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傻女李木》在线资源最新章节

小说:傻女李木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程扬

角色:程扬李忆南

简介:新文关于陈若恒的故事《和警察弟弟恋爱了》已发
请大家关注微博@很能吃的卫华言寺 告诉你什么叫做胖子的生活17岁:我是一个死胖子,我的名字叫李木,我傻白没有甜,看起来很有福气但不美
我喜欢一个男仔,他又高又帅智商高,聪明伶俐还傲娇
可他竟然和绿茶妹在一起了......27岁:我靠减肥逆袭成功,变成一个集美貌与才华并存的高中音乐老师
十年以来,我仍旧还是喜欢着他
现在的他魅力迷人又闷骚,而且还成了为人民服务的警察叔叔!这个酷酷的警察叔叔有一天竟然说要和我在一起?李忆南:想知道我和死胖子是怎么在一起的吗?无需关注公众号,无需办理任何手续,现在点开正文,你就可以知道

书评专区

无限空间半只青蛙写:期待中,另外吐槽书名实在是烂大街啦~

纸人成道:黑暗文,主角放弃人身(被迫)成为纸人,主角立志想让所有人都成为跟他一样的纸人。没有痛苦,没有烦恼。作者在404的边缘疯狂试探,且看且珍惜吧。

金刚不坏大寨主:看着看着有点恶心了

傻女李木

《傻女李木》部分章节免费试读

第3章 白月光

今天是周六,没有课,没有相亲。

是一个自由自在,可以尽情的放飞自我的一天。

本来我准备好好的睡它个24小时。就在盖上被子放下手机准备闭眼的那一瞬间,手机“滋滋”震动了两声。

高中的班群的群主兼班长王蓉发布了一则@所有人的消息。

“各位亲爱的老同学,今年是我们高中毕业的第十个年头,还记得高中毕业时的十年之约吗?有老公的带老公,有老婆的带老婆。要是有小三小四,相信同学们都不介意,能一起带来也行。十年不见,真的很想念大家,所以我决定由我做东,于下星期六下午,在城东贝加尔餐厅6楼老友记包厢,盛情邀请大家到来。还有,不许各位同学找任何借口不来,别忘了我手上可是有当年大家签字画押的“十年之约”的信物,爱你们!”

当我看到微信的这条消息,什么睡意都没有了。同学会!而且还是高中同学会?!

微信继续震了两下,各位同学纷纷积极回应班长,并且发起了红包,有一个微信昵称“你的甜甜”发了一条消息。“我一定会带我老公去的,班长辛苦了!”

我戳开那个叫“你的甜甜”的同学的头像。那是一张极其做作的自拍,噘着嘴卖萌,用力的挤着自己的事业线。

果然没有猜错,是谢天甜。出了名一马平川的胸前,也不知道后来怎么就一下变成喜马拉雅了。听小水和我说,谢天甜和李忆南分手了之后,在大学认识了她现在的老公,比她还矮一个头,但是巨有钱,据说就她大学四年的生活费家里没出一分,都说有钱的男人不靠谱,但这哥们儿完全不是这么回事儿,爱谢天甜爱的那叫一死心塌地,至死不渝。

头顶一片青青菜园,但是他不仅没有把种菜的人踹了,反而细心呵护这个在他头顶种菜的菜农。男人能到如此境界,就算只是武大郎的长相又怎样?以前年纪小不懂事,被帅哥迷惑双眼,现在自从吃自己的米,花自己的人民币以后,男人嘛,有钱还是很重要的,帅不帅什么的都是浮云。要是犀利哥突然一夜暴富,看上我,和我求婚,老娘毫不犹豫的就嫁了。

后来她俩毕了业就结婚了,谢天甜在家过阔太太的生活,从不知人间烟火为何物。以前恨她恨得要死,但现在不得不说,这堆女同学里边儿,估计也就谢表是人生赢家了。哦,我叫谢天甜叫谢表,因为她就是个表。当年读高中的事儿,我是不想再回忆了,这简直就是我27年人生中最黑暗的一段黑历史!不仅长得胖,品味土,人还作。

