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薛亮周队全文章节免费阅读

小说:诡案录

类型:悬疑惊悚

作者:薛亮

角色:薛亮周队

简介:生活中,常常会出现一些离奇的案件,无凶手,无痕迹,无踪影,无线索,这类案件,究竟是谁在作案?杀人的凶手,又是人是鬼?很多谜团纠集在一起,会让我们想入非非,然而,却有这样一个部门,它们的存在会为我们揭开一个个谜团,让我们更加接近案件的中心,还原案发现场,一窥其中,究竟谁才是凶手?【东北鑫仔读者群:610247697】

书评专区

官神:官场文启蒙书,看的第一本官场小说,前期粮草,后期没有看完,太多了

逍遥游:逢人就说自己是穿越客,还有外星人。文笔还可以,回档的想法也还不错,就是狗血过头了。17.06.05评

当瓦罗兰遇上美漫英雄:无主线,剧情推动纯靠14岁外表的傻屌嘴巴,通篇都是对话和解释对话的含义,以传说值为目的莫名其妙瞎搞事,真当漫威世界人人是白痴?废话相当多,进展缓慢,除了嘴炮。写了快100章钢铁侠2的剧情还没过完。干草带毒。

诡案录

《诡案录》部分章节免费试读

第004章 突破点

H省J市。

这是一个阴沉的下午,三辆挂有HA开头牌照的迈腾轿车响着警笛,匆匆赶往了该市矿区的一个洗煤厂大院。

进入洗煤厂大院不远处,便是该厂区的材料供应站,三辆迈腾整齐的停靠在供应站前。

很快,车门开启,每辆警车都有两名便衣走下,一个身穿黑色夹克的男子环顾一眼四周,材料供应站十几米远处,是一个蓝色铁皮的厂房,厂房很大,粗略估摸大概有五层楼高。

黑色夹克男子又回头瞥一眼跟着自己一起来的几个便衣,黑色夹克男子不禁皱皱眉,好似很不满自己这几个手下似的,随后黑色夹克男子走进了材料供应站。

团队中一个穿着白色卫衣的少年突然停下脚步,少年目光犀利,仔细扫视一眼供应站门前的情况,这里除了刚刚赶到现场的三辆迈腾警车外,还有几辆警用SUV,统统挂着本地警用拍照。

虽然少年还没有见到有关这起案件的相关材料,不过看来,这起案件不同寻常。

能有这么大阵仗的刑事案件,一定和命案或者贩毒有关,可偏偏,自己这个部门与这两种案件类型统统挨不上边,真是可笑。

少年本能的顿了一下脚步,又不自觉的看向十几米外的蓝色厂房,厂房附近并没有拉起警戒线,可依旧有一些穿着警装的师兄师姐们往来奔波。

“一定是一起大案子”少年自言一句。

供应站前,一个手里拿着金算盘的小子回头望一眼,怪叫一声:“薛亮,想什么呢?赶紧的!干完收工,小爷我还急着去买**呢!”

……

一天前,省公安厅三楼某神秘部门,三个少年手拿简历前来报道。

一个身穿红色警服的少女围着三个愣头青转悠了好几个来回:“吼,你们几个真是不错,居然有胆子来我们这个部门报到,啧啧啧~~”

少女得意的笑着,再房间拐角的一个办公室里走出一个中年男人,身穿黑色夹克,目光严厉的扫一眼三个愣头青,脾气稍显暴躁:“真TM是见了鬼,什么样的人都往我部门塞!”

中年人走出办公室,向三个愣头青走去。

刚刚一脸嬉笑的少女这会忽然收住了笑,慌忙立正:“周队,这几个是……”

少女的话没说完,周队已经摆摆手,理也不理少女,直接凝视三个愣头青:“你们几个,知道我们这部门是做什么的?”

其中一个穿着白色卫衣的少年立刻立正,昂起胸,大声应道:“报告领导,**的职责是除暴安良,维护正义,我们会用我们的实际行动来证明,我们……”

周队不耐烦的闷哼一声,摆摆手:“少来这些虚的,就说说,知不知道我们是干嘛的?”

一个体格肥硕的胖子嘻嘻一笑,凑过来:“周队,我可是老**了,之前在那个XX县的派出所工作,六年警龄,另外,我听说咱们省厅有一个英明神武的周队,带队有方,破案神速,所以我特意转过来跟着您,希望在您英明神武的领导下,我们可以破获更多的案子……”

这胖子似乎有滔滔不绝的话可以说,但是陆队却稍显不耐烦的闷哼一声,似乎对他拍出的马屁一点不感兴趣:“滚一边去,你小子倒是蛮机灵。”

陆队又看一眼第三个少年,这小子一身的痞子气,手里拿着一捺长的金算盘,用手扒了扒了算盘,这小子啧啧一笑:“哈哈,这两个棒槌太逗了,人家问你们知不知道咱们这个部门是干嘛的,你们说那些废话做啥?我手指一动,就能猜到咱们这个部门是做什么的。”

这小子身材枯瘦,怎么看也不像是**,反而给人一种地痞小混混的感觉,他这话一出,周队眼神中多了一丝笑意:“说说看?”

