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抢我的头》全文阅读在线资源

小说:别抢我的头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吃点芋圆

角色:许愿,谢含璟

简介:理学硕士X嘴硬坚强花
网络一线牵珍惜这段缘,谢含璟和许愿相识于刺激战场,不愿单排的许愿随机匹配到了谢含璟和他的室友,从此开启了爆笑四人组吃鸡之路
游戏里的许愿是嘴炮王者✖️社交牛逼症✖️ 碎碎念强者,叽叽喳喳永远不停,现实也是如此,谢含璟说许愿根本不像个女孩子,但了解越多却发现许愿好像不仅是个女的,还是个多愁善感命运坎坷的小可伶
每天都沉浸在开黑的愉快里,从开始的只有游戏到后来谈天说地,多年后回想起过往,只觉得时光匆匆,一切恰好
“上线上线,快快快!我已经迫不及待要上分了”
许愿觉得自己打游戏很牛逼,游戏里也是嘴硬挂,绝不忍让,人头绩点我都要!和谢含璟认识后的许愿感觉自己更猛了,结果往往是,匹配赛里猛如虎,排位时却零杠五哈哈哈

书评专区

修仙,无尽轮回:难得一见的精品,不知道6分不到的分是怎么出来的。非常期待作者全本,一定全订支持。

天火大道:一开始是富二代装逼记,接下来是异能机甲,之后混入了奇怪的仙侠元素,最后归于狗血的家庭伦理剧。

阿亚罗克年代记:续作喵客信条龟速更新中

别抢我的头

《别抢我的头》部分章节免费试读

第3章 真·表面兄弟

接下来的几天,许愿没课的时候基本上都和谢含璟他们一起玩,虽然吃鸡的概率是越来越低了,但是玩的也是越来越高兴了。吕佳怡在宿舍经常说,以前许愿玩游戏是沉稳派,现在属于豪放派了。

许愿今天晚上和谢含璟他们约好晚上八点一起玩游戏,许愿看了一下时间,七点五十多了,于是便打开手机准备上线了,结果弹出来一消息

哈库拉玛塔塔:表面兄弟,今天我们这里四个人。

许愿:那你们开,我自己开。

打完字便切回游戏,准备开的时候,又看见弹出消息

哈库拉玛塔塔:要不打王者?表面兄弟你玩吗?

王者许愿也玩的,而且许愿其实更喜欢王者,只是最近和谢含璟他们天天吃鸡,就没有怎么打王者了。王者和吃鸡差不多,只是王者是由五个人组队,兵分三路,上路下路中路,由射手、法师、打野、辅助、战士组成一个队伍,每队每条线上有三座防御塔和基地的水晶,游戏规则就是守护自己队伍的防御塔和水晶,点掉对方的水晶即可获胜,中间可以打怪和击杀对方英雄来提升自己的经济,越高的经济可以购买约好的装备,同时自己的等级也会越来越高,英雄的伤害也就越高,赢得游戏的概率就越大,当然,有时候也会出对方经济实力比一方高,而被对方点掉水晶的情况。

许愿:也行。

哈库拉玛塔塔:qq区?

许愿在对话框输入自己QQ号:加完拉我

哈库拉玛塔塔:好嘞!

许愿很快就收到了谢含璟的好友申请,点了通过,头像网名都和微信一样,许愿只是看了一眼就退出来打开王者荣耀了。

一上线就收到了邀请,许愿点了同意,一进去就看见另外三个人,两个都比较熟悉,只有一个没太见过,应该是他们另外一个室友吧。许愿看着这个个海绵宝宝的头像,扫雷一眼一下子笑出了声,裤衩子你都偷。

“噗,果然是一群卧龙凤雏”许愿不禁感叹道。

很快就进入了熟悉的选英雄阶段,许愿想也没想就说自己玩法师,因为这个游戏许愿只有法师玩的还不错,其他的英雄类型都不适合许愿。很快就分配好了队伍的位置,许愿法师,谢含璟打野,江楠战士,姜贺射手,张扬辅助,许愿此时还不知他们叫什么名字,不过光是这些id许愿就能想象到这几位生活中应该都是很有趣的人吧。

