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人公叫秦州肖语免费阅读完整版

小说:铠甲

类型:都市小说

作者:矢月

角色:秦州肖语

简介:恭喜先生是个带把儿的,在一旁候着的秦岭川,连忙探着身子前去接过孩子,在看到秦岭川之后男婴眼底冒出淡金色光芒,大笑并举着双手向这名父亲伸去后面特摄联动各个回归,就是还早就是了,前面有一点提示

书评专区

我在幕后打造江湖:写的不错,就是有点乱

超级科技大亨:超级科技大亨…未来科技。软件,超大电池。动力电池。虚拟软件,虚拟设备。干细胞技术。非洲建国。颠覆美国~ 统一世界冲向宇宙! 科技主宰。也不错。短了点。

江山国色: 对我来说,这本书是粮草!

铠甲

《铠甲》部分章节免费试读

第 章 为了…战斗

“几天前市区一共发现了三只形态各异的怪人上面将他们称为‘回应者’,看起来与人类近似,凶恶且具有极强的攻击性,一般的子弹对其造成不了伤害,重型武器在闹市不能使用目前只能搞明白他们的目标提前预防”在车里林警官对秦州说

“现在还有两只,它们现在在哪里会对什么地方的人下手”秦州问道。

上面派人成立了特别的调查小组,专门处理类似案件,在人民的安全方面国家一向很看重的。

现在事态严重,不管是对于人民还是地球本身而言都不是太好,袭击事件的消息暂时被压下来了,但是迟早会被各大媒体曝出来,

之前四处掳掠的那一只回应者不知什么原因消失了,在袭击你们之后就得不到消息了

“所以说参与这个可以说是捕猎活动的就只有那一只而已?这可就有些奇怪了,至于攻击我们那一只被不明的家伙消灭了,他们的样子像是恐爪龙却又能够飞翔虽然应该只是借助风力勉强做到,它的力量绝不是恐爪龙能够达到的,样子有很大的改变,”秦州在分析暂时有的信息。

消灭了!林sir惊愕的眼神下,似乎有另外的想法。

现在负责所谓捕猎的家伙被消灭掉了,那剩下的那些回应者很快就会发现同伴的异常,新一轮的狩猎就会再次杀来。

“恐羽龙会有守护巢穴的特点,我们得造一个假的诱饵,能够以假乱真的那种带我们前往巢穴将剩下的两只一网打尽。”秦州提出计划

林执(林sir)觉得计划可行,打电话找人做任务诱饵去了。

秦州走向他家的地下车库,拉开杂物间的门,打了两个响指肉眼不可见的紫外线扫描秦州确认身份,光芒亮起形成一个月洞门的形状**闪出一条细线两边的墙面化为一块块方砖仿佛机械一样向两方递交最后消失不见。

一个月洞门展现在秦州面前,墙面打开的地方一面淡蓝色光幕出现,秦州抬脚进入其中。

这是秦州发明的短距离传送装置(其中一种方式),之前用他潜入主席下榻的酒店讲清后交给了主席,龙国秘密安排制作了少量触动式定点传送器并送进了部队安排学习使用,并把此项目列为SSS级军事机密任何人不得泄露半点消息,秦州与主席商量最终确定校级干部以上才能知晓

穿过光幕后,秦州眼前一片黑暗往前走两步,周围慢慢亮了起来,四周整齐地摆放着各种仪器他走到一个桌面为透明晶体的长桌面前,手指关节处在桌面上敲击两下,“小心,你应该拍到了把那个回应者显示出来”

“好的,”在水坝上俯冲的恐羽虚拟形象在桌面上出现“老大观察的没有错,根据我观察的情况,恐羽回应者的基因与恐爪龙有惊人的相似度”

“嗯,没猜错的话那个烟雾应该就是复苏的原因,也是能量的体现,”

高楼上警方开始作战,专门制作的玩偶里面放进了定位装置,套着穿过的衣服放置在富裕大厦顶部,各作战人员准备待续,随时可以出击并且警方的便衣民警分散到各个高地,他们绝不想再发生任何一起案件

第二天,楼下指挥车内,两人盯着观察诱饵的监视器,气氛有些沉重虽说任何一个军人都做好了在战场上牺牲的准备,但所有人都知道这次不是恐怖组织,是一群嗜血的怪物人们对它们的了解终究是太少了,人对未知事物终究还是抱有一丝害怕的