周队这话是咬着牙说出来的,似乎并不相信这小子可以猜出来一般,此时这小子手指拨动算盘,噼里啪啦响了几下,这小子深吸口气:“呲,如果我猜的不错,咱们这里一定是一个不寻常的部门!”

“你们三个,都TM给我滚出去!”周队暴怒。

“噗”那个少女忍不住笑出声。

忽然,一个身影从另一个办公室走出来,似乎很着急的样子,刚刚把配枪带好,那人已来到周队身边,与他耳语几句,随后周队匆匆转身而去。

那人看一眼刚刚报道的三个愣头青,一脸无奈的摇摇头:“我是你们的副队长,我姓朱,叫朱雄,刚刚和你们说的那个是咱们组的小婷同志,大名叫诸葛婷,眼下来不及细说了,有紧急任务,你们三个拿上自己的证件,和诸葛婷去领装备,十分钟后楼下集合!”

朱雄安排妥当后,匆匆向周队的办公室赶去。

三个愣头青彼此对望一眼,都是一脸的莫名其妙。

刚刚报道就出任务,这个部门,究竟是做什么的?莫非,这也是传说中的重案组吗?

“那个啥,我叫王建,别人都叫我王胖子。”最胖的那个讪笑着自我介绍。

手拿算盘的那个撇撇嘴:“我是马三海,认识我的人都叫我神算子,既然今天这么有缘,我给你们算一卦如何?免费的!”

“靠,搞没搞错,这里是警局!都别磨蹭了,再磨蹭,你们几个都得被赶出去!”薛亮还没来得及自我介绍,诸葛婷打断了他们三个的谈话。

……

供应站里,大概有十几个人围在一个拼凑起来的方桌前,方桌上摆放着很多图纸和案件备录,还有几张照片散乱的摆放在桌子上。

组长周宏此刻眉头紧锁,手里拿着一张死者的照片正仔细的斟酌着什么。

薛亮是最后一个进来的,当薛亮进来的时候,这些人似乎已经讨论过什么很重要的信息一般,此刻一个个都闷着头,各自分析着案情。

神算子就好像一个打酱油的过客一般,拿着他那个金子做的小算盘,随便在供应站里闲逛着。

王胖子则饶有兴致的来到排分版前,啧啧笑道:“这单位有意思哈,工人的每日用料和工作积分都在这里呢。”

薛亮则不然,一个刚刚从警校毕业,满心抱负的少年,最需要的,就是经历一场大案。

薛亮挤着其它几名同事来到桌前,桌上的案件备录写的很详细,然而,一个醒目的问好引起了薛亮的注意。

死者,男,27岁,该洗煤厂皮带运转司机,死亡原因为工伤事故,然而,在工伤事故后面,却又画了一个醒目的问号。

“这是什么鬼?”薛亮困惑的诧异道。

本来薛亮这个年纪加入警队,正是不被人注意的时候,一个刚刚毕业加入警队的新人,能懂什么?

可偏偏薛亮这话一出,一旁的一个三十多岁的刑警吃一惊,扭头看向薛亮:“不愧是神秘部门出来的人,这一眼就看出来有问题,厉害,厉害……”

这两句厉害说的薛亮直发蒙。

另一个穿着牛仔衣的刑警啧啧一笑:“果然不同寻常,看来这件案子有他们插手,肯定会提早破案的,正巧,也可以让咱们哥们看看,传说中神秘部门究竟有多神秘。”

“去去去,少添乱!”一个岁数偏大,大概有四十多岁的中年人呵斥一声。

随后,中年人一双眼狐疑的打量薛亮一番,又瞥一眼周宏,周宏依旧沉默寡言,皱着眉观察着那张死者照片。

薛亮被人这么盯着,脸上的困惑又加重几分,指着照片诧异道:“几位师兄,我是想问,这档案上的……”

薛亮后面的‘问号’两个字还没有说出口,之前第一个夸赞薛亮的人尴尬一笑:“真是惭愧,这案件究竟有没有鬼,我们也搞不清楚,只不过疑点重重,的确可疑。”

那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干咳一声,似乎脸上有些挂不住尴尬一般:“这个案件嘛,本来可以按造工伤事故草草结案,可其中又有很多蹊跷,然而,我们寻找了许久,刑侦科的同事做了现场勘察,却也没有发现任何蛛丝马迹,这不,领导一句话,你们就来了,也正巧,大家一起办案,也让我们见识见识。”

“究竟搞什么鬼?”薛亮更茫然。

神算子刚刚一直在一旁闲逛,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架势,这会听他们如此评判这起案件,而且,当薛亮提到‘什么鬼’的时候,这些人的反应出奇的惊讶。

神算子也凑过来,挤进去扫一眼桌上的档案,又看几眼散乱摆放的可疑人照片以及死者照片,神算子“咯咯咯”笑了几声:“有趣,鬼作案还是第一次听说,这回有好戏看了。”

“哎呀呀,看来你们是胸有成竹了,不错。”那个穿着牛仔衣的刑警摸了摸自己的下巴,一副饶有兴致的表情打量着神算子。

薛亮却无奈的扫一眼身边的几个刑警以及正洋洋得意的神算子,真是见了鬼,自己报道的第二天便可以出任务,这是一般**都很难有的经历,然而,薛亮打从进入这供应站以后就开始怀疑,自己真的是加入了警队吗?