虽然我很不想承认,但我真的嫉妒她。想当年我的性偶像,梦中情人,白马王子。。。。。。

也就是李忆南,可是在最后高三的关头和谢表拍了拖。六月高考,他俩五月初在一起的。我还记得那天下了特别大的雨,把教室门口的水沟都给淹了,我也不知道我怎么就这么倒霉,偏偏那时候在教室门口晃了一下就被班主任看到了,就被叫去扫水沟,于是我就成为亲眼见证谢表和我性偶像在一起的见证人。当时他俩就在教室确定搞对象的关系,我就拿个扫把像扫把星似的在外边扫水沟。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一个关于单身同胞的真理。从古至今,单身狗都是被一切武装力量攻击的对象。要说我当时的感受吧,出人意料,没有很难过,反而有种松了口气的感觉,我爱的死去活来的男生也不过如此,品味和绝大多数男人一样,喜欢纯情可怜的傻白甜绿茶妹。好吧,前面说的都是酸话。第二天我就生病了,奇异的开始上吐下泻,用了整整一星期才好。我都在想是不是因为这次生病请假那个星期,错过了所有科任老师的押题,导致我后来高考文化课也没考很好。

高中三年除了高一李忆南坐我后边儿的那段日子,我与他基本没什么交流,我知道他知道我喜欢他,但我也知道他很讨厌我,年代久远,太多的事情我都记不清楚了,总而言之,人生中最纯情最直接最深刻的非主流“爱情”全都送给了这个最后和绿茶在一起的性偶像李忆南。

现在想起他在篮球场意气风发的样子我都会忍不住发好久的呆,偶尔午夜梦回的时候能梦见他俏皮的小虎牙。。。。。。

好吧,我承认我很嫉妒谢表,尤其是此时此刻!!!

她高中的时候有李忆南教她数学物理,出了社会又有百万老公力挺到底。不像我,从十七八一路不顺到二十七八!

我TM现在连男朋友都没有!你让我带什么去同学会?!!!带我的死胖子吗?死胖子是我养的一条哈巴狗,没有男友的日子,我就靠和他相依为命一直活到了现在。想当年我在班里那么受人嫌弃,除了小水,就没人把我当朋友,我怎么就手贱签了那个名字在班长的校服上?班长的校服就是我们十年之约的信物,以每个同学的签名为证,十年之后的我们要带着家眷参加同学会。我也不知道我当时是怎么想的,总之,17岁的李木带给了27岁的李木一个巨大的麻烦。

出来混,迟早都是要还的。现在还是赶紧想想怎么应付同学会吧。再怎么样,也得告诉这些八竿子打不着的“亲爱的同学们”我李木活得巨好!一点也不比你们大多数差,尤其不比谢表和李忆南差。。。

要是其他的什么聚会,我是一定不会这么庸俗的,偏偏是最悲催的高中同学聚会,不知道怎么,我就想让当年看不起我的那些人,睁大眼睛看看我李木有多优秀,活得有多精彩!

我现在是完全没有心情睡觉了。我赶紧起了床,拨通了程扬的电话。

“扬扬~,救我!”我对着电话那一头的程扬撒着娇。

“李木,我不管你又有什么事,麻烦你下一次不要用这种语气叫程扬!”

是霍匀。。。霍匀,我好闺蜜程扬的男朋友,没错,程扬也是男的。程扬是我当年艺考的时候,在外边儿培训机构认识的,他是我同桌,小水也是我同桌,我现在的闺蜜们基本上都是我同桌。说起来我和同桌都有不解之缘。培训机构都是来自全省各个地方的同学,巧的是,我虽然和他不同高中,但都是H市的,只是我在城里,他在郊区。

我和他都是音乐生,他是声乐专业的,而我是钢琴专业的。他练声的时候,我来弹伴奏。我唱歌的时候他给我建议。他的乐理比我好,每次考试后,都是他把错题挑出来讲给我听,虽然最后我乐理也没考多好,但是多亏了他,最后乐理也没有太拖我后腿。

后来我高考失利,他志愿没填好,我俩就更加成了难兄难弟,都在省里上了大学。我读了师范类的二本音乐学钢琴专业,他去读了音乐教育专业。他是G这事儿,他从小到大一直瞒得很好,但被我一眼识破,都怪当年读高中的时候不干正事儿,上课尽看些腐漫!都说一入腐门深似海,从此节操是路人。我这慧眼识基熊的能力,都是在那一节节听不懂的数学课上修炼的。就这样一基一腐,成了老铁。

读高中的时候,我的朋友只有并不多,只有从小一起长大的发小张洁妲,高中同桌方晴水小水。所以程扬的出现,我觉得是老天爷送我最好的成人礼物,让我有了最好的男闺蜜!

