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阴阳眼全章节(孟姐袁宝)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我有阴阳眼

类型:悬疑惊悚

作者:孟姐

角色:孟姐袁宝

简介:袁宝最近倒霉,竟然遇到了艳鬼行凶
这可吓坏了袁宝,幸好袁宝得到了张天师第二十八代传人张雪的搭救
可是如果你们以为这个故事这样就完了,那就大错特错,因为没过多久,寻找仇人的漂亮女鬼纪梅也成为了他们的同伴……

书评专区

美漫之超人:这是个擅长钻营,玩弄政治,睡朋友老婆和战争寡妇,丝毫没有超人精神的超人。

舌尖天下:少有的美食文,一看就是后厨混过!对于吃货们来说是仙草!就是....太监没人权啊!!!

位面复制大师:而且主角开了这么大的金手指,结果混了好多年,在主世界,一个科技末日位面实力排不到一万以内,吃屎去吧!一头猪拿了这样的金手指都比主角混的好!

我有阴阳眼

《我有阴阳眼》部分章节免费试读

第三章 意外的收获

大家好,我叫袁宝。我曾经是一名建筑系的学生,毕业后终于成功地投身到了房地产的伟大事业中,虽然只是一个小小的房屋中介,但对这个社会来说,却是一个不可缺少的存在。

最近我遇到了一件麻烦事,我工作后的第一个订单出了很严重的问题,原本都已经进行到签合同的步骤了,可是屋主却突然反悔,不想把房子租出去了。这可把我急坏了,要知道,我可就指着这张单子让我攀上人生巅峰呢?

我决定联系屋主,而现在,我正骑着电动车,沿着二环路向与屋主约好的地方前进。

突然,我的手机响了。

我急忙停下电动车,熟练地拿起拿起手机,快速地按下接听键。

“您好,这里是心连心房屋中介。”

“你好。”电话里传来一个动听的女音。

“请问有什么可以帮您!”

“我想租的那间房子,房主真的不想出租了吗?”

“嗯,房主确实不想把这套房子租出去了。但是,我们会想办法解决这个问题的,请您放心,我们是最专业的,一定会让您满意。”

“这……好吧!不过还有多久才能签合同,我现在住的房子还有一个星期就到期了,如果不能现在把房子的事儿定下来的话,我又得在那破地方住一年了。”

“放心吧,这个问题我一定会帮你解决。”我信誓旦旦地说道,可是心里却没一点儿底。要知道房主很强势,就连经理出面劝说,都被她拒绝了。

“嗯,希望你们尽快。”

挂断电话,我长出了一口气。这是我的第一个单子,我不希望之前所有的努力全都付诸流水,因此在心里暗暗发誓,不管怎么样,我都要把它谈成。

我一边在心里暗暗给自己打气,一边再次发动电动车。

中午十一点的时候,我如时到和屋主约定好的咖啡厅门口。我走进咖啡厅,四处张望,力求在第一时间找到屋主。

很可惜,她还没有到。我只好找了一个靠窗的座位坐下,同时拿出手机,无聊地玩弄起手机来。

“小青年惨死家中,赤身**,犹如干尸。”

我打开新闻网站的首页,第一眼就看到了这样一个醒目的标题。不过我并不在乎,事实上像这样的故事每天都在发生着,对于我来说这算不得什么新鲜事儿。

我百无聊赖地看着手机,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突然一个动听的女音将我的注意力从手机上拉回到现实世界中。

“请问你是袁宝吗?”从她所说的话语中,我第一时间作出判断,她就是我要等的屋主。

“嗯,是的,想必您就是孟女士吧?”