这莫名其妙的案件备录,这莫名其妙的问号以及这些人莫名其妙的谈话,究竟,他们在搞什么鬼?

这些人的闲聊几乎惊得薛亮哑口无言,甚至,薛亮都在怀疑人生,自己怎么也算是警校毕业的大学生吧?该不会……是分到了一个假的警队吧?

可现实又明晃晃的摆在这里,自己的确身在警队,只不过,自己报道的那个部门,警队里知道的人并不多,而且,也不挂牌子。

那个叫诸葛婷的小丫头,还穿着红色的制服,虽然整套制服与警服一模一样,可是这颜色,为何如此醒目?

而那个叫神算子的,胡说什么‘鬼作案?’,满身的地痞气息,乍一看明显就是个江湖骗子,这样的人也可以进警队吗?

说好的警容警纪呢?

薛亮吃惊之余,根本插不上话,只能在旁边听着他们胡侃乱侃,神算子啧啧一笑:“我也只是猜测而已,不过看着案件备录,好像还真是那么回事!”

“唉……其实,我和老纪也是不相信这些的,不过嘛,这起案子的确蹊跷。”之前那个三十多岁的男子苦笑一声,有些无奈的瞥一眼这里岁数最大的刑警,也就是那个四十多岁的老纪。

老纪是本市行动组的组长,隶属于重案组,而那个三十多岁的**名叫何方,曾是侦察科的,后来调来了行动组,与老纪关系很好。

这一次案件勘察何方也曾亲自去过现场,否定这是一起工伤意外也是何方找到了有利的线索,之所以薛亮问起‘什么鬼’的时候何方会有这么大反应也是因为那个问号是何方画上去的。

“这的确不像是人为做的。”何方再一次肯定的说道,似乎想要强调一点,他的勘察结果不会有任何问题。

自然,对于薛亮,神算子和王胖子三人初来乍到,更是没有发言权,可是一句‘什么鬼’引来这些刑警如此大的反应,而且都好像很笃信这一点似的,这就有些奇怪了。

老纪听着何方滔滔不绝的谈论着这些,他眉头皱的更紧,用手捂着嘴干咳一声:“嗯哼”

老纪故意打断何方,又再次瞥一眼周组,这才苦笑一声:“周组,这方面你可是行家,我让何方给你介绍一下勘察结果,法医那头估计今晚或者明早会有结果。”

何方撇撇嘴,脸上挂起一丝尴尬,随后何方拾起桌上的案件备录以及部分照片贴到墙上,这才一本正经介绍道:“先说说我们目前勘察到的情况。”

那个穿着牛仔衣的刑警拿来几个凳子,老纪和周组,朱雄等有身份的各自坐下。

薛亮很好奇这起案子,看这架势,一定是一起大案,虽然这些人刚才的话题似乎有些浮夸,不过何方讲述案情的时候,薛亮还是很期待能够从中学到什么的。

薛亮故意向前凑了凑,十几张照片里,有一部分是分解尸体的照片,另一部分是皮带道的照片,还有几张是皮带头的照片。

这些照片平平无奇,没什么不同寻常之处,在警校的日子里,这种案情分析的照片薛亮见过很多,倒也不足为奇。

何方指向其中部分关于尸体的照片,严肃的说道:“大家先看这些照片,尸体已经被分煤器肢解,我们到达现场的时候,报案人称,并没有人移动过或者碰触过这些尸块。”

何方话音刚落,周宏突然站起身,向前挪动几步,一双眼瞪得溜圆,看了片刻:“这些尸体的断口处太过平整,这不像是分煤器肢解的痕迹。”

周宏这话一出,老纪点点头:“这是第一处疑点。”

“疑点?这分明就是谋杀,肢解,有什么好奇怪的?”周宏有些气急败坏的说道。

一旁的薛亮距离照片墙很近,虽然薛亮没有发现这些细节,不过也的的确确觉得,这些照片哪里不太对劲,被周宏点破之后,薛亮才仔细去看这些细节。

的确,这明显是人为造成的。

只是周宏为什么会发如此大的脾气?真是让人不解。

周宏仔细打量片刻相片,何方继续刚刚的话题:“这尸体有大部分是被人肢解的,可是也有一部分的的确确是分煤器造成的肢解,我们勘察过,目前,还需要等待法医尸检后进一步确认。”

何方不再去理会这些照片,而是用手指向皮带道的位置,淡淡开口:“其次,皮带拖了很长的血影,我们初步可以判定,死者是从皮带道中段的某个位置遇害的。”

何方话说的很平淡,但是脸上的神色却越来越紧张,声音压得很低:“可痕检过后,我们却根本找不到第一案发现场。”

