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尔特希尔最新章节,小说贝尔特希尔

小说:遗失心脏的机械姬君

类型:奇幻玄幻

作者:贝尔特

角色:贝尔特希尔

简介:蒸汽世界里的奇迹恋歌灰暗时代中的救赎光芒机器人少女丢失的心,现今到底在何处?

书评专区

[快穿]金牌鲨手:大刀砍四方的主角与他不堪重负想看心理医生的可怜系统。生无可恋的系统:我此生再无喜悲了。

我,永不更新:信息时代造谣的难度降低 危害也被加强了

科技巨头:完全是为了爽而爽,不管任何逻辑。问题是喜欢看这类书的就算希望作者写的燃一点,但至少要保留基本的逻辑\u002F

遗失心脏的机械姬君

《遗失心脏的机械姬君》部分章节免费试读

第三话:旅途启程

树影婆娑,阳光下摇曳的光斑被小狗追逐着,它冲进房间,跑到床边将爪子搭在被褥上。

少女被吵醒,睁开了双眼。

“希尔,怎么了?”

她揽起自己白色的长发,银色的瞳孔仿佛能容纳一切美丽的色彩,抱起小狗,它舔抵着少女的脸颊,毫无顾忌地表现着自己对主人的热情。

“汪汪——汪!”

温热的感觉从脸上传来,少女没有表现出多余的情绪,只是有些略显迟钝的将目光投向房门外面,今天没有一如既往传来美味早餐的香气。

走下床,那枯白色的长发也随之摇动,然后拖在地上。

太长了,而且今天来梳理它的人也没有到。

少女将虚掩着的门推开,餐厅内空无一人,甚至连风吹过的痕迹都没有。

她光着脚踩在坚实的木地板上,神色茫然。

一如既往的晴天、一如既往的房子、一如既往的……

“父亲大人?”

少女徘徊着,迷惘着,寻找着应该存在于一如既往的地方的那个人,却已经不见了。

“去哪里了?”她白色的睡裙在空气中划过好看的弧度,小狗希尔随之跟上,两人开始搜索那人的踪迹。

花园——没有

卧室——没有

浴室——没有

哪里都找了,哪里都没有。

最后的最后,一人一狗把目标放在了平常禁止进入的书房。

父亲大人一般在那里面做研究,所以希尔和她是禁止进入的。

她是乖孩子,不会做任何父亲大人讨厌的行为,所以——

书房,她从来没进去过。

试探性的叫了一声——

“父亲大人?”

没有期待中的回答,有的只有沉寂。

最后,她决定还是进去看看。

今天太反常了,一切都不符程序。

鼓起勇气将门推开一条缝,她试探着把眼睛挪到门缝里,小心翼翼地朝着里面看去。

一张木桌上平摊着一张信纸,鹅毛笔插在墨水瓶里,窗外是灿烂的阳光和几只停飞的白鸽。

少女走进书房,拿起信纸,是那个人的笔迹,甚至连墨水都未干透,定是刚刚写完吧。

信上是这么说的——

“给佐伊,我可爱的女儿,

和你度过的每一天都十分开心,但是今天我不得不和你告别,相信这次分离是为了下一次

更好的重逢,你的行李放在客厅的茶几上,我向你保证,当你找到属于自己的‘心’并完

全拥有它的时候,我就会再次来到你的身边。

你的父亲,贝尔特”

少女拿着信纸,矗立在书桌旁边,不知如何是好。

小狗有些担心主人,用头靠着她光滑的脚踝,蹭了蹭,发出呜咽的声音。

收好信,她蹲下身,轻轻抚摸着小狗的背,神色迷茫。

接下来该如何是好呢?

“希尔,父亲大人说要我去找那个名为‘心’的东西,只要找到了,就能再见到父亲大人了吗?”

举起小狗,佐伊的问题是没能给出答案的。

银色的瞳孔空洞却有着宝石一般的美丽色泽,少女抚上胸口,那里不曾有过律动。

“所谓‘心’,到底是什么呢?”