“嗯。”孟女士点了点头,而后优雅地坐在了我的对面。

“孟女士,你喝什么,我去点。”我一边说话一边打量着对方,如果非用一个词来形容她的话,只能用“惊艳”。虽然我听说她已经三十多岁了,可是看她的样貌却似乎只有二十几岁的样子,特别是她的五官精致,模样颇为好看,如果走在路上,相信回头率会非常的高,不过她的脸色很苍白,没有一点儿血色。

“你不用这么客气,我知道你今天约我来这儿是为了什么,可是那间房子我真的不想出租了。”

动听的声音将我拉回到现实中来,我咽了咽口水,细思起刚才她所说的话,果然她一开口就想给我一个绝杀,让我三振出局。

“孟姐,您这房子平时也没人住,如果把它租出去,能赚点儿零花钱,不是很好吗?为什么不出租了?”

我故意新热地叫她“孟姐”,其实是为了拉近关系。做我们这行的,十个里有九个都这么干。

“小袁,我知道你夹在两边很不好受。可是,你就不能和那边说说,再另外找一间房子吗?”

听着“孟姐”所说的话,我不由得心头激动,没想到她也深谙销售之道,用了和我一样的聊天技法。当然,我是不会认输的。

“孟姐,我知道您不想出租这房子肯定有您的原因,但是之前我们都谈好了,您现在反悔,有点儿不合适啊。其实,您有什么难处的话,大可以说出来。如果您这边真不方便,我可以找跟租户商量。”

我故意退了一步,其实是以退为进,目的是为了收集更多谈判对手的情报。正所谓“知己知彼,百战百胜”嘛!

我的话果然起了作用,孟姐的脸上流露出一丝犹豫的神色,显然是在纠结到底告诉不告诉我不出租房子的原因。

“孟姐,您是不是有什么难言之隐,不方便说啊。其实,您这种情况,我们遇到过不少。您要是相信我袁宝,就把话都说出来,没准我还能给您什么好的建议呢。”

我趁热打铁,只希望真的能把她不想将房子租出去的原因套出来。我们经理就曾经不止一次地跟我说过,一定要发现问题,然后再解决问题。

孟姐像是下了很大决心,她咬了咬牙,而后跟我说道:“小袁,其实不瞒你说,我是想留着这个房子,过阵子自己住。”

“自己住?”我一时间有些不知道说什么好,难道我要说你自己在另外一间房子住得好好的,干嘛突然搬到这儿来吗?这种话我当然不能说。

“嗯,自己住。”孟姐用一处肯定地语气说道。

我犹豫了一下,而后问道:“孟姐,恕我冒昧,我就是想知道您说的过阵子是多久?”

“多久?大概三个月吧,也许会是四个月,总之现在还不能确定。”

“那也就是说最起码在三个月内这间房子是没有人居住的喽?”听到孟姐的话,我似乎看到一线转机。

“嗯,是啊。”

孟姐果然按照我所想的那样回答了我,我意识到这是一个机会,绝佳的机会。

“孟姐,既然最少还有三个月时间,您就放任这个房子这么空着?而且您还不能确认到底会不会来住,不如这样,我们签个短租的合同,如果到时候您回来住的话,就让住户搬走,如果不回来,咱再续约。您看怎么样?”我用殷切的目光注视着孟姐。

“这……不太好吧!”孟姐犹豫起来,看得出她动心了。

“孟姐,这样很好,您想想,反正这三个月您肯定是不会回来住的,与其让房子空着,倒不如让它为你创造一些价值。”我继续劝说。

“你能不能让我考虑一下。”

看样子孟姐还是不能下定决心,但我知道今天能谈到这个地步已经是极限了,如果再逼下去,可能会有反效果。

“好,孟姐,您考虑考虑。不过说真的,我们做中介的能签个单子不容易,现在生活成本那么高,特别是我们男孩子,不找女朋友还好,如果找了女朋友的话,一个月不出点业绩,那点儿工资根本不够花。所以,我希望姐姐你能帮帮我,让我这个月可能多赚点儿生活费。”到了最后这一步,我只能使出杀手锏,装可怜以博取对方的同情。

“嗯,我也是过来人,你说的这些我都明白。我会好好想清楚的。”孟姐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时间不早了,我还有事,就先走了。等我想好了,晚点儿会给你打电话。”

“好,姐您慢走。”看着那婀娜的背影转身离去,我心里有些忐忑,希望她能被我打动。同时,又有些不舍,怎么就这么走了啊!