感谢老天,直到现在,他们也一直在我身边,从未离去!

至于霍匀,霍匀是程扬军训时教官,霍匀是退伍兵,也是他们学校数学系大三的师兄,他们学校的军训都是由退伍的师兄师姐担任教官来训他们。他俩的事儿,一时半会儿也说不完,大概就是,程扬小受受被霍匀大攻攻的英勇俊帅勾引,然后展开了一系列套路,最后发现男神也爱他的故事。

总之,他俩甜到爆炸!

“霍师兄,原来是您老啊,是这样的,我找程扬先生有点事儿,麻烦你能把手机传递一下吗?感激不尽!”我谄媚的对霍匀说道。

“不行!有什么屁事儿都等程扬醒了再说,你要是再想带他去酒吧,我就去你屋把你死胖子煮火锅!”霍匀一点面子都不给我。哎!都说男人的真爱都给了男人,果真没错,我要这胸脯二两有何用?!活了27年,属于我的男人,现在还没个影子。

话说回来,这事儿怪我。上次我准备去酒吧撒撒网,看下附近有没有男人可以睡一睡,当时我打电话给程扬,程扬和霍匀那晚不知道是因为啥事儿,吵架吵得很凶,程扬二话不说,就陪我出去找男人了。哎!这事儿说出来我都觉得丢面儿,我去酒吧喝了一晚上的旺仔牛奶,也不知道是那天我的妆化糊了还是咋的,没有一个男的找我要微信。。。反而程扬从进酒吧门到我喝了一箱旺仔牛仔的时间里,无数妹子塞纸条给电话号码,要微信的也是一个接着一个。。。。。。

不仅是女人,他去上个厕所都有男人想套路他。那天简直把霍匀给气疯了,追到酒吧把我俩弄回他们家,在路上就扬言要把我的死胖子炖狗肉火锅!自从那次以后,霍匀对我深恶痛绝,只要是看到程扬在和我打电话,他都紧张的和什么似的。我和程扬小水一起去逛街他跟着,我和程扬去做SPA他也跟着,我和程扬去吃饭他也跟着。总之,我和程扬俩人到哪去他都跟着!他决不允许我和程扬独处,生怕我把程扬拐去找男人。。。。。。

突然听筒那边传来程扬的声音。

“霍匀你是不是有病?”程扬说完了就把霍匀的手机抢回来。听筒一阵咔咔的声音。

“木木,怎么了?”刚刚恶狠狠和霍匀说话的程扬,对我立马音色就变温柔动听了。我都能想象霍匀咬牙切齿想要炖了死胖子那个气到变形的嘴脸。

想到平时高高在上的霍匀,现在吃瘪的样子,我心情瞬间就变好了。

“扬扬,我想去你家吃霍匀做的饭,我还想去你家和你商量点事儿好不?”我嗲声嗲气的对着我可爱的男闺蜜撒着娇。

“好啊,我们也有一个多月没见了,快来快来!我让霍匀做你最喜欢吃的猪大肠,我现在就和霍匀去楼下买菜,你快点来哦!”程扬语气一如既往的温柔。真不愧是我的男闺蜜,实力挺队友。我都听到电话那一头霍匀咬牙的声音。

咔滋咔滋脆啊!像是足足吃了两袋妙脆角。

“好嘞!我马上就去!霍师兄,麻烦你咯!”我挂了电话。呵呵的笑出声。

要说这霍匀,最讨厌的就是腥味儿重的东西!偏偏我就爱吃猪大肠,每次我去他俩家,程扬都会逼着霍匀做猪大肠款待我。我估计如果霍匀有个仇人排行榜,别人我不知道,我李木肯定是榜上有名,并且名列前茅。

我还记得当年我第一次去程扬的大学,程扬介绍霍匀给我认识的时候,我看他有鼻子有眼,长得人模狗样,还有点帅,我还害羞了呢。不好意思的叫了他声“霍师兄”。他当时也有点不好意思,扣了扣后脑勺,回了我一句“师妹”!

