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章节林典磋告免费阅读完整版

小说:穿越后我在远古当种植老祖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咸鱼时刻

角色:林典磋告

简介:林典出车祸,再次醒来就成了远古野人的孩子
一家六口窝在一个又黑又脏的小山洞,过着衣不蔽体,食不果腹的生活
本来对于自己能活着,还是很感恩的林典,与这些家人相处了一段时间,发现这对父母还是部落里的极品后,简直欲哭无泪
至于父母怎么极品,林典管不了,只想提高自己的生活水平

书评专区

黑铁王座:有很深的神秘之旅的影子,金手指表现模式与《神秘之旅》相似,但相对于神秘之旅更加合理,主角不装逼不N……。世界观是工业时代初期,目前没有毒点,配角也和神秘一样精明富有个性,

从魔修开始:mmp,几千个男的,就两百多个女的,还要强行1v1,正所谓富强民主文明和谐~说好的魔门嘞?

权利与游戏:80章了 尼玛小说里才过了2天 完本是不是2个月?

穿越后我在远古当种植老祖

《穿越后我在远古当种植老祖》部分章节免费试读

第5章 第三天(下)

几人被熏得眼泪汪汪,林典无奈的接手做饭,把林赶去和扩可一起挖壁橱。自己则把被林放在一起烧的柴火分开。

剩下的干柴不是很多,这雨是早上才下的,下的比较急,湿柴也没有湿的很透,烤一烤也是可以用的。

林典把搭在石块上的肉放回了盆里。

一根一根的查看柴火圆心浸湿的程度,那种湿的不是很透的,她就放在石块一边慢慢烤着,湿的厉害的就搭在石头上烤。这样能干的快一点。

烤湿木头,是避免不了烟雾的。林典想了一下,就把之前的半扇肉,清洗了几遍,用石刀分成一小条一小条的,掏出了小半块盐碾碎,放在盆里,揉搓在肉条上。

过了半个小时左右,湿柴火已经干了一部分,代替被烧掉的柴火,继续在简陋的灶台下发光发热。

腌渍的肉,也差不多该熏干水分了。

夫妻俩不知存粮,但她也看到了当前生活的窘境,一旦下雨他们就没法去打猎,只能坐吃山空。

大部分的肉被拿去换盐了,这半扇肉都不够他们六个人吃的,主要是野人的力量大,食量也不小。

但是没办法,林.周扒皮.典还是把熏烤干水分的肉条干,收了六条。

剩下的几十条被六人吃的一点不剩,抹了盐的肉条,又被熏入了耐烧的松木味,味道对比之前的白水煮肉,档次提升了不少。

只是吃光肉条,几人也都是半饱。林典又把果分到为数不多的一把野菜也煮了,才算填饱肚子。六人喝完,懒洋洋的躺在兽皮上休息。

林典前世一直过着快节奏生活,一时间有点闲不下来。躺了一会,就拿之前堆放在脚边的茅草编起了草席。

绑草席的线是用石刀削成几段的藤条捆扎的。

这藤条的韧劲比较好,也是部落里狩猎者们捆绑猎物的工具。

编草席很简单,只要把茅草整理好,切割整齐,捆绑这部分就快的多了。

林典编好一个,准备编下一个的时候,休息的扩可也起来,抓了把鲜嫩的大树叶去了厕所,出来就继续去凿他和迁安的房间了。

凿出来的厕所,不用等着风干,家里唯一一个和林膝盖高的马桶,早就搬进去,上纲上线了。

这时雨已经停了。

厕所的门就在洞口边上,门前的地早已经被雨淋湿,被来回上厕所的人,踩得很泥泞。

厕所和泥泞连在一起,林典会联想到一些恶心的东西。

之前她只是想拥有一个独立的厕所和洗浴间,倒是忘记做防水的事。

想起上辈子她刷到过一个野外基建视频。博主用草木灰做的水泥,她没试过不知道什么效果,但看视频的播放热度应该也假不了。

想了下就把火堆里的草木灰扒拉出来,砸成粉状,又让迁安把扔在洞口没多远,已经被雨淋湿的泥巴搬回来一点,就开始着手做水泥。

之前的草木灰都被林清理出去了,剩下的草木灰不多,勉强能把厕所和洗浴间的地上糊上一层。