至少现在如果需要他们上前冲锋他们绝不会退缩。

车外两名士兵敲击准备接过岗位,天空中吹来阵阵强风,车门内“有动静了,通知队长”“是”

支队长接到消息后指示“按兵不动接着,悄悄地跟上去决不能功亏一篑,敌人回到巢穴后确认里面的情况还有没有幸存者并疏散人群等援兵到达后不惜一切代价消灭他们”

“是”

驻扎在羽利市的特种部队,即刻以最快的速度朝回应者追去,“没人会知道这次战斗会出现什么样的情况,我做不到一定把你们带回去……但是你们一旦遭受攻击我一定守在你们前头,现在想退出的就给我跳出去,没人会笑话你们,没人会指责你们。做好能做好的一切准备,现在退出的,走!”

全队人相互看着每一个人,把这一刻牢记在心,低下头检查各自的武器弹药。这是他们选择的,他们会坚持,做到每一刻的努力。

队长把头转了回去,“一群笨蛋…不过我很喜欢”队长嘴角掀起一抹弧度,随后吼道“既然没有聪明人那上去了都给我拿出百分一千的精气神出来,回去后我请客,海鲜大餐”士兵们欢呼一片。“但是谁要是去了那边可别怪我给你小子身上来几拳,别说我残忍,更别说你们是英雄什么啊纪律什么的,你们谁都是英雄了不起,可你们都是老子手底下的兵,谁要去哪都要经过我同意,你们还是我的兵永远都是,都得给我好好的”

“明白”将士们最柔软的地方被触及,双眼湿润,泪水裹满眼眶,他们强忍着不让泪水滴下。

“队长,目标停下了,周围没有人在市外围一处郊区的破旧房子里面,确认过了两只回应者都在,还有…屋内的血迹…除了回应者们没有其它生命迹象,另外它们好像在打盹。”

“等一切准备就绪一定要坚决打击,消灭他们。安装强力炸药,注意安全。”

林执将计划执行方向跟秦州说了,秦州也没察觉到什么,走出自己的秘密基地打算去便利店李叔那买瓶水。

到了便利店,见李叔在一边蹲着,便问道“李叔干嘛呢这是。”

“小秦啊,唉。这不是店里吃的多吗,常常有老鼠蟑螂晚上跑出来吃‘自助餐’,买的老鼠夹耗子药全都没用。”

“现在老鼠都这么厉害了吗,小时候那耗子胆儿可小了”秦州疑问地说。

“可不是嘛,你别说现在的耗子跟以前还真不一样,嗅觉好啊又这么‘机灵’,专盯着这点肉吃耗子药都分的清,还有这笼子里面放了肉它还就不进去,我也醉了。”

“是啊,像老虎熊猫什么的就差…”秦州突然想到了什么往外面跑去,留下李叔在店中懵逼.

秦州把左手伸到胸口处,一个炫酷的手表瞬间出现,秦州在手表上点了两下,按了右边的凸起状按钮,小型蓝牙耳机吸附上耳朵“给林执打电话,快点!”

此时秦州车库内的墙壁伸出一只机械手向秦州的摩托车发射了一道射线,摩托车瞬间不见了,秦州来到一个巷子里面,虫洞模样的传送门出现,秦州的摩托车慢慢浮现出来。秦州骑上,手握上龙头的那一刻自动解锁,打火完毕,光芒闪过秦州的头盔手套直接佩戴在了手和头上,收起脚架向着作战区域而去。

这时候林执的电话接通了,“林执,出大事了快通知执行消灭计划的队伍撤离,回应者没有想象的那么简单,这是圈套。它们的智力很恐怖,估计没有武器能对它们产生威胁”

林执在听到秦州叫他名字的时候就知道事情绝对不简单,但没想过这么严重,深深地吐出一口浊气后说“我马上联系不过估计来不及了,现在可能已经快到了,希望来得及。”说完后就挂断了电话

队长到达战场,狙击小组在不远处的小山包找到最佳狙击位置准备就绪,强力炸药安装在距离它们的四周尤其是最接近的地方有着两倍的当量

“全体准备,检查枪械,注意力提起来,”队长脸上不见一点表情严肃地吩咐道“爆破组,起爆”

