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梦轮回(万道一笙箫墨客)最新章节

小说:一梦轮回

类型:奇幻玄幻

作者:笙箫墨客

角色:万道一笙箫墨客

简介:轮回是什么,是生的希望,还是死的悲凉!既然生下来必定会死亡,那么生下来的意义是什么?死亡来临之时恰恰世界上又会有一个生命诞生,是生命的延续吗?
生亦何欢,死亦何苦
生即是死,死即是生;不生不死,向死而生;生生死死,方为轮回
人生在世,无非大梦一场,如戏亦如梦,似虚亦似幻
是你陪着他人演戏,还是他人为你唱罢换人登场,人生摸不到,碰不着,却又是真实存在
且看少年一梦入轮回,悟透生命真谛,得长生,修正果,敢把杯酒揽明月,写诗煮酒祭旦夕

书评专区

太棒了,我逐渐理解一切:两万字就在吹了……你们咋不上天呢。二十万字都没有就狂打高分

男人的亲王号:无限恶搞的东西

武唐第一风流纨绔:一段征服女皇陛下的,可歌可泣的男主成长史,不多说了,武则天and贺兰敏之.avi

一梦轮回

《一梦轮回》部分章节免费试读

第4章 四年之后

四年春秋如白驹过隙,一瞬便至,到了万道一学武锻体的时候了……

呼,这小子终于四岁了,可怜我的灵液啊,从小到现在越喝越多,都喝了几百瓶了。

其损失等于我的小金库又缺了一把地级兵器,我伤心啊!一共就九把地级,一把天级,直接没了一把。

哎,也不知道我的私房钱被许蕊发现没有,我经不起这样的连番打击了。

心里苦不堪言的万云天此时已经完全没有了一点高高在上的样子。

“好家伙,你个糟老头子,还敢藏私房钱。

你是不是攒着钱准备去怡红院,嫌我生了孩子人老了是不是?藏灵石也就罢了,在这个洛水城藏黄金?

说,是不是背后有人了?”

“啊这,夫人,为夫不敢啊,这不是留着点碎银准备有困难的时候跑路吗?”万云天信誓旦旦的说说道。

“呵,都元婴了,还藏黄金跑路,你的空间戒指是纸糊的是吧。

灵石是修仙的硬通货,你却藏黄金?

还说不是背着我偷偷去干见不得人的事情?”

这不每天晚上都拿我的空间戒指检查,不准我带黄金出去,柜台还查账,哎!我容易吗我?心里暗自腹诽着。

脸上不情愿的表情一转即逝,可这一幕正好被许蕊完美的捕捉下来。

“好家伙,还委屈你了,万大府主,你说说,藏凡俗之物干嘛?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这些天干的好事!”

“夫人,你想想,以后跑路去凡俗是不是要碎银黄金做盘缠?

为夫这叫做未雨绸缪,这叫男人的格局和长远的目光。”

万云天心里抹了一把冷汗,经历过前面的表情失误,这一次他将表情完美的收敛了起来。

“呵,当初追我的时候情深似海,说什么一生一世一双人,愿意和我比翼双飞。

我不顾父母的反对跟你在一起,你现在居然这样对我,欺骗,隐瞒……”

说着许蕊慢慢抽泣了起来。余光却是瞄了一下万云天。

“夫人,我错了,我下次再也不去了,你别生气啊,消消火。”

万云天连忙说道,却没有发现许蕊的抽泣戛然而止,有的只是冰冷和怒火。

“呵,原本我只是猜测,想要考验一下你,上钩了吧。看我不挠死你!”

于是,在富饶的万府上上演了一幕府主妻管严的现场直播。

下人们掩嘴笑笑却不敢多言,毕竟这事情在洛水城并不算是什么秘密。

而在一旁欣赏老爹惨叫和老娘发威的万道一却在啃着鸡腿,在角落搬了一张小板凳滋滋有味地看着。

老爹元婴被金丹暴打,时不时还会怀疑一下老爹这战斗力是不是纸糊的,真丢元婴老怪的脸。

不由得想起来了老娘温文尔雅的外表下一颗如火山爆发的内心,这何止是活泼,这是泼辣。

不过因人而定,因为这一幕只会在老爹的身上浮现。

“唯小人与女子难养也”古人诚不欺我,现代女生的瓶盖拧不动,背后的大力扛水桶的一幕他之前可是历历在目。

女人生气起来战斗力是男子的100倍,我以前生活的专家给予了我最合理的解释。

对了我以后会不会这样,这不会是遗传的吧,说着便摇了摇头,不再思索。

翌日,东升的旭日才露出半个头,林间的树叶上还有着明显的水珠,但是万府的假山树林却响起了一阵阵挥剑声。

只见一名四五岁的幼童手持一柄两寸长的木剑,正在府中努力练剑。

幼童稚气未脱,衣着华丽,但却神色严肃,沉醉于练剑之中,豆大的汗珠不要钱的洒下。

他所练的剑法仅仅只是基础剑法,虽然招式平淡。

但基础剑法中的每一招每一式都被幼童完美的演练出来。

“嗯,耍得不错,还得是我教得好,方才有我儿如今的成就。

道一,你的悟性也不差,从小被用灵液灌溉全身,根骨更是好的一塌糊涂。就差先天体质了,过几天到禁地测一下。”

万道一郑重的点了点他那稚嫩的脸庞,面露期待之色愈浓。

“虽然四年了没有什么金手指和系统,但好歹天天喝灵液,体内经脉也是畅通无阻,只需要到禁地测一**质就可以了。

元婴和金丹的后代,祖父还是大乘期怎么着也弄个牛逼哄哄的先天体质啊!