林典行动不便,只能让迁安来干这活。和水泥她和育当做,迁安就等在厕所侧面挖出的洗浴间,用她们活好的水泥从里往外把地面糊了一层。

因为糊的不平整,林典还让他拿着圆一点的木棍,从糊上的水泥地上力道均匀滚压了一下,虽然成果还是不咋地,但好过眼看过去坑坑洼洼,极度不平整了。

糊泥巴很简单,没一会,三人就做完了。

林典在厕所门口伸头往里看了一下还算满意。只是一回头,觉得厕所敞亮的对着洞口,感觉不太好。

虽然地广人稀,他家这边没什么人过来。但厕所的门,对着洞外,以这个角度,只要有人路过,厕所里面绝对能被看的清清楚楚。

林典拿着编好的草席,一蹦一跳的过去对着厕所的门,比了一下大小。

这草席本是要铺在她的房间的,编的自然就大了很多。

看着手里辛辛苦苦编的草席,没舍得挂在厕所门上当门帘,又跳了回去,准备编个小一点的。

他们部落处于不南不北的温带,茅草这种东西,出洞口,漫山遍野都是。

等天气好一点,她能跳出去,就多割一点回来,趁着闲着的时候多编几个,又能做门帘,又能做床垫的。等到冬天多铺几层草席也能暖和一些。

路过放在中间的大木桶,里面的水已经用的差不多,还剩下浅浅一层。

之前林典还好奇为什么这粗糙的木头没被泡烂也没漏水,凑近一看,才发现桶里面糊了一层黄色透明胶状物。

想到这木桶前几天才被抱回来,林典就很好奇,之前没有木桶时是怎么过的?

只是有桶又怎样?林、果两人太懒了,平时连水都不去装。

其实林典不知道,这边取水的地方是一条宽三四十米,从其他山脉流过来的大河,河里面的毒蛇和一些其他凶兽也多。而更何况这大河通往丛林,不知流到哪里,有时候还会遇上去河边喝水的野兽。

部落取水是分时间段的,每天傍晚首领会带着狩猎回来的人去河边宰杀猎物,顺便清洗。因为有武力值高的人在,也有安全保障。大家都统一时间在那个时候去取水。

河流处于群山脚下,河床也是自然冲刷形成,雨季一到,有些地势低的山林会被淹没。

尤其是今天的雨特别大,狩猎队和采集队停歇了一天,这水是取不成了,只能用石盆接点雨水。

这些都是林典不知道的,而这是生季以来的第一场大雨,家里的其他人也就没一个想起要存水的。

直到林典等林醒了,让他去装水,一家人这才想起来要存水这事。

可是雨已经停了,接不到雨,也取不了水,桶里剩下浅浅的一层水,哪里够一家人撑到明天傍晚的。

林典不了解取水的危险性,也好在腿受伤了走不了,不然看着这些推三阻四的家人早就自己去打水了。

但是眼下没办法,就连扩可和育当都不敢去打水。

林典想着可能是这里打水不容易,或是一些其他原因,也就不在纠结继续编自己的草席了。

外面雨不下了,但是家里断粮断水。就是心大的林和果也有点坐不下去了。

林拿了两个手臂长树筒,和果说了几句就出去了。

果一看林要走,赶紧爬起来跟着一起出去了。

林典带着弟弟妹妹编草席,抬头看了两人一眼,地铁继续编手里的活了。

林其实没有太多心眼,自己一个人去取水,也不是干不出来。

果就是怕他自己去取水,才赶紧跟了出了,看到他果然是往大河边去,赶紧上前拉住了他。

“你不要命了?”果一把抢过林拿着的木筒,气哼哼的。

林苦着脸,“家里的水用完了,我们明天要出去,可以用队里的水,但典得在家,没有水喝可不行。”

“你怎么那么笨,我们可以像以前那样,去问首领要一点,不行就去大巫那里讨一点。”果拿着两个木筒走得雄赳赳,气昂昂,一点没觉得去讨水是件丢人的事。

林跟在后面犹豫不决,自从那天他把立流家的木筒抱回家后,首领就跟他说了,以后他再偷奸耍滑,不好好狩猎做事,就把他们赶出去。

首领从来没有说过那种话,那天首领板着脸告诉他的时候,他吓得不轻。所以才会老老实实的跟着狩猎队去狩猎。

今天是他们忘记了,不是故意不接的,首领应该不会把他们赶出部落吧?