何方的话被打断,老纪补充道:“当时我也在,不但没有第一案发现场,甚至,一个人被卷入皮带之后所造成的痕迹也没有一星半点,另外,如果这个人是死后被肢解,贩罪现场绝不会在皮带道之外,所以,我们搜查了整个皮带道,也没有任何行凶或者搏斗过的痕迹。”

何方点点头:“这是第二处疑点。”

“第二处疑点?莫非还有其它疑点?”朱雄从进来以后始终默不作声,只有周宏一人在追问案情,这会朱雄脸上也挂起了一丝疑惑。

那个穿着牛仔衣,总喜欢在一旁说风凉话的梦友啧啧一笑:“当然,如果只是普通的刑事案,又怎么会惊动你们呢?可不仅仅这两处疑点呢。”

梦友话刚说完,突然看到老纪黑着脸正望着他,梦友吓得一吐舌头,不再吭声。

何方轻叹口气:“你们应该也注意到了,皮带头附近我们拍了很多照片,而每一个照片里,都可以看到几处抓痕。”

薛亮下意识的点点头,之前这几处抓痕在何方他们讨论第一案发现场的时候薛亮便已经注意到了,这些抓痕,表面上看确实没什么特别之处。

然而当何方刻意提出来的时候,薛亮才注意到,这些抓痕并不规律,似乎有人故意抓上去的。

而且抓痕很深,抓痕边缘有波浪形不规则痕迹,这说明,这些抓痕是硬生生抓出来的。

普通人的手指甲抓不出这么深的痕迹,而且,那些尸块中的残手并没有很长的指甲,即便有,死者也不会抓出这么深的痕迹。

有意思,薛亮渐渐意识到,这起案子,真的很有意思。

神算子甩了甩自己的算盘,算盘“咔咔”作响,神算子一副老道算卦的架势,假装摸着下巴上的山羊胡子似的,阴阳怪气的说道:“古来行尸,僵尸之类的都可以抓出这样的痕迹,不过那明显的断痕绝不是掰断的,更像是……更像是……用斧子或者大刀砍断的。”

薛亮很不爽的瞪一眼神算子,这货在这胡说什么呢?

不过他最后那句用刀或者斧子砍断的,倒是有几分道理,可是想要砍断骨头,并非易事,必须有一个可以支撑的平台,还要用力劈砍好多次才能把骨头砍断。

而案发现场……

薛亮忽然大叫一声:“一定有一个菜墩之类的东西在现场,否则,凶手怎么可能轻易肢解这具尸体?”

“啧啧,小子,看来你们这个神秘部门也不咋地嘛,要是有菜墩或者劈砍痕迹,我们早就寻着线索摸下去了。”身穿牛仔衣的梦友摇摇头,好像很失望的样子。

老纪也一脸无奈的摇摇头:“整条皮带道我们都翻遍了,没有劈砍痕迹,也没有挣扎痕迹。”

朱雄咂咂嘴,淡淡开口:“兴许,第一现场根本就不在这条皮带道,尸体是被肢解后运来的,一部分尸体被凶手扔上了皮带,利用分煤器肢解造成假象也说不定。”

朱雄给出的推理应该算是最合理的了,想来,重案组那几个人也说不出什么更好的推理了。

薛亮认可的点点头。

但是周宏却依旧黑着脸,似乎是下意识的摇摇头,他的目光有些迷离,应该在思考着什么。

朱雄见周宏摇头,有些不满的斥问道:“难道你有更好的推理吗?不如先按造这个线索摸下去再说。”

周宏摇头的同时,右手已经从兜里掏出一盒烟,空出一根烟以后周宏站起身,先把烟点着猛吸一口,随后周宏指了指皮带道的照片淡淡开口:“如果分尸后抛尸,疑点就更多了。”

“嗯?”所有人都看向周宏,老纪脸上挂着一副很理解的笑意,似乎老纪和周宏的想法是一样的,只是没有道破罢了。

而薛亮,凭借他再学校学的那些知识来判断,朱雄的推理没有任何漏洞,怎么周宏偏偏否定了?

周宏指着照片淡淡开口:“首先,尸体肢解后,血液不会很快风干,一旦从其它地方运来,必然会留下大量的擦痕或者血迹,而皮带道里,却没有任何蛛丝马迹。”

“也许,凶手运尸用的材质是防水的呢。”王胖子撇撇嘴。

周宏没有理会王胖子,依旧说道:“不管运尸的东西是什么,尸体拿出来,一定会留下痕迹,只要有血滴的痕迹,我们就可以找到,但是偏偏没有。”

周宏又指了指那些尸块的照片:“从这些照片上看,尸体并没有完全风干,血液清晰可辨,所以,尸体不会是从外面运来的。”

“另外,如果有人运尸进来,这么大的动作,这么明显的大包裹必然会引人注意,必然会有人发现端倪,所以,朱队,你的分析不成立!”

“真是迷影重重呀!看来,咱们需要另找突破口才行!”老纪认可的点点头。

突然,一声怒斥响起,“什么人?”