在意识到自己有些舍不得孟姐的一瞬间,我不禁大力地摇了摇头,同时大骂自己,怎么能对有夫之妇产生想法?那不是禽兽吗?呃,不对,我怎么能骂自己禽兽呢?真是的,这一上午也不知道怎么了。

在返回公司的路上,我不紧不慢地骑着电动车前行,同时满脑子都是刚才与孟姐在咖啡厅里谈话的场景。不知道为什么,尽管我只与孟姐见过一面,但是她的身影仿佛已经深深地印在了我的心底。

我在心里笑自己傻,人家又怎么会看上我,套用鲁迅大师的一句话,就是“癞蛤蟆想吃天鹅屁”。用这句话来比喻我现在的情况可谓非常恰当。我就是癞蛤蟆,连天鹅屁都吃不到,最多也只能想想罢了。

当我到达公司,我几乎忘了锁电动车,这一路上我的脑海里都是挥之不去的孟姐。

“袁宝啊,回来了?”

“嗯。”公司的同事刘波向我打招呼,我含含糊糊地回应。

“对了,刚才收到了一个你的快递。放你桌上了,你自己看一下。

“好的,谢谢啊。”

我回到自己的工位,发现桌子上确实有一个快递盒子,盒子不大,也不知道里面装了什么。我有些奇怪,要知道我很少网购,在外地也没什么朋友,是谁给我寄的快递呢?

带着这个疑问,我拿起了快递盒子。可是我还没来得及拆,我的手机就响了。

“你好!”我急忙按下接听键。

“小袁吗?”我怎么也没有想到,给我打来这个电话的,竟然是孟姐。

“嗯,我是。”我答道。

“小袁,我可以答应你的要求,但是我希望今天晚上,你能来那间房子一趟。好吗?”电话的另一头,孟姐的声音充满诱惑。

“这……不太好吧!”

尽管这诱惑非常大,但我还是有些犹豫,要知道孟姐是一个已经结了婚的女人,如果被他丈夫知道我大半夜找她的话,我肯定会有大麻烦。

“这有什么不好的,姐的老公出差了,我就是一个人有些寂寞,想找个人陪我待一会儿,没有别的意思。”

我闻言立刻来了精神,既然她的老公不在家,那我过去……想到这里,我不禁傻笑起来。

“来嘛,好不好?”电话的另一头传来孟姐急切的声音。

我故意犹豫了一下,而后说道:“好吧。晚上下班以后,我会去找你。”

挂断了电话,我的心里美滋滋的,一想到孟姐那动人的躯体,我就一阵血脉喷张。

我将手机放在桌上,然后才想到刚才我是要拆快递的。这快递盒子不大,我拿起来看了下,可惜上面寄件人的地址已经模糊得看不清了,我只好决定先将它打开再说。

我打开快递盒子,里面竟然是《最终幻想7》男主角克劳德同款狼头项链,这条项链我早就想要买了,只是因为太贵了,我一直不敢买,没想到现在竟有人将这条项链寄给我,这对于我来说,实在是一件天大的好事。

就在我用欣赏的眼光看这条项链的时候,我的手机又一次发出了不和协的响声。我怕有正事耽误,所以立刻接通了电话。

“你好!”

“是我,你哥。”电话的另一头响起了一个低沉的男音。

给我打电话的竟然是我大哥袁成。说到我这个大哥,他和我不一样,从小就品学兼优,几乎是一路保送到名牌大学的。而我却是一路托关系,才上得大学。兄弟俩学习成绩不一样,毕业后的待遇自然也是不一样。我呢,只能做一个小小的房屋租赁中介,但是我大哥很有本事,他研究生刚毕业,就任校留用,成为了一名大学老师。

“大哥啊,你怎么给我打电话了?”我很奇怪,因为我大哥从小就觉得我不争气的关系,所以很少主动联系,就算是回家,也跟我说不了几句话。现在竟然主动给我打电话,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没事,我就是想问问你,东西收到了吗?”大哥在电话的另一头说道。

