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快穿之黑化男主不好惹全文章节免费阅读

小说:快穿之黑化男主不好惹

类型:奇幻玄幻

作者:千反衣

角色:念禾千反衣

简介:念禾的快穿系统升级后,以前只要吃喝玩乐就能完成的炮灰任务,升级后要攻略的是黑化后偏执男主,这她要如何招架的住
隐忍复仇的儒雅书生在她耳边轻声威胁:“小姐,日后莫要再看他人了

霸气侧漏的前男友校霸将她抵在墙上:“念禾,再想着离开我就亲自断了你的腿

冷漠深情的入魔师兄温柔的看向她:“小禾,过来

系统:祝你好运

书评专区

官路风流:嗯嗯,好书。上交,、。

信仰王座:夺取信仰

阳光大秦:呵呵,受众面小的小白文,还能说什么呢,作者还没完结只能说在攒人品。

快穿之黑化男主不好惹

《快穿之黑化男主不好惹》部分章节免费试读

第3章 儒雅书生(3)

“兰月,景公子现在做什么?”念禾无聊的翻开民间的话本打发时间。

兰月想了想:“景公子现在应该在书房里。”

念禾收起话本,站起来走向门口:“我去散散心。”

兰月笑而不语,什么散散心,小姐明明就是去上心的。

念禾刚穿过走廊,踏上凉亭时,迎面来了一位身穿青衣纁裳的男人,他面容很是俊朗,这个男人好像是原主的表哥,苏朝世子。

“表妹。”苏朝向念禾站的位置走过来。

这位世子为什么叫表妹叫的含情脉脉的。

念禾很确信原主对苏朝是单纯的兄妹情,她干笑:“呵呵,表哥怎么来了。”

“这不是跟表妹没见面的日子,几夜甚是思念嘛。”苏朝眼目含笑的看着眼前不自在的少女,他顿了顿:“当然,表妹府里的貌美丫鬟表哥也甚是想念。”

念禾松了一口气,原来是多情之人:“别闹了表哥。”

她等半天见苏朝未出声。

“表哥若是无事我就先走了。”说着她转身往前走。

“表妹,若有一天你厌烦了此处,或不想受控于此,你愿随我一同走吗?”

身后传来坚定低沉的声音,即使这么多年一直藏在心底,但他还是控制不住。

还未等念禾回应,一直在转角的修长身影僵住。

景策面无表情的转身离开,凤眸凉薄。

“表哥,我不会走的。这里有我的爹娘,有我爱的人,有爱我的人,生死同共。”念禾转过身直视着苏朝,她清冷的眼里不比他的少,甚至更坚定。

未来男主要报仇,找谁要报仇,怎么报仇,她不管怎么样都要守护沈家。

书房门被推开,入目的便是景策坐在太师椅上翻看着书籍,真是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

见念禾推门进来,他抬眼看了一眼便收回视线。“小姐若是无事就请回吧。”

念禾走到这人前面坐下,双手撑在桌子上,就这么眨着大眼看着景策:“有事。”

“何事?”景策停下翻书的动作,看向眼前靠的极近的念禾,只见少女眯着眼笑起来:“想让景公子教我书法。”

“哪种。”书法有很多种。

“景公子平常写的是哪种?”念禾之前送食盒在房间里见过景策桌子上的书法。

景策拿起毛笔,沾过墨,在纸上一笔而下。

禾。

念禾一看,压下突如其来的心跳,拿起看,字形正倚交错,大大小小,开开合合,线条粗细变化明显,跌宕有致,不由夸赞:“真是飘若浮云,矫若惊龙,甚好甚好。”

景策把笔递给念禾,示意让她写。

“那我就献丑了。”说完念禾就一笔下去,一口气写了三个字。

景策扯了扯唇角,看着纸上歪歪扭扭的字体,用着凉凉的语气道:“小姐还是莫学了好。”

念禾不服气,这是什么意思啊?她拿起笔又写下两字。

“这次怎么样?”念禾抬眼的一瞬,她愣住。

真的。。靠的好近啊。。景策皮肤好好,好俊美。。她什么时候坐的这么近了。

景策低声笑了起来。

念禾脸腾的红了,她转过脸,从椅子上站到旁边:“那本小姐就不打扰景公子了,明日再来学。”说罢就快步走出门。

景策止住笑意,看向纸上的三个大字,书呆子。

回到房间后,念禾关上门,后背靠在墙上,几缕发丝垂在耳侧,她伸手顺到耳后。

她居然对景策犯花痴了。

不可以,不可以,她是一名优秀的快穿者,不能犯花痴。

接下来的半个月,念禾都在跟景策学书法,虽然没有景策写的有气势,但是她写的多了几分柔,刚中带柔。

她放下笔,看着纸上的几列字,满意的点点头。

现在夜色已晚,是时候回去了,不过明天就是殿试了,景策应该没有问题的,想到此她起身告辞。

刚走到门口,身后的男人好听的嗓音响起:“小姐就这么回去了?”