游戏一开始,各自都走到了自己的路线上去,法师属于中路,辅助射手则是在上路,战士在下路,打野就负责野区的怪兽。一切都很和平,到目前为止,结果许愿玩的安琪拉准备去上路支援的时候,对面的打野来中路抓了一波许愿,许愿反应很快,二技能晕到了打野,准备闪现先溜一波,结果对面法师也闪现上来定住的许愿,许愿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被对面打野收走。

听着手机传来“first blood”,看着灰色的屏幕,皱了皱眉,这破游戏几天没玩自己这么菜?送出第一个人头?

谢含璟像是知道许愿此刻在想些什么似的,开口就是许愿觉得最欠打的语气:“哟?国服第一安琪拉?就这?”

许愿也不甘示弱:“对面打野都知道来帮法师,你呢!菜狗!你要是来了,对面这波肯定要死的!”

谢含璟:“拉我下水?我才不来呢!”

张扬:“真欠啊,小姐姐下把我打野保护你!”

许愿一时间没听出来这是谁的声音,反应了一会才意识到,这是那个没有和他们一起玩吃鸡的忙碌室友。

对面没听见许愿的回答,于是主动做起了自我介绍:“小姐姐,你好呀!我叫张扬!是谢含璟的室友,前段时间在做实验没和你们一起吃鸡那个!”

许愿听完更懵了,谢含璟???哈库拉玛塔塔真名叫谢含璟????许愿心里一万个震惊,她完全没有办法把哈库拉玛塔塔那个嘴碎男和这个这么文艺的名字联系在一起。一时间许愿想出了神,直到听见最熟悉的欠揍声音响起

“怎么?沉浸在我好听的名字里了?”谢含璟说话的语气很欢快。

“呕,我只是没想到你这么个玩意名字居然是这个!”许愿翻了个白眼,但说话的语气却是笑盈盈的。

“什么叫!我这么个玩意!”谢含璟听完就反问回去

“你自己猜吧!”许愿说完就笑了出来。

正当谢含璟还想说点什么的时候,许愿听见射手说:“小姐姐,我叫姜贺,也是谢含璟的室友。”“我叫江楠!!小姐姐”

“你们是亲兄弟吗?”许愿听着他们都姓jiang,不免出声问道。

“不是啦,我是长江的江啦,他是生姜的姜。”江楠出声解释道。

“哦哦,不好意思哈,我听着以为是一个姓呢哈哈。”许愿笑着回复道,语气里还有一股不好意思在。

“你叫什么,表面兄弟?”谢含璟出声问道。

“就是就是,小姐姐打了这么久游戏我们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呢。”姜贺也附和着。

“我叫许愿,过生日要许愿的那个许愿。”许愿开口,说得很慢,介绍名字许愿介绍了很多次,每一次都是这样,缓缓的说完。

许愿不知道,手机那头的谢含璟听见自己的名字时,嘴角的笑意怎么都盖不住。

“哇,小姐姐你名字好好听诶!”张扬就如同他的名字一样,整个人都透露出一股热情阳光的感觉,虽然没有见过面,但许愿光是听他的声音都觉得活力满满。

“是么,我爸爸取的,嘿嘿嘿我也觉得很好听。”说完许愿低下头轻轻的笑出了声音,许愿听别人夸自己名字很多次了,但每次听见还是会害羞。

就在许愿害羞的时候,忽然听见耳机里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还带着很欢快的语调:“确实很好听。”

和谢含璟打游戏这么久了,从来没有听见他如此温柔的声音,许愿自然是有些惊讶的,毕竟每次打游戏他们两个都是互怼模式,不过还没出十秒,又听见那个欠打的声音:“不过和你怎么不太搭啊,这么好听的名字怎么着都应该是一个温柔娴静的小姐姐叫啊!”