“东西?”我有些纳闷。

“项链。”

“项链?刚才我还奇怪,到底是谁给我寄来的,没想到是你啊。对了,大哥,你怎么知道我喜欢这款项链的?”我来了兴致,要知道我大哥向来不拿正眼瞧我,现在竟然送我礼物,我自然是很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使我大哥转了性。

“听父母说的,既然收到了,记得戴在身上。我还有事,先挂了。”

还没等我再开口,电话的另一头就传来了忙音。说实话,我大哥讲的这些我一点儿也不信,我可没对别人说过我喜欢这款项链。可是大哥却说是父母告诉他,这明显是在说假话。不过既然他不愿意说,我也不想打听,毕竟能得到一条免费的项链,而且是自己喜欢的,倒也不失为一件好事了。

我走到卫生间,贴身戴上了这条项链,对着镜子照了照,满意地笑了。不得不承认,这条项链几乎可以算得上是为我量身定造的。

这时,旁边的隔断间里传来充水的声音。可是面对镜子里英俊的自己,我一时间也没有在意。

隔断间的门被从里面推开,一个比我大上几岁的男人从里面走了出来。

“袁宝,回来了。”

我被这句话吓了一跳,倒不是因为突然,而是直到现在,我才发觉,原来在卫生间里方便的人是我顶头上司牛经理。

“嗯,回来了。”我急忙回应,可是声音中却透着一股惶恐的味道。

“去见屋主,怎么样?有结果吗?”牛经理开口问道。

“屋主要我晚上去见她。”我只好如实说出刚才电话的内容。

牛经理闻言叹道:“小伙子真不简单,那屋主可漂亮得紧啊。”显然,牛经理在这之前见过孟姐。

“啊……嗯。”对于牛经理说的话,我一时间不知道如何回应,只好含糊过去。

牛经理终于走出了卫生间的大门,可是在他离开前却意味深长地拍了拍我的肩膀。

我长出了一口气,也许是从小时候起养成的毛病,我就害怕见领导,上学的时候怕老师,工作以后则是怕领导。虽然我的顶头上司,牛经理不像有些领导那么事儿多,可是每次见他,我还是从心底里打颤。

我整理下自己的衣装,觉得满意之后才从卫生间里走出来。

一想到晚上的约会,对于下午的工作我就觉得乏味,甚至还有一些提不起劲。整个下午,我的人虽然还在工作的岗位上,可是心却早已经飞到了孟姐的身边。

我不时拿出手机查看时间,只希望早点儿到下班的时间,可是时间走得飞慢,我第一次感受到了什么是度日如年,不对,应该说度秒如年才是。我敢说在我活过的这二十多年里,如此频繁地看时间还是第一次。

我就这样一个下午浑浑噩噩的熬到了下班的时间,当手机上的59变作00以后,我有一种如释重放的感觉。

我匆匆忙忙地打了卡,骑上电动车就向着梦中的地方驶去。

尽管我已经将电动车行驶的速度调整到了最大化,可是当我到达孟姐家楼下的时候,天色早已经黑了。月亮还没有出来,也不见星星。

我停好车,而后快速地坐上电梯,当电梯到达孟姐所在的楼层那一瞬间,我的心脏竟忍不住开始狂跳起来。想到即将发生的事,我是即紧张又期待。

来到孟姐家门前,我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激动的心绪尽量平复下来,然后才抬起手开始敲门。

咚!咚!咚!

我在门上用力地敲了三下,房门内立刻传来了孟姐的回应:“来了。”

我的心脏又不争气地跳了起来。这个时候,我真想大骂自己,也忒怂了,只不过是个女人罢了,怎么能激动成这个样子?实在是太丢全天下老爷们的脸了。

咔!