佐伊迷茫着——那是父亲以前未曾提到的字眼。

但是,现在除了去找,好像也没有其他的办法了。

做出决定的佐伊开始行动,洗漱完毕之后,来到客厅,茶几上放着一个手提行李箱和一套崭新的衣服。

在浴室换上新装,少女审视着镜子中的自己。

枯白色的长发随意的披在脑后,褐色的里裙外面套着米黄色的衬布,洋气的荷叶边和蝴蝶结让她看起来像是街边橱窗里摆设的精致人偶。

走出房间,小狗形影不离,她拿起行李箱,走出别墅的大门,把大门锁上,再走出花园的大门,把铁门锁上。

一阵风吹来,满院的常青藤摇曳生姿,发出沙沙的声响,几片花瓣在空中飞舞,宛若给少女送行的调皮精灵。

佐伊看向天空,阳光正好,蓝色的幕布上点缀着几多白云。

即便是千变万化的天空,没有那个人一起欣赏,也变得暗淡无色。

所以,得快点找到才行——

那个名为“心”的东西。

不曾出过远门的佐伊在来到镇子上的时候还是受到了镇民们的热情款待,在他们的印象中,这个可爱的少女是他们的恩人贝尔特老师的女儿,当然要施以援手。

“请问——您知道‘心’在哪里吗?”

“哈?心?你说的是心脏吗?”住在里贝尔特家不远处的多伦医生很惊讶于少女的问题,他指着自己的左胸,“心脏的话,就在这里啊!”

佐伊摇摇头,“父亲大人说的‘心’,应该是更为稀有的存在。”

“嗯?”年轻的医生有些疑惑,“令尊对你说了什么吗?”

这时多伦才知道贝尔特消失不见的消息。

“父亲大人不见了,临走的时候留下了这封信。”

将父亲的亲笔信双手奉上,多伦医生读完信之后,审视着眼前的少女,突然明白了贝尔特的用意。

青年微笑着,说——

“看来你想要找的东西距离这里并不是很近。”

“那在哪里?”

“我也不知道,不过只要多走走就应该能够找到的吧!”

把信叠好,多伦医生帮着叫好了马车,将少女送上车之后,他望着在视线尽头缓缓消失的少女,心中对于贝尔特的离开也释然。

虽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是你一定是想要她多去外面的世界看看吧?

呢喃着——

“佐伊小姐,等到你见过很多,经历过很多的时候,想必一定能够找到自己想要的答案,希望到那时,令尊会再度回到你的身边。”

跳下马车,和车夫道谢之后她来到火车站,佐伊被各种各样的目光包围着,多的是对她的赞叹。

“妈妈,那个姐姐好漂亮!就像人偶一样!”

一个小男孩被妇人牵着手,不住地把水汪汪的大眼睛挪向少女站着的方向,在人来人往的车站里她显得是那么的与众不同。

“嘘——别这么说,太失礼了!”

如同迷了路的木偶,佐伊矗立在原地,一动不动,不知道去哪里,不知道回哪去。

家?可是那个地方没有那个人,已经没有回去的必要了。

就这样站了不知多久,首先打破僵局的是乘务员撕心裂肺的惨叫。

“唔啊啊啊!!”

伴随着悲鸣声溅射出的鲜血染红了地面,男人的身体被一只巨大的趾爪贯穿胸口,从背后扎出来,生命力迅速流逝,转瞬间便没了生机,变成冰冷的尸体。

那怪物长着狼的脑袋,却有着人类的硕大身躯,更加可怕的是那双巨大的狼爪,四散而逃的人群被狼爪撕裂,恐怖与绝望蔓延开来。

“是狼人——亚人种发动袭击了!!”

“快逃!”

妇人带着男孩正准备逃走,一个黑影已经横在他们面前。

狼人的咆哮便足以让人肝胆俱裂,妇人和孩子无路可逃,她抱着儿子绝望地坐在地上,泪流不止,把他护在怀里,仿佛这样就能分担所有的伤害。

沾着血的锋利爪子似乎能撕裂一切,没有半分怜悯,阴影笼罩,母子即将被一分为二。

“叮——”

闭上双眼,预想之中的痛苦并没有降临,被抱住的男孩睁开眼睛,枯白色的头发散发着清香,少女的背影在阳光之下变得模糊,她双手接住狼人的爪子,脸上沾染着滴落的红色液体。

她转动眼珠,樱唇微动,只说了一个字。

“跑。”

妇人战战兢兢地牵着男孩的手跑开,谈不上死里逃生的喜悦,毕竟之前死亡的威胁来得太过突然。

男孩回过头看了少女一眼,眼中的担忧并没有落入她的视线,狼人在力量的强大优势在她面前不值一提。

狼人的爪子被佐伊钳在原地,无论怎么挣扎,都无法撼动她的力量。

“吼——嗷嗷!!”