念禾心一窒,她推开门的动作停下来,不自觉的握紧了手。

她转过身,眼前被一片黑色服饰覆盖,抬眼处是近在眼前的高挺的鼻梁,魅惑的薄唇,什么时候到身后了?竟然没有一点声音。

景策双手撑在她头顶,他俯下身看着念禾呆愣的眼目,他勾着唇角,薄唇靠近她小巧可爱的耳侧:“小姐是不是忘了说什么了?”

“说什么?”该说什么?平常也没说其他的呀,念禾脑袋现在晕晕的了,好像心跳也不正常,鼻尖皆是他好闻又独特的味道。

“说。。。”说什么都好,景策想,他道:“小姐忘了明日是考试的日子了。”

念禾结结巴巴的说出这几个字:“那祝景公子明日一路顺风,金榜题名。”

高大的身影后退一步,念禾松了一口气,她都快被这气氛压得呼吸不畅了。

她推开门,跑了出去。

回到房间沐浴完的念禾,躺在床上忍不住想,明日就是殿试,男主一定会金榜题名的。。

一大早,等念禾起床梳洗,景策早在刚黎明时便进了皇宫大殿。

大殿上,三三两两的应试者围在一起交谈着,唯一的区别是穿着富贵的只跟富贵之人在一起,穿着贫寒的与贫寒之人在一起,唯独一位白衣书生立在一侧,不言不语。

一位紫色富贵弟子走上前,头微微上扬,粗着嗓子问这位白衣书生:“不知你是哪里人?”

景策抬眼看向富贵公子,只是未语。

另一位跟富贵公子穿淡紫服饰的人上前:“孙少问你话呢?耳聋了吗?”

“问谁?”

“问你啊,你是又聋又哑吗?”淡紫衣服的人怒道。

“若不是二位的穿着,还以为是两条狗在吠。”

“你!”

“现应试者自前门入,再历经点名、散卷、赞拜、行礼等礼节,然后颁发策题。”考官在大殿台阶上喊了一声。

“得罪你孙爷,你等着。”富贵弟子放下狠话,走前给了景策歹毒的表情。

景策晒笑一声。

富贵弟子收回视线,阴测测的看向旁边的淡紫之人,这人收到富家弟子的视线,又回头看了一眼白衣书生,再向富贵弟子点头。

念禾在府内跟沈夫人学针线,绣了一个半只玉兰花,府上仆人就急匆匆的跑进来传话:“沈夫人,大小姐,景公子他被押入大牢了!”仆人又道:“是有人举报景公子怀藏书卷。”

念禾手中的针一下扎进肉里,血珠涌了出来,她放下绣到一半的荷花包:“怎么会,景公子。。”不可能,男主他从小就熟读各种书籍,殿试对他来说是轻而易举的啊。

“老爷现在在哪?”沈夫人沉声冷静的问道。

“老爷他知道此事后就进宫面见皇上了。”他还是老爷派人传的消息。

沈夫人松了一口气,老爷去了景公子现在应该无碍,只是景公子为人不会做出此等作弊之事。

“娘,景公子会有事吗?”即便男主不会有事,但她还是忍不住担心。

沈夫人安抚的覆盖住念禾的手:“没事,只不过事情查出来之前景公子要在大牢里度过了。”

皇宫华明殿,李太监进殿对龙椅上的皇帝道:“皇上,沈尚书求见。”

“准。”皇帝停下阅奏折,单手撑着头,视线看向殿门口走进的沈尚书。

“臣拜见皇上。”沈回臣曲膝跪地,缓缓叩首到地。

“沈爱卿平身。” 皇帝年迈的脸上露出笑意:“爱卿有何事?”

“臣有奏疏。”沈回臣起身,又沉声道:“今日殿试,有一人临场抢手,一人怀餐书卷,现抢手被斩,舞弊者被押入大牢。”

“是有此事,可惜了这人竟是状元。”皇帝可惜的摇摇头,冠冕上的珠子随着摇动。

“皇上可记得小女失踪两日被人救起,还有臣不能悟解之事顿然开朗。”沈回臣沉声道:“此人就是这位状元,他在臣府中日日勤学苦练,其见解是臣所不能及,怎会是舞弊之人,请皇上明察!”

皇帝本是爱才之人,自皇兄意外去世传位给他后,他便迫不及待想复兴这好不容易得来的皇朝,想到此,皇帝喊道:“指挥使何在?”

