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免费阅读在线阅读霍玺沈单单

小说:原来我是那只喵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邮局向北五十米

角色:霍玺沈单单

简介:一个小甜文
他突然出现,她万分惊艳
他陪她做了好多事,对她体贴照顾、百般温柔,就是不对她说喜欢,后来甚至远走他乡她追到机场他都不曾开口
后来听人说他好像恋爱了,跟一个像小猫一样的女孩
怪不得呢!他一直说她看起来像只仓鼠,而他喜欢的是像猫一样的女孩,像一只仓鼠的她注定打不过猫的
很多年后,他又出现在她面前,对她百般讨好,细心照顾,口口声声要追她娶她,她又气又恼的想要要回当年他送她的小礼物“猫猫挂链还我!”
他笑的狡猾又宠溺:“那你把初吻还我啊

她脸色爆红,不就是当年硬啃了他一口吗?!
所以

原来她就是那只喵啊

书评专区

重生的飘渺之旅:开头绝对是是翠微砂统流的标准开头,不过可能是为了能写下去强行改了画风。抛去年龄设定的不合理前期还是很好看的,进省城上学后就水了

门 徒:文笔不错,作者也是会装逼的人,卖黄碟,推妹子,这大概就是传说中的肆无忌惮吧……不过此书有抄袭的嫌疑,不少类似剧情我在韩寒的小说中看到过。ps不给满分就是因为有抄袭的嫌疑。此书原名《艳照门徒》。

带着农场混异界:说真的,这书作者你有这个毅力干点啥不行,写这些东西浪费生命。

原来我是那只喵

《原来我是那只喵》部分章节免费试读

第6章 磨人

仿佛这里不是火锅店里,而是在湖边茶亭,竟然有几分雅致的趣味,单单的手指不自觉抽动两下,想把他的样子画下来。

神祈注意到了贪婪的目光,浓眉拧起,那双瑞凤眼倏尔看过来,墨色的瞳孔像深夜平静的海平面,单单面色一僵,扬起礼貌的微笑。

霍玺抿了抿唇,伸手把一套刚洗漱好的餐具推到单单面前。单单有些讶异,小声道谢。少年头轻点,没有多余的言语。

林方圆在和众人的七嘴八舌的吵闹打趣中时刻关注着两个人的动作,正想为自己打抱不平,霍玺已经若有所感的看向他,将手边另一套干净的餐具推到他面前,将他面前的塑封完好的餐具拿到自己眼前,眼神凌厉摄人看着林方圆,林方圆刚开启的嘴识相的闭上,继续投入到热热闹闹的打闹中去。

单单低头窃喜,不自觉拿着沈意羽绒服上的扣子转来转去,一不小心抠了下来,单单一顿,看着沈意和同学聊得正嗨,默默把袖扣放进自己的口袋里。这衣服是沈意喜欢的球星联名款,好像两万块钱呢。记得当初买的时候沈意宝存了好久的钱呢,暗暗咬了咬唇,单单决定回到家偷偷给他缝上去。

热气腾腾的火锅闻起来就辣的不行,单单皱皱鼻子,这种又辣又香的东西吃起来总是很热闹。一群人吃的火热,尤其男孩子们几乎不等菜熟不熟就开始大快朵颐起来,还好肉多,又分出了好几个鸳鸯锅,不至于让动作慢的吃不上肉。

单单看着他们吃的好香,偷偷咽口水,沈意从清汤锅里捞起几个虾滑放到单单的小蝶里,又捞了点青菜、土豆片和红薯片,单单夹着眼前的东西,慢慢吃起来。

等单单小盘子满满当当,沈意觉得以沈单单吃饭的速度,估摸着能吃到他们结束了,才停下手自己开始进食。

终究是清汤,而单单又不能吃蘸料,单单挑着虾滑和红薯吃。虾滑本身就是咸鲜口的,口感鲜嫩爽脆,Q弹可口,单单一口慢慢咀嚼,细细品味着,奈何只有几个,吃完之后开始吃红薯片,红薯片煮的软软糯糯的,单单轻轻夹起红薯片小心翼翼送入口中,甜糯软绵,单单享受的眯着眼睛感受美食带来的幸福感。

