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规矩》小说免费阅读资源!

小说:规矩

类型:奇幻玄幻

作者:忆昔亦惜

角色:秦南星刘晟

简介:从远古人族强者将妖族驱逐回蛮荒世界之日算起,到如今已有几千年光阴
在这千年岁月里,人族势力已经遍布大千世界
古语有云:“生于忧患而死于安乐也”过于舒适的环境滋生出的罪恶比妖族入侵还要可怕
秦南星、刘晟两位少年携手同行,发誓要替这世间的弱者说句话
但残酷的现实将两人一次次打趴下
直到两人发现各自奇异的能力后,一切有了转机
一个操纵灵气天赋异禀,一个修炼速度惊世骇俗
他们是否能问鼎山巅?拭目以待……

书评专区

剑神阿青:不一样的主角流

人人都爱女主角:喜欢教授,萌萌哒脸盲,后来不喜欢大苏,小苏不错,林洋也挺好

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我一直以为历史上华夏的大敌是北边的草原人,但这书却把幕后BOSS设定成了楼兰、柔利等一票早就亡国灭族的西域小国····冥思苦想许久,我恍然大悟:灭亡了的民族不是名族,不会引来河蟹神兽404的暮光···

规矩

《规矩》部分章节免费试读

第6章 启程风波

第二天一大早刘晟就急急忙忙回了趟家,跟侍女告别后带上一包行李就来到秦南星家。南星妈妈做了一大桌子饭菜端上桌。秦非在和陈炳之吴鹰闲谈,秦南星在厨房帮母亲打下手。俨然一副普通农家人的景象。饭桌上,秦南星的母亲一直在给众人夹菜,时不时满眼疼爱的看着秦南星和刘晟。自己儿子即将远行,当妈的当然不舍。

饭后,秦南星刘晟麻利地帮助母亲收拾残羹剩饭,然后二人合力洗刷碗筷,干得热火朝天。完毕后二人像是约好了似的齐刷刷跪在秦非夫妇面前:“爹娘(叔、婶)我们兄弟俩今天就要出门游历了,二老在家注意身体,日后我们有了出息就回来看望您们。”说完就咚咚咚磕头。

秦南星妈妈满含泪水将两人扶起,拭去二人膝盖的灰尘,柔声道:“不知不觉俩小子已经长大了,当妈的虽然不舍,不过总得让你们出去看一看这大千世界。被人欺负了也别怕,让师傅替你们出头。”

陈炳之吴鹰抱拳道:“义不容辞。”

秦非也起身还礼。不管境界如何,对待孩子的师父们,该有的礼数还是要有的。最后秦非为了打消两人的顾虑,笑着说道:“你们随便教便是,只要人品没问题,其他都是次要。我给你们每人准备了一件礼物,稍后带上就可以出发了。”

陈炳之和吴鹰再次抱拳:“多谢秦先生!”

时间一晃就日上竿头,由于带着两个少年,当师傅的没有御剑飞行。四人徒步走到了最近的县城歇脚。陈炳之准备给众人准备一辆马车,毕竟总是徒步而行也不是个事。秦南星和刘晟从小在乡野长大,外面的花花世界对于两位少年诱惑极大。一听说要去集市买马车,直接兴奋得蹦起来。在他们小镇,马车可是官老爷才坐得起的,这神仙师父果然财大气粗。

这座县城名叫云鹤城,意如其名,这里所产的仙鹤品相极佳,深得众多修士的青睐。在云鹤城的鹤立街,各种价格的仙鹤一一陈列,来来往往的客人络绎不绝。仙鹤有各种品质,最贵的仙鹤可以载人飞行,很多修为不足以御风而行的修士主要就是靠这类仙鹤往来各个山头间。不过这类仙鹤本身数量极其稀少,加上价格昂贵,只有称霸一方的大财主和腰包阔绰的宗门修士买得起,普通百姓见到一两次都要吹嘘好久,更别说买。次一级的仙鹤体型稍小,皇亲国戚就喜欢这类宠物,仙鹤高大的体型,优美的姿态,华丽的羽毛,无一处不彰显高贵气势,正是各位贵族王孙的心头好。末等仙鹤只有孔雀般大小,城里的贵族豪绅家里基本上都有饲养。大家都相信这种沾点仙气的动物能保佑家宅平安。

秦南星和刘晟跟随各自师父边走边看,好似屁股上挨了一刀——开了眼。这条街除了仙鹤,还有各种珍奇异兽,灵宝古玩。两人真是大饱眼福,特别是刘晟,性格活泼的他时不时还会发出阵阵惊叹,惹得路人侧目。众人投来的目光中有讥讽、有怜悯,但更多的是和善。这些刘晟并不在意,秦南星却都看在眼里,他时不时拉拉刘晟衣角示意他小声点,可是刘晟依旧我行我素。秦南星只得拍拍脑袋跟着一路小跑。

吴鹰见两人很感兴趣就问道:“这么喜欢,需不需要买一只路上养?或者说不买马车了,直接买一只最好的仙鹤,刚好驮着你俩上天看看风景?”

