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年付棉《有的遇见刚刚好》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有的遇见刚刚好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爱吃泡芙的土拨鼠

角色:傅年付棉

简介:先天听力障碍及无法说话的大灰狼男主×乐观温暖爱笑的小松鼠女主
有人说人生的圆满是用一个个不圆满堆砌而成的
当命运再一次残忍的对待傅年的时候,傅年庆幸自己无声的世界还有一个付棉作陪
付棉总是在每一个夜晚来临的时候轻轻拥抱傅年,又在每一个太阳升起的时候轻轻亲吻傅年
付棉每一天都在努力爱傅年,她希望用一生的时间告诉他,他值得拥有每一样最好的!
他的出现,让她感觉人生终于圆满!而她的出现,却让他觉得人生刚刚开始
有的遇见刚刚好,你完整了我的人生,我温暖了你的世界!

书评专区

我靠写文在高危世界苟命:对女主提不起兴趣太无聊居然可以把咒术回战这个有趣的世界写这么无趣

静的平行世界:上学篇

漫威归来的发明家:太长不看,非会员禁言就这个态度举报不算过

有的遇见刚刚好

《有的遇见刚刚好》部分章节免费试读

第5章 错过

现在的错过,也许是为了下一次更好的遇见。

已经连续三天了,傅年不知道去了图书馆几次,也不记得到记忆书屋溜达了几趟。怪哉了,从那次以后再没有遇到过那个女孩,也没有见过记忆书屋的奶奶开门。她们是组团消失了吗?至于为什么老是跑去图书馆偶遇女孩子,傅年没有想过,也不想深究自己蛇精病的行为。

晴空万里,炙热的太阳已经把书屋门口的盆栽烤得蔫蔫巴巴的没有精神,傅年背着电脑,蹲在书屋门口,看着那些盆栽,陷入了沉思。奶奶最是心疼她的这些盆栽,每天精心照顾,除草浇水施肥,从不会忘记。奶奶是不是生病了呀!

社区妇女主任李奶奶路过的时候,就看见傅年像只可怜大金毛一样蹲在那儿,一动不动。远远叫了傅年几声,看傅年还是一动不动,连头都不回,无奈之下,只得走近了,拍拍傅年的肩膀,傅年吓了一跳,转过头来就看到一个满头银发的奶奶站在身后,“你这孩子,我叫你好几声了,都不带理我的,你是要找老王吧!她前些天生病晕倒在家中,被好心人送去医院了,这几天她的书屋都不开门了。你有啥事和我说,我帮你转达。”

傅年拿出速写本,写到“没什么事,请问一下,奶奶您知道王奶奶住在哪个医院吗?”李奶奶一愣,才明白过来面前这个长得如此清俊好看的男孩子竟然是聋哑人。李奶奶可惜的看着傅年,“好像送去三院去了,那儿离得近!”傅年忽视了对面老人眼中的可怜,道过谢,看着李奶奶渐行渐远的身影,转身离开,走了几步想起了什么,又折了回来,掏出背包中的矿泉水,顺着浇了下那几盆花。王奶奶爱花,若是回家看到自己种的花死了,会难过的。随后才将塑料瓶扔进垃圾桶离开了小区。

站在医院大厅,来来往往的人,擦肩而过,喧哗,冷漠!傅年不喜欢人多的地方,尤其是人多的医院,压抑着烦躁,他在速写本上写上问题,连续拦截了几个匆忙的护士,但都没有人愿意停下来答复傅年。无奈他只能到挂号窗口排队,直到排到自己,工作人员才不耐烦的告诉了傅年王奶奶在哪个病房,还顺带提醒傅年老奶奶今天可以出院了,让家属尽快交一下相关费用。

傅年一听连忙把奶奶的全部费用一次结清楚了。

今天齐嘉明休息本也打算过来看看王奶奶,刚到医院门口就接到付棉的电话,拜托他帮奶奶办理出院手续。他快步跑到病房就看到老奶奶已经收好了自己的东西,“奶奶,你怎么自己就收好了!”

“唉,小齐你来了呀,奶奶听医生说今天可以出院了,可把我高兴坏了,早早起床我就把东西全收起来了。”齐嘉明无奈的看着奶奶笑笑,“走吧奶奶,咱们办出院手续去!”

齐嘉明拉着奶奶慢慢走进电梯,只见这边电梯刚合上,傅年就从对面电梯跑了出来,气喘吁吁跑到病房,一名护士正在整理老人睡过的病床,听到动静回过头来“您好,请问您找谁?”

护士疑惑的看着对面俊秀的男子掏出一本速写本,写了一句话举到胸前。

“哦,您说的是之前住这儿的王奶奶,老人家恢复的不错,吵着要出院,刚刚他孙子把她接走了!”