它张开血盆大口,猛地低头,把佐伊整个人包了进去。

“妈妈——那个姐姐她……”

男孩话没说完,便被母亲捂住双眼,藏在人群之后。

不能看,不要想——别去管!

但是狼人迟迟没有要咀嚼或者吞下去的意思,反而发出一阵意义不明的**。

“呜呜——噜噜……”

嘴巴张得越来越大,已经超越极限,里面,佐伊脚踩住下口壁,双手硬生生地把狼人的嘴巴撑开。

呜咽着,悲鸣再凄切也无动于衷,已经能听到皮肉撕裂的声音。

终于,下一瞬,伴着骨头断裂的声响,狼人倒下,佐伊得以脱身,无视身后的尸体,她低头审视自己的裙子。

“弄脏了,得找个地方清洗一下才行。”

这么说着,她把目光投向剩余的狼人,目光空洞。

制造恐怖的家伙们此刻被恐怖笼罩,非人之物此刻被非人之物所压制。

“别怕,一起上——该死,人类里面怎么会混着这样的怪物?”

见同伴被杀,领头的狼人并没有乱了阵脚,而是聚集属下针对佐伊发动第二轮攻势。

狼人的超敏嗅觉自然是能知晓少女的真正身份。

那不是人类的气味——混杂着钢铁和血液的味道……

是怪物——人造的怪物!

少女没说一句话,慢慢地回过头,盯得狼人都毛骨悚然。

她口中喃喃——

“已确认敌人对象,现进行排除——”

话音未落,她开始奔跑,加速的过程无比短暂,在空气中留下残影。

即便是狼人,也追不上她的速度。

冲到为首的狼人面前,她没有多余的动作,轻巧地跃起,右手举起,顺着下坠的惯性朝着它的头部发动了终结的一击。

所有人都听到了骨头碎裂的声音,就这样,连悲鸣都没有发出的机会,死得彻底。

碎裂的是头骨,退开的狼人们已经完全没了士气,已经萌生了逃跑的想法。

很适时地,对亚人种镇压军队将整个火车站团团围住,喇叭里传来男人的声音。

“亚人种恐怖分子们,我军是掌握对亚人种特殊技术的镇压部队——现在收手还来得及!”

身着黑衣的军人们已经拿着特制枪支在护盾班的保护下一步步逼近,狼人们已然完全失去了所有的优势。

“撤退!”

也不知是谁喊了一声,所有的狼人强压心中的恐惧,闪身之间便消失不见。

而在人们正松了一口气的时候,少女身后,还未离开的狼人发动了报复的攻击。

“给我去死吧,该死的怪物!”

少女回过头,对方近在咫尺——

来不及了!

人们不忍心去看,闭上双眼,但悲剧迟迟未能降临。

“竟然对如此可爱的小姐下杀手,作为绅士的我可是不能原谅的!”

带着黑色礼帽的黑衣男人露出了那双宝石绿的眼睛,脸上的笑容仿佛是常年的习惯,单手持杖,将狼人的舍命一击挡了下来。

反手将狼人打退,男人双眼中释放出锋利的光。

“退下,我便不追究你们的罪过!”

被打退的狼人环顾四周,现在除了逃已经无路可走。

“你给我记着!”

说完这句,便化作一阵黑色狂风消失不见。

但这并没有结束——

因为镇压部队又把枪口对准了少女。

“那个女人也是怪物!”人群中躁动的怀疑滋生,“我亲眼看见她把狼人的嘴巴扒开了!”

“我也看见了!”

“这么一说我也……”

小男孩想要为少女辩解,却被母亲抓住手,说什么也不肯让他多走一步。

“举起双手,放下武器,跟我们回警署接受调查!”

男人笑了,充满嘲讽的笑。

“瞬间就对自己的救命恩人刀剑相向吗?真是有趣——”

男孩顿时觉得浑身都在发烫,顾不得母亲的劝阻,冲出人群,护在少女面前。

“这个姐姐才不是怪物!她打倒了狼人,我才活下来的!”男孩大声喊道,“她是英雄,比军队的叔叔们勇敢的多!”