侍卫上前:“启禀皇上,指挥使大人在查上次的案子。”

“去,让他回来查今日殿试之事,若不是沈爱卿,朕就痛失一位才高八斗之人。”皇帝挥手。

“是。”

“爱卿无事便退下吧。”皇帝头痛的抚着太阳穴处,最近愈发头疼胸闷了。

“臣告退。”沈回臣拱手一拜,转身出华明殿。

沈回成出宫门,上马车后,直奔府内。

念禾和沈夫人一直在等消息,见到沈老爷回府,沈夫人上前道:“老爷,情况如何了?”

“这事由指挥使彻查。”沈回成见念禾心不在焉,又柔声道:“马上就能出真相了,用不了两日。”

“知道了。”念禾点点头,她要去看看景策怎么样了,会不会有人对他动用私刑。

想到此念禾跟沈夫人和沈老爷道:“爹娘,禾儿累了,先回房了。”

沈夫人怜爱的微微点头:“去吧禾儿。”

沈回成看向沈夫人:“禾儿她这是。。”分明就是陷入情爱了。

牢狱内。

景策被关入牢房后一直站立墙侧,阳光从头顶的窗直射进来,他感受着阳光照在脸上的温热,身旁潮湿阴冷,以前不曾觉得,现在这感觉很像阿禾身上的温暖。

竟然不自觉想到阿禾了。

“景公子。”身后传来念禾娇软的声音。

景策转身,便看见他的阿禾站立在牢狱房门外,他走近,两人只有几桩木桩之隔的距离,见少女发髻凌乱,他轻笑,伸手给她梳顺乱翘的发丝:“小姐怎么来了。”

“我。。不放心你。”念禾看着景策如同深夜星空般的黑眸。

景策放下手,转身:“回去吧。”

这湿冷黑暗的牢狱怎么能让阿禾踏入。

“我知道定是有人嫉妒你的相貌陷害于你,真相未查明前我是不会走的。”念禾已经想好留在这了。

“沈小姐,你我不过是以救命恩人之称。”景策侧目,平静的看着念禾:“请回吧。”

只是救命恩人吗?念禾想,她轻声道:“景公子可否靠近些。”

景策顿了顿,还是走近,刚靠近木桩就被一双手扯住衣领,整个人被扯的俯下身,接着薄唇上突然有软软湿润的触感,还未等他回过神,扯着他的手便收了回去,念禾背对着他,少女的声线起伏不定:“既然是救命恩人,还望救命恩人能够平安归来。”

说完就头也不回的出了牢狱。

景策伸手抚上唇角。

小姐一个人出府,也不知有没有带随从。

一日后,指挥使查出是孙家二少动的手脚,皇帝大怒,孙家上下都被抄家流放边境,封殿试状元为正五品步军校。

出狱后景策便在牢狱里接了圣旨,只不过没有去沈府而是上了一辆奢华低调的马车,马车驶往的方向是京城外。

小镇上的书坊店,掌柜见来人是一个月前的白衣书生,连忙上前一拜:“您来了,东家在对面茶楼等您。”说罢走向门外:“请跟我来。”

“主人,隐藏剧情已触发,是否查看。”系统在念禾脑海里出现。

念禾躺在美人榻上,怎么突然触发了,她的精神进入脑海,点开屏幕上的查看。

只见屏幕里偌大的皇宫里的侵略军每到一地,杀人放火,欺辱掳掠,无所不至。一位身穿黑蟒四十多岁的男人,举剑之处横洒鲜血,带着身后的侵略军一路直逼宣和殿。小小的几岁少年被太监捂着嘴躲在暗门处,眼见着父皇被砍头,母后姐妹被人糟蹋而死,本该清亮的眼目被滔天的恨意覆盖。

而这个黑蟒男人就是永平年开国皇帝苏廉。

现今上的皇兄。

念禾点继续的手忍不住颤抖,伴随了景策十几年的仇恨。

画面下滑,太监带着小皇子一路来到边境的村落上定居,改名换姓,太监严厉如父,日日从早到晚让小皇子学习各种书籍练各种剑法,学不出不能吃不能眠甚至用木棍抽打,他连小时候调皮的资格都没有。

这样的日子直到小皇子参加完乡试,太监自家中自杀,只为让景策勿忘国耻。

念禾整个人震惊了,她跌坐在美人榻上。

难怪她那日在马车上摸到景策的大腿,是那样有力,根本不像读书人那般瘦弱。

小说推荐

免费的小说《沈其诺凌心影》

2022-5-14 2:24:23

小说推荐

闻彰我自山海来免费在线阅读《未来科技up主》

2022-5-14 2:25:39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