想想我们现在的相处模式,霍匀上次还在说,他第一次见我,以为我是什么纯良不谙世事的傻白甜小师妹,早知道我会给他带去那么多的灾难,他当年无论如何都要避开和我的这个“小师妹”的第一次见面。

霍匀的长相很英俊,重点在“英”!部队那俩年的历练使得霍匀举手投足带着军人的气质,在人群中分外扎眼,再者,霍匀皮肤是小麦色的,五官棱角非常分明。他的剑眉是天生长的,形状非常完美。我第一次见他的时候我在心里暗想这个男人够骚包,眉毛都要去修!后来我听程扬和我说,霍匀的眉毛是天生的。我羡慕了好久,我要是眉毛长得那么好,就不用隔几周去修眉,每天早上画眉。那可省了我好多事。

他那个性的丹凤眼配上明亮宝石般的黑色眼珠,你会忍不住被他眼睛反射的亮光勾住目光。他的鼻子高挺,鼻头上有个小巧的痣,英俊里带点微微的可爱。他嘴唇很薄,所以每次他欺负我,我都和扬扬说,霍匀要不得,薄唇的男子薄情,你看他嘴唇这么薄,肯定不靠谱!每次霍匀听到我这样瞎忽悠他家小程扬,那没出息的都吓得叫我姑奶奶。

就霍匀的这硬汉英俊的五官,程扬和我说,当年他俩大学的女生们迷的都不行,就为这事儿,程扬没少和霍匀闹别扭。

当然,程扬也不是什么善茬儿,程扬的帅不同于霍匀,帅的没那么扎眼。程扬只需要穿一件白衬衫牛仔裤帆布鞋,手里拿着一本思修课本,从容的走过校道,就会有很多小迷妹悄咪咪的跟在后边儿,程扬的五官不像霍匀那么带有侵略性。他眉目柔和,用俊美来形容就再合适不过了。所谓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我想创造出来就是用来形容程扬的吧。

程扬的皮肤很白,眉毛很浅,眼睛很大,睫毛很长,嘴尤其小巧,唯一遗憾的就是程扬的鼻子不够高,但是长得也算小巧精致。现在网络上不是特别流行女装大佬吗?我一直想忽悠程扬拍一组穿女装的照片,估计这事成真霍匀会和我拼命,真把我死胖子拿去炖火锅底料,这种威胁到我和死胖子生命安全的事儿,想想就好了,还是不要付诸实际行动,毕竟还是生命安全才是重要的。

听程扬说,当年他们学校美术系有一个姑娘,和霍匀同一节上体育课,因为霍匀体育课做引体向上的样子太帅了,被迷住了。锲而不舍的追了霍匀整整俩星期,每天早上天没亮就送早餐到男生宿舍。重点是霍匀这直男不忍心人姑娘这么辛苦,把早餐收下了还不止,还好好感谢了她一番。程扬听到此事之后,面不改色的笑了笑。

第二天就开始收迷妹们送的情书和礼物,接着开始容许妹子加自己的qq,在那个还没有微信的年代,qq可是当年非主流的我们把妹泡仔的绝对首选。

紧接着,那些妹子们就发现,男神程扬是会回复qq消息的。。。

后来消息就传开了,各个系的妹子都开始积极的加程扬同学的qq,学校的论坛里都置顶放出程扬qq号,还有很多妹子在论坛里发布她们与程扬聊天的内容。

没多久程扬的qq消息多到一天上万条,霍匀才意识到,程扬最近不理他,有找下家的想法。

可意识到时,问题已经很严峻了。

程扬和我说,霍匀当时立马就把那个论坛发帖的人找到,逼着他删了帖子,然后在网吧熬了整整一晚上,把他qq里所有的女生都删了,一个一个的删!并且发现了他特别分组里只有一个人的我,而且备注非常肉麻,“可爱的木木宝宝”。

霍匀当时就慌了,意识到这个木木宝宝绝对是洪水猛兽!他不敢轻举妄动,把qq其他多余的女生删了以后,立马飞回男生宿舍质问程扬这个“可爱的木木宝宝”究竟是何方圣神。霍匀说当时的程扬拽的和二五八万似的,就是不理他。霍匀是哄也哄了,凶也凶了,使尽了浑身解数,可人家程扬就是一个表情都不给他。因为这事儿,霍匀天天追在程扬的屁股后边儿,一星期都不去上课,专业课都被记了两次旷课!