房门打开了一道缝,从房门外,我看到了孟姐的半个头,当她看到是我以后,立刻说道:“小袁啊,你来了,快进来。”

我握了握拳头,可是心脏却跳得更厉害了。不过既然已经来到了这个地方,我告诉自己不能认怂。然后再次深吸了一口气,大踏步地走了进去。

当我走入这间房子,我才再一次有机会打量孟姐,她的脸色依然苍白得没有一丝血色,这种不正常的苍白给眼前的美人增添了一丝病态,可是这样却一点儿也不影响她的形象,反而吏她显出了一种更为诱人的病态美。

而且,更令我意想不到的是此时此刻,孟姐竟然只穿了一套睡衣,她披散着头发,头发上还有水痕,显然是刚洗完澡。而且,更为诱人犯罪的是,她的睡衣放得非常低,我站在她的对面,几乎只要低下头,就可以看到那诱人的高峰。

我一阵呼吸急促,男人的本能似乎也要开始发作。我急忙控制自己的思绪,同时将脑袋扭到了天花板上。

“小袁,你害羞了?”孟姐笑嘻嘻地说道。

我不知道说什么好,如果有镜子的话,我一定可以看到,此时我的脸色一定和熟透的苹果一样。

“孟姐,房子的事儿……”不知道为什么,事到临头,我竟有一种恐惧,所以我急忙调转话头,希望事情的发展有所改变。

“小袁啊,房子的事一会儿再说。现在姐姐只想教你,以后若是再遇到这种事,你该怎么办。”

孟姐的声音甜得发腻,一瞬间,我的防线就彻底溃败了。然而,孟姐的攻势显然还不止于此,她更是大胆地走到我的身前,一把将我推倒在沙发上。

在那一瞬间,我的脑子里一片混乱,我有些不知所措,而接下来孟姐更是大胆地骑在了我的双腿上,她伸出手搂住了我的脖子,若隐若无的香味使我产生了一种飘上天的感觉。

可是这感觉只持续了一秒,下一刻孟姐的红唇已与我的嘴唇来了一次亲密的接触。也就是在这一瞬间,我放弃了所有的包袱,我的身体里只剩下最为原始的**。

我与孟姐动情地热吻着。不知不觉间,我们已经到了她卧室的床沿上,我伸出手,轻抚着她的脸颊,发现她的脸上一片冰冷,没有一丝温度。

对此,我并没有多想,女性体寒,身体上没有一丝温度倒也不是什么没办法解释的事儿。

然而,可怕的事发生了。当她用力地将我按在床上的那一瞬间,我完全地陷入到了恐惧之中。

我忍不住发出一声惨叫,难道我短短二十年的生命就要在这里走到了尽头?

我不甘心!

孟姐的脸上,还有她的身体在这一刻都和刚才变得不一样了。如果说先前的孟姐是仙女的话,那么现在的孟姐却比魔鬼还要恐怖。

现在的孟姐比之魔鬼还要恐怖,只见她原本洁白无暇的脸上此刻已布满伤痕,鲜血伴着发黄的液体正在她的脸上不断向下滴落,她的身体也在一瞬间变得腐败不堪。

眼前的孟姐哪里有先前的一点儿影子?现在的她就像是一具已经开始腐烂的尸体。并且,她的喉咙中还不断地发出咯咯的声音,就像是有什么东西咔在那里一样。

我知道我撞鬼了。妈的,怎么会这样?我袁宝从来都不相信什么鬼神,可没想到到头来竟然会死在鬼的手上,我……真是倒霉透了。本以为有美女投怀送抱,却不想是女鬼索命。人这一辈子,就是祸福难料!

“啊!鬼啊!”

孟姐张开嘴,看样子是想要咬我。我忍不住惊声尖叫,并且拼命地挣扎起来。

我自认为自己力气不小,可是跟现在的孟姐相比,根本是无法相提并论。

孟姐将我牢牢地按在床上,她张开大嘴,已经变得发黄的牙齿在这一瞬间显得格外醒目。看样子她似乎是想要咬我。看着孟姐现在的模样,我忍不住惨叫起来。

“啊!救命啊!”