再供应站的一个窗户外,一道黑影突然闪过。

这扇窗户正对着门口,周宏警惕的瞥一眼窗户,人影已经逃走,周宏大喝一声:“这个窗户后面是哪?”

“好像是供应站后院!”何方回道。

老纪焦虑大喝:“快,别让那个人跑了,兴许是一条重要线索!”

当所有人都警惕的看向窗外时,老纪的一声大喝惊醒了所有人,站在门口的几个**最先冲出供应站,向后院的方向追去。

王胖子幸灾乐祸的讪笑一声:“真是搞怪,居然有凶手自投罗网,这案子看来要破了。”

薛亮之前一直在关注桌上的那些照片,这案件,看似平平无奇,可是听了他们说的那些,似乎真的有些诡异。

说不上诡异,不过凶手太过于谨慎小心,痕迹抹去的干干净净,还真有些棘手。

而窗外突然出现的人影,众人七手八脚的冲出去,薛亮猛不丁吓了一跳,待反应过来也要跟着冲出去的时候,却又撞在了神算子的身上。

神算子这坑货,这会正扒了着算盘,盘算着凶手是人是鬼。

薛亮被撞个趔趄,神算子直接一声“哎呦”坐在了地上。

周宏皱皱眉,心中恼恨不易,自己这鬼调局怎么收了这么一群废物!

“滚,都给我出去抓人去!”王胖子距离周宏最近,周宏一声暴呵后便是一计飞脚狠狠的踹在王胖子的屁股上,王胖子被踹的飞了出去,直接向着供应站门外狂奔而去。

薛亮这时候也发觉情况不对,不等周宏走过来,慌慌张张也跑出去了。

神算子却有些发懵,刚刚那一屁股坐在地上,好半天缓不过劲,却又看到王胖子如飞一般溜了出去,神算子咂咂嘴:“厉害,这小子一定是体校毕业的…哎呦!”

一个烟盒重重的打在了神算子的头上,神算子猛吸口气,爬起身跑出了供应站。

从供应站向右侧跑二十步,是一个一米半高的砖墙,而左侧,大概要三十多步才能跑到一扇黑铁门处,黑铁门是供应站后院的出入口。

然而,此时黑色的铁门是紧锁的,这也说明,那个悄悄溜去后院的人是翻墙而入。

行动组的几个刑警身手都很凌厉,毫不犹豫翻越了一米半高度的院墙冲进了后院。

薛亮刚刚跑到院墙边,王胖子也火急火燎追了过来:“艹,赶紧的,抓不到人,周组非弄死咱们不可!”

王胖子一脸紧张的抓住墙沿向上爬,可爬了两次,始终跃不过这堵墙。

薛亮后退半米,助跑几步翻身一跃人已经跳进了院墙,王胖子急的直跺脚:“擦,你不管我了?”

这时候,抓人要紧,薛亮哪里顾得上王胖子,理也不理他,向着后院深处追去。

还没跑出几步远,身后王胖子的声音大叫大嚷:“薛亮,我去守着门,有啥情况你就喊我,胖爷我给你做好后勤保障工作。”

薛亮不屑一顾的撇撇嘴,这种棒槌也能来诡案组,丢人!

随后,隐隐有神算子的声音传来:“大胖子,快蹲下,助我一臂之力爬进去。”

这时候,薛亮已经向着远处一个胡同追去。

这供应站后院停放的多是大型设备,因为设备庞大,所以院墙并不是特别高,即便有人跳进来,也休想挪走这里的机器。

而远处的胡同是两个厂房相邻的位置,一个是原煤手选厂房,另一个是蓝色铁皮的洗煤厂房,两个厂房各有分工,但是相隔并不远。

此时几个行动组的刑警已经追进了胡同,薛亮与他们还有些距离,只听他们不停呵斥:“站住,我们是**,你在跑我们要开枪了!”

随后,果真有人对着半空明枪:“砰”

薛亮快跑几步也冲进了那个胡同,胡同是一个九十度直角的胡同,跑进去约有十几步远拐个直角,之后便是一堵三米高的砖墙堵死了出路。

这时候,几个行动组的人都气喘吁吁。

薛亮也喘息了一阵。

不过想想,这供应站后院都是大型设备,怎么可能有通往外面的胡同,这悄悄潜入后院的人一定心里有鬼,要不然怎么会慌不择路?

朱雄一边喘息,一遍大吼:“上拷,上拷!”

梦友掏出手铐的同时还不忘踢一脚:“混蛋,叫你站住没听到吗?累死我了!”

薛亮凑过去,刚要帮忙抓人,朱雄却已经恼恨的瞪一眼:“就你们几个,还来警队报道?等你们跑过来,嫌疑人早没影了!”

朱雄呵斥薛亮的同时,又瞥一眼胡同拐角的位置,神算子吐着舌头,累的满头大汗跑出来,扶着墙哈哈喘气:“狗日的,跑这么快!”