进行倒数后,摁下了开关,四面墙体炸裂整个房子坍塌,大量的烟尘冲天而起

烟雾缓缓散开,士兵们心跳加速,拿起枪对准烟雾。突然士兵们看到两双眼睛,狙击手在发现眼睛的那一刻就向它们开枪了,强力的后坐力使得枪身向后耸动。因为这次的不确定**先携带的是穿甲弹,后坐力比之一般子弹要大

穿甲弹擦起两个火花后弹飞了出去,看样子效果不太理想。想想也是毕竟这么大当量的强力炸药都没能造成伤害

这时支队长的声音从无线电传出“全体立即从战场撤离,这是圈套,现阶段没有办法对付它们。重复,立即撤离,这是圈套”

支队长指示还没下完两只回应者发出低沉地嘶吼声,身体下沉用力一蹬留下两对深深的爪子印在原地

在它们跳起来的时候,队长急忙传令:“开火,互相掩护,抓住机会往回退。”说着抬起枪往队伍前方移动集体向在空中的回应者开枪,对于他们的射击它们毫不在意,在空中吐出两颗火球向狙击组的位置而去

狙击组想反应却是连起身都来不及,火球就已经在他们的身边炸开他们的身体在空中旋转,最后重重的砸在地上。

所有的战士瞬间红了眼睛,这是他们的战友一起穿越生死互相鼓励的战友,这一刻多少人想把它们的皮扒下来。所有人都在同一刻向回应者落下的地方开枪,两只回应者分别向两个方向杀去。

子弹打在它们身上甚至阻挡不了它们的步伐,离得稍近的战士已经拿出刺刀装上准备保全一下。他们明白这次多半凶多吉少了,但绝不会放弃,致死也要拼上一拼。

队长拿着枪往上冲去,命令全体队员用最快的速度撤退,队员们也都不会眼睁睁看着自己队长留在这里

队长这边的回应者对这一幕挺有兴趣的,轻蔑地慢慢移动着。而另一边,貌似更为嗜血贪玩,只见它冲到一名战士面前捏碎他的步枪,将爪子刺进他的身体,然后看着他痛苦的表情。周围的战士边冲上去边开枪希望能将他救下,前进到一定距离的时候,这只回应者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四周的将士全部击倒

一侧的公路上秦州看着这样的战况,眼底金光再现。

秦州身上弥漫着暗金色的火焰,映照着此刻他急切的内心,这么优秀的为人们战斗的可爱的战士,左手往前探去暗紫色石头入手,在光芒的照应下腰带出现,将石头放进了进去。两边的框架在意念的作用下自然合上。

“为了这些守护这些不断努力的人,守护这守护的意义,我也得有作为。”光与火交错缠绕在秦州的身上形成了底层的内甲,这时把爪子**士兵肚子里的那只回应者似乎玩儿腻味了,拿出了爪子准备刺破这名小战士的咽喉,而另一边的也迅速抓住了队长的脖子将他提了起来,队长不断地挣扎想要挣脱,但这点力气在它的面前就像小孩儿的一样。

见来不及了,秦州果断使用了他摩托的最终项能力,用整个机车的能源转至一点。用机车机能过载的代价来进行传送,达到无准备阶段的瞬移,这么做也能做到最大的拯救了。

秦州伸手在油箱左侧按了一下,敲击认证,机车后轮抬起,秦州往上一跃机车在他落点方向形成一个圆形,秦州侧身踢了进去,机车的剩余零件也被吸了进去砸向抓住行动队长的回应者。秦州在小战士将要被封喉的时候传了过来,把这只回应者踢向另一只的方向。

“饕陨.斘鳶铠甲.合体。”说话的同时手把屏障右侧往上掰到顶端按下,抓着回应者冲向另一处,秦州的机车砸到了回应者的爪子使得它刺到了行动队长的大腿根,好在秦州隔得不是很远。秦州把回应者拉住往后扯去,将另一只砸向它。

充满希望般的光芒洒在秦州的内甲上,然后四散开来。双手小臂内侧爪子横抓,血之液体流动着充满间隙,专属的标记在胸前展露胸甲覆盖而上。两肩上的狮子肩甲似是在咆哮,饕餮纹记飘到臂铠上附着,翅膀状装甲凭空出现碰触在小腿上伸缩附着,头盔折随着气流佩戴而上。脊柱的外甲由腰部向上交接附着,金色的眼眸亮起将灰色的复眼遮盖。