可是没有人回应我,也没有像很多武侠剧里演的那样,良家少女被恶少欺凌,少年英雄仗义出手。这里除了我和孟姐以外,没有第三个人。

我只能靠自己了。我再一次使出吃奶的力气,想要将孟姐从我的身上赶走。可是,她稳如盘石一样动也不动。

这个时候,她那散发着犹如下水道一般气味的大嘴已经快要到了我的脸上。我可不想被女鬼咬,所以我把头尽力地扭到另一边,只把后脑勺留给她。

她只好把头抬起来,再次向着我的脸上咬来。我如法炮制,再次将头扭到另一边。

她两次失手,似乎有些气生,开始愤怒地叫喊起来。而后更是松开了原本抓着我胳膊的两只手。

我本以为这是一个机会,可是她的动作实在是太快了,几乎是在眨眼的间隙,她的双手就已经落在了我的脖子上。

难道她是想掐死我?我刚产生这样的想法,脖子上就传来了被人抓紧的感觉。我开始拼命地挣扎着,双手更是不断地捶打着她的胸口。可是,这都没有一点儿用。

我的意识离我的身体越来越远,就连视线都开始变得模糊了。或许,这一次我死了。

可是我还不想死啊!

我还没有真正地谈过一场恋爱。

至少也要轰轰烈烈地爱过一场才死吧!

在这一刻,我的心底迸发出了强烈的求生意志。我的身体开始胡乱地扭动着,双腿也像是抽筋一样地颤抖着,我的双手更是没有意识地挣扎着。

砰!

我感觉身上一轻,原本已经变得模糊的视线也渐渐明朗起来。

在没有意识的情况下,我竟然从孟姐的魔掌中挣脱了出来!

我急忙从床上站起来,幸好刚才虽然动情,还没有进行到脱衣服那个环节,不然我像现在这样跑出去的话,一定会被人当做变态或是精神病。

我快速地跑到房门前,我想要打开房门,可是却惊恐地发现,无论我怎么用力,那房门就是纹丝不动。

“嘿嘿!”

在我的身后传来了阴森的笑声,我知道那是孟姐。可是我不敢回头,我怕一回头,就看见那个恐怖的身影。

可是,我却觉得越来越冷,我知道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对方正在不断地接近我。

“你别过来!”

我下意识地喊道,可是周围的气温依然还在下降。

我没奈何地大叫道:“求求你,别过来!”

“嘿嘿!”

可是回应我的却只有孟姐那阴森的笑声。

我快要崩溃了,在这一瞬间,我做出了一个决定。与其这样死,倒不如转过身与她拼了。

所以,我立刻转过身!

我转过身,就看到孟姐正伸出手向着我抓来。

我倒抽了一口冷气,虽然早就有了心理准备,然而当我再度看到孟姐那可怖的模样时,我还是忍不住一阵后退。而这一退,我的后背刚好撞在了房门上。

孟姐的手抓了过来,不过幸运的是她没有抓到我。可是她虽然没有抓到我,却是抓破了我的衣服。我那算不上强壮的胸膛立刻暴露了出来。

说来也怪,也就是在这一瞬间,我的胸前突然暴发出了一股强烈的光芒。

那光芒异常耀眼,我的双眼更是如同被火烧一样难受。我不得不用手挡住自己的眼睛。

在这刺目的光芒中,孟姐更是发出了凄厉的惨叫。她的声音本就吓人,而现在更是令人毛骨悚然到了极点。

在这种情况下,我恨不得自己多生了两只手可以捂住自己的耳朵,我一辈子都不想再听到这样的声音。

这种声音就像是来自地狱,只有地狱的声音才能像这样恐怖。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那凄厉的叫声终于彻底地消失了。

我松开捂着眼睛的双手,双眼渐渐恢复了知觉。

我依然置身在那间房子中,房间的一切都没有改变,只是孟姐却消失不见了,就像她从来都没有出现过一样。

我用力地吸了一口气,而后缓缓地吐出来。孟姐人呢?我有些奇怪,难道刚才所发生的一切都是我的幻觉?孟姐人还没有到?我有些不能确定了。

回到卧室,当看到卧室里的镜子时,我无法再淡定下去了。镜子里的自己脸色惨白,更要命的是在我的上衣上,有一条巨大的口子从衣领延伸到胸口。

刚才发生的一切果然是真实的!

