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这皇帝朕不当也罢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这皇帝朕不当也罢

类型:军事历史

作者:灰原衰子

角色:张仁灰原衰子

简介:清晨龙床惊坐起,皇帝竟是我自己
虽然中年扶墙,心有余而力不足,好在自己略过艰难的打天下时光,直接过来摘果子
丞相曹操、汉末剧本没毛病,但你这个大司马董卓就有点玄幻了吧?
什么,你叫朱温,那个谁是项羽?
看着这帮肱骨张仁凌乱中灵机一闪
系统,对,穿越怎么能没系统!
对不起!你所呼叫的统子正在跑路……
sorry! the subscirber you dialled is flee now……

PS:不知道开局系统跑了、纯架空的算脑洞还是传统,就先投了吧,原版那么带感的简介不合适我也很懵啊

书评专区

游戏王之假卡王:前面可以,后面有点过了

我有一个祸水群:就看女主的骚操作,哈哈哈哈哈,不带脑子看真的很不错,工具人男主。没看完,看着看着没有动力看下去了。

大江湖之热点大侠:主角这武功合了还不如不合,不光越来越弱名字还越来越low

这皇帝朕不当也罢

《这皇帝朕不当也罢》部分章节免费试读

第6章 翻车帝

怒归怒,骂归骂,生活还要过得下。

张仁积极的学起了阿Q:

当皇帝么,不是有手就行?

压不住那些臣子,找个时间传位给傻儿子,然后找齐一百零八个妃子造小人他不香?

对了,那懿妃有多远给朕滚多远,对黑球过敏。

自我YY了一会,张仁觉得自己又行了。他随手拿起满是鞋印的奏折,拆开看了看。好歹是皇帝,批阅奏折这门基本功可不能懈怠。

然而成年人的崩溃也就在那一瞬间。

这踏马都是些啥?

蛮子在大坝上放牧这种事有必要上一道请示的折子吗,当皇帝成天都是闲得蛋疼、不对,是腰疼?

但张仁在看到上疏人的名字时,右眼皮不自然的跳了一下。

洪承畴。是这老小子,八成要搞事啊。

对于这位著名将领,张仁还是有些印象的。这货虽说节操没多少,能力还是有的,野心更不低。所以这份加急奏疏,怕不是看起来这么简单。

张仁反反复复看了好几回,又拿着荀勖的那本做了比对,才抓住了要点。

这是要挑事啊。

蛮子违规放牧,然后杀人逃窜,这样一来不就给了边军挑起战事的理由?

不用怀疑,九成九是自导自演的。剩下那点不确定是怕洪承畴骄傲。

不然蛮子脑子有包,秋天收获时不过来找事,专挑春天播种时来?这闹起来给**牧场破坏了他们秋天喝西北风去?

所以就算自己这边主动挑衅,蛮子只要有脑子,肯定是怂了的。

这种下作事明末那些军政大佬没少干,更狠的还有杀蛮子牧民拿人头冒功,直接挑起战事的。

明末那种玩法,拿到这里来也不过时。只是不知道自己手上这个帝国究竟经不经得起折腾。

怎么办,要不要让他浪一下?

这种事张仁可不敢擅自决定,况且眼下自己对这个国家政治、经济、军事甚至是国号都一无所知,这万一浪过头玩脱了,蛮子抱团直接打到御书房门口,可没个啥金山银山的给自己上吊。

但不同意就好使么?你当这句“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是闹着玩的?指不定这货已经带人杀过去了,就等自己同意后立马再上一封请功折呢。

张仁想了半天,不知该如何处理,就随手批示了个“阅”字,将折子丢到一边,让下边人自己看着办吧。

后面的几封就平平无奇了,无非是汇报一些鸡毛蒜皮的琐事,而且十封里八封都和永宁王张恽有关。张仁也是连着看了几封才知晓,这张恽竟然还是他同一嫡母的胞弟。

张恽?没听过,就不是狠人,估计也成不了什么气候。张仁默默叹了口气,随手将那几封奏折丢到纸篓中。

垃圾信息,费老子脑细胞!