鼎著饕餮,商夔龙饕,其力之吞噬,万物皆胜。

“辛苦了,接下来请交给我”秦州对行动队长说道。

秦州活动双手噼啪声响起,向着回应者们冲去。它们见到秦州的那一刻就感觉到了威胁,它们的感觉很敏锐,第一时间做好突袭的准备。

两只快速绕到秦州的前后,秦州只好侧身以对。它们快速袭击秦州两侧,用爪子在秦州的腹部划出不少的火花,秦州踉跄的后退两步。

但它们的攻击又来了,三根指爪不断向秦州袭来,两只回应者同时用爪子刺向秦州,秦州找准机会抓住它们的手臂后一带,双手成拳锤在它们腹部,在力的作用下向后退去,秦州屈膝跳起,右脚在空中旋转一圈踢在两只两只回应者的脑袋上。

它们被踢倒在地,发出低吼。随后从秦州的前后同时攻去,攻击交错。

秦州降低重心,马步蹲起,双臂交合聚力叠打在它们胸口。趁它们被击退,左脚蹬地踹向后面那只,不等另一只反应移步到它面前,右手捏紧,往后拉弓轰击在这只的脸上。

两只回应者互相看了看,将身子降低,羽毛像触及静电的头发笔直地挺立,它们同时吐出紫色的火球。

秦州没时间闪躲只好用双手挡住,但火球却不是向他本身而去的,而是在他的脚边炸开,秦州并没有感觉到疼痛就只是,周围被烟雾包围了,什么都看不见。

两只回应者手掌上的指爪慢慢长了出来,羽毛回溯。压低身体在烟雾中快速移动,在不断保持烟雾的同时,在秦州的身上不断地造成伤害。

秦州在胡乱攻击几次后想到:这么下去不行,自己视力受阻,而它们能依靠变态的嗅觉精准锁定我的位置,我在明,敌在暗。

他决定不能盲目的攻击,必须要找到敌人的方向,冷静,冷静虽然不是什么时候都管用,至少此时需要绝对的冷静。

烟雾在不断消逝,又不断地补充,四周突围绝对会被强制地打回来。秦州抬着头看着略微裸露出来的阳光说:“剩下的办法就只有”在又一次挡下尖锐的爪击后,双手交汇挥出气流打向地面的同时将汇集在脚底的力量踏在地上。

在两种力量的作用下秦州到达了烟雾的顶端,“汇云.钧”在空中的秦州不停地旋转,在秦州身边形成一道气流,在即将落地的时候聚集的气流化为气刃向四周射去。

周边的烟雾都被气刃击散了,秦州精神高度集中,视线距离差不多了秦州把手放在腹部,随时准备。气流影响到了一只回应者,本来秦州是打算一网打尽的,不过先解决掉一只也不错。

秦州按下腰带上方的按钮两下,cheg of finish,秦州跨步上前跳跃起来,带着踢击的姿势在空中旋转,金紫光芒交错在秦州的右腿上,向回应者袭去。

在踢中的时候,睁着金银各两只眸子的“怪物”张着血盆大口咬了下来。

秦州在旋转的作用力下在地上摩擦出一个又一个圆,最终停下来的时候,这一只回应者爆炸了这时另一只回应者想趁机向秦州攻击,就在将要得手的时候,爆炸中飞出一颗怪异的石头钻进了它的身体秦州把它吓得往后跳了一步,古怪的盯着在那捂着头倒地打滚的回应者它兀的将爪子**地面,抬起头来原本灰暗的瞳孔,散发淡淡的光芒,树立而起的眸子散发着不受把控的杀意。

羽毛合拢放散再次合拢,在竖起的时候,秦州看见了反光,金属的反光。

“快躲开”秦州慌忙地喊道,他自己最多是痛了点,可这些士兵战士们呢,是真真正正的血肉之躯

回应者的羽毛射向空中,集合在一起,伴随机械声羽毛逐渐组成一朵莲花。

秦州跑到士兵中间,按一下右手的晶石,“龙牙刃”

一个晶化盒子浮现出来,秦州把手探进去,两把龙牙刃就被取出来了

“信得过我就都靠过来,这个范围躲不过”

