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才是神主(冯宽陆小定)最新章节在线免费阅读

小说:我才是神主

类型:奇幻玄幻

作者:陆小定

角色:冯宽陆小定

简介:凡魂有三,曰天、地、命
千年前,灵界崩毁,神主身死,神魂散落凡尘
千年后,冯宽降世山野,然世道已变,世人以武道为尊,修真者隐匿缥缈
身在乱局浑然不知,冯宽几度身份变换
前世今生的命运纠缠,人与神的博弈斗争
在这个平平无常、又光怪陆离的东方异世界中,他一边希求安稳过小日子,一边又无奈走上救人、救世、救己的不归之路……
是福是祸?他并未考虑太多
听天由命?一身尚在,气息犹存!
——————
低武修真,情节跌宕
主角身世复杂,人缘极好,三观很正,热爱生活
且看他如何破局,摆脱“棋子”身份,最终成为真正意义上的“神主”
新人新作,希望大家多多支持!

书评专区

这款游戏绝对有问题:第十五章,主角发现游戏有问题,把苹果扔了买了新手机,更换七八部手机,发现摆脱不了游戏。我寻思着正常人做不出这事儿

漫威之无限人格:穿漫威主角的金手指是抽卡的方式抽副人格,类似大群的能力,目前涉及到的有海贼火影漫威DC美食的俘虏西游降魔。优点:情节有趣人物ooc不太严重缺点:有点水,主角没目标没导致情节散,女性角色刻画中下。

术师手册:“不过亚修感觉这个世界的文明好像很发达,说不定废除了死刑,那他还有一线生机......”第二章里面说文明发达=废除死刑,我看这作者大约已经被魔染了,希望有志士能斩杀此獠

我才是神主

《我才是神主》部分章节免费试读

第5章 相逢

中午饭后,两人都没有睡意,冯宽便提议道:“天天闷在屋里,都快发霉了,出去溜溜如何?”

“咱家院子里便能晒太阳,又何必出去呢?”

“哈哈,芸儿妹妹你呀,好像比我还宅!外面的风景可不一样哦。我带你去个好地方,除了晒晒不一样的太阳,还可以钓鱼。”

“哦。”王芸梓依旧兴趣不大。

“叶娘以前喜欢去那里!”冯宽加了一句。

“是吗?”

王芸梓这才来了精神,“那……过去看看也不是不可以。”

说走就走,王芸梓回屋准备茶水点心,冯宽去牵小青出来。

小青个头不大,毛色墨绿、品相精神。过了这么多年,冯宽、王芸梓都长大了,小青还是一副小巧温和的样子,除了胃口更大、变得慵懒了些,时间好像没在它身上留下痕迹。

进到驴棚,冯宽见它站着一动不动,像是还在睡觉一样,便扯着它耳朵大喊一声。小青动了动驴耳朵,朝这个不太讨它喜欢的小主人瞥了一眼,一副看傻子的模样。

“嘿嘿,不说话就当你醒了啊!天气这么好,成天窝在这里怎么行?我身上没那么多毛都快要发霉了,你个毛小子,再不出去走动一下,身上的虱子怕不是都要成精喽!”

说完,也不管它听不听得懂,冯宽解开绳生硬牵出。王芸梓提着食盒过来,冯宽放好坐垫,接过食盒,扶她上了驴背,又递给她纸伞,两人方不紧不慢地往村尾去。

路边花开正盛,再往前,翠竹青松错落有致。等拐过三道弯后,才看到些土墙瓦舍,不过大都只是残垣断壁,其间杂草丛生,早已没人住了。

每次经过这里,冯宽都有种异样的感觉。依稀记得很小的时候,这里还算热闹。那时候,他会经常跑过来,有很多哥哥姐姐、弟弟妹妹陪他玩。再后来,听说官军要来,他们一家在密道内躲了很久,出来的时候,村子里就没剩几个人了。

王芸梓很少出门,偶尔几次经过这里,她的感觉比冯宽还要强烈。毕竟这里的场景,和她梦中的那些画面实在太过相似。很早之前她便弄清了一个事实:在那片废墟当中,有过她曾经真正的家。

两人停下看了一会,冯宽回过神来,想起以前老爹的额外叮嘱,重重咳了两声,拉着小青继续往前走,也拉回了王芸梓的思绪。

“冯二哥,这里以前……是不是很热闹?”王芸梓放下纸伞,让自己从冷酷的现实中脱离出来,假装不知地问。

同样,冯宽也假装不知地回道:

