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小说 古代言情 还想追妻?进火葬场吧你畅读全文版


安绮醒来后眼神有些呆呆的看着前方,一时不知自己身处何地。

她额头上的伤口已经用白色纱布缠住了,因为失血过多此时她脸色发白,在乌黑的秀发衬托下,脸越发娇小,脆弱的惹人怜爱。

“醒了。”京墨推门进来,上下端详她一阵,见她除了气色有些不好外,整体看起来还好。

只是这人怎么看起来一副不聪明,呆愣愣的模样,莫不是脑袋给撞傻了。

他正这么想着,就见床上的小姑娘转过了头看向他,疑惑问:“你……是谁?这里又是哪里? ”

安绮眼神警惕盯着这个突然进来,容貌出色的男人,也不知道为什么看到长得好看的男子心里就是一顿的抵触。

下意识觉得这样好看的男子很会骗人!

京墨唇角的笑容凝了一瞬,温润的眸中闪过抹暗淡,小姑娘竟然不记得自己了。

“安绮,你真是好没良心啊!这么快就把我给忘了。”他走到床前伸出手,重重掐了掐小姑娘白嫩的脸颊。

语气里带着些咬牙切齿的味道,还带了丝丝的幽怨,好似在看一个负心汉。

“我又是谁?”安绮眨了眨眼睛。一脸无辜懵懂的模样,同时伸出手一把拍开他的手,眼神眯了眯。

“你莫不就是我的未婚夫!”她只记得自己是从现代穿越来的,但是穿到这个时代发生了的一切事情都很模糊想不起来了。

但她还记得她是为了一个男子放弃了回到现代的机会,而隐隐约约中她只记得和那个男子发生了很不愉快的事情,心口闷闷的。

想起来心就一阵阵的抽痛。

正心里有丝丝委屈的京墨一惊,顾不得其她了,眸中都是担忧:“安绮,你不记得自己是谁了?”

……

很快经过大夫的诊治,又多番询问安绮一些问题,有了结果。

“主子,这位姑娘似乎因为脑部受到了重击,导致了记忆缺失,也可能是这位姑娘潜意识里想忘记一些不好的事情,大脑直接把这些记忆给隐藏了起来。”随行的大夫恭敬回话。

听到后面的话,京墨想到了见到安绮时,她被人追的场面,眸色暗了暗。不用想都知道她过得不好。

她想要忘记的不用想都知道是什么。

“所以我是失忆了。还是被你给气失忆的!”安绮只是失去了部分记忆,但是她并不傻,结合这老者的话以及她一想到男子心口就憋痛。

立即得出了这个结论。

定然是她和面前这个未婚夫发生了什么不愉快的事情,随即她可能冲动跑了出去,不知怎么受了伤,成了如今的局面。

登时再看向京墨的眼神就不对了,白皙手指指着他,一双好看的杏眸中都是愤慨控诉。

脸颊也是气鼓鼓的,好似气到的某种小动物,登时让京墨一双好看的桃花眼中荡开丝丝笑意。

他眼底闪过抹暗芒,脸不红心不跳的扯谎:“对,我是你的未婚夫京墨,是我不对不该和你发生争执,这才让你负气跑了出去,天黑你撞到了柱子上,从而让你受了这么重的伤,如今还失忆了。”

他坐到床边,柔声哄着:“安安,你不要生气了,今后我什么事情都听你的,再也不和你吵架了。”

“那我们是为什么吵架?”安绮狐疑的问,心中倒是没怀疑京墨的身份,因为京墨给她的感觉很熟悉,两人定然是认识的。

她心里面对京墨时也很放松舒服,也没有什么抵触厌恶情绪,这就起码能说明两人并非是什么敌对关系。

京墨不会伤害她。

“都是我不好,你我在一起有三年了,但你只是一个农女,我父皇母后一直不太同意你嫁给我。”

“如今好不容易说服了他们,你想快一些成婚,但我想着婚礼不能这么草率,要准备的隆重盛大些就想过几个月在成婚,你我两人就拌了几句嘴。”京墨一双眸中都是歉意,看向安绮的眼神缱绻温柔,完全是一副深爱的模样。

让屋内的其他人看的目瞪口呆。

千山如遭雷击,他心目中那个如同谪仙,高不可攀的主子真的是面前这个哄骗小姑娘的男人吗?