林在心里不确定的想着。

跟着果下了一道山,又上了旁边的二道山,直到到了首领家的洞口才停下来。

看着首领一家十多口,在宽敞高大的山洞里围着火堆烤肉,两人羡慕的不行。

正在烤肉的山月,也就是首领夫人看到洞口的两人本来还笑着的脸,也笑不出来了。

这两个人,可真会找时间,不在洞里歇着,赶上他们吃晚饭的时候,不会又是来讨吃的了吧?

首领是个四十多的中老年人,此时正抱着孙子喂烤肉,看到夫妻两也是无奈的很。

林和果已经被首领告诫过了,哪里还敢要别的。看着抹了不少盐巴的烤肉,咽了咽口水,只说自己忘了接雨,又怕明天要出去跟着队伍一起走,留典在家没水。

首领这才松了口气,让自己的妻子山月,给两人装满水。

他们部落有一百多口人,大概二十几户人家,很少有人会喜欢这对夫妻,他们家的孩子却很讨人喜欢。

那几个孩子遇上这对父母,也是可怜。

首领想着林典平时不管谁找,都会帮忙,又让山月割了块手掌大的肉给夫妻俩,“你们家肉都换了盐,典那孩子懂事,没吃什么东西吧?你们把这肉带回去给孩子吃吧。”

林和果一看肉,眼都亮了,连忙接过。

林抱着两个木筒,果拿着用树叶包着的肉,喜滋滋的往家走。

下了二道山,遇到了正要往首领家去的磋告。

果赶紧把手里的肉放在身后,背着手去看他提着的兽皮包裹。

磋告手里拎着两扇肉制成的肉干。这是拿来给山月阿嬷,等利伯下次回来,帮他家换一个大号木筒和一小筒盐的。

他每天都会去狩猎,母亲也会去采集果子。家里是不缺这点吃的,但也因为家里没人,经常会错过来部落换东西的队伍。

所以他才会带着肉干来请山月阿嬷帮忙。

果带有侵略性的目光看着他手里的肉,让磋告很不喜欢,再看到林手里抱着的两个中号木筒,心里更是不喜。

把他家的大木筒抱走,不装满水,居然还要和以前一样从别人那里讨要,真是懒得没救了。

磋告把包裹往身后压了压,垂了眼睑,不去看他们,侧着身子让林果夫妻两从小路上先过去。

夫妻俩看那包裹分量也猜出对方大概是要换个大木筒,而且因为白得一块肉,正高兴,也没过多关注这个小孩,高高兴兴的回家去了。

林家山洞里,扩可把之前凿了一半的壁橱完全凿完了,正高兴的拉着迁安去看。

林典和育当两人的房间是第一个弄好的,育当早就没了一开始的兴奋劲。睡醒后,正勤勤恳恳的和姐姐一起编草席。

林典捆扎的速度快,她就把要用的茅草整理好,两个人一起编厕所门帘,速度就快了不少。

等夫妻俩拿了东西回来,厕所的门帘已经被育当和扩可挂上去了。

夫妻俩放下肉和水,新奇的看了一会。果从兽皮堆里,翻出一块大兽皮,在林典面前抖,“那么费劲弄那东西干什么?我们有兽皮,用兽皮挂上去就好了。”

果说的话,林典大部分听不懂,但知道几个词,稍微联系、理解了一下,林典会意了。

兽皮是可以挂在厕所门口,只是她现在思想还没转变过来,潜意识里还认为这种天然兽皮是件珍贵的物品,用来遮厕所有些浪费了。

这个时代,人少兽多。

这些猎回来的兽,大多不是她上辈子见过的。那些野兽的个头和凶悍程度,也要比她上辈子知道的那些野生动物高上不少。

这里的野人还在靠打猎,采集野果、野菜为生,几乎每天都有大量兽皮,尽管兽皮炮制手法低劣,兽皮损坏速度快,但也是不缺兽皮的。

厕所就用茅草编的席子吧,她们的房门就直接用兽皮。

但是草席还是要编的,地上实在太硬了,而且高低不平,睡着不舒服。多垫两张厚草席还能睡得舒服一点。

小说推荐

轩辕天天缘豆宝最新章节列表

2022-5-14 1:07:23

小说推荐

墨蕴宿祂快穿之恶女攻略总会失败小说免费阅读全部章节

2022-5-14 1:08:41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