“唔……兴许吧。我小时候好像是来过的,不过也记不太清了。估计是因为改了官道,这里又都是山,没地可种,大家就搬走了吧。”

“哦。我这两天做梦,大概看清了我爹的样子,可还是看不到我娘……”王芸梓心情有些低落。

“唉,我娘生下我就去世了,我也不知道她长什么样。”

说完,冯宽忙岔开话题,“芸儿妹妹,最近我也做梦,梦到我头发变的很短很短,摸上去还扎手。还梦见鼻子上有个一个奇怪的方形框框,拿下来之后,我好像都看不清东西了呢!”

“冯二哥你呀,又在瞎编了是吧,哪有那种不着调的东西!”

“哎哎哎,芸儿你能做梦,我就不能做么?再说了,这梦到什么……莫非,还有个规定不成?”冯宽笑道。

王芸梓也跟着笑了笑,“行行行,我说冯二哥啊,你是不是又梦到,那什么……什么土豆了?哪天你画出来,我蒸给你吃!”

说话间,一位中年男人一瘸一拐地牵着骡子迎面走来,冯宽忙打招呼道:

“成大哥,下午好啊!”

“冯少爷好!芸姑娘好!前阵子一直下雨没过去,你们家柴还够用不?”成大哥咧开嘴笑道。

“够呢!成大哥,您这是去哪里?”王芸梓问。

成三是村里所剩不多的那些人之一,平时去凤来客栈送柴禾,基本都是跟王芸梓打交道。

“这不晴了两天,赶着去县里卖些干柴山药哩。”成三指了指骡背上的一堆货物,有些拘谨地笑了笑。

“哦?”

王芸梓下来驴背,“那……麻烦您帮忙带些米面油盐回来,到时给您个好价钱!”

“好嘞!今晚我到东皇庙借一宿,差不多明儿午上回来。”成三笑了笑,“还是城西李家的油盐、田家的米面对吧?”

“没错没错,麻烦您啦!”冯宽抢先拱手一笑。

等他走远,再往前时,王芸梓不肯再上驴背,还执拗地拿回了食盒。冯宽一手牵驴绳、一手牵着王芸梓。

“冯二哥,刚才成大哥一说到李家,你是不是都恨不得跟他一起过去才好呀?”王芸梓打趣道。

“哪有?只是有时候……挺怀念那个时候的。”

“对呀,那个时候多好。”王芸梓嘴上一酸,“可以天天看到清姝姐姐对吧?”

并没有注意到她的情绪,冯宽忽然有些伤感,“这么多年不见,不知道她还是不是不喜欢说话,哎,像个小呆瓜一样,被人欺负也不知道。”

王芸梓轻“哼”一声,用力挠了挠冯宽手心,暗道人家只是像而已,冯二哥你才是真正的大呆瓜,不开窍的榆木疙瘩!

又走一会,看到前方湖边的一间竹屋,王芸梓停下脚步问:

“冯二哥,你说的好地方,不会就是这里吧?”

“对对对,就是这里!”冯宽顿时来了精神。

“叶娘以前带我来过的,这小屋居然还在!”

王芸梓耸了耸肩,过去屋里收拾。冯宽拍了拍驴背,放小青自由活动。在檐下拿了钓具,搬把竹凳在湖边坐下,抛下鱼钩,看着微漾的湖面,冯宽脑中马上闪现出一副奇怪的画面来,他有种强烈的预感,似乎自己能钓上来一样不得了的东西。

……

在距离棠石村不知远近的无名山中,有座小有名气的道观——白云观。观主“云道长”仙风道骨、神通广大,不过行踪缥缈,常人难觅其踪影。

观中弟子不多,李清灵在里面年纪最小,深得云道长厚爱。上山多年,李清灵如今长大些,渐渐便生了思乡之情。这一阵趁云道长外出云游未归,她便借着学习骑马的机会,偷偷跑下山来,准备回江陵看看。

回去的路李清灵早已记不清,一路磕磕绊绊,得山民指点,大方向才总算没错。

行到此间时,天色渐晚,阴云渐生,眼见要下雨,李清灵又急又躁,坐下马儿似乎也受她影响,不受控制地带着她七弯八拐跑了一阵,最后在一座湖边方才停下。

眼见雨越下越大,李清灵反而不着急了,下马走到一旁的树下避雨,苦笑道:

“大黄啊大黄,今天咱们估计是赶不到了,你先喝水吧。放心,我会把你带回山上去的。”

马儿没理会她,埋头喝了两口之后,忽地嘶鸣一声,沿着湖岸往前奔去,一下把李清灵看傻了。

“哎你个老滑头……真以为没了你,姐姐我走不得路了是吧?咱看谁跑得快!”