秦南星连忙摆手:“不用了不用了,我们看看就好,不用师父您破费。”

一旁的刘晟哀怨的看着秦南星小声嘀咕道:“你这家伙真的是,哎,我怎么摊上个傻弟弟,一点不会享受。”

陈炳之在一旁哈哈大笑,吴鹰原本也就是开玩笑,刘晟这小子还当真了。仙鹤对于自己这个境界的人来说形同鸡肋,带着反而不方便。而且乘坐仙鹤出行对于如今的秦南星刘晟来说太过招摇。在没有足够的能力自保的情况下显露钱财对于修士来说同样是致命的存在。虽说今天自己在他们身边足以护其周全,可日后他俩独自历练,可能就会因此吃大亏。总有些见财起意的人会临时起杀心,更会有些吃饱了撑着的人没事找事。这不,马上就跳出来一个。

此人身着精美长袍,腰间佩长剑,头上别玉簪。一看就非富即贵。身后两名护从腰佩长刀,身披软甲,粗壮有力的胳膊按在刀柄上,似乎随时准备大开杀戒。

领头的青年男子指着吴鹰就嘲讽道:“什么什么,我没听错吧,你要买最高品级的仙鹤?小爷我今天心情好出门逛街,没想到遇到你们这帮傻缺。一个小兔崽子一路大呼小叫惹人厌,一个老家伙张口就吹牛皮毫不脸红。你们这些穷鬼一个个脸皮怎么就这么厚?”

吴鹰笑着摇摇头:“现在的年轻人火气就是大啊,你我无冤无仇没必要发生争斗。你既然觉得我们买不起,那就买不起咯,你说的都对。”

青年男子本就是无事找事,他更希望对方恼羞成怒来个拔刀相向。头一次带着父亲的贴身侍从出门游玩,不威风点怎么能行?正好今天就拿这群碍眼的家伙开刀。奈何对方是个软柿子,完全不敢硬碰硬。不过也对,在这云鹤城敢招惹城主云风的儿子云白的人,还真没几个。特别是今天云白带着两位修为极高的护从,更加肆无忌惮。云白恶狠狠地瞪了吴鹰一眼,趾高气昂地从一旁大步离去。

陈炳之一脸坏笑的看着吴鹰问道:“吴大爷今天脾气怎么这么好啊?要是以前。。”

吴鹰瞪了他一眼:“这不在乖徒儿旁边嘛,我不得彰显一下高人风范啊,大人不记小人过,不跟他们一般见识。”

秦南星连忙开口道:“师父好肚量,南星看在眼里记在心里,日后也会如此对人。”

吴鹰大笑:“好!为人谦让是好事,不过也并非要让你处处夹着尾巴做人。只要咱们占理儿,就不惹事不怕事。”陈炳之看着这个闷葫芦今天居然如此开心,也跟着微微一笑。

刘晟小心翼翼的问:“师父,这些人好不讲道理啊。我以后会注意自己的言行的,绝不给师父们惹麻烦。今天害得吴师父挨骂,我很抱歉。”在刘晟看来,吴鹰骂不还口肯定是因为对方实力高深,自己一方虽占理,不过也只能吃哑巴亏。

陈炳之摆摆手:“不必自责,你没错,错的是他们。不过你遇事能反思自己,我心甚慰。你也要记住,不怕事不惹事。”

四人穿过人来人往的大街来到街角。比起一路走来的富丽堂皇,这边显得冷清许多。毕竟这里售卖的只是一般的车马鞍具类物品 。

陈炳之和吴鹰挑选了一辆最好的宽大马车,空间足够四人赶路休息。刘晟看到平日里官老爷们常坐的马车尤为兴奋,立即蹦上车厢,将行李往车上一甩,一屁股坐在坐凳上就开始晃悠着脚,好不惬意。等到陈炳之秦南星上车后,吴鹰一马当先充当起了马夫,马车缓缓原路返回。

和四周仙气飘飘的光景比起来,这辆世俗人乘坐的马车显得格格不入却又格外突出。马车刚走到一半,一个茶壶就被人从路边酒楼上丢了下来,刚好砸在马车前面,嘭!的一声水花四溅。马匹被这突如其来的动静吓了一大跳,前脚直接离地乱蹦,吓得刘晟赶紧抓住车上栏杆。陈炳之目无表情的叹了一口气:“哎,不得不佩服这些公子哥作死的本事,怎么会有人嫌自己命长呢?”