傅年颔首表示感谢,转身又追了出去!奶奶没有孙子呀,是谁把老人家接走了。

“这位先生,我已经跟你说过了,王翠兰老人的所有费用,刚才她家属已经付过了!”在大厅结算窗口,恰好是刚才接待傅年的工作人员接待了齐嘉明,正无奈的和齐嘉明解释。

齐嘉明一脸懵的站那儿,按理说,奶奶没有家属了呀?!这是哪个活雷锋把老人家的费用给结了。

正好这时,傅年折返,看到了坐在大厅的王奶奶,连忙上前查看。

“小傅,你怎么来了呀!还跑那么急。”奶奶拉着傅年的手,傅年上下打量了一下,才放下心来。

齐嘉明回过神来,就看见一个高个子男人拉住了老人,连忙三步并作两步的冲上去,“这位先生,你是谁呀?拉着奶奶干嘛?”

傅年一脸疑惑的看着面前硬朗阳光的齐嘉明,孙子???

“误会误会,小齐呀,奶奶给你介绍一下,这个孩子是小傅,叫傅年,平时可照顾奶奶了。”奶奶又转头拍拍傅年,“这个呀是齐嘉明,消防员,是他和另外一个孩子救了奶奶,还把我送到医院了。”

事情明了,齐嘉明尴尬的伸出手,“不好意思啊刚才,你好,正式认识一下,我叫齐嘉明!”傅年礼貌的点点头,在纸上写道,“我叫傅年。”并没有伸出手回握。傅年不太习惯和陌生人接触,齐嘉明手抬在半空,停了几秒,若无其事的放了下来。

忽然想起,转头和奶奶说“奶奶,工作人员说,您的家属把所有费用都已经结清了。您在S市还有亲人吗?”

奶奶一脸疑惑:“这孩子,奶奶孤寡老人一个了,无儿无女,老伴也早一步走了,哪还有亲戚呀。”

傅年看着两人纠结谁付了钱,便在纸上刷刷写着,然后抬起来给两人看。

结果,齐嘉明和奶奶两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认真思考着,“也不是付棉,她打电话跟我说她今天工作上有点麻烦,过不来了才拜托我办出院手续的。”

奶奶更加费解:“是李濛那孩子?”

“不能吧,李濛今天要手术,不得空过来给钱。”齐嘉明摇了摇头。

傅年抬了半天,见没有人理,叹了口气,只好拉了拉奶奶的手,示意他们看自己写的。两人同时转头看向傅年,只见他抬着的速写板上,大大的写着“我”字,空气静止了几秒,齐嘉明一脸恍然大悟,“是傅先生给的钱是不是?”

傅年点点头。

“你这孩子,咋悄摸声的就把钱给了呢,告诉奶奶多少钱,回家奶奶给你拿钱!”

傅年微勾唇角,冲奶奶摇摇头,弯腰提起奶奶的行李,朝前走了出去。

齐嘉明看了看奶奶,奶奶低声说道:“那孩子听不见声,也没有办法说话。”语毕拍拍齐嘉明的手,也挪步走了出去。

齐嘉明怔忡了一下,不动声色的跟在两人后面走了出去。

将奶奶送回了书屋,齐嘉明和傅年、王奶奶打了声招呼,有事回消防队去了。

傅年帮奶奶把东西搬进书屋,奶奶忙着进屋,找出自己的存折,“傅年,你拿着奶奶存折,有空再麻烦一趟,去取钱出来,你挣钱也不容易,奶奶得把钱还给你。”傅年摇摇头,将存折接过,塞进了奶奶口袋里,然后弯腰伸手抱了抱奶奶,奶奶一愣,明白过来,这孩子是拿自己当亲奶奶,抬起手轻轻拍了拍傅年的背,不再强求,转身进了屋。

傅年让奶奶去休息一会儿,自个打了盆水,将书屋里里外外打扫干净,看着一尘不染的书屋,这才满意的开了书屋的门,然后拿出电脑坐在窗边码起了字。

要是这会儿,付棉路过,一定会看见那个让她心动的男孩子,正坐在古朴的书屋窗前,沐浴着阳光,美好宁静。

可惜付棉这会儿还悲惨的在公司加班呢!恶毒的上司,因为自己请假,已经反反复复的强调了好多遍,付棉影响了公司运营,付棉没有责任感,付棉让财务部脸上没光,付棉翅膀硬了领导不了。。。唉,付棉将下巴搁在办公桌上,长叹了一口气,这都什么和什么呀!自己请假,可是也按质按量完成了工作,并且自己是用的之前加班的调休,没完没了,还不停的加工作,付棉已经能悲催的预料到周末泡汤了。食人俸禄,替人消灾啊!