“你是不是有病啊!谢含璟!”许愿听完直接怒吼。

谢含璟没回答,只传来谢含璟宿舍里面的阵阵笑声。

大家这么你一句我一句的聊着,游戏自然是输掉了,不过游戏结束后,谢含璟拉了一个群,说以后好开黑。

许愿跳转到和谢含璟的聊天界面,在备注栏里输入谢含璟,又顿了一下补上大傻逼才心满意足的切出去。不过心里却默默念了很多遍,谢含璟的名字。确实好听,许愿不免在心里暗自夸赞这个名字,就是叫这个名字的人有点傻逼。

许愿正准备关掉手机去收拾洗漱一下,就听见手机弹出消息的声音

是一张截图,谢含璟发过来的,自己的备注:真、表面兄弟

许愿:???你又犯病?

谢含璟:好兄弟加好友一个多星期了,愣是没说叫啥名!

许愿:你又没问我!

谢含璟:不跟你说,真、表面兄弟

许愿:懒得跟你说,洗漱睡觉了,明天要出去玩

谢含璟:果然是表面兄弟呢!

许愿收拾好已经十一点多了,打开手机看见谢含璟发了句表面兄弟晚安呸!

许愿笑了笑,也回了一个晚安。

第二天一早,许愿起了个大早今天和室友约好去附近的古镇转转,两个人都醒了,许愿走下床准备洗漱一下,一下来就看到吕佳怡坐在位置上,埋头写什么东西,于是心里开始思考:这周有作业吗?走近一看,一眼就看见纸上再写:保佑今年一定要脱单啊!!

许愿不禁笑出了声:“你这是在干什么?”

“一会要去的古镇上有个求姻缘的老树,可灵了!你要不要也去拜拜?”吕佳怡抬起头,一脸放光的望着许愿。

“不必了,爱情这种东西,不要想不开,不谈恋爱永葆快乐人生!”许愿摇了摇头,一脸嫌弃的对着吕佳怡说道,说完还不忘补一句:“别想了,与其求姻缘,不如求求这学期不挂科。”

“许愿!你滚吧!”提起挂科吕佳怡就是一肚子火,上学期挂了李老头的课,59分!反观许愿,又是第一,于是开口道:“人与人之间的差距,可能是天生的!”

你说的对!”许愿听完冲她点了点头。

两个人磨磨蹭蹭收拾了一两个小时才从宿舍大门出来,今天天气不错阳光很足但不至于太晒,许愿从小就很讨厌太阳,一晒脸颊就会红扑扑的跟去了一趟西藏高原似的,所以一般这种有太阳的天气,许愿一定会把自己裹成一个粽子,毕竟她不想大一军训的尴尬经历再次出现,许愿想起大一军训的时候,许愿因为脸被晒红久久不退,再加上一直直面太阳,许愿经常眨巴眨巴眼睛,结果被对面站排的同班男生何清许误以为许愿对他有意思,于是冲许愿笑了半下午,然后传到晚上班里都在说许愿喜欢何清许,对着人可害羞了,脸红了一天!害得许愿解释了好几天。

许愿回过神的时候,已经和吕佳怡走到了学校大门口。

“打到车了吗?”吕佳怡偏过头对着许愿说。

“嗯,打到了,已经到了。”说话间,许愿掏出手机对着吕佳怡晃了晃。

坐上车后,吕佳怡一直在说一会一定要去那个姻缘树!许愿无奈的笑了笑,只能应声附和她,突然手机传来的微信的消息通知声音。

谢含璟:来微信改备注发现表面兄弟的朋友圈还没开。

谢含璟:tui

谢含璟:表情包(一个小女孩仰天哭泣)

许愿:渣男

谢含璟: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许愿转手就打开了自己的朋友圈,然后回到聊天界面

许愿:并没有,我哪里关了?

