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疯批美人重生后,又甜又软》全文章节免费阅读

小说:疯批美人重生后,又甜又软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吾心长青

角色:苗酥洛怜

简介:【疯批x病娇+甜爽苏】
从乱葬岗里爬出来的疯批美人失忆了,她抓着一只奶白狗崽,表示问题不大
杀人揍人砍人,她样样精通!
重生第一天,她笑眯眯的和当朝国师结成了死仇
重生第二天,她慢吞吞抬眼,抓包了想药倒自己抢走狗崽的国师
重生第三天,她面无表情,想宰了要克扣报酬的国师
重生第四天,她恍然大悟,兴冲冲对人国师谈喜欢
重生第n天,动心的冷清国师眉眼潋滟,哄着说:阿姐,你再说一次喜欢可好?

书评专区

小修行:就冲作者前两本坚持不“变”的正能量主角,我给五星!!!!另外你的章节名太**了(我说的是贬义!!)————上个评论居然打错字了……

现在我想做个好人:才写了10万字,就已经水得丧心病狂。

偃者道途:牛逼,牛逼,故事性一般,但想法真是大胆。走机械,人傀儡修真路线,刚刚筑基就把自己脑袋砍下来换上机械身躯。身躯换上机械脑袋,当法宝孕养。这种力量体系还是第一次见,立意高远。

疯批美人重生后,又甜又软

《疯批美人重生后,又甜又软》部分章节免费试读

第6章 国师大人,恼羞成怒

洛怜的心里打着的算盘可算得上是啪啪作响了。

苗酥自然是不知道,自己身边的男人到底是有着何种坏心思。

当然,若是知道了,苗酥也是不怕的。

她有点疯,也压根不怕死。

最后鹿死谁手这件事还真不好说。

耳垂处的风铃摇摆,苗酥突然扭过头,“你既然是我的雇主了,我应当如何称呼你?”

“就喊雇主吗?”

洛怜神情微顿后,维持着温和的假面,“我叫洛怜,你可唤我国师,也可唤我大人,当然你也能唤我其他什么称呼。”

他微微一笑,冷白病弱的面容在夜色下美色不变,他凝眸注视着眼前的人,声音温和道:“只要是你喜欢的就好。”

他手往袖里伸去,他才想起那里藏着一包毒药粉末。

闻之必死的那种。

念头朝夕瞬改的洛怜,想着要不还是拿毒药毒死人算了吧?

反正他还有解药。

到时候他在把解药,喂给狗崽好了。

作出决定的洛怜,笑的更加温柔。

只要她失神一刻,她就死定了!

国师大人美男计的杀伤力那就格外惊人了。

若是寻常姑娘家,可能对视不到两秒便要败下阵来,面红耳赤了。

洛怜也知道自己容颜,能在某些时候,带来一些便利。

他也从不以此为耻。

只要好用就行,不是吗?

可惜,对上苗酥,就好比媚眼抛给了瞎子。

苗酥跟张白纸似的,那些少女有的蓬勃情怀,她压根就没有。

苗酥:“哦,那我便唤你洛大人吧。”

少女直白地回看过去,黑白分明的清亮眼眸,像是要看到人的心里去。

这倒是让洛怜情不自禁地躲避了视线。

察觉到自己做了什么后,他硬生生地控制住自己的动作,重新回望了过去。

可对视完的苗酥,早早就收回视线,扭头往前走了。

这一来一回,他便也落了下乘了。

杀少女没成功,无往不利地对视也失败。

此时杀人欲又增,国师大人便也不准备压制自己的欲念。

他微微眯着眼,看了眼树叶,感受风向,一只指尖探出衣袖,解毒的药丸刚塞入嘴里。

苗酥直觉敏锐,感受到危险的她倏尔回头,“洛大人?”

“咕嘟——”被猛然一吓的洛怜,咽下了解药。

此药放在舌下压着,才有解毒之效。

否则,和平常糖丸无异。

两颗解药,一个给狗崽,一个给自己。

现在压在舌下才生效的解药被吞了!就等于,浪费了!

他杀不了眼前的人了。

他面无表情地看着人,攥紧了拳头。

当真是可、恶!