明白了刚才发生的一切是真的,我急忙冲出了这间房子,而后头也不回地跑到了一楼,骑上自己的电动车就一路飞奔回家。

我几乎是一路飞奔回家的,当我到了家里,妈妈虽然做好的饭,可是我也没心思吃。

我回到自己的房间,躺在床上,怒力使自己不要再想刚才发生的事儿,可是我的脑子就是不听使唤地不断回忆着刚才的画面。

当我想到那阵强烈的白光时,我忍不住脱下了上衣,可是我的胸前什么都没有,除了那一条哥哥送给我的项链。

“难道是那条项链消灭了孟姐?”

对于这个想法,我自嘲地笑了笑。这根本是不可能的,这条项链又不是什么法器,也没有被高僧开过光,怎么可能会将厉鬼赶走呢?

可如果不是这条项链,又会是什么呢?我的身上除了这条项链是贴身之物外,剩下的就只能是内衣了。我想,不可能是我的内衣赶走了恶鬼吧?再说了,我也没有脱下裤子,怎么可能是内衣呢?

或许真的是这条项链。抱着这样的想法,我将这条项链取了下来。仔细地端详着这条项链,可是怎么看怎么觉得普通。虽然这条项链的外貌很时尚,但我还是无法将之与驱鬼联系在一起。

一定有什么东西赶走了恶鬼,可到底是什么呢?我想不明白。

咚!咚!

就在这时,响起了敲门的声音。

“谁啊?”我不耐烦地喊道。

“宝宝,是妈妈。快开门。”

“哦。”我机械地回应,然后不情愿地打开了房门。

可是,房门外的妈妈却在用一种关切的目光看着我。

“宝宝,刚才你哥给我打电话了。他要我们多关心你,”说到这里,妈妈的眼角竟然含泪,“怎么不吃晚饭?你是不是在外面受欺负了?如果有人欺负你的话,告诉妈妈,妈妈决不放过他。”

听了妈妈的话,我的心里产生一丝暖意。尽管刚才我还处在惊吓的情绪中,但现在已经完全地恢复了过来。

看着房门外的妈妈,我用力地说道:“妈,你放心吧!在外面,谁敢欺负你儿子,都是我欺负别人。”

“那就好,那就好。”妈妈的脸上流露出一丝笑意。

“行了,行了。别烦我了,我还有好多事要干呢。”我催促着妈妈离去,其实是有些受不了刚才那样的场面。

“你晚饭没有吃,要不我去给你热热吧!”妈妈虽然转过身,但嘴里还是忍不住唠叨。

“不用了,我这儿有干粮。”我无所谓地回应着。事实上,经过刚才那件事,我确实吃不下东西。

“别总是吃方便面,对身体不好。”妈妈再度开口。

“嗯,知道了,知道了。”我不管不顾地关上房门。

当房门彻底闭合的那一刻,我有一种如释重放的感觉。其实我从来不觉得妈妈烦,只是我已经是个成年人了,但妈妈还是把我当成小孩子,这让我有些受不了。

经妈妈这么一闹,我也不想再深究到底是什么救了我。反正我是活了下来,这对于我来说就已经足够了,剩下的就是我如何享受我以后的人生了。

可是不想这件事,另外一件麻烦事又浮上了我的心头。

孟姐都变成恶鬼了?那签同的事儿怎么办?我已经答应人家小姑娘了,如果让人家知道我没办成这件事的话,那我岂不是成了骗子?

想到这儿,我有些犯难了。我不想再联系孟姐的家人了,不然的话,要是再迸出一屋子鬼来,那我可怎么办?

想到这里,我不敢再想下去了,只好躺在床上睡觉。明天会发生什么,就留给明天吧!

小说推荐

李沐刀在线阅读

2022-5-13 23:41:20

小说推荐

完整版王轩吹落梧桐免费在线阅读

2022-5-13 23:42:01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