谢含璟:tui,真就表面兄弟。

许愿:不跟你说了,玩去了。

谢含璟:行,我就知道。

许愿没回,点进去对方的朋友圈,手指往下滑了滑,越看脸上的笑意越浓,最后还笑出了声。

吕佳怡迅速的把头凑过来:“你看什么呢,那么好笑?”结果就看到许愿在翻别人朋友圈。

“你现在癖好是看别人朋友圈??打游戏那个男的??”吕佳怡一脸八卦的望着许愿,一副我都懂的表情。

“什么叫癖好!我就是随手点开的!”许愿立刻反驳道。

“嗯嗯嗯。”吕佳怡一脸你开心就好的敷衍道。

“佳佳,昨天晚上打游戏的时候我们几个互相自我介绍了一下,他...”许愿刚想说谢含璟的名字就被吕佳怡的惊呼打断了,

“什么!!!!你们打了这么多天游戏还不知道对方叫啥名??”吕佳怡一脸不可思议。

“对啊。”许愿一边回答,一边顿顿的点了点自己的头。

”不应该加上好友就自我介绍吗??‘吕佳怡皱起眉头望向许愿问道。

“额...一开始叫外号来着,也没注意到真名的问题”许愿想了想,确实是这样一加上好友就被叫渣男,后来又是表面兄弟,至于真名她还真的没有注意过这个问题。

“算了,你本来是慢半拍的人,不过,他叫什么啊!”吕佳怡很快就恢复了自己的八卦之心。

“谢含璟。”许愿轻声开口道。

“卧槽!这么文艺的名??”吕佳怡发出一阵惊呼。

“确实很文艺,但是感觉他的性格完全和这个名字不搭边。”许愿一边默念这个名字,一边又回想到平时打游戏的种种。

“哎呀,人还不可貌相呢,更何况只是个名字”看着出神的许愿,吕佳怡拍了拍她的脑袋。

许愿点了点头,没再想这事。很快就到了目的地,一下车许愿就看见古色古香的大门,不愧是古镇。许愿很喜欢有历史气息的地方,类似博物馆之类的,还有就是像古镇这样的。

“诶诶诶,就是这个!”吕佳怡拉着许愿的手就往前冲,一边走一边解释到“我在网上看攻略了,门口这个包子巨好吃,听说开了三十年了!肯定好香!”

许愿没说什么,只是笑了一下就跟着走了,刚开学那会就知道吕佳怡是个吃货了,已经习惯了。

“哇,好好吃!”如愿吃到包子的吕佳怡发出一阵感叹。

许愿也吃了一个,早上出门并没有吃什么东西,这会倒是有点饿了,于是也拿了一个包子,咬了一口,点点头,确实不错。

随手拍了一张包子的照片,发了朋友圈:

早起的鸟儿有包子。

刚发出去许愿都没来得及关手机,就看见微信弹出来一个消息:

谢含璟:没始没终的表面兄弟!

许愿:?

许愿看着这句话,皱了皱眉,无奈的笑了一下,这又是哪出?

谢含璟:发晚安不发早安?还有脸跑去吃包子?

许愿:已阅。

谢含璟:呸!劳资做实验去了!

许愿看着信息,嘴角上扬。这几天打游戏的时候时不时听他们提起专业的话题,许愿知道了他们是学关于物理的,谢含璟是个学霸,读书很厉害。许愿当时听见的时候还在感叹,果然学霸都是学习越好,游戏越牛。

许愿和吕佳怡在古镇兜兜转转逛了一会,拍了不少照片,两个人都有些累了,正好也到饭点了,于是随便找了一家看着很有特色的店进去准备吃饭。

许愿刚坐下就收到谢含璟发来了一张图片

谢含璟:早起的鸟儿只配吃包子,学习用功的人可以满汉全席。

许愿看着图片里面的网站炒蛋红烧肉还有一个不知名蔬菜,轻声的笑了笑,回复到:这种满汉全席我宁可不要。

谢含璟: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

许愿:你开心就好。

吕佳怡点完菜抬眼就看见,满脸笑意的许愿,于是内心有燃起了八卦之心,眼巴巴的看着许愿说道:“聊什么呢,这么开心?”

