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叫司赋宁临月回《女尊:我以为我是女版龙傲天》

小说:女尊:我以为我是女版龙傲天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孙悟的紧箍咒

角色:司赋宁临月回

简介:世族门阀,诸州并立,女帝势微,男后掌权
权臣与皇亲对峙,枭雄与忠杰并存,烽火狼烟不止,政局斗争不断
司赋宁原以为自己手握乱世崛起的龙傲天剧本,没想到开局即巅峰
母亲乃女帝金印紫绶的太尉,父亲乃天下十大门阀之一的祝氏嫡公子,小姨乃是全国巨富
啊这……完全让人失去了奋斗的欲望
司赋宁等着享受她的富N代+官N代+书香门第N代生活,现实却将她推向了历史舞台
从始至终,身在乱世,她也只是想护住她的小哑巴夫郎……

书评专区

惊醒之后:情节设计比较差,就开头能看看。主角杀死连环杀手后就看不下了。情节拖沓,明明都知道了超凡世界,还不马上接触了解,结果帮别人传情书,这种情节,有什么可读性?

猎国:跳舞绝对属于网文作者中讲故事能力最强的一批。作者最大的特点就是笔下角色形象鲜明,人物对话更是一流水准。十分值得借鉴得一个写手

堕落三部曲之一我欲成魔:2005 2006年前后 起点还有天地人榜,还有《三宫六院七十二妃》,这本在总字数还是总推荐还榜上有名。虽说比不上泥人的《江山如此多娇》,但也算是亦正亦邪潇洒自如了。

女尊:我以为我是女版龙傲天

《女尊:我以为我是女版龙傲天》部分章节免费试读

第三章 娶为侧夫

太尉府。

司逢颐听着面前暗卫的禀报,气定神闲地练字。

“大小姐进去时,正好遇上谢小姐,谢小姐出来时,身上和脸上满是鞭痕。”

暗卫单膝跪地,将具体情况说出。

司逢颐顿了顿,把毛笔搁置一旁,“脸上也有鞭痕?”

暗卫:“是的,属下亲眼所见。”

司逢颐突然哈哈大笑,阔步走出书房,“你下去吧!好戏也该开场了。”

暗卫的身影蓦然消失。

书房里紫檀木桌上的宣纸被风微微吹起,“天下”二字笔锋凌厉。

另一边,司赋宁好不容易说动了临月回,她吩咐拂玉去牵一辆马车,准备带着临月回去太尉府。

“你最爱吃的桃花酥,快尝尝。”

在等待拂玉的过程中,司赋宁打开了装着桃花酥的木盒,放到了临月回的面前。

临月回已换上了干净的衣裳,他捻起一块桃花酥,轻轻咬了一口,然后又捻起了另外一块,递到了司赋宁唇边。

司赋宁微笑着咬掉半块桃花酥,只觉得格外的好吃。

曾经单身以为爱情苦,现在才知两人相伴的福。

“少爷,大小姐也来了。”

一个簪着桃枝的十五岁小童快步跑了进来,脸上带着惊喜的笑容。

这是桃李,是司赋宁为临月回选的小侍,平日里负责照顾临月回。

司赋宁收敛了嘴角的笑意,冷冷地看着桃李:“你去哪儿了?”

桃李似乎感觉到了司赋宁语气中的问罪,惶恐道:“大小姐,奴去给少爷买药了。”

司赋宁看着桃李提着的药包,没有说话,好巧不巧,偏偏桃李去买药的时候,谢思邈找了上来。

桃李照顾了临月回两年,临月回难免护着他,他对着司赋宁比划着手势:“是我让桃李去的,你别怪他。”

司赋宁叹了一口气,挥挥手让桃李下去,也不再追究桃李的责任,说到底,桃李也只是一个办事的。

拂玉牵着马车回来了,司赋宁扶着临月回上了马车,桃枝也随着上去了,毕竟是临月回用惯的人,随他去太尉府也要安心些。

“少爷咱们要去太尉府了,这也太好了吧!”

“这下咱们就再也不用听那些闲言碎语了!”

“那些长舌夫讨厌得很!”

“他们就是嫉妒少爷!”

桃李是个话痨,坐在临月回身边叽叽喳喳说个不停。

临月回微抿着唇瓣,心里有些紧张。

司赋宁拍了拍临月回的手,心中柔软,她轻声安慰:“别担心,我会护着你的。”

临月回眼角弯了弯,月牙儿似的,他心里微暖。

“主子,到了。”

外面驾车的拂玉跳下车,太尉府门前的丫鬟立刻搬来凳子,放置在马车下。

桃枝为两位主子掀开珠帘,司赋宁跳下马车,扶着临月回踩着凳子下来。

太尉府的匾额高悬,朱红色墙壁和青墨石柱增添了几分威严,门口雕刻精致的石狮子栩栩如生,临月会的心再一次提了起来。

“见过大小姐。”

