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大唐自在侯》全文章节免费阅读

小说:大唐自在侯

类型:军事历史

作者:甲骨文会说话

角色:张浪李二

简介:面对李世民的循循善诱,张浪不但油盐不进,反而把刀架在脖子上:老李啊,莫逼我,否则你闺女就要守寡了!李世民很无语,别人是百计千方,不择手段想吃上皇粮,张浪这个混蛋呢?你让他出钱没问题,闲暇时帮你出点鬼主意亦可,死活就是不愿意出仕为官;用张浪的话来说,作为一个有理想的穿越者,赚钱的手段千万种,又不缺娇妻美妾,我已经很自在了,干嘛要那么累?当官那不就是给自己找不自在是什么?

书评专区

懒神附体:都市金手指系列,我都不喜欢把金手指暴露出来的写法,所有看到这么写之后就没看了。

太平记:开头报仇你倒是报啊,干净利落一点行不行,你不是怕麻烦,装清高吗,杀了白丹不就完了?还把人放了,然后让她来报复,还搞那么复杂。看得我都不知道你是要装逼,还是要找不自在

超级军工霸主:这么牛的研发水平根本不可能让其去做军售出国谈判,这也太毒了。

大唐自在侯

《大唐自在侯》部分章节免费试读

第3章 雪一样的盐

“张虎,这些木炭可是好东西,把毒盐里面的毒性去掉全靠它,瞧瞧,木炭里面的这些小孔看见没有,能吸附有毒物质。”

张浪随手捡了块木炭递给张虎。

“哪里有孔?看不见呀!”

实在人,说话那么实在,你看见就有鬼了,要借助显微镜晓得不呢!瓜娃,可张浪不会和你解释,鸡不同鸭港一个道理。

“反正我看见就行了,你看不见没关系,你只要记住,往后这些木炭不能再倒河里就行,制盐肯定用不了这么多,剩下的拉回去,另有妙处。”

“知道了”

张虎瓮声瓮气道。

吩咐煮盐的族人放下手里的活,安排他们磨木炭,然后把磨成粉末的木炭全部倒进煮盐的瓦瓮,搅拌,过滤,最后把过滤出来的盐水倒进干净的瓦瓮,大火蒸发。

张虎看着瓦瓮上厚厚的一层雪一样的东西,不停挠头,傻眼了,本以为加了木炭粉的盐水煮出来的盐只会更黑,哪曾想结果出乎意料,灰褐色的粗盐居然变得雪白雪白,神仙手段呀!

张虎看着张浪,一脸炽热,还有崇拜。

张虎急不可耐的抓了一撮塞进嘴里,真烫!咸,咸死个人,没有一点苦涩,只有咸。

看着张虎的动作,张浪打了个哆嗦,你就不怕烫死?

“成功了!吾代张氏一脉拜谢张浪!”

张虎“嘭”的一声跪下,使劲磕头,没有一点虚的,这货额头都冒血了。

“起来!大惊小怪!”

张浪一把拽起泪流满面的张虎,说话都带着一幅高山仰止的神情,张浪这是站着说话不腰疼,饱受毒盐折磨的心情张浪无法体会,也不曾体会。

“不行,我得告知老族长”

张虎抓了一把雪盐,往宗祠方向跑,边跑还边叫唤张氏一族有救了之类的话。

煮盐继续,也不用张浪吩咐,这些煮盐的也不是傻瓜,照葫芦画瓢那还不会吗?

张浪只是吩咐他们把煮好的盐再泡一次木炭,只是多了一道过滤的工序,费些体力罢了,族人无不尊成。

张浪背着手,俨然有点老族长的架势了。

环顾山头,张浪发现一个很奇怪的现象,没有发现有一块大点的菜地和水田,这些人靠什么生活?除了男人,一天下来见过的女人加起来没有二十个,男人有需要怎么办?

带着这些疑问张浪准备回宗祠问问老族长,问题出在哪里?

刚到宗祠,老族长就带着一群人围了上来,有人给张浪递碗水,居然还有人端来一碗山里采来的萢(pao,读一声哦),就是像后世的草莓,只是个小很多,红艳艳的,农村人都认识,张浪小时候也吃过。

张浪小时候很喜欢,所以也没有拒绝这个人的好意,尝了一个,很甜,还是小时候的味道。

“嗯,不错!天赐吾张氏麒麟儿,看来老夫让贤于你是正确的,往后这些族人就靠你了,任重道远啊,不过,老夫看好你!”