寂静之后迎来的是大人的的自惭形秽。

连一个孩子都明白的道理,他们却因为恐惧连最基本的东西都丢的一干二净!

少女自始至终都没有半分动摇,直到男孩拉扯了她的裙角。

递来一方手帕,男孩笑得明媚。

“姐姐,擦下脸吧!”

接过手帕,少女一字一顿地说道:

“谢谢。”

生硬而不带变化,对于表达情感,她并不是很擅长。

把手帕贴在脸上,慢慢地擦除脸上的血迹,松开手,柔软的布料上沾满了红色的污渍。

“抱歉,弄脏了。”这么说着,男孩从她手中接过手帕。

“姐姐没有受伤就好,手帕的话我回去洗一洗。”然后他很满足地回到母亲身边,妇人立刻把孩子抱在怀里,余光瞥见少女的身影,声音虽然很小,但却能让在场的人听的十分清晰。

“感谢你。”

又不知是谁拍了手,很迅速地,掌声在火车站响彻,献给那名少女。

军队也不知何时在人群之中隐去,而仿佛是很利索当然地,男人转身,单膝下跪。

牵起她的手,朝着指节送上轻盈的一吻。

“美丽的小姐,容许我自我介绍,鄙人名唤巴里,是一名侦探。”

风度翩翩的美男子向你献上至高的礼仪,换做其他淑女都会神魂颠倒。

但佐伊不一样。

她只是默默地抽回手,理也不理,直接带着小狗和男人背道而驰。

比起这些——

她扯住裙角,崭新的衣服没穿多久就沾了污渍,裙角的荷叶边也变得残缺不全。

得找个地方好好的补洗一下。

“诶——等等啊!”巴里没有善罢甘休的意思,追上去的同时大喊着,“裙子的话,我知道哪里可以换洗…”

男人的话没说完,少女立刻回头,两人险些相撞。

退后一步,维持两人礼貌的距离,佐伊面无表情地盯着巴里。

“带我去。”

见自己的话奏效,他即刻恢复镇定。

“那我们走吧,佐伊小姐?”

他从她手中接过行李箱,朝着城内走去。

少女跟上他的步伐,身后,小狗希尔也跟了上来。

“汪——汪汪!”

两人走到城市中心区域,非同一般的繁华景象是佐伊仅仅在书中见过的,蒸汽驱动的机器随处可见,房屋的建筑风格高调腐化,在路上的行人衣着也极尽奢华,反观佐伊身上的打扮,确实寒酸不少。

在主城区里显得格格不入的佐伊并没有感受到那些所谓“上等人”们投来的各色目光,她跟着巴里走进一家服装店的大门。

“欢迎光临~~”

一名略显年迈的妇女走上前来,打量着眼前的两人,眼中的笑意就往下降了不少。

巴里的衣着非常得体,明眼人就能看出那身西装的用料不凡和完美的裁剪,但佐伊就不一样了。

看着也不是能够买得起店内服装的贵族,估计是初来乍到才进店观仰的乡巴佬,而且还带着一只小狗。

而佐伊是被巴里带进来的,店主的惯性思维使得她认为又是哪家的贵公子看中了乡下的美貌姑娘而进店购买宠物的“装饰品”。

这样的例子她不知见了多少,于是按照往常的经验,她对少女看也不看,而是对巴里展现了自己所有的热情。

“帮我把她打扮一下。”

巴里轻车熟路地吩咐着,妇人招手,店内的服务员都走了过来,簇拥着佐伊。

“我不需要。”

接过服务员殷勤地递上来的衣服,她转身走进试衣间,解开衣服,光滑白皙的背后,露出上面标准的数字——

666

她的生产编号。

换完衣服,她从试衣间里走出来。

“帮我把这件缝补一下。”拿起破烂的裙子,她说道。

店主看了眼巴里,巴里点头示意。

“当然,请交给我吧!”店主接过裙子。

见店主开始缝补,少女也安心地坐下,巴里哭笑不得地看着佐伊。

“那条裙子很重要吗?”

少女点头。

巴里无奈地扶额,和她的沟通还真的需要一些超越常识的技巧啊!

抱起小狗,她抚摸希尔的头,罕见的,神色出现了一抹松动。

“你知道‘心’的方位吗?”