无权无势又在外“历练”的亲弟防个什么劲,最该防的不应是满朝的文武大臣?原身的脑子里果真除了屎还是屎。

唔,貌似有什么地方不对。

奏折看着挺多,实际上总共就十几封,一封差不多一百几十个字。因为保密措施做的好,所以看着都挺厚的。张仁全给看了一遍,又捡起明确请示批复的奏折,工工整整的写了几个“阅”字。只是他笔下的“阅”字,怎么看都不如赵高的顺眼,是错觉吗?

看完奏折,张仁打了个哈欠,给脑子换了口新鲜气。

解放了脑子的瞬间,他突然才意识到,自己身在御书房,找些文史记载、县志舆图什么的应该不难吧?自己至少得知道眼下是什么朝代,这种事身为皇帝又怎么好意思去问别人。

只是他找了半天,也没找到想要的东西。究其原因,就是御书房里乱七八糟的书实在是太多了。

里头张仁快累成了人类的朋友,外边小明子却传来和朋友一起去保健般轻快的声音。

“陛下,早膳备好了。”

张仁一愣,早膳?他摸了摸咕咕叫的肚子,才发现自己之前血压一直被拉得很高,所以才感觉不到饥饿。

“你且进来说话。”

小明子走进来后躬身行礼:“这早膳备好之后本要送往明德殿去,今个陛下早朝走得急,又直接来了御书房,奴婢便自作主张将早膳给送到这来。”他说完挥了挥手,几个太监宫女端着碗碟走进来依次递上来。

一碟烤肉、一碟肉脯、一碟鸡蛋羹、一碗麦粥。张仁忍不住感叹:原来皇帝的早饭还挺亲民。

只是这麦粥韧得跟杜蕾斯有一拼,好在加了点蜜,不然真就狗都不吃。

麦子不磨成面,直接做成“粥”,怕不是没个十年脑血栓都想不出这种吃法。

还有这肉,烤得黑乎乎不说,连孜然都不洒就直接切片?话说这是什么肉,味道怪怪的,仔细频频还行,就着麦粥吃还是不错的。

肉脯咸咸的还可以,就是吃起来有点费牙,不过和麦粥比起来,舒服多了。但你给这点是觉得朕只配吃这个?

张仁飞快的吃下两碟肉,一碟蛋羹和半碗麦子粥,虽然才吃了个六分饱,却拿不动筷子了。

他算是明白了,古代皇帝短命的根源八成是吃不饱饭有关。话说你早上没个包子油条豆浆,上个馒头花卷春饼他不过分吧?同样是是吃麦子,不会磨成粉蒸着吃?

看着张仁拉长个脸,小明子赶忙道:“陛下可有想吃的,奴婢让人加在午膳里。”

张仁正想点一道满汉全席,却硬生生给忍住了。这是个坑啊,万一自己说的和以往不同,不暴露了吗!况且这是古代,这时候连大麦都不磨成面吃,还指望能做出个什么美味?

可中午的伙食,要是按照晚上的来做,光是那一碗麦粥都能教他原地上天。

想了又想,犹豫再三,张仁终于想到一个说辞:“中午朕去陪陪皇后,至于午膳,就按皇后的口味做吧。”

这都中年皇帝了,皇后什么的年纪肯定也不小,口味自然也养得刁了。这口味一刁起来,午饭就不会差了吧?张仁想到这,忍不住给自己的聪明劲点了个赞。

小明子听了张仁的话,欲言又止。

虽说陛下与皇后恩爱,可眼下这时候,去找皇后真的好吗?罢了罢了,陛下任性而为又不是一回两回,这时候且依了他,等到永宁王即位,他就是再想胡闹也折腾不起来了。

“奴婢遵旨。”

张仁满意的点头。他见太监宫女悉数退下,小明子还跟二愣子一样在那杵着,忍不住问:“有事?”

张仁的茫然模样给小明子弄得一楞。过了好几息,他才硬着头皮问:“陛下一会可是不去太后那边了?”

太后?没搞错?

老子这都要奔四的人了,上边还有太后呢?不是说古代人寿命短吗,这咋就这么不合理呢?

得,曹操和项羽都能同台竞技,合理不合理他重要吗?

话说太后可是皇帝亲妈,万一瞧见自己儿子像变了个人一样,会怎么办?前边都挺过去了,要是在这露馅了,神仙都难救吧?

若是前身每天都去,自己今天没特殊理由,不去了是不是才更不正常?