朱雄火气更大:“Ma的,等这个案子破了,你们三个,都给我滚蛋!”

“朱队,这和我有啥关系,我可是跟上大部队了。”薛亮有些委屈,自己又没耽误正事。

但是朱雄根本不给薛亮辩解的机会:“滚蛋!”

……

忙碌一番,挨了顿臭骂,薛亮和神算子如蔫了的公鸡,颓然的跟在身后,一行人押着嫌疑人从供应站的大门出来,返回了供应站屋里。

周宏这会正怒瞪着胖子:“一米多高的墙你都翻不进去,还说以前是派出所的干警?我看你就是个饭囊,太丢人了!”

周宏又瞥一眼刚刚进来的薛亮和神算子:“就不该带你们几个来!气死我了!”

朱雄也黑着脸,无奈摇摇头:“老周,现在可不是耍脾气的时候,这小子刚刚跑的那么快,一定有问题。”

胖子听了朱雄的话,立即插嘴:“对,胖爷我就说嘛,这案子破的太轻巧,这凶手自己送上门了。”

刚刚被押进来的嫌疑人被反捆着双手,听到胖子这话吓得身子一抖:“我不是凶手!我不是凶手!”

“老实点!”老纪怒喝一声。

周宏听到凶手接连喊了两声冤枉,皱皱眉。

王胖子不甘心的呵斥道:“你不是凶手干嘛鬼鬼祟祟的?我看你是做贼心虚。”

那个被押进来的人干咽口唾沫:“我没有,我只是害怕,想来听听到底是不是鬼杀人。”

“噗”何方刚喝一口水全喷了出来:“哈哈,你也觉得是鬼作案?不错,和我想的一样。”

薛亮刚刚一直被朱雄训斥,有些窝火,但是嫌疑人接连叫两声冤枉,又无缘无故提起什么‘鬼作案’,这和薛亮他们刚来的时候,何方他们形容的大致相同。

这案子,太奇怪了。

薛亮皱皱眉,这会也顾不得周宏和朱雄俩人的不满,凑过去,用手提起那人的下巴颏,故意用严厉的口气问道:“你刚刚说,鬼作案?”

“是呀,我是311皮带的司机,今天正巧是白班,听说前天晚上出了命案,我这心里怕的慌,所以就跑来听听。”那人急道。

老纪这会黑着脸,不满的呵斥一声:“胡扯,这世界哪来的鬼?你老实点,要是在胡说八道,我们直接把你带回市局审。”

“我没有胡说!”那人兀自辩解。

不多时,一个女警员提着黑皮本子走过来,先是打量一眼这人,随后点点头:“的确是他。”

那个人吓一哆嗦:“我没有杀人!”

“老实点!”王胖子像模像样的呵斥一声。

女警员接着说道:“这人叫尹山,在工厂里被人叫做大山,的确是311的皮带司机,技校毕业生,来这个单位快两年了,刚刚我和工厂的一些工人证实过,他的确是白班。”

女警员顿了下话头,把笔记本翻过一页,又说:“另外,这小子并无犯罪前科。”

老纪点点头,女警员又自顾自忙去了。

这时候,供应站里很静。

所有人都皱着眉分析着案情,尽管这小子的身事很清白,可这证明不了他的清白,况且,这件事如果和他没有任何关系,他又何必悄悄跑来偷听?

之前的吵闹声也随着女警员汇报后变得安静,过了好一会,周宏严厉责问:“案发时你在哪?”

“什么案发?”尹山被问的一愣。

胖子又怒喝一声:“老实点,这工厂的人都知道案发在前一天晚上,你少装糊涂。”

薛亮再次皱皱眉。

抓人的时候不见这胖子有多大本事,可这会,他却又威风凛凛的,总喜欢抢功劳,可恶。

尹山吓得身子一抖:“前天晚上……前天晚上……”

老纪不耐烦的呵斥一声:“不要浪费我们时间,快说!”

“前天晚上我在喝酒。”尹山支吾着回一句。

“喝酒,跟谁喝酒?”老纪又一次追问。

尹山嘴抖了抖,眼神似乎有些闪躲,故意避开老纪的目光,想了大概有半分钟时间,顺口溜出一句:“和……和……和哥们喝酒。”

“老实点!说实话!如果你杀人的嫌疑被坐实,后果你是知道的!”梦友不爽的呵斥一声。

薛亮这时候也察觉出这个尹山不太对劲,说出案发时自己在哪,这是撇清嫌疑最好的办法,可是这个尹山,却犹豫着说不出个所以然。

而且,距离案发已经两天了,这个案子对于工厂的人来说,应该已经过了恐慌期,可为什么这个尹山今天才进入警方的视野?

不对劲,绝对有问题。

王胖子先是悄悄瞥一眼身边的周宏,见周宏也是一脸的狐疑,王胖子清了请嗓子:“咳咳,告诉你,我们已经掌握你犯罪的证据了,老实点,要不然直接……”

王胖子话没说完,尹山已经吓得泣不成声:“我……我说的都是真的!”