“‘心’?”他有些不解。

“不是心脏,有人对我说只要多到外面走走就能找到,但是——”少女将小狗捂在怀里“不知道方位的情况下进行搜索难度极高。”

“我可以帮你,我知道心在哪里。”巴里说道。

“谢谢。”

巴里给予少女一个绅士的微笑。

希尔亲昵地走到巴里身边,蹭了蹭他的裤腿,表示感谢。

店主把补好的裙子送了过来,佐伊则穿上了缝补好的裙子,而接下来去哪里,少女并不知晓。

从店里出来后,巴里对少女说道:“其实……我还有事相求。”他语气里带着十足的恳求,“你能不能……”

“力所能及的话,可以。”

“当真?”

“嗯。”

她点头。

“那真是太好了!”巴里猛地举起少女的手,眼中藏着即将满溢而出的兴奋。

“之前追查亚人种联盟的时候因为武力不足所以没法深入,不过有你在的话我就安心了!”

少女的脸上是短暂的迷茫。

“你在追查亚人种联盟?”

“嗯,之前在车站的时候本来想立刻出手的,不过看到你的表现我就选择了最好的时机出现~~”

他很自豪地拍拍胸口。

她用余光瞥着他。

“那,要我做的事情是什么?”

“我已经找到了他们在这个城市的总部,今天没有月亮,正是最好的时机!”

“正好的时机?”

她听不懂。

他很自然地开始了讲解。

“所谓‘狼人’,也是亚人种的一种,算起历史的话也是相当古老的种族,这个你知道吧?”

“父亲大人提起过。”

但是她的认识也就止步于此了。

“‘狼人’的血液在月夜会被增强,在满月之时会沸腾,那个时候是他们最强的,但是之后又会迎来短暂的虚弱。”

顺着他的说法想下去——

她意识到了,今天是满月之后的第一天。

也就是说……

“现在就是他们最虚弱的时候,趁这个时候直捣老巢的话,以你的战斗力,一定能成功的!”

入夜,巴里带着佐伊来到外城的郊区地带,到处都是流浪汉和乞丐,甚至连像样的建筑都没有,空气中弥漫着腐朽的气息。

两人的来到吸引了绝大多数人的目光,穿的如此光鲜亮丽,容貌如此出众,为何这样的上等人会来到下城区的黑**域?

更多的是对少女美貌的觊觎,但是当那些不轨之徒和巴里对视的时候,立刻收回了无礼的目光。

他带着少女快步脱离了流浪汉的聚居区,佐伊环顾四周,已然没了人迹。

再往前,终于看到了此行的目的地。

坐落在城区边缘的巨大库房看似已经废弃许久,但是里面穿行的狼人却很有力的展现了事实。

两人躲在树丛里观望并等待时机,这里的守卫不可谓不森严。

本来计划是让佐伊作为诱饵吸引注意力好让巴里进入仓库调查——

不巧的是,跟在身边的机械狗希尔突然发出了低吟——

“汪——”

巴里赶忙捂住它的嘴,可是声音已经进了狼人们的耳朵。

几名守卫走近,准备确认情况的时候,少女已经站了起来。

毕竟已经暴露位置,没有继续遮遮掩掩的必要。

“女人?”显然她的出现让浪人们相当意外,“为什么会在这里?”

佐伊一句废话都没说,径直冲上去,一记下勾拳封住了狼人的下巴,飞出鲜血和几颗獠牙。

轻盈地穿梭于狼人的阴影之中,她优雅的动作仿佛是在舞蹈,体型差距巨大的敌人被一个个放倒,希尔猛地咬住巴里的手,趁着他松开瞬间跑到佐伊身边。

现如今也没有继续躲躲藏藏的必要了,计划被全盘打乱——要吸引狼人注意力的话……

大闹一场便是!

但是一只狼人拦在路上,本以为对付一只小狗是绰绰有余,却被希尔猛然增大的身体压住,小狗此刻全然变成凶残的野兽,双目放射危险的红色光芒。

狼人秀出了自满的爪牙,朝着希尔的脖子挥去。

鲜血和断裂的指爪飞了出去,而巨型犬兽却没有任何反应,它把袭击的狼人衔在嘴里,狠狠地甩头,狼人的躯体如同炮弹一般飞了出去,撞断了几棵大树。

一爪子把剩余的狼人拍在地上,它慢慢地迈步,体型也随之缩小,来到少女身边。

抱起小狗,它舔了舔她的脸颊。

“好孩子~~”举起小狗,她看向一片狼藉的现场,仿佛这一切和自己无关。

正准备去和巴里汇合的时候,炮弹炸裂的声音响起,下一瞬,弹头在她的背后发挥威能,一阵强烈的电击直接让她倒地,动弹不得。

“啧——还真管用啊~~”

少女倒在地上,被纳入视线的身影主人不是别人,正是带着礼帽的绿眸男子。

“巴里……”

他扔掉手中的炮筒,走到少女身边。

“足以把一只大象电死的量也仅仅只是让你倒地而已啊,不愧是贝尔特的最高杰作!”