队长“听他的,小兄弟我们兄弟们的命就交给你了,全体向那个“莲花”射击注意躲避”“是”

秦州点了点头,面对这夺命钩镰一般的血雨莲花。

这时莲羽已经射下,握紧龙牙刃,砍向一根根莲羽。

运起所有力量守护这些最可爱的人们,士兵们的射击不是特别管用,但至少也能击落一些,为秦州减轻点负担,他们也不想成为别人的负累。

将要完结的时候,秦州的力气将近耗尽,还留有一些莲羽豪不留情的射向他们

秦州使出吃奶的劲甩出一把龙牙刃击飞十好几把莲羽,剩下的继续射向无法移动的队长秦州来不及挥出龙牙刃,只好把他护在后背,莲羽在秦州身前射出阵阵火花,秦州力竭到单膝跪在地面上

秦州握着龙牙刃,撑在地上,努力恢复,他知道这场战斗还没有结束。

剩下的那只回应者瞬间出现在秦州面前,身子直立了起来,发出一声喘息

将秦州踹倒在地上,把他按在地上,拉着旋转让他腾空,撞击在他的身上,受到冲击飞到十几米外

秦州踉踉跄跄的站起身来,回应者把手上的爪子扯了出来,往面前一扔

带着血迹的爪子在空中连接,形成一杆双尖长矛,血在两头灌注为其平添一抹杀气

回应者单手把持,直刺秦州胸口,秦州勉强躲了过去,它直接改刺为横扫,打得秦州踉跄,抬起枪头横劈而下被秦州双手持刀挡下,回应者紧接着双**错蹬地旋转半圈左脚踩地再次蓄力一个横扫踢,把秦州踢倒在地

旁边的士兵们不停的向它开火,直至打光弹药,回应者都不曾理会这挠痒痒似的攻击

士兵们焦急的到处跑,过去只能是白搭,甚至是拖累,队长发现秦州扔出的那把龙牙刃刀柄上的石头正在发出光芒,慢慢闪烁就像是心跳声

赶忙爬过去想要拿起,却发现根本举不起来。几个人都抬不起来,将士们焦急万分的时候,龙牙刃的光芒越发闪亮,与队长的心跳渐渐变得相似

受到光芒的召唤,队长摸向龙牙刃缓缓地举了起来,光芒与心跳完全重合队长站了起来

“兄弟,靠你了”助跑几步,将龙牙刃向秦州的方向扔去,龙牙刃不断旋转,砸在回应者的后背

它被砸了个踉跄,“秦州”缓缓站起两柄龙牙刃破碎,汇集到秦州手上,随着秦州拉弓一拳,碎片呈漩涡状发出,将回应者击退到远处。

秦州右手背上的晶石分裂开与那些碎片组成一把长剑,“昆云剑”双刃以银白为饰剑柄金丝所附底端晶石镶嵌散发白色的光,柄图

回应者杀到面前,以矛进攻下脚,“秦州”转身躲过剑展平云,声势如水,一剑砍在回应者用以防御的矛上,“秦州”横起就是一踹,回应者被逼得后退,

上挑,举剑以舞,下斩,扫腿以破它平衡,提斩在它的背上,以剑作为支撑将回应者踢到远处

右手持剑横放,左手手臂从剑底擦向剑锋,手指屈弹,发出剑鸣

秦州奔跑向前跳,脚尖点地弹起将回应者手中的矛挑飞,将它踢飞在半空。

地上再出现两个跟“秦州”一样的“影”,举起手中的剑斩向它,随着剑的到达空间碎片,金光所铸的两把大剑呈X状斩下,最后的云流大剑从空中落下,将它刺到地面上爆炸

此时“秦州”眼底灰色复眼遮盖住了原本的金光,回眸看了一眼将士们,金光往复,随即消失在原地

“队长,这是秦助理的车,快看秦助理在那呢”士兵们打扫着这地方的惨局

等到全部人员撤退了的时候,原本回应者爆炸的地方两颗“石头”一颗爆掉两颗沉到地底

一处湖中,两只眼眸亮着血红的眼睛。一只鱼正在咬一只虾。

……

小说推荐

哪里可以看小说林川顾仙儿手能伸进电视,开局烧烧果实!?

2022-5-14 1:22:09

小说推荐

《丧尸:生死五部曲》张卫李雪全文在线阅读

2022-5-14 1:23:39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