哎,这就是主角,什么金手指,系统那只是其它弱者才需要的东西,我,开玩笑,呵,不屑。”

(经脉是灵力运行是否流畅,根骨是防御力和悟性,而体质决定了一个修仙者未来的高度,其中分为先天体质和后天体质。)

说罢,在房间里准备沐浴,喊到:“小榕,来给少爷倒些热水和药草,本少要药浴了。”

不久便出来一名十岁的女子挑着与她格格不入的水桶来为万道一更衣沐浴,青涩的脸庞上羞红一片,像极了熟透的水蜜桃。

(小榕是万云天在洛水城救济的一个孤儿,给万道一当侍从,照顾日常起居。是在万道一四岁,也就是才做侍从的)

小榕这是第一次服侍万道一,在城里无父无母还能生活的孤儿。

不仅仅要的是他人的帮助,还有自己勤劳的双手,所以小榕虽然年仅十岁也是下的厨房,还有吃苦耐劳,办事也是有条不紊。

这是从她成为孤儿起就开始培养的习惯。

看着小榕这个样子,万道一心里想捉弄她一番,也好解解闷,随即一笑便道:

“小榕姐,你看了我身子怎么办啊!我以后怎么见人啊!”

小榕倒水的舀子落在水桶之上,溅起了一圈圈涟漪和浪花,正好完全命中万道一的面部。

万道一坐着的身子也猛的起来,准备拿起干毛巾擦试一下,可是小弟却是暴露在外。

这一幕正好被小榕尽收眼底,急忙转身,做娇羞之态:

“少爷,讨厌。”

万道一听见不知所以,我怎么了?擦完脸之后,却发现底下凉飕飕的。

头向下一低,心里一顿暗骂,家被偷了,靠!不行,不能在小榕姐姐面前失了分寸。

躺下之后故作矜持说道:

“呃,那个,反正刚刚更衣的时候你也看见了,那个,以后会……哦不是,那个,我下次会注意的。”

(不愧是在地球大学单身的,凭实力单身。)

小榕呢喃,脸色娇红,半天才从洁白的皓齿中蹦出几个字:

“啊,好的少爷,下次我会注意的。”细若蚊吟的声音却是被万道一听见了。

相顾无言,唯有尴尬二字绕房梁,两人都低下了头来掩饰红透了的脸蛋。

万道一甚至都将头低下去在药浴里吹泡泡,小榕也不知所措,走也不是,留也不是,只剩下两双稚嫩的小手紧抓着衣服,无处安放。

良久,直到药浴的热气全部消散,万道一的一句话打破了宁静。

“那个,小榕姐,要不你出去吧,穿衣服这件小事我自己也可以的。”

“啊,少爷,你自己可以吗,真的不需要我帮忙吗?”

“对,我以后是要继承家业的,区区穿衣这点小事,手到擒来,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从小事做起日后才是干大事情的真男人。”

小榕被这个年仅四岁,比自己还小六岁的孩童的话惊了一下,这或许就是大门继承者该有的觉悟吧。

哎,并不算是我想象中的泼皮无赖,仗着威势服人的。

心里想着想着越感不对,呸呸呸,他还那么小,能怎么纨绔,我要用善良感化他,以后就不会成为纨绔了。

心里想想笑出了声。

“怎么了?不是叫你暂时出去回避一下吗?怎么还笑起来了呢?”

小榕刚刚才褪去不少的红色脸蛋再次升温。

“喂,小榕姐,给我说说你的开心事呗。”

小榕嗔怪了一声“讨厌”便是跑似的离开此处,关紧了房门。只有心中还在坚定着自己的想法和为未来做准备。

“呵,这小妮子”万道一轻声说了一句。

心里却不禁想起:

我好像还没她大,也不对,我好歹两世为人一共活了23岁,古代普通人14岁成亲大有人在,按我年龄应该已经成亲快赶得上两次了。不对,想歪了。

万道一不再多想,穿上衣服在床上休息着,养精蓄锐,准备几天后的禁地测试……

小说推荐

《女总裁的妖孽兵王》最新章节小说免费资源

2022-5-14 0:50:48

小说推荐

全本免费阅读朱珠谢煜

2022-5-14 0:51:25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