小狗也受到牵连,倒地的时候发出了故障的机械提示音。

“希——希尔……”

伸手,但电流的余温仍在,过热的机体陷入紊乱。

这时,一直藏在暗处的狼人走了出来,正是之前在车站袭击佐伊的凶手,它为巴里的所作所为鼓掌。

“这东西没白买啊,”它看向地上躺满的族人,嘴角咧开,“没想到对付这个怪物竟然让我们折损了这么多兵力……”

还没说完,巴里就又掏出一柄手枪对准了狼人的脑袋。

“不是‘我们’,别把我和你们这些家伙混为一谈!”巴里的双眸放射出杀意,“同样也是在黑市上购买的矮人族武器,我不介意在你身上试试威力。”

狼人连连后退,一边说着一边赔笑——

“别别别,我们的交易还没完成呢!”狼人的表情下一刻严肃起来,“我帮你把这个怪物绑起来,然后你帮我除掉首领扶我上位——”

“别忘了我随时可以终止交易,只要你们联盟内知道这件事情,恐怕你会体验世上最悲惨的死法——于我,可是没有任何危害可言的!”

卸掉伪装的巴里此刻就是无情的恶魔,所有的温柔皆是假象。

少女终于无法继续维持正常的运转,缓缓闭上双眼,最后映入眼帘的是巴里那双绿色的眸子。

她陷入沉睡之中。

睁开双眼,佐伊正悬在空中,被特制的锁链所束缚,巴里则站在地上,伸手捏住她的下巴,强迫她和自己对上视线。

“说,贤者之石在哪里?”

“不知道。”

“真的?”

巴里没有犹豫,他看向被关在笼子里的小狗。

“就算我拆了它,也不知道吗?”

佐伊面无表情。

他走向希尔,把手枪对准小狗的头部。

佐伊没有任何动摇。

巴里看着佐伊,佐伊同样也看着巴里。

“我们什么时候离开这里去找心?”佐伊向巴里发问。

巴里平静地说道:“永远不会找心,我是在骗你。”

为什么她就是不懂呢?贝尔特的发明不该有这么大的缺陷才是。

这样下去能不能找到贤者之石的线索都是问题!

心中一阵烦躁,他继续用枪抵着希尔的脑袋。

佐伊看着巴里,没有说话。

巴里观察着佐伊,随后问道:“你不害怕吗?”

“害怕?”

她不懂!

“你恨我吗?”巴里微笑道。

“恨?”

她还是不懂!

贝尔特怎么会制造出如此笨拙的机器人?

难道是因为缺陷太大才抛弃她的?

不,应该是别有深意才对,不然为什么要让这个无知的金属生物去找“心”?

至少在缺少线索的当下,她是唯一能通向目标的路。

想到这,他就做出了决定。

“有意思。”巴里大笑起来。

锁链松开,佐伊得以自由,希尔也被放了出来,抱住扑过来的小狗,却没有离开的意思,注视着他,巴里顿时觉得浑身不自在。

“走吧,我可不保证那些狼人会不会变卦。”

这么说着,他的表情又变得严肃起来。

突然,仓库的门被打开,新上任的狼人首领走近,盯着佐伊,眼中的贪欲不曾消减。

“你来干什么?”巴里对这个狼人显然没有好感。

“看你们的谈话结束了,来干我该做的事情而已。”

狼人摊手——却目露凶光

巴里把手枪对准狼人的脑袋。

“放她走。”

狼人用一种不可思议的表情看着巴里。

“哈哈哈哈!!!”

狼人像是疯了一样大笑起来。

“我还以为是什么了不起的理由,原来你不过是对这个机械怪物有了感情——真是可悲啊!”狼人捂住脸,只露出冒着光的眼睛,“机器怎么可能会有情感——连心都没有,说到底——”

“连畜生都不如啊!”