洛怜面无表情,心中薄怒,到底谁发明的这个解药?

他真的是恨不得把人拖出去宰了!

那竭力压下的怒表面虽看不出,但是架不住苗酥感官敏锐啊。

苗酥歪了歪脑袋,定定地瞧了眼他,脏兮兮的小脸上粲然一笑。

“你是想杀我吗?”

她揉了揉怀里狗崽的毛,对着洛怜道:“可以哦。”

“刚刚的游戏,我还没尽兴呢。”她略有遗憾开口。

而徒然亮起的眼眸里,可以看出她是多么渴望和人再杀个一回合。

果然,她愉悦道:“欢迎随时来杀我,找我玩游戏哦。”

洛怜:“……”疯了。

这是正常人能说的话?

他再次得出结论:这苗家三姑娘,果然不是什么正常人!

他从牙缝挤出字眼,维持平静,“没有。”

“没有想杀你。”

听到这话,苗酥空白贫瘠的大脑冒出两句话。

——男人都是口是心非。

——也都不是什么好东西,是骗子。

苗酥又把这两句话在脑海念了一次后,愈发深以为然。

找杀意,她最擅长了。

他也的确不是什么好东西,也的确在骗她。

明明方才扭头刹那,他就是想杀她嘛!还不承认。

也不知道他为什么半路放弃了杀自己的主意!

完全不知道是因为自己的扭头把人吓到吞掉部分“作案工具”的苗酥,眼睛乌溜溜地转。

她和他之间的关系,全靠报酬来维系。

一旦有人违约……苗酥兴奋舔了舔唇。

难得遵从骨子里的契约精神的苗酥,想着,那她当真是,非常期待那一天的到来呢。

到时候,这场半路结束的游戏,又能重新开始了。

苗酥一边大步流星地往前走,一边继续用脑子漫无边际地琢磨着事情。

——也不知道,她要花多久时间,才能杀死他呢?

届时她一定要找个超大的罐子,多接点他的血,来染红白刀。

定会好看极了!

少女脏兮兮的脸蛋微红,露出羞涩激动的笑来。

苗酥和洛怜之间的约定,就是她护送洛怜这个国师回到自己的国师府里。

二人都各怀心思。

她从头到尾,都还惦记着他的血。

就好比,他惦记着杀死她。

天色晚,在苗酥时不时的征询问路声和国师的指挥声中,二人脚下路,走越走越偏僻崎岖。

最后竟是走了条乡间野路。

茂密的野草长至小腿,田垄小路竟是稀泥巴,踩着满脚泥泞,坑坑洼洼。

苗酥倒是接受良好,甚至颇有兴趣的玩起了脚下的泥路。

轻轻踩下,泥土下陷吸住脚上的鞋子,她用力拔出脚。

再踩下,再拔出。

玩的津津有味,不亦乐乎,笑的眉眼弯弯。

光从背影都能嗅出那股子快乐的味道。

像个单纯天真,爱玩乐的调皮小孩。

没察觉到,泥点子四处飞溅。

而她身后,某位略有洁癖的国师却是额间青筋蹦跳,他望着鞋上的泥以及衣袍上被某个小姑娘“误伤”染上的斑驳泥画,狠狠闭上了眼睛。

洛怜抑制住想逮着人,杀一顿解气的冲动。

这绕远路之举,当真是是搬了石头砸了他自己的脚。

半月前,他来这时,这泥都是结实的。

想来都是昨夜下的雨,冲稀了泥。

他的气压低沉,在飞溅的泥点子里,每一步宛如刀尖上刑,洛怜无声说道:“早知今日。”

“我定明日再处理今日的事儿!”

“至少等这泥结实点!”

可惜,千金难买早知道。

他只能硬着头皮,忍下。

不然怎么办?

打又暂时打不过。

某位国师面无表情,心中用力记下一笔。

迟早,要狠狠收拾一顿人。

小说推荐

在线阅读何之琳张伯在哪里看?

2022-5-14 23:03:13

小说推荐

免费看全篇小说姜晚意南云珠在线阅读

2022-5-14 23:03:58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