吃到一半,几个男生突然提议喝点啤酒,但是得到了大家的反对,林方圆招呼大家说等会还要去KTV,还是别喝了,众人听到这里安静下来。

KTV?单单眼睛一亮,她还没去过KTV呢。

霍玺面无表情转头看了一眼单单,看见她亮晶晶的眼神,显然很是期待,眉尾轻挑,嘴角掀起一丝笑意,小孩子怕是去不成KTV。

吃到最后,有位好看的小姐姐点了一大份酒酿圆子,盛了一碗分给单单,单单接过礼貌道谢。

单单看着白色瓷碗里小小嫩嫩的圆球煞是可爱精致,舀起一勺凑近鼻尖,有一股酒香和桂花糖的香气,吃进嘴里软软糯糯又有咬劲,汤也是甜润醇香中夹杂一丝酸甜。

见单单喜欢,沈意又举起公勺盛了一碗给她,单单不客气接过,吃得正香,注意旁边有一双白皙修长的手推过来一碗满满当当的酒酿圆子,对上霍玺平淡的眼,单单笑得灿烂乖巧,甜甜道谢。扭过头却有些愁,看着剩下的半碗和满满的一整碗皱眉,她有点吃不下了,酒酿圆子虽香不能贪多呀。人家给的又不能让沈意帮忙解决,单单又一口气吃完两碗。

一口气吃了三碗酒酿圆子的沈单单有些迷糊,但是她全程乖乖跟着大家一起起身离开,有人对她说话她就回以甜甜的微笑,模样一如来时的乖巧,众人也没发觉什么不对的地方。

一行人打闹着走到KTV门口,霍玺接了个电话,脸色微微变化,之后就对林方圆说:“我不去了。”直接扔给林方圆一张信用卡,想要走人。“哦,对了。你爸已经给你设置了上限,你自己注意。”

“额~你的信用卡,他管?”沈意一脸纠结的看着林方圆缓缓开口。

林方圆一脸理所当然:“对呀。”

众人疑惑且震惊,为什么你们两个这么自然而然的模样,这很奇怪的,好吗?

其余人走进KTV的旋转门,沈单单却被拦下了,原来是沈单单的年龄太小,现在管控严格,未成年人没办法进KTV,尤其沈单单看着就小上许多。

沈意看着服务生认真道:“别看长得小,其实都三十了。”空气瞬间安静下来,一众同学看着沈意认真说胡话的样子愣住。穿着小西装夹克的侍应生努力保持住自己僵住的微笑:“请配合我们的工作。”

林方圆见状,看了看漠然站在门口接电话的霍玺,一身黑长羽绒服身形颀长在寒夜中孑然一身而立,定定站在寒风中周身凛冽。

“正好,霍玺也不去,让他送妹妹回家吧。”林方圆笑眯眯看着沈意,沈意皱眉,随即又看向他身后的沈单单,沈单单对着他甜甜一笑,然后点头、点头、点头,慢悠悠点了好几下才停下。

沈意犹豫一会,看着沈单单眼睛一副亮亮的模样,想起她对霍玺颇有好感,拍了拍沈单单的背:“行吧。”

把人带到霍玺面前道谢,说改天请他吃饭,霍玺眼神犹豫看着沈意说了声不用,就见沈意转头就进了门和一群人往里走。

感觉有人揪着他的袖口,霍玺低头对上一双清澈明亮的黑眸,对上他的视线大眼睛弯起好看的弧度,瞳孔中水色扬起晶莹透彻,眼尾撒上了**的嫣红。

眼前的小人被包裹的严实,只有一双明亮的眼睛露在外面,但这双眼让人心软成一塌糊涂。

霍玺把她的口罩摘掉,却被她用手捂住,低声问她“不闷吗?”向来寡言少语的人尽量温柔的询问。

单单皱起眉头,把摘掉一边的口罩戴上,语气严厉教育道:“有流感,会传染的。闷也要带着,不然就生病了。”

霍玺轻笑出声,眼前的人儿胆子突然大了起来,说话都硬气起来了,又看了看单单眼尾处的殷红。霍玺皱眉,不会醉了吧?食指和中指微微弯曲扒开单单的口罩,看到单单酡红的脸色眉头紧紧拧在了一起,顿时无奈又有些无语,竟然吃酒酿圆子吃醉了。

单单呆愣愣看着眼前这只手修长白皙,骨节分明,手指处带有薄茧,贴在脸上凉凉的又有一丝磨砂感。单单抱着这只手搁着口罩贴在了脸上。

霍玺吓了一跳,抽回自己的手,想给林方圆打个电话让沈意领走这只醉小孩,手机还没拿出来,就见小姑娘泪眼汪汪的望着他,所谓翦水秋瞳正是如此了吧。霍玺轻叹一口气把手还给醉酒的小姑娘,换另一只手打电话,电话那边的铃声一直响直到自然挂断,无人接听,打了两次,霍玺耐心用尽。弯腰揉了揉小姑娘的头,低声诱哄:“沈单单,你哥的手机号码多少?”