说完,狼人又大笑起来。

“已确认敌人对象,进行排除。”

佐伊冲到狼人面前时,对着它的腹部结结实实地来了一拳,骨头断裂的声音清晰可闻。

打飞狼人,它受到攻击的身体如同炮弹一般飞了出去,砸烂了墙壁和几棵大树方才在地上划过坑道,停了下来。

“走吧”佐伊转身向巴里说道。

巴里无奈地笑了笑。

听到动静之后,越来越多的狼人围了进来,巴里从怀里拿出一个酷似炸弹形状的圆形物体,用力往地上一摔,紫黑色的烟雾蔓延开来,遮挡了视线。

紫黑色的气体有着难闻的气味,阻挡视线的同时也封闭了狼人敏锐的嗅觉。

这下追击也变得难上加难。

不起眼的角落,两人从烟雾之中抽身而出,他牵着她的手,在没有月亮的夜晚开始了最华丽的逃亡。

树林里,萤火虫被两人惊起,漫天飘舞的绿色光点照亮前路,两人的身影逐渐消失再深林尽头。

不知跑了多久,也不知跑了多远,两人停下脚步歇息的时候,早就看不到林区的影子。

躺在草地上休憩的时候,巴里对佐伊之前被命中的事情有些担心,不住地朝她那边投去视线。

铭刻炼金术法阵的矮人族电击弹威力非同一般,能直接挨上一击还继续战斗的,可以做到的恐怕只有她了。

但即便如此,电击对于机械制成的身体而言也会造成难以修复的伤害。

佐伊感觉到他正盯着自己,也向他投去不解的目光。

“有事吗?”

巴里转过头去,小声问道——

“那个——之前被击中的时候,有没有什么后遗症?”

“机体运行正常。”他伸出手捧住她光滑的脸颊。

真是美妙的触感,眼前的存在真的不是生物吗?

“即便我背叛过你也无所谓?”

“背叛?”

小狗也叫了两声,不知是赞成还是反对。

巴里笑了。

“之后的路,两个人一起走吧。”

佐伊点了点头。

没有月亮的夜晚,这时的星星格外明亮这是过去故事的结束,也是崭新故事的开始。

马车上,佐伊翻看着从旧书商手中买来的书籍,希尔趴在她的大腿上安眠,而巴里则十分认真地研究着这一地区的地图。

虽说火车站就在附近,但是下车之后还需要很长一段时间的跋涉才能到达目的地。

“巴里——父亲大人的研究室方位确实在附近吗?”

“根据地图来看的话应该是这里没错……”

两人的交谈不知持续了多久,不觉间马车夫已经停止了行驶。

年迈的老人收下报酬之后,还向两人叮嘱着——

“前面的山路相当崎岖,两位走的时候还请小心。”

正准备跳下车的佐伊看着先下车的巴里朝自己伸出手,没有反应过来。

“把手借给我吧——刚下过雨,裙子被溅出来的水弄脏了可不好,Mylady?”

配上标准有度的微笑,他看起来是那么的有亲和力。

“说的没错。”

佐伊当着巴里的面把裙子揽起,露出裙摆下完美的身材。

巴里顿时呆滞了,看着佐伊的双腿说不出话。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她在干什么啊!!

“这样就不会弄脏了。”

边说着,边朝车下迈步,车夫老人也露出惊讶的目光。

现在城里的女性都是这么奔放吗??

希尔则从马车中的颠簸解放出来,猛地扑向佐伊,少女的身体一个不平衡,径直栽了下去。

“小心!”

出于身体本能,巴里接住了佐伊,少女的柔软触感从指间传到脑内,巴里浑身打了个激灵,有如触电。

真的——是机器人吗?

“没事吗?”

这时他才反应过来,尽力装作镇定的样子,咳嗽两声,开启说教模式。

“以后可不能在有人的情况下掀裙子!”

“为什么?”