嗡嗡嗡嗡,手机在桌子上振动,付棉疑惑打开,“美男美女群”?这是个啥?群里有自己,濛濛,齐嘉明,还有一个头像是水母的男生,群主张洛!

哦,付棉嫌弃的皱皱眉,不得不说张洛这个名取得既俗气,还显得没文化。

“咳咳,各位小伙伴,鉴于你们都太忙了!我就做主建了个群,有啥好玩的好吃的,我们几个可以约起呀。”张洛用张骚包的红色西装自拍照做头像,现在就看见那个红色西装在群里不停跳跃,可没一个人鸟他。

付棉礼貌性的发了个打招呼的表情包。

然后。。。

“濒死边缘的李医生已经退出群聊”

“FN已经退出群聊”

张洛泪牛满面,“还是小付棉和嘉明善良。”

“张洛,齐嘉明估计出警去了,没带手机!”

张洛:。。。。。。

几分钟后,张洛已经将“濒死边缘的李医生”和“FN”拖入群聊。

群通知:这个周六晚5.30在南城小屋聚餐噶!

“棉花朵”:抱歉,这周我要加班,你们玩得开心!

“濒死边缘的李医生”:拒绝

“FN”:同上

齐蓝朋友无响应。

张洛:我请客!

“濒死边缘的李医生”:同意!

你的好友“FN”已经下线

“棉花朵”:羡慕星星眼!

“濒死边缘的李医生”,张洛: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

齐蓝朋友仍旧无响应。

付棉放下手机,看着桌上堆积成山的资料,电脑上密密麻麻的报表,想想周六他们几个,坐在环境优美的餐馆,吃着色香味全的美食,听着悠扬的钢琴曲,心如死灰!

雅苑小区

傅年坐在书房,思绪翻涌,手指更是越来越快,傅年只要一开了新文,灵感乍现的时候,奋笔疾书,废寝忘食,有时停下手指一看,窗外已经华灯初上;有时一夜到天明。

张洛也时常提醒傅年,这样达到一个境界就不管不顾,身体会受不了的,尽管傅年不会反驳张洛,但是仍旧一如既往,毫不在意!

书房的门突然一下子被推开,伴随着声响和一阵凉风,吹得书桌上的纸张飞得到处都是!

傅年的思绪一下子被打断,猛抬起头来,眼神犀利的盯着站在门口的张洛!

张洛被吓了一跳,尴尬的笑笑,“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然后退后了一步,抬手敲敲了门。

傅年看清门口的张洛,一下子从思绪里抽离,眼神缓和下来。没有理他,低头抬起水杯呡一口,然后抬头看着他。张洛坐在傅年对面,欲言又止,傅年了解张洛,要是没有要紧事他不会在明知自己在书房写作的时候还闯进来。

“傅年,周六一起去聚餐!”傅年听到这句话,在心中狠狠扇了自己的脸,这事一点也不要紧!张洛这二货,从不按理出牌。

懒得再理这个二货,低头准备继续写书。

张洛一看,这是不准备理自己,忙伸手拉着傅年,“是不是我兄弟!”

傅年连眼神都懒得给张洛一个,挡开张洛的手,准备继续打字,张洛急得准备抬手压下傅年的电脑,突然感受到来自对面的冷空气,咽了咽口水,装作若无其事的缩回手。大意了,差点忘记不能碰傅年电脑这事儿了!

傅年实在被张洛烦的静不下心来写作,干脆将文档保存,合上电脑,手环在胸前,一副洗耳恭听的模样。

张洛一看有戏,双手合十,“是兄弟就帮我一次,一起去吃饭!都是几个新朋友,相互认识一下没什么不好!”傅年面无表情,“你想我后半辈子孤独终老吗?你忍心吗?我对你那么好,你却这样对我!”

傅年看着张洛的嘴哔哔哔个不停,就是没说到重点,头疼的揉揉眉心,看着对面这个挚友,如果不阻止大有一发不可收拾的态势,曲起食指,扣扣桌子!

终于将沉浸在悲惨故事中的张洛唤醒!

张洛擦擦根本不存在的眼泪,正色道:“我想脱单!”

傅年一脸疑惑,关自己啥事,又跟聚餐啥关系!

“聚餐那个女孩也来!”张洛期待的看着傅年,“我一个人去比较怂!”

傅年实在是受不了张洛一米八几的大高个,一天天的穿得五颜六色,还一副无辜星星眼的看着自己。

挥挥手让他立马消失,张洛知道傅年这是答应了,高兴的立马消失在傅年眼前,走时还狗腿的帮忙关上了房门。

小说推荐

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他差点打爆我的头》

2022-5-14 21:10:14

小说推荐

最新章节时空之境在哪里看?

2022-5-14 21:11:50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