吴鹰黑着脸抬头望去,一幅熟悉的面孔映入眼帘。只见云白贱兮兮地对着下面喊道:“不好意思,刚才一个不注意手滑,没抓住茶壶。哎哟,我当时谁呢,这不是要买仙鹤的有钱人嘛?怎么买辆破马车就准备走啦?这档次降得也太快了,不知你骑惯了仙鹤突然来坐这马车,坐不坐得惯啊?”

吴鹰缓缓起身,然后飞身下马,对着马车里的两位少年和颜悦色地说道:“今天给你们上第一课,都给我看好了,以后遇到这种一心寻死的东西不必吝啬,大大方方送他们上路就是。”话音刚落吴鹰已经出现在酒楼窗口外,凌空而立宛若神明。

云白突然停止了说话,就只是直勾勾的盯着窗外的吴鹰,表情由嚣张到错愕再到惊慌就只是一瞬间。身后两位护卫亦是呆在原地。他们无论如何都想不到这个中年人竟是一位隐藏极深的大修士。自己二人不过是筑基中期刀客,虽说在这云鹤城的达官显贵面前可以横着走,但是在真正的大修士面前却形同婴孩。

吴鹰摇摇头:“本来大爷今天心情好,不与你计较,你却一次又一次往刀口上撞,怎么会有人嫌命长呢?真是令人费解。”

云白这才回过神来,神色复杂地犹豫了半天才鼓起勇气说道:“我是云鹤城城主云风独子云白,我祖上是驼峰宗大长老云谦,仙长若能不计前嫌放我一马,我云鹤城不但会备重礼道谢,还可以为仙长在驼峰宗大长老云谦面前引荐一二。你若得理不饶人,敢动我半根汗毛,我们云鹤城绝不善罢甘休,还望前辈三思!”云白笃定对方会忌惮老祖宗云谦,所以并没有表现得多害怕。甚至还软硬兼施同时抛给对方台阶和压力。

吴鹰冷笑:“哦?你可真是大孝子,自己都快死了还不忘把祸水往家里引,当真是好门风,好教养。那云谦上次没和他过两招实属可惜,这次刚好补上。既然你敢自报家门,那我就留你多活片刻,我倒要看看教出你这种小畜生的云大城主是如何只手遮天,你如此嚣张跋扈居然还能长这么大,委实不易。”随后吴鹰不再废话,直接抬手临空一指,一道白光弹在云白腿上,他身边的护从还没反应过来云白就躺在地上撕心裂肺地惨叫,看着腿部鲜血淋漓的云白,两人甚至都不敢去搀扶。

秦南星和刘晟虽然看不到楼上的画面,不过光听声音就知道这一下是真的疼。

吴鹰对着两位呆若木鸡的护从喝道:“身为修道之人,却助纣为虐,欺压百姓,你们也配修道?修道不修心,到最后也只是两个多吃几十年闲饭的草包,不会有太大出息。赶紧滚去通知你家主子搬救兵,我等你们一炷香的时间。”

看着仓皇逃窜的两人,众人齐声喝彩。看到往日高高在上的云白今天终于踢在了铁板上断了腿,自然是大快人心。强者发怒,拔刀向更强者。弱者发怒,拔刀向更弱者。人群中不乏有被云白欺负过的人,大多数人对于云白的恶行积怨已久,今日能够事不关己地看着云白在地上哀嚎,也算解了心头之恨。

吴鹰面向众人和颜悦色地说道:“你们中间无论是谁,只要被这家伙欺负过,全都可以站出来指证,我保你们平安。”

云鹤城的百姓见惯了骑着仙鹤在天上飞来飞去的神仙,原本已经见怪不怪,但是像这位不凭借仙鹤就能上天入地的真神仙,众人还是第一次见,加上此人听到云白自报家门还不慌不忙等其救兵,可见其实力之深厚。短短半炷香的时间这云白的罪行已经罗列出几十条,全都由秦南星一一记录在一张白纸上。吴鹰接过来第一眼看到的就是强抢民女、辱**儿,霸占良田、打杀奴仆、逼良为娼、赊账不还……条条触目惊心。

小说推荐

姜宁秋霍天凌最新的章节怎么看?

2022-5-14 23:06:11

小说推荐

奚遥贺连小说《倾尽余生来爱你》全文免费阅读

2022-5-14 23:06:53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