“这是作为淑女的必须修养!”“巴里呢?”佐伊注视着他俊美的脸庞,单纯地表示自己的疑问。

这下可算是问住了他。

两人按照地图的指引越过崎岖的山路,踏在芬芳的绿草上,已经深入大山,不远处可以看到炊烟升起。

快到了。

太阳也从正上方跌入西边,落日的余晖染红天空,和暗淡下去的山脉构成一幅绝美的图景。

暗下去的是山,点起来的是灯,还有烧不尽的人烟。

越过最后一个山丘,已经看不到太阳的光亮,但是映入眼帘的灯火却比日辉更加耀眼。

这里的人们穿的衣服远不如城区的贵族华丽,却有着别样的风格和特性,大人和孩子手牵手走在一起,无拘无束,男女之间也没有多余的隔阂,每个人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售卖各种稀奇玩意儿的小贩在不宽的道路两旁摆摊,不过最为抢眼的还是山村**的巨大雕像。

一只瘦削的猫正蹲坐在石台上,双目仿佛正注视着脚下的村民,在清幽的月色下显得神秘而神圣。

巴里跟在她身后,看着巨大的猫神雕像。

“看来这附近的山村是把猫当做神明来供奉的啊。”

“供奉神明?”

“向神明献祭然后祈祷愿望实现的仪式,那个雕像是这附近的守护神。”

顺从侦探的基本习惯,巴里事先对这里做了一番调查,知道这些也不足为怪。

希尔盯着猫神雕像,眼中充满警惕。

“汪汪——汪!”

少女蹲下,抚摸着小狗的毛发。

猫狗不合,机械狗也如此。

巴里刻意朝着希尔说道,“不尊神明可是会受到惩罚的——”

话没说完,小狗就奔到他旁边朝着他的脚踝狠狠地来了一口。

“啊——!!”这一口下去显然不轻,巴里抬脚,小狗直接悬空。

少女把手伸向小狗,平静地说道。

“希尔,不能咬巴里。”

可希尔还是不肯松开,走到它身边,佐伊摸了摸它的肚皮,沉浸在舒适之中的小狗方才张开嘴巴。

巴里终于从疼痛之中得以解放,一人一狗对视着,仿佛能擦出火花。

对峙没有结束,突然,天空中升起了一道火光,紧接着是无数斑斓光点跃动,迷人眼,更入人心。

霎时间,两人所在的山丘都被烟花的火光照亮,佐伊盯着天空中绽放的烟花,眼中有着说不明的震撼。

正想给她说明,巴里没料到她先开了口。

“只在书上看到过,烟花,”她向夜空伸手,似是想要抓住那稍纵即逝的光芒,

天色已黑,就这样朝着山村进发。

山村的出入口只有一条,便是悬崖边上的索桥。

希尔轻巧地跃上略显腐朽的桥板,摇晃的感觉并没有带来不安。

少女也快速通过索桥,抓住小狗,抱在怀里。

抬起头,不可思议的光景映入眼帘。

灯火亮起,人群之中洋溢着满足和快乐,一切看起来都是那么的和谐与美好。

于她而言,自从走出家门的狭隘世界的那一刻起,世界就注定要给予她所有新奇的体验。

一名老妇人拄着拐杖向两人走来,布满皱纹的脸上露出慈祥的笑容。

“两位是路过的旅人吧?”

“是的,”走到老人面前,佐伊开门见山地问了,“请问您知道贝尔特——”

话没说话,便被面色慌张的巴里捂住嘴巴,不停地往后拽。

“没,没事!我们先去逛逛——”略显生硬的笑容,巴里心虚地避开这个话题,带着佐伊躲到一处静谧的巷道,才松开手。

“呼啊——”

深吸一口气,佐伊有些不解。

“为什么要阻止我?”

“你父亲贝尔特博士的研究室应该是在很隐秘的地方,一般的村民不可能知道,去问也是白费功夫,”巴里神色骤然严肃,“更何况我们不熟悉这个地方,还是不要过早暴露自己的目的为好。”

佐伊半懵半懂地点点头,两人的注意力又被街道上的喧闹声吸走。

一个有着猫耳和猫尾的小女孩在人群中穿梭着,身后跟着一大批追逐的村民。

“抓住她!”

“一起上!这次的神礼是我们的!”

“休想,神礼我们预定了!”

每个村民都急切的想抓住她,但是小女孩灵活的身形如同猫一般轻巧,在屋顶穿梭,瞬间就把追逐的人群甩了老远。

小说推荐

完整版王轩吹落梧桐免费在线阅读

2022-5-13 23:42:01

小说推荐

朝凌留取主角小说免费阅读

2022-5-13 23:42:37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