小姑娘抱着他的一只手,甜甜傻笑,一言不发。

“我去里面找你哥,你在这里别动。”语气严厉,表情严肃。奈何现在的沈单单只知道抱着她的手傻笑,他往里走一步沈单单就牢牢抱着他的一只手跟着挪一步。

行吧,霍玺妥协了,看来今天非得把她送到家不可了。

往前走了五十米,有一家网红奶茶店,霍玺带着单单走过去要了一杯奶茶,插好吸管塞到她怀里,小姑娘抱着奶茶乖乖喝起来。霍玺看着沈单单低垂的眼睑,卷翘的睫毛弯起好看的弧度掩住那双清澈的黑眸。

“这么乖,你哥竟然放心。”少年抱着手倚在墙上看着她戴着手套捧着奶茶喝得开心的模样,嘴角也跟着扬起笑意。

“你家住哪?再不走,你哥他们都要散场了。”拍拍沈单单的小脑袋,果然是个小矮子。

“翻斗花园二号楼一零一室。”语气认真,丝毫没有撒谎的痕迹。

霍玺拿起手机导航,看到搜索结果倏尔笑了,欺负他不看动画片吗?看了一眼时间,有些犯愁,食指在身后的墙面上无意识敲击,看着沈单单模糊的模样觉得棘手。

单单睁着无辜的大眼睛刺溜刺溜吸食着只有一个杯底的奶茶布丁。霍玺与她对面,低头在手机上搜索一中附近的住宅区,放到单单面前“你说你家是哪一个,我就再给你买一杯。”

单单眨巴眨巴眼,手指向手机屏幕,南山闲居。导航一下距离也不算很远,走过去半个小时正好能让小姑娘醒醒酒。

又买了一杯奶茶塞到单单手里,单单伸手接过,另一手把刚喝完的空杯递给霍玺,霍玺自然接过扔到路边垃圾桶里。

“走吧。”一只手拎着单单的羽绒服帽子直接提溜着往前走,刚走到街口正欲右拐,身侧的小人儿说什么也不走了。霍玺舌尖抵住上腭,抱着手看她,眼神凛然,等她解释为什么不愿意走了。

单单见人有些生气下意识腾出一只手抱住霍玺一只胳膊,委屈的哼唧:“要等三哥一起。”

“你三哥让你先回,你听话,咱们赶紧走。”决然抽出胳膊,语气不容置喙。

单单摇头:“不行,爷爷会打他的。爷爷打人可狠了。”想到了沈意把爷爷打的凄惨场景,身体还跟着抖了两下。

霍玺轻啧一声,拨打电话:“邢宇,我不去了,嗯,走不开。”那头好像有一声嚎叫,霍玺面无表情把手机挂断放进口袋。

弯腰与沈单单平视,瑞凤眼眯起,黑色的汪洋浓郁成一片暗色“我今天就陪你等你‘三哥’出来。”磨人的小孩这么乖,打不的骂不得,只能妥协了。

单单傻傻说了一声:“谢谢。”丝毫意识不到眼前的人眼神里冷厉有无奈。

费劲脱掉白色绒毛手套,从口袋里掏出一样东西捧到霍玺面前,霍玺皱眉伸手接过,一颗银色的袖扣?金属制品放在手心触感冰凉,霍玺捏在手指看了看,又看向眨着大眼睛向他示好的沈单单。“做什么?”浓黑的眉轻轻挑起,语气平淡。

“送你,两万呢!”白皙的小手比了个二,瞪大眼睛表示很贵的!

霍玺疑惑,眯起眼睛看了看这颗袖扣,并没看出来与普通金属材质有什么不同,叹了口气,醉话他竟然也信,直接把袖扣揣进兜里,拉着单单又回到了KTV的门口的奶茶店里。奶茶店暖气开得十足,不一会单单就把手套帽子统统取下来,暖烘烘的氛围逼得人直犯困,揉了揉肉眼睛直接趴在桌子上呼呼睡了起来。

看一眼时间已经一个多小时了,霍玺把视线从手机屏幕上移开,就看见单单垫着胳膊睡的正香,脸侧的软肉挤压成一坨,毛茸茸一颗小脑袋埋在一团粉色的柔软里,霍玺手指轻点两下桌面,伸手把单单背后的帽子盖在了她头上,整颗头被严严实实的遮盖住,只露出一点小巧精致的琼鼻,霍玺满意的点点头,继续看手机。

临近十点,林方圆给霍玺回了一个电话,霍玺直接说让沈意出来,沈单单喝醉了,林方圆啊了一声,就被挂断电话。大约过了三分钟,霍玺看到沈意从KTV的旋转大门里跑出来,视线左右搜寻,最后锁定与他对视。

小说推荐

全文免费阅读小说陆远故事难说

2022-5-14 1:25:04

小说推荐

都市之道神归来免费阅读完整版

2022-5-14 1:26:31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