后来程扬觉得解气了,就问霍匀,“你知道你哪里错了吗?”霍匀一脸气愤,咬牙切齿的说:“当时删人的时候没把那个可恶的木木宝宝删了!”当时程扬就被霍匀的表情逗笑了,什么气也消了!看着霍匀傻笑。

程扬气消了以后,和霍匀解释了好久霍匀才善罢甘休。。。霍匀对我从那时起就印象不好。毕竟在别人qq里自己改“可爱的木木宝宝”这种备注的人,肯定不是什么正常人。起码他是这么认为。

自从有了qq事件以后,霍匀化身为十级强力502,除了有必要必须上的专业课,其余时间都是粘着程扬的。至于那个送早餐的妹子,霍匀早就忘得一干二净了!把其他的一切与程扬无关的事情都甩到离后脑勺十万八千里远地方。程扬读大二的时候就没在学校住了,他俩在外边租了房子。霍匀觉得程扬他们宿舍的人一个个的都眉目不善,不得不防。就霍匀这草木皆兵的仗势,能够接受我这个木木宝宝在程扬身边蹦跶已经很不得了了。

至于程扬,他发现霍匀根本就没把那送早餐的数学系妹子放在心上。单纯只是军人为人民服务和对老百姓友善的习惯才对那个数学系的妹子态度那么好。以至于后来,程扬问霍匀知不知道自己哪里错了的时候,霍匀都完全不知道有这个数学系妹子什么事。但是不放在心上归不放在心上,他程扬就是吃醋了。吃醋了就得作一作!所以生了一星期的气,搞了一星期的事,但看在霍匀认错态度良好的份儿上,一星期后也就原谅他了。

霍匀直到现在都想不通,为什么当年程扬无缘无故的生了他一星期的气。程扬当时分分钟找下家的架势,他说他现在想起都心有余悸。

我估计他早就把那数学系的妹子忘记了。让他自己疑惑去吧,情商这么低!

我换了一身简单的T和牛仔裤,画眉并且涂了口红。这样看起来比较有气色,毕竟窝在家里这么久,脸色都是苍白的。

去见程扬和霍匀根本不需要浪费时间去撸妆。

从我家到他俩的家,步行也就15分钟。走路去还能溜溜我的死胖子,死胖子最近越来越胖,越来越懒,都不怎么愿意走动。天天就知道吃和睡。小水经常说,死胖子简直就是汪汪界的李木。我和我的死胖子生活习惯不符合养生学,走动走动对身体好。

等到程扬霍匀的家时,我原本就不算太好的心情变得更加糟糕!

“今天是黑色星期六吗?”我抱着我的死胖子站在程扬家门口。程扬刚给我开门我就开始抱怨道。

程扬接过死胖子抱在怀里。摸了摸死胖子毛茸茸肉呼呼的头。

“怎么了?这还没进门就开始发牢骚?”程扬看了我一眼,疑惑的问道。

我深吸了一口气,吹了吹额前的刘海。“今天可能五行八卦各路菩萨都和我犯冲!”

“我走到红旗路口的时候,哇,有一个开奥迪的哈妈批滋了我和死胖子一身的水泥粉!”最近为了H市为了迎接文明城市明年的复检正在搞城市建设,红旗大道是整个Z区最烂的一条路。区**说,红旗大道是整个Z区的脸面,一定要好好修,定要完成文明城市的复检。

要不是我现在住的小区离红旗中学近,我真不会在这儿买房子。这里灰尘又大,路又难走。。。。。。

我还记得上次滴滴司机说,他在市区开了十几年的车,轮胎就没被扎坏过,一来红旗大道,轮胎就被扎破了。他说,走过最不好走的一条路就是红旗大道。

Z区是整个H市的工业区,虽然不是市区,但却是人流量最大的地方。市区在这里工作的人,每天都要在这条路上来回。早八点来上班,晚八点回市区。所以这条路的交通压力特别大,由于是工业区,往来的巨型货车多,很容易压坏路。