“那你说,你那个哥们是谁?你在哪里喝的酒?”王胖子见尹山有些崩溃了,再追问几句,兴许可以找到突破口。

而尹山这会却已经脸色发白,好像受了什么惊吓似的。

这是最好的突破口,在现场找不到任何犯罪痕迹,两天时间里还没有锁定第一案场和第一嫌疑人时,这个尹山显然是最好的突破口。

而且是白白送来的突破口。

老纪一拍桌子:“啪”

老纪怒喝一声:“快说!”

“啊,那天晚上,我和贾明在311皮带头喝的酒,我们俩喝到挺晚才散去。”尹山犹豫着说道。

这一消息,惊呆了所有人。

何方快速翻开案件备录,拿起笔开始记录,老纪却板起脸,目光很凶的质问道:“你是最后一个见到死者的,眼下,你的嫌疑最大,你必须把你知道的一五一十全部说出来,否则,你很难洗脱嫌疑。”

“可我没杀人,真的!”尹山声泪俱下。

“杀没杀人你说的不算,老实交代!”何方怒喝一声。

王胖子也借机大显风头:“说,你是不是喝酒的时候与贾明起了争执,失手杀了他,把他推进皮带里去了?”

“我……我没有!”尹山被王胖子吓得瑟瑟发抖。

周宏抬手狠拍王胖子的后脑勺:“竟问些没用的,滚一边去。”

王胖子努努嘴,一脸扫兴的转过头去。

周宏慢步走到尹山面前,一双眼如鹰隼般死死的盯着尹山:“说,你们几点聚在一起的,你又是几点走的?”

尹山犹豫着,想了想:“大概是八点多吧,我们就喝完了,而且,我们喝酒的时候,距离皮带很远,而且,我们再皮带头,我又怎么会把他推进皮带里去呢?”

尹山的辩解引起了众人的注意,周宏目光凛然一收,怒喝一声:“那你是怎么知道,他不是死在机头,而是在皮带道里被人杀死的呢?”

“我……我……”尹山吓得身子发抖,一句话也说不出口。

周宏又借机迫问一句:“你说你今天刚上班,听说贾明死了,可你却知道昨天案发现场的情况,你知道贾明死在皮带道里,而不是直接绞死在机头,说,你究竟隐瞒着什么?”

“我没有说谎,真的,**同志,你们可以去查!”尹山彻底慌了。

薛亮皱了皱眉,虽然薛亮加入警队才几天时间,可是凭借直觉,凭借自己在警校所学的犯罪心理学,这个尹山,的的确确不像在说谎。

而之前尹山一直不肯明说自己案发当晚在哪,和谁在一起,想必也是顾虑到警方会把他当作凶手直接抓捕结案吧?

可是尹山的一切举动太怪了,异于常人,这无形中,又给他自身笼罩了一层迷影,这层迷影不拨开,怕是很难洗脱尹山的嫌疑。

在这种时候,必须撬开他的嘴。

薛亮又仔细观察了尹山片刻,尹山此时满脸的汗珠,整个人脸色发白,嘴唇用力的抿在一起,还自言自语:“我就说,这个地方不好干,贾明就是不听,幸好我没有去上夜班,要不然,死的一定是我!”

“等等,你刚刚说什么?”朱雄突然断喝一声。

尹山被朱雄喝问的身子一抖,整个人突然变得更加兴奋与恐惧:“我早就说过,那个地方不干净,经常闹鬼,贾明这小子就是喜欢犯浑,不听人劝,这下好了,连命都搭进去了。”

尹山“咯咯咯”傻笑了几声:“幸好我这段时间没有上夜班,可!可!可我是无辜的,我和他是好哥们,我怎么可能杀他!”

尹山情绪渐渐失控,又自言自语:“贾明,你个王八蛋,你死就死了,还把老子牵扯进来,我TM就说上班的时候别喝酒,你就是不听!”

尹山的自言自语以及情绪失控让所有人为之一怔,与此同时,尹山一些无意识的胡话也同样印证了何方的猜测,以及何方画在案件备录上的问号,这个案子,果真有问题。

“尹山,你说说,究竟怎么个闹鬼法?”何方用手按住尹山的肩膀,想要让尹山尽快冷静下来,然而,尹山的情绪已经崩溃,此刻的尹山,根本听不进去任何人的话。

老纪皱皱眉,观察尹山片刻,只能无奈摇摇头。

周宏也同样眉头紧锁,与朱雄对望一眼,两个人似乎想到了一起:“只有从当晚值夜班的人开始排查了,这个尹山看架势不像撒谎,但是不能排除嫌疑,况且他是最后一个目击者,先把他送医院接受治疗,等他清醒了我们再盘问细节。”

周宏的话刚说完,他便给神算子勾了勾手指:“你小子不是号称第一算吗?走,跟我去案发现场看看。”

神算子摇了摇手里的金算盘:“好嘞。”

神算子又得意的啧啧一笑:“咱们组把我要进来,算是要对人了,只要这个鬼敢露面,我就一定让它魂飞魄散,哈哈哈”

薛亮此时却很郁闷,薛亮也看出了尹山不像是凶手,而且,必须尽快撬开他的嘴,而不是问这些神神叨叨的东西,可当薛亮仔细观察一阵,寻找尹山的薄弱点想要小试牛刀之时,这帮混蛋,问的乱七八糟,竟然把尹山活生生给逼疯了。

这TM太坑了!

