“还不快去坐下,侍奉王爷用餐!”

“原来叫女儿来,是为了给离王殿下当下人使啊!”

刘老爷被她一句话气的胡子都吹了起来,却碍着慕容离的面,不便发火。

既然叫她来吃饭,那就得好好吃一顿才行,刘依诺来到慕容离身边坐下,挽了挽袖子徒手从盘子里拽了个鸡腿下来。

将鸡腿送嘴里咬上一口,故意多沾了点儿口水在上面,接着往慕容离面前一杵,眨巴着无辜的小眼神说道:“离王殿下,吃啊!”

慕容离不动。

刘依诺又补了一句:“别客气,吃吧!”说着又往慕容离面前送了送,直往他嘴里塞。

慕容离抬手,用扇子挡住了刘依诺的手。

面对她这样失礼胡闹,刘老爷终于发怒了,大声呵斥道:“诺儿,放肆!”

刘依诺一脸的不解,故意问道:“女儿按您的吩咐侍奉离王殿下吃饭啊,您怎么了?

她这分明就是故意的。刘老爷的脸色已经开始有些发青,坐在他身边的刘夫人的神色也很不好看。

“刘小姐多礼了,本王自己来就行了。”就在空气快冷到凝结的时候,慕容离开口了。

刘依诺“哦”了一声,将鸡腿放到了自己嘴里,三两口吃完了,最后还不忘漱下鸡骨头。

随手将鸡骨头朝前一扔,扔到了舞姬的脚下,一个舞姬不小心踩上去差点儿摔倒。

刘依诺也不看舞蹈,扔了鸡骨头后,就用手将面前的菜抓了一遍,就连汤也用手指头蘸了蘸。

“你放肆,刘依诺,你在干什么?”

“吃饭啊!”说着双手抓起盘中的鱼咬了一口,看着刘老爷气的发抖,刘依诺心中划过一丝冷笑,不管原来的刘二小姐是为了什么挤兑刘家,她都准备送刘老爷一份大礼。

李为朝她讲了一下午,虽然很多事不能全明白,但她对信息的消化和推想能力还是不错的。

从刚才开始,慕容离的目光就一直盯着刘依诺,这样有趣的人,许久没有遇到了。

他扭头朝刘老爷说道:“刘老爷莫要动气,令爱身上能有这股江湖人的直爽实在珍贵,比起那些造作的大家闺秀不知强了多少,实在令人喜欢呢!”

刘依诺吞咽的动作慢了半拍,她朝慕容离看去,他的脸上仍挂着淡淡的微笑,她本想无礼一些,好让他生了厌恶的情绪,之后再将那同样未出阁的刘家大小姐推出来,她就能躲了这门亲事。

对上慕容离那双深不见底的笑眼,想起他之前信誓旦旦的话,刘依诺勾起了嘴角,慕容离和她,是一样的人呢,看来这件事不会那么简单的就解决,可她最喜欢的,不就是让这样的一双双眼在她面前变得黯淡吗?

既然慕容离没有动怒,刘家二老也陪着笑请他喝酒。

刘家二老端起的是酒杯,放在慕容离面前的却是茶杯,不等他将茶杯端起,便有一个家丁神色匆匆地走了进来。

家丁来到刘老爷身后低声耳语了一番,只见刘老爷渐渐变了脸色,露出既担忧又无奈的神情来。

小说推荐

主人公叫万五庄社交恐怖份子全文章节免费阅读

2022-5-14 23:38:17

小说推荐

快穿:一个总裁七个我全文免费阅读_(罗曼顾有)

2022-5-14 23:38:51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