这条路是H市的交通命脉,从我读小学一直到大学毕业再到自己出来参加工作,这条路就没修好过。在我印象中,红旗路每天都在修,读高中的时候是因为修城轨,后来城轨修好了,又修红旗大道,红旗大道前前后后不知道修了多少年,在我的印象里就从来没修好过。这路好不了几天就又烂了。

由于长年修路,这条路灰尘特别大,路也特别难走。坑坑洼洼的,这里一个大洞那里一个大坑。今天这个路口被拦住了,明天那个巷子又被封了。所以我刚上班的时候,经常迟到,老被领导骂,为了改变现状,我当即就贷款在学校附近的楼盘“麦城小区”买了房,以便我上班。

上次霍匀带她老妈来H市玩的时候,他老妈坐在车上,经过红旗大道的时候被一阵一阵的烂路颠地一颤一颤的,吓得老太太坐在车上都不敢乱动。

老太太说:“幸好我身体好没心脏病!”。

因为Z区有一条河叫陈江,又离红旗大道特别近。我的那些可爱的学生们,戏称这条路叫尘江。

回归正题,我刚刚为什么郁闷的发牢骚。从我家到程扬的家,一直直行,最后只需要拐一个红旗路口就到了。就在这个最后的红旗路口,修路的师傅堆了一堆修路的水泥,还是没有加水的水泥。。。。。

有一个开奥迪的傻逼,直接从我身边开过去,车速所带来的风,扬起了那堆没和水的水泥粉,溅了我和死胖子一身。最让我印象深刻的是那傻逼的车牌号,尾数是非常符合他气质的438。。。。。。

我同程扬讲完我这路上的遭遇,霍匀在厨房一边做着猪大肠,一边哈哈大笑。“苍天有眼啊!哈哈哈哈哈!”

霍匀。。。你真幼稚!

晚饭上桌,虫草花炖排骨汤,爆炒猪大肠,茄子煲,酱豆角,清炒芥兰。

四菜一汤,贤惠的霍匀在做饭方面,简直堪比资深的家庭主妇。

除了偶尔蹭饭的我,程扬霍匀家平时基本上没客人,因此他家的饭桌不大,是一个标准的方形四人桌。

他俩挨在一起坐在我的对面,我一个人面对着程扬坐着。

看到这丰盛的晚饭,快吃一星期外卖的我现在什么也不想说,只想好好的吃一顿饭。看到我吃得贼香,程扬很是高兴,不停的往我碗里夹菜,至于霍匀,他嫌弃我又不是一两天了,他看到我都没什么胃口,更何况和我一起吃饭,气呼呼的坐在一边看着我。

我喝完碗里的最后一口汤。深吸了一口气。

“我今天来,是要让扬扬帮我一个忙。”我一脸谄媚的对霍匀说。虽然是请程扬帮忙,但是这和个忙能不能帮成,关键还是在霍匀。

果不其然,霍匀一听到我要请程扬帮忙就皱起了眉。霍匀一副李木肯定没好事的表情,严肃的望着我。

程扬不理霍匀沉重的表情。一脸温柔的对我说:“没事儿,有事儿你就和我说!咱俩客气什么!”霍匀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程扬,程扬一说完霍匀就出口阻止:“不行!李木这死丫头找你就没啥好事儿!”

您的好友程扬不理您并且给了您一个白眼。

程扬的白眼很奏效,霍匀心虚的低下头,眼神如刀子似的,狠狠地剜了我一眼。

我不理霍匀这个幼稚鬼,直奔主题:“下个星期六是我的高中同学会!班长说要携家眷出席。。。你们也知道,我没有家眷。。。虽然我没有家眷,但是我有扬扬啊!扬扬不就是我。。。”我的话还没有说完,霍匀就打断我了。

“别TM给老子自以为是,谁TM是你家眷啊!别给老子净出些歪主意!别以为老子好糊弄!你这死丫头一天一肚子坏水。你那啥狗屁同学会别想忽悠我家程扬出卖色相去给你找男人给你冲场面!不行!”霍匀劈头盖脸的几个“别”一下子就堵住了我想说的所有话。

反观程扬,他一脸严肃,虽然我也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这么严肃。。。

程扬没有一点要理霍匀的意思。直接屏蔽掉霍匀,然后问我:“是那个有李忆南同学的同学会吗?”