许愿想也没想就把手机给了吕佳怡:“你自己看吧,说不明白的。”

“噗”看完记录的吕佳怡也笑了出来。

“他是不是对你有意思啊,许愿?”吕佳怡冲许愿眨了眨眼睛,一副我懂你的表情。

“不可能的好吧,全天下没女人了都不可能。”许愿很清楚,他们只是游戏好友,刚好性格可合得来罢了,有意思这种事情网络世界不可能的。

“你要自信点,我的许大美女!”吕佳怡很不赞同许愿的话,许愿虽不是美到爆炸的类型,但许愿的长相真的可以十分满分打八分了,许愿是南方人,皮肤很白,身材也很好,笑起来眼睛扑闪扑闪的,弯弯的眼睛谁看了都会多看两眼的。

许愿笑了笑没说什么,这时菜也上来了,许愿和吕佳怡口味相似,所以都是她爱吃的菜,糖醋里脊,辣子鸡,白菜豆腐汤。

许愿吃饭很慢,而吕佳怡恰恰和她相反,所以每次吃到后面吕佳怡都会开一把游戏等她吃完。

许愿看见吕佳怡打开手机,也把手机掏了出来看了一下,果然有条信息,点开

谢含璟:表面兄弟吃饭了没有。

许愿:正在吃。说完还拍了一张照片发过去。

谢含璟:恰独食的表面兄弟。

许愿:????

许愿看着手机里的对话框,他怎么随时随地都能语出惊人?学霸的脑回路果然不一样。

谢含璟:晚上打王者还是吃鸡啊,表面兄弟。

许愿:都可以,看人数吧。

谢含璟:行,表面兄弟继续吃独食吧,做实验去了。

虽然很无语,但还是发了一个好过去。

古镇很大,许愿和吕佳怡逛了一下午都才逛完一半,买了些有特点的小挂坠,许愿买了一个纯木牌,上面雕了一些很有年代感的花纹,许愿很喜欢这种物件,每年出去旅游都会带不少回来。

许愿看了一眼时间,对着已经累瘫了的吕佳怡说道:“我打了车,快到了,我们出去吧”

“好!再不走我就要永远留在这里了!”吕佳怡嗖的一下站起来,挽着许愿,把大部分身体都靠在许愿身上:“扶朕回宫!”

许愿一下子就笑出来:“遵旨!”

两个人回到学校实在是太累了,就随便在超市买了点零食就回宿舍了。

吕佳怡一回宿舍就上床躺着了,许愿也很累了,但是她不喜欢不洗澡就上床,于是就坐在底下想歇一会再去洗澡。

打开手机,没有消息。心里想着可能谢含璟不会还在做实验吧?

许愿:什么时候打游戏。

对面几乎是秒回:还是八点吧,我这里快结束了。

许愿看了眼时间,还有两个小时,不急。于是点开了谢含璟的朋友圈,每一条都很好笑,

“希望给大家表演一个五公里极速版”配图是一张床铺的照片,点开评论

谢含璟:眼睛一睁一闭便是成功。

“童年”配图是一张手拿细竹子,前面站了一个小孩。评论是:必须给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朋友一个完整的童年!

“终于可以落落大方的打着遮阳伞行走了”配图是一张打着粉色的防晒伞的背影,看样子还是偷拍,应该是谢含璟本人吧?手里抱着一个笔记本,另一只手撑着太阳伞,整个人很有气质,大步流星的正在往前走,虽是偷拍的照片,但却看着很有氛围感。

许愿笑的停不下来,肚子都要笑疼了,再看时间,竟然已经过了半小时了。随即熄掉了屏幕,准备去收拾一下。

许愿前脚踏进淋浴房,手机就亮了起来。

谢含璟:表面兄弟在干嘛。

小说推荐

《惜缘传》最新章节小说免费资源

2022-5-14 21:16:52

小说推荐

NBA:1米6的我隔扣一切夏天凤舞九天临小说在哪里看?

2022-5-14 21:18:17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