他现在看京墨完全是那骗人感情的纨绔公子,虽然他对这个中晋太子妃没什么好感,但是看着她被他们主子哄的一愣一愣的,还是心里有丝丝愧疚。

闻言,安绮彻底打消了心中最后一丝怀疑,她是记得她喜欢的男人是一国太子。

然后他们的感情一直被那恶毒皇后婆婆不同意,还一直用各种办法来折磨她,但是具体怎么折磨她的她记不清了。

只是想起来心口泛酸,感觉全身都疼,顿时她眼眶就红了,一股委屈情绪蔓延心底,原本澄澈的杏眸浸满了水雾。

她咬唇控诉:“京墨,你这个妈宝男!我不要嫁给你了!”也不知道自己当初到底看上了这男人什么,竟然愿意为了他忍受那个恶毒婆婆百般折磨。

真是恋爱脑发作了。

京墨脸上温润的笑容一僵,他虽然不知道妈宝男这个词的意思,但结合小姑娘现在的神情,他也知道这绝对不是好话。

他原本想着如今小姑娘失忆了,他可以趁虚而入,也有了机会,但现在小姑娘却是这么大的怨气。

可……看着安绮那明明很委屈却还压着不哭的神情,他的心就是也跟着疼。

“你们都出去吧,将药熬好了送过来。”等所有人都走后,京墨坐到床边,将小姑娘搂入了怀中,柔声的安慰。

“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安安,这次你受伤更加让我知道了你在我心里有多重要,我向你保证今后所有的错误断不会再犯,我什么都听你的,好不好?”

鼻腔间缭绕在男人身上。淡淡的雪松香,好似冬日融化的积雪清冽好闻,被男人用这么温柔的语气哄着心里的委屈,再也压抑不住了。

“你骗人,男人的话若是能信,母猪都能上树!”安绮拽着他的袖子,明显的不相信,泪水如同一颗颗珍珠一样,顺着她姣好的脸颊脸往下落。

京墨“……”

他叹息一声,实在是不知道小姑娘哪里来的这么多新鲜词汇。

有一滴恰巧落到了京墨的手背上,他好似被着泪灼伤了一样,很是滚烫。

只感觉好似是砸在他的心口上,让他的心也跟着抽痛,将怀里的女子搂的更紧了些,手拍着她的后背顺气。

语气很轻:“安安,我们都在一起三年了,你难道还不相信你自己的眼光吗?我若真的那么差,你又怎么会看上我?”他好声好气的哄着。

“不要生气了,好不好?你才刚刚醒过来,哭多了伤身。”

“我还没嫁给你呢。你母后就处处针对我,拿针扎我,让我冬天跪在瓷砖上抄佛经,我若是真嫁给你了,能不能好好活着都不知道……”安绮当然不记得她到底是被如何针对了,但是潜意识里就说出了这些话。

她眼眶红红的,都有些哭红肿了,衬的这张苍白的脸,有种破碎柔弱的美感,惹人怜惜。

“是母后听信了别人的谗言,这才对你有了不好的印象,当初我们出发来中晋时,母后不是已经给你道歉了吗?都忘记了?”

京墨抬手轻柔的为她拭去眼泪,耐心的哄着,心里却已经升起无边的怒意,漂亮的桃花眼中带上了寒意。

贺延之怎么敢啊?

他得到了自己日日渴望拥有的太阳,却如此的不珍惜,让小姑娘受尽各种委屈。

此时距离那天已经过去了三日,他早已经让人把安绮这三年来的经历都调查清楚了,自然连那中晋皇后暗中磋磨小姑娘的事都查到了。

也明白了怀里小姑娘为何逃婚。

那贺延之竟然已经允诺了小姑娘一生一世一双人的要求,就实在是不该再向皇后妥协宠幸了宫女。

甚至接二连三的妥协,还要纳侧妃,到最后那宫女竟还有了身孕,以他对小姑娘的了解,如何能忍得住这样的屈辱?

小说《还想追妻?进火葬场吧你》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页