说着,李清灵运气掐诀追身上去,可没一会,发现马儿又慢慢停了下来,走近一看,前方不远处一头墨绿色的怪驴正看着这边,怪驴后面更有一间竹屋,在烟雨间若隐若现。

“大黄啊大黄,看来是我错怪你啦。嘻嘻,有驴有屋必有人呀!”

心下一喜,李清灵拍了拍马背准备牵着它过去,可马儿勉强走了两步后再不肯前,她便拴了马,只身过去准备寻人问路。

冯宽二人在屋里避了会雨,闲聊一阵后,迟来的睡意跟着雨声一同到来,两人便趴在桌案上打起了盹儿。

真正到了门口时,陡然回想起师姐们描述过的那些可怕场景,以及身后那头越想越古怪的毛驴,李清灵开始莫名紧张起来。毕竟之前在山间遇到的,都是活生生的砍柴人,是善是恶一目了然。可是这会……

“来都来了……大白天的,真有什么邪门的东西不成!我乃道门中人,更是师父的亲传弟子,不怕不怕!”

给自己打了打气,李清灵用指节快速叩响竹门三下。

“叮叮叮~”

敲门声在越来越大的雨声中并不明显,可李清灵却感觉,像是自己在敲打自己的心肝一样。

“不会……真出来个什么……古怪玩意儿吧?”

短时间内没得到回应,李清灵下意识地后退到屋檐外,雨水照常淋在身上,让她感觉安心不少。

“谁呀?小青又饿了?”

王芸梓睡眠浅,一会反应过来有人敲门,慵懒地回了一声。

冯宽其实也没睡着,他一直在回味刚才钓鱼时那强烈又古怪的感觉。听王芸梓说完,他也觉得是小青在搞怪,便继续装睡神游。

李清灵微怔一下,想着“小青”应当指的是那头毛驴,旋即长舒一口气,压低了声音回道:

“抱歉……打扰了,贫道误入此地,只是想问问去江陵的路。”

王芸梓一个激灵,忙耸了耸冯宽。两人对视一眼,冯宽起身稍作犹豫,开门一看,只见眼前人一身灰白道袍,头梳道髻,清秀俊逸,眸似星辰,莫名地开始心跳加速:

“你……你好。”

李清灵刚才听到的是女声,这会发现出来的是男人,一时也有些错愕。又见他与自己年纪相仿,眉眼清秀,尽管看着有些呆傻,却又让她感觉到莫名的亲切,便柔声笑道:

“我是无名山白云观的弟子,准备去江陵县,不小心迷了路,不知……”

“原来是道长啊!”

王芸梓闻声出来,见是个清秀小方士,心下也是一喜,“江陵县城离这里可不近哦,道长先进来避避雨再说!”

“白云观……”冯宽默念几句,让开身子,虚迎她进屋来。

“真的吗?那……那好吧,多谢,我就恭敬不如从命啦。”

李清灵爽朗一笑,进屋脱去淋湿的外袍,王芸梓帮忙挂好,迎她坐下后笑道:

“屋子简陋,道长暂且委屈一下,等雨小了些,跟着去我家客栈里住一晚,等明儿再往江陵县去不迟。”

“哪里哪里,如此麻烦你们,这……恐怕不大好。我等下骑马过去,应当还来得及吧!”

“这会天晚了,从这里到江陵还有几十里路呢。旧路湿滑难行,沿途又荒无人烟的,道长即便骑马,怕也很难在城门关闭之前赶到哦!”

“哦……对对,忘记还有城门了,可是……”

“放心,不用担心住店吃饭花钱的问题,我们家说是客栈,很多时候呀,也就只是个空壳子。”

“那……那就太麻烦姐姐了!”

小说推荐

免费看全篇小说花都天才医圣小说免费资源

2022-5-14 0:55:19

小说推荐

靠!我的丹田怎么是个炉子?岳承恩细雨润竹最新章节在线免费阅读

2022-5-14 0:56:06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