曲折回环的长廊上服侍的丫鬟们见到司赋宁的身影,立刻半蹲着行礼,等待她走过才慢慢起身。

牵着临月回踏入大厅时,司赋宁看着高堂满座,眼中闪过了然之意,还真是不出人所料呢。

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了司赋宁以及临月回身上,临月回不由得身体微僵,低垂着的眼帘遮住眼底的茫然与不知所措。

察觉到临月回身体的僵硬,司赋宁握住了他的手,微微上前侧了一步,挡在临月回身前。

“母亲,父亲。”

司赋宁微微弯腰,算是拜见。

司逢颐目光掠过司赋宁身后的临月回,没有说话,微抿了一口茶。

司赋宁的父亲祝云禾微微笑着,一头乌丝挽作高髻,虽已年过三十,眉间风华仍不减半分,反而随着岁月积淀,浑身气质越发迷人。

像一盏名贵的珍酒,随着时间的流逝,越发醇香。

祝云禾嘴角浅浅勾起,看着司赋宁轻声道:“昭和,你这孩子也不给我们介绍介绍你身后是哪家公子?”

昭和为司赋宁十六岁时由上一任国师大人所取得字,同云布渺茫,蜜雪昭和畅。

祝云禾才是温柔刀,刀刀割人性命,他这句话一出,临月回几乎羞愤欲死。

司赋宁皱着眉头,“父亲。”

祝云禾听出了司赋宁声音中的不满,微微收敛,不再开口刁难,只是看向临月回的目光不善。

他手下消息灵通,临月回的祖宗十八代都被他调查的清清楚楚,一个哑巴寡妇,想要进司家的门,简直是痴人说梦。

他眼中尽是寒意。

司逢颐见前戏已经差不多了,这才明知故问地开口:“昭和啊!你这是什么意思?”

司赋宁冷笑:……你就给我装!

“母亲,我想要娶月回为侧夫。”

正夫之位已经是南堂卿了,但司赋宁不想要委屈临月回,侧夫是唯一的选择了。

一石激起千层浪。

司逢颐差点把刚送入嘴里的茶给喷出来,她想过自己女儿可能会纳临月回为妾,万万没想到她竟然要娶他为侧夫。

“胡闹!”

祝云禾将手中珍贵的青花瓷茶杯狠狠一掷,碎片四处飞溅,他美眸含怒,“昭和,你是不是疯了?”

纳临月回为妾,祝云禾都接受不了,更别提娶为侧夫。

临月回也是一惊,看向司赋宁的背影充满了感动,可惜他自知身份低微,不配为侧夫,临月回心中满是悲哀,他若生为世家子,且不是个哑巴,想必能有机会成为司赋宁的正夫,可他不是,他只是个身份低微的哑巴而已。

司赋宁认真地看着祝云禾,缓缓开口:“父亲,我没有疯,我想要娶月回为侧夫。”

祝云禾捏紧了拳头,见自己女儿如此执拗,只好不着痕迹地看了身边的男人们一眼。

司逢颐的侧夫陈氏心领神会地点点头,对着司赋宁苦口婆心地劝道:“昭和啊,你并非一无所知,若是娶了这位公子为侧夫,你将会遭到怎样的非议?太尉府又会遭到怎样的非议?你父亲日后在母家怎么抬得起头啊?”

司赋宁的生身父亲祝云禾乃是天启十大氏族之一祝家嫡子,祝家为钟鸣鼎食的簪缨世家,祝云禾若生了个娶哑巴寡夫为侧夫的女儿,指不定天下该如何笑话祝云禾。

司逢颐的妾侍林氏也开口附和:“是啊,大小姐,望您三思。”

妾侍身为低微,见了正夫嫡女,也得尊称,不能像正夫和侧夫一样直呼其名。

一家之主司逢颐稳了稳心绪,对着司赋宁沉声道:“侧夫之事,你想都不要想,但纳为妾室,还是有可能的。”

这话一出,司逢颐立刻遭了自家正夫祝云禾几声冷笑。

司逢颐硬着头皮继续说道:“要么就纳为妾室,要么就让他永远进不了司家的门,你自己选择。”

司赋宁捏紧了拳头,她直视着司逢颐,差一点儿咬碎了牙。

这时候她感到手臂处传来温热的触感,她回眸,是临月回。

他轻轻挽着司赋宁的手臂,另一只手比划着手势:“别争了,我已经知足了。”

司赋宁深吸一口气,放弃无谓的挣扎,她太了解她的母亲了,要想将临月回娶为侧夫,就得拿出相应的条件作为交换。

“我答应。”

司赋宁愧疚地回望临月回,却见他不甚在意地冲自己笑了笑。

但是,她不可能会让临月回一直是妾侍的。

小说推荐

小说最新章节在线免费阅读《我的狗上司》

2022-5-14 20:29:02

小说推荐

尤悠姜南在线免费

2022-5-14 20:30:25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