张贤抚了抚长须,点头微笑道。

老头很坏呀,居然道德绑架,这是想把我张浪耗死在山里的打算呀,走一步看一步吧,张浪敷衍道:“应该的,义不容辞!”

“今日张浪解决了毒盐的问题值得庆贺,大家伙都把家里的好东西拿出来,摆流水席,莫藏私哦,这本来是新任族长张浪的事情,今天老夫有点出格了,勿怪!”

忽然张贤把张龙招呼到一边,不知嘀咕些什么,但张浪眼尖,张贤好像给了张龙一个小荷包,张龙接过急匆匆走了。

搞什么鬼?居然背着我这个新任族长,不过张浪释然,谁没有点秘密,张浪本身就是这个世界最大的秘密。

张贤拉着张浪进了宗祠右侧偏房,房间不大,有床无座椅,只是地上放着几个木箱和大木墩,木墩包浆很厚,显然是用来坐的。

张贤把木箱一一打开,指着这些木箱道:“张浪,这是此处张氏一脉的全部家当,金百两,银五百两,铜板一百贯,绢五匹,还有些以前留下的物什,老夫孤陋寡闻,你有时间看看,今天全部交于你保管,这是族规!”

“老族长,这些以后再说,我有一事不明,望老族长解惑”

路上的那些疑问似百爪挠心,不搞清楚张浪浑身不得劲。

“哦,何事如此纠结?道来听听。”

居然有张浪不明白的事情,张贤来了兴致,戏谑道。

“为何山里女人那么少?为何没有看见一块田地和菜地?族人以何为生?……”

“打住,你这是一个问题吗?我怎么解答,听老夫一一道来!”

“喂,你是张浪吗?你今天才发现这些问题吗?平时都想啥了?”

张贤盯着张浪,平时蛮聪明的一个孩子今天怎么问这些司空见惯的问题,别真的是诈尸了吧?

张贤一想到诈尸,立马紧张起来,目光不善。

张浪还有一肚子疑问没说完,话就被老族长打断了,很不爽,抬头一看张贤的眼神也吓了一跳,暗道:“卖糕的!要露馅!”

“嗨,今天不是昏过去了嘛,有些事记不太清了,居然连狗娃都差点没认出来。”

张浪强装镇定,眼神不时偷瞄张贤。

“哦,癔症呀,得空找个郎中看看”

张浪的话虽然未能完全打消张贤疑惑,但二人之间的谈话不再那么诡异。你怕我是鬼,我怕你不是人,就是这种感觉。

“哎,所有问题的症结都是因为太穷,这些银钱是族里卖盐得来的共同财产,也是全部财产,衣食用度全部由族里支配,每户所得多少由族长支配,以后由你说了算,老夫就不再操这份心里,今日你说的这些问题,只能尽老夫所知,悉数告与汝之”

咳,咳!

张贤说一会,就停下来咳几声,没办法,年纪大了的缘故。

张浪理解,也很有耐心的听着张贤断断续续的话。

“咳……至于女人嘛,只有族长认为最有希望成为族长的候选人才有资格拥有,就像你那个娘子还是花钱买回来的,张龙,张虎,都一样!”

张贤叹了口气,接着道:“钱呀,现在好了,雪一样的盐被你弄出来了,相信能卖一个好价钱,这个族群能否开枝散叶就托付与你,莫让族人失望。其他的事情你看着办吧,老夫走了”

“记住:往后你和你家娘子就住这里了,老夫该挪窝了!”

说完一步三摇往外走。

“老族长,别呀,你还是住这里吧,我还是习惯原来的窝!诶诶诶……回来!”

再说,我在这里呆不长的,我只是过客,张浪没敢说出来,怕伤老人的心。

张贤不搭理张浪,张浪急了,追了出去……

“夫君,喝点水吧”

张浪刚到门口,一个女人挡住了去路,女人怯生生的端着水朝张浪递了过来。

为了不露馅,张浪只能勉为其难接过,一饮而尽。

“谢谢!”

小说推荐

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叶磊刘青

2022-5-13 23:39:02

小说推荐

小说薛亮周队全文章节免费阅读

2022-5-13 23:39:50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