再有周宏直接拉着神算子去勘察现场,却把自己留在这里,这算什么?

自己可是堂堂的警校毕业生,Ma的,不公平,太不公平!

薛亮刚要开口,也去案发现场走一遭时,王胖子撇撇嘴,好似也很不爽的样子:“嘚瑟啥?还拿个金算盘,一会就碰个不要命的把他的算盘抢走,哼。”

“……”薛亮想要说的话,又被王胖子这翻抱怨给堵回去了。

这死胖子,同样不靠谱。

朱雄见周宏和神算子出了供应站,他苦涩一笑:“老纪,这个尹山你们先送去医院吧,把那夜上班的人员名单给我们一份,我带着这两个棒槌去找找线索。”

“好嘞,这个尹山交给我们,一定撬开他的嘴,另外,咱们随时保持联系,虽然这个案子暂时拨给了你们处理,但是我们局长说了,一定要全力配合你们省厅的人办案,有什么需要,立刻打电话给我。”老纪点点头,走过去和朱雄握手。

——

从老纪手里拿到的名单很详细,然而很多岗位距离311皮带道距离太远,从作案到案发的时间推算,有一些岗位根本没有作案时间,所以被逐一排查。

另外,再案发后四个小时里,对于可能获得线索,可能有作案时间的几个人,行动组也做了逐一询问,笔录也附在名单中,朱雄离开供应站以后找了个遮阳的地方仔细看了一遍,却也没有发现任何线索。

薛亮和王胖子一人捏了几个笔录大致看了看,王胖子撇撇嘴,皱起眉头:“看这些笔录,貌似真的没什么大问题,莫不然,真的是鬼作案?”

“擦,死胖子,你好歹也是公考进入的警队,怎么就这样的觉悟?”薛亮不爽的撇撇嘴。

朱雄看了这些笔录也同样直皱眉:“当初组建咱们这个部门时,就是考虑一些诡异案件,灵异事件会难以破案,引起社会恐慌,所以,这种案件,咱们虽然经验不多,可一定要秉着一颗唯物主义的心去办案,懂吗?”

王胖子这会已经从兜里掏出烟,空出一根递给朱雄,一脸讨好的笑了笑:“朱队发话,我们照办就是了。”

“马屁精”薛亮哼一声。

王胖子讪讪一笑:“小屁孩,你才干几天,需要学的东西还多着呢。”

朱雄没有去接胖子的烟,独自一人拍拍屁股站起身,从笔录中挑出几个有疑点的丢给王胖子:“你们俩,去盘问一下这几个人,问不出什么有用的东西,晚上你俩就给我去311皮带道蹲守去。”

“开什么玩笑?”王胖子深吸口气。

薛亮也听得直皱眉:“这蹲守不应该是他们行动组的事情吗?况且还有一些富余警力,我们俩跑跑腿就行!”

“滚TM犊子,少给我在这闲扯淡,我说到做到。”朱雄撂下句狠话,独自一人向着工厂外走去。

走了十几步远,朱雄又补说了一句:“凶手如果是从外面溜进来的,这附近一定会有凶手留下的痕迹,所以咱们双管齐下,你们去问人,我去找痕迹,今晚你们能不能回招待所睡觉,就看你们自己的造化了。”

朱雄就这样走了,留下王胖子和薛亮彼此对望半响,都是一脸的错愕与茫然。

王胖子慌忙翻看手上的几份笔录,其中有312煤仓司机刘亮,当班班长宋军,夜班机修王凯,设备巡视员郭纲以及煤质化验员刘丽等。

这些人,都是当晚案发时当班的人,并且距离案发现场有一定的关联。

薛亮从王胖子手里随意接过一个笔录,却是当班班长宋军的笔录,上面,警方盘问了宋军一些问题,大多数是宋军案发时在哪,案发前是否有去过案发现场,并且,案发前是否有什么异常发生等等。

这些,宋军都一一对答,并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

可有一个问题却引起了薛亮的注意,如果今天没有抓到尹山,想来这些供述都没有问题,可是尹山说了,他案发前和贾明在311皮带头的位置喝酒。

而宋军的笔录上说,他在案发前,大概七点多钟曾去过岗位点巡视,可偏偏,宋军的笔录上却没有提及尹山与贾明饮酒的半点细节。

这两份口供明显对不上,这其中,必然有一人撒了谎。

兴许,这就是案件的突破口。

想到此,薛亮兴奋大笑:“哈哈哈,有了,快,咱们去找这个宋军!”

小说推荐

完整版《大唐自在侯》全文章节免费阅读

2022-5-13 23:39:16

小说推荐

末日抽卡:重塑银河罗帆小铲子全文在线阅读

2022-5-13 23:39:56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