这种关键时候,神级选择系统是不是得过来安排上一波?

系统显然是不可能的,毕竟刚才吓跑了一个。

一想到自己可能暴露,张仁就忍不住哆嗦一下。他瞥了眼小明子,见后者低着头,身子也在发抖。

小明子龙见张仁竟然拉着脸罕见的沉默了一会,心里头大惊,脑门上缓缓沁出汗珠。莫非,是陛下知晓了什么?

"陛下,您……"小明子试探着想问点什么,却被张仁打断了。

"哦,朕一会去。"张仁摸了摸浓密的胡子,"这还有几卷奏折需要批复,你先去门口候着吧,好了喊你。"

至于为什么是“好了”而不是“完事”,只能说张仁潜意识里希望自己运气好一点。没了系统,他就得信命,只要人欧,照样能在穿越后混得风生水起!

小明子见张仁不愿多说,便不好再问,连忙应了声,弓着身子退了下去。

这小明子虽说看上去倒是忠心,张仁却不敢信他。也不能说不敢信他,而是不敢信所有人,包括内定心腹赵高和仇世良。

历史上赵高可不是什么好鸟,既然这种人都能坐到高位,张仁根本就懒得考虑内侍班子的整体忠诚度和人品能达到什么下限。

今日既入金宵殿,此生便为孤寡人。

哎呀呀,这作者好文采,要是去科考,朕指定赏给他个孙山及地,然后点一小下催更,打赏个几个大礼物啥的。

张仁犹豫半天仍决定不下,太后这边到底是要冷处理还是热处理?

他揉了揉胀痛的额角,心里一横:“老子好歹算是皇帝了,上天之子,在人间说一不二的存在,还怕个毛?再怎么说太后也是皇帝的妈,就算看着不对劲,还能弄死亲儿不成?”

打定主意,张仁喊来小明子,让他带路去给太后请安。

路上多余的话张仁一句也不敢多说,尤其是像什么“朕好些时日没去请安”,“太后身子可好”这类容易暴露自己的客套话更是都给憋进了肠子。打探消息什么的先放放,混过这关,剩下的以后慢慢了解。

太后住的地方叫昭和宫,因为路上张仁没敢说话,所以也没套出什么有用的情报,甚至连太后叫什么都不知道。

张仁觉得自己是混得最惨的穿越者了,一觉醒来亲妈不认识、老婆没见过、儿子有几个统统不晓得,换一个人来,哪个不比他强?

不多时,张仁就到了昭和宫。 太后就像料到张仁会来一样,早早差人在门口将他给迎了进去。 张仁进到太后寝宫,迎头便看到了手持念珠、拉个大长脸的威严老女人。

这是不待见我?张仁见到太后甩脸子,大脑迅速做出反应,赶紧将面上原本若有若无的笑意也黯淡下去,换上一副置气的表情,歪斜着身子随意拱了拱手:“给母后问安。”

太后将念珠重重放下,起身道:“皇帝若是不乐意见哀家,以后也不必来了。哀家少受些气,还能多活个几年。”

卧槽?这又是有故事的节奏!原身你到底干了些啥?还有那狗系统,连个记忆都不给,什么华夏人不坑华夏人,狗屁!

所幸张仁脑子转得快,立马变了一副尴尬的脸色,讪笑道:“那哪行,老话说儿不嫌母丑……”

张仁说到到一半,瞥见太后嘴巴半张、眼珠子瞪得老大,仿佛已经处在暴喝的边缘,立马抬手连着抹了自己两个大嘴巴。

注意,这里的抹是真的抹,傻逼才会真的抽自己嘴巴。

“这两天身子不适,头脑也不大清醒。朕是想说,太后好歹也是朕的母亲,儿子和母亲哪里会有隔夜的气?”

只是他话刚说完,就听到太后阴恻恻道:“皇帝前两日不还闹着给生母孙氏追封追谥,甚至迁入乾陵与先帝合葬么?”

张仁大囧:老子这是……拍马屁拍翻车了?

小说推荐

小说罗恩知秋觅冬《人在妖尾,我的魔法是龙与使徒》在线全文阅读

2022-5-14 20:35:29

小说推荐

小说在线阅读《无限恐怖之死亡之都》

2022-5-14 20:36:30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