我不知道为何,突然不想看程扬那双质问我的大眼睛。我低下头,又夹了一根豆角,低头吃起来。是,对,没错,就是那个有李忆南的高中同学会。

霍匀诧异的看着程扬,立马收起了刚刚歇斯底里的表情。程扬问我:“你确定你要去吗?”我没有看程扬的表情,我也不是很想看,光是听语气里透出来的认真就让我有些不适。

不就是去参加个同学会吗?至于这么认真严肃地问我吗?这个同学会,我是不想去的。因为要面对一堆现在没有联系,八竿子打不着的“亲爱的同学们”。尤其是要见以谢表为代表的那群当年让我无语之至的三八们!但是17岁的我可是签了李木的大名在班长的校服上啊!做人不可以没信用,小学老师都说做人要讲诚信。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里边可是说的清清楚楚“爱国,敬业,诚信,友善”啊!更何况我可是新时代的人民教师!我怎么能带头不讲诚信呢?

去他妈的诚信!刚刚都是在扯淡。。。

说不想去是真的,不想面对那些这辈子都不想再有交集的人也是真的。

但是想去。。。也是真的!十年了,我想看看当年的性偶像,现在的白月光,到底是个什么模样。会不会经过时间的沉淀越来越有魅力?又或者历经了生活的摧残,成了中年油腻大叔?

我也想知道,这些年以来只有在午夜梦回里才能见到的人,最后身边站着怎样的女人。

我想知道当年的那个他过得好不好?幸福吗?

我也知道,这些都是27岁的成**人没必要的自作多情!但是此时此刻我心底强烈的渴望一下一下敲击着我。心底有个声音在向我暗示,这真的有可能是我和他的最后一次见面。我没有理由,也没有必要不去啊!

程扬看我没一点反应,一本正经的吃豆角。环抱着手靠在椅背上,拿起桌上的白水默默的喝了一口。“李木,你要是不想去谁也逼不了你!今天你坐在我对面,是打定主意要去见李忆南了?”

我慢慢抬起头,有点不好意思的看着他。真是知我者,程扬也。我肚子里的那点花花肠子,程扬不用数都知道有几根儿。

我心虚的对他笑笑,谄媚的说道:“扬扬不愧是我最好的朋友!嘿嘿嘿嘿嘿嘿嘿嘿。。。”

“嘿个屁!”霍匀一脸气愤无语的看着我,脸上的表情好像在说又让李木这个死丫头得逞了。但这次的霍匀出乎意料的没有要去买火锅底料。。。不爽归不爽,他默许了我的请求。

“你想让我怎么帮你?”程扬问道。

“我想委屈你下周六改改身份,屈尊做我男朋友一天!”我在的表情,应该很像当年汉奸狗腿的样子吧。这回霍匀可就真飙了!

“不行!不可以商量!绝对不行!”

我气的长大嘴巴,又紧闭起张大的嘴巴,愤怒的看着霍匀。“为什么!”不是默许了吗?不是同意了吗?明明都答应我了,这个醋海!不就是假扮下男朋友吗?至于吗?想当年我和程扬在外边单考的时候,为了省钱,俩人开房开单人间睡一起那也是常有的事儿!现在忌讳什么?想来我就郁闷,当年程扬就一个人的时候,商量什么事儿都是倍儿有效率,自从多了霍匀,啥都变得巨艰难!

霍匀以为的帮忙,是想着我会麻烦程扬去他的琴行随便找一个看起来比较顺眼的钢琴老师,反正,程扬的琴行里男的钢琴老师很多,随便冒充一下就过去了。谁知道我打的是程扬的注意。霍匀现在一万个不愿意!

程扬拧起眉毛,修长的手指,抚了抚下巴。程扬一直凝神在想些什么。。。时间好像过了很久,又好像没有多久。

程扬轻启薄唇:“我不想委屈做你男朋友!”我闻言不可置信的看着这个多年的好友,这是一个很难办到的事儿吗?想当年,我让程扬陪我穷游西藏,我们一路卖艺一路穷游到了布达拉宫,他可是眉头都没有皱一下的。现在只是让他帮一个可以说是举手之劳的忙,他都不同意了吗?做我男朋友这么委屈吗?哎!果然。。。闺蜜大了都是别的男人的。。。。。。

我是忧伤了,霍匀那个幼稚鬼,一下子咧开嘴傻笑。我无语并且气愤的看着他。他朝我贱兮兮的比个yeah~

程扬撇了嘚瑟的霍匀一眼。“你开心什么?我没有说完!”

???

事情有转机?

程扬不紧不慢的说:“我当然不能委屈自己做我最好朋友的男朋友,因为我和你可是家人!才不要被什么狗屁的男女关系玷污了!但霍匀可以啊!霍匀也是男人啊!他可以冒充你男朋友啊!”

哈哈哈哈!此时此刻我只想仰天大笑三声,也想学那个叫什么宋晓峰的吟诗一首!苍天饶过谁啊!哈哈!

我幸灾乐祸的看向霍匀,霍匀嘴角的微笑还没完全消失,表情逐渐切换成了吞了三十只苍蝇的样子。他一脸悲伤难过不可思议的看着自己多年的恋人。一副琼瑶戏男主角上身的模样。就差举起鼻孔对着程扬叫紫薇了。

我是无所谓,只要有个足够了解我情况,可以帮我圆谎,在人群中不会露馅的男朋友去充场面就好,程扬还是霍匀对我来说问题并不大。况且霍匀更有男人味,我和他站在一起,在视觉上,绝对相当养眼。我在他身边活脱脱就是个小女人!霍匀这么帅,带出去也很有面子!如果真是霍匀,我可算是白白捡了个大便宜!再说了,以霍匀对我深恶痛绝的程度,真要假扮我男朋友,难受的绝对不是我,我都能想象他憋着对我的火面向外人微笑的怂样有多滑稽。

程扬难得的摸了摸霍匀的脸,一脸温柔的对他说道:“那就委屈你了我的匀匀!”霍匀握住程扬的手,“你既然知道我委屈,你咋还把我往火坑里推啊?!”

程扬收起微笑。一本正经起来。“我去太明显是假的了。高中对我们虽然是很久远的事,但是高三那年的端午节假我去过Z区找木木,当时李木他们班很多同学都看到过我,也知道我们是好朋友,到时候要是遇到什么麻烦很容易露馅!而霍匀不一样,知道他的人就只有小水,小水是万万不可能戳破这个谎的。而且,霍匀很能打,万一到时候木木想把当年哪个得罪过她的同学教训一顿,霍匀也好把军体拳整套拉出来练练!反正他不是想念部队很久了吗?再说了,他一天到晚没事在健身房傻练了一身肌肉,不拿出去晒晒不就白费了!”

我感动的看着我的程扬!有友如此,我还有何求?男人都借出来给我了?试问全天下,哪儿去找这么好的闺蜜?!

霍匀扶额,一脸痛苦。简直活脱脱的是硬汉版的马景涛。

我真的觉得霍匀很有做琼瑶男主角的潜力啊,别的不说,表情确实很到位!

霍匀思考了很久很久,然后抬起头,严肃的看着我:“如果我答应你,以后决不许带程扬去夜店!”

哎!上次去夜店的事,给霍匀幼小的心灵真真是造成了巨大的创伤,创伤大到都不惜牺牲自己假扮我男友!真是要好好的和我的好闺蜜程扬学学套路,御夫有术啊!同样都是27岁,我的男人都不知道有没有出生。而他,把当年叱咤风云的霍匀,磨炼成了一个每天围着媳妇儿转的耙耳朵,一天没事在家研究食谱,看网上做蛋糕的视频,和本人的长相一点都不符。

我无语的看着霍匀。还以为他会给我提多过分的要求,我脑子里都已经脑补好转移死胖子的路线了,这么好炖死胖子的机会,就被他这么白白的糟蹋了。。。

谁说恋爱中的女人智商为O?男人也是好吗,霍匀不止为O,他压根就没脑细胞了。。。。。。

小说推荐

最新章节主角顾卿陆思柠

2022-5-13 23:37:29

小说推荐

完整版小说玄幻:在模拟器里无恶不作